loader

宋藍芝說起自己的女兒滿是得意,今天在天府食客實在太有面了。

  • Home
  • Blog
  • 宋藍芝說起自己的女兒滿是得意,今天在天府食客實在太有面了。

林成文要是成為自己的女婿,別說在沈家的地位直線上升,這偌大的江海市便能橫著走。

「媽,我跟林成文其實並不熟。」

不僅不熟甚至還十分陌生。

沈溫婉也不知道林成文會送給她這麼珍貴的天字卡,難道林成文對自己有意思?

但自己已經有蕭何了,不管林成文對自己再好,她也不會離開蕭何。

他也問過蕭何,蕭何去說這件事跟他沒關係,他也和林成文不熟。

一旁的張麗看不下去了,氣沖沖的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沈修追了上去。

「張麗這是怎麼了?「沈溫婉問道。

「別管她,女兒那張天字卡給媽再看看。」

宋藍芝拿著那張天字卡小心翼翼的端詳著,上面刻有龍紋,鑲有黃金,價值不菲。

更主要的是擁有這張天字卡十分的有面!

「不管怎麼說,咱們家有了這張天字卡,就是權勢的象徵,以後我看還有誰敢欺負我們一家!」宋藍芝得意洋洋的說道。

看到宋藍芝的表情,蕭何苦笑了一聲。

宋藍芝作為一個愛面子的女人,因為家族的地位低,在家族抬不起頭,現在得到了這張天字卡,如同有了林成文這樣的靠山,炫耀一番也是正常的。

「我們一家終於迎來了曙光,我女兒不僅要到了家族的股份,還結識了林成文這樣的權貴,說到底都是我女兒的功勞!女兒,媽真是愛死你了!」

「媽,這是我應該做的。」沈溫婉也十分高興。

隨後幾日,蕭何每日帶著沈溫婉去天地藥鋪塗藥,這幾日有蕭何無微不至的照顧。

再加上那些塗抹傷口的葯,是十分稀少珍貴的,因此沈溫婉的傷勢恢復得很快。

今天終於到了拆紗布的日子。

當她看到鏡子前的自己,臉上的疤痕全都不見了,那光滑細嫩的皮膚讓她整個人都呆住了。

「蕭何,我覺得自己變漂亮了。」沈溫婉驚呼道。

蕭何笑著點點頭:「沒想到天地藥鋪的中藥還有美容養顏的功效。」

沈溫婉之所以能夠恢復這麼好,是蕭何花了一番心思四處收集而來的珍惜藥材,看到自己老婆這麼高興他也高興。

「實在太神奇了,天地藥鋪的藥效這麼好,如果推廣到護膚品上面的話,肯定全國都要搶瘋了。」

蕭何笑道:「小天開藥鋪主要是普濟世人,不是以賺錢為目的。」

「小天原來這麼偉大啊,你這麼說倒顯得我庸俗了。」

這時,丈母娘在門外喊道:

「溫婉,你還不出來,家族大會要開始了,你爺爺讓你趕緊去!現在正是關鍵時刻,你可不要掉了鏈子!」

「媽,你等我會,我換身衣服馬上出來。」

沈溫婉的衣服不多,問蕭何穿哪件衣服好看。

蕭何幫她挑了一件白裙,沈溫婉二話不說就選定了這件。

「那個…蕭何你先出去吧。」

蕭何立馬懂了了沈溫婉的心思,他和沈溫婉雖有夫妻之名,卻從未有夫妻之實,蕭何明白沈溫婉對自己感情還沒有到同床共枕的地步。

來日方長,蕭何知道終有一天,沈溫婉會成為自己名副其實的妻子。

「嗯,那我在外面等你。」

「嗯。」

不一會兒,沈溫婉穿了蕭何為他挑選的那身白裙走了出來。

「女兒,你臉上的傷疤怎麼沒有了?」

一家人全都驚呆了,沈溫婉臉白芷細嫩,傷痕在短短數日就恢復如初,實在太神奇了。

此時的沈溫婉高貴氣質、雍容華貴。

他們甚至覺得沈溫婉比那些一線明星都不逞多讓。

「女兒,你變漂亮了!」宋藍芝驚呼道。

「我覺得我女兒比那些一線明星都好看。」

「咱們家出了一個明星!」弟弟沈修也讚歎道。

「嗯,這都虧蕭何對我的悉心照料,否則我也不會恢復得這麼快。」

「蕭何,改天你幫我敷一下那個中藥,我試試那葯是否真的這麼神奇。」每一個女人都有愛美之心,宋藍芝也不例外。

看來蕭何並不是那麼一無是處嘛。

家裡人看得出來,宋藍芝對蕭何的態度改變了不少。

沈溫婉暗中高興,她相信,在這麼長期以往下去,媽一定會接納蕭何的。

「媽,你知不知道爺爺召集全族的目的是什麼呢!」

沈藍芝解釋道:「曾經的白虎八軍霸王馬上要宣告天下成為四方軍主,你爺爺想要找一個合適的人選去參加這次大典,你要知道能夠參加這次大典都是江海市有頭有臉的人物,要是我們沈家能夠參加,那是多麼大的榮耀!」

著筆中文網薛通二入朝度嶺,心境已是迥然不同。

三月前上山,不知會發生什麼,甚至亦無多少期待,而今不同往日,甘叢、谷石峒呼之欲出,離得不會很遠了。

薛通、苗高風在梁亭鎮改乘尤家的馬車,趁夜悄悄上了朝度七嶺,住進不起眼的小院。

貌似皆為單線聯繫,諸如相浩是否來了尤府,薛通苗高風亦

《仙途煙雲錄》第三百四十九章萬里灰飛 因為他們不急著趕路,所以火奉長老帶著他們三個悠哉游哉的在天空飛著,讓他們也可以看看這路過的景色,不過雲韻可懶得再欣賞,於是就拉著火稚到她的宮殿里說悄悄話去了,獨留火炫一人在外頭吹風。

雲韻和火稚在一張茶几上相對而坐,雲韻抿了一口火稚泡的茶,這比起凌茗的茶還要好,一口下去感覺精神力都活躍了很多,於是雲韻已經在心裡暗自嫌棄凌茗的茶了。

此時正坐在宮殿里修鍊的凌茗突然打了一個噴嚏,冷哼一聲說道:「一定是雲韻說我壞話了,到時候再找她算賬。」

「為何你們對我的精神力這麼驚訝?」雲韻向火稚問道,她感覺她們好像過於驚嘆自己的精神力境界了,雖然她的精神力是不錯,可是她的實力並不強,在這些遠古八族看來,只有斗聖才能入他們的眼,哪怕是半聖都不行,顯然雲韻差遠了。

「你的實力的確不行,可是按你現在的精神力天賦來說,突破到天境一點問題都沒有,你可知道突破到斗聖的關鍵是什麼?」火稚問道。

雲韻搖了搖頭,我知道蕭火火是靠菩提心升的斗聖,哪裡知道什麼關鍵,關鍵就是要有一個菩提心?

「想要從半聖晉陞到斗聖,其中一半是鬥氣的壓縮與積累,這不僅需要一個長年累月的過程還需要你有足夠的天賦才能完成這一步。」火稚說道。

「那另一半呢?」雲韻問道。

「另一半就是精神力要達到到天境的水準,凡靈天帝中的天境,只有你的精神力同樣合格了,才能后順利晉陞斗聖,這也是很多人卡在半聖的願意,精神力的提升除了精神力本源,還有一些極其稀有的精神力天材地寶幾乎沒有辦法能夠外部拔高精神力,只能靠自己慢慢修鍊。」火稚在耐性的給雲韻科普。

「原來如此,看來我以後不會因為精神力的願意被卡在斗聖前嘍?」雲韻問道。

「不出所料是這樣。」火稚有些羨慕的說道。

雲韻輕嘆了一聲,伸了個攔腰,仰面躺了下去,她對於自己的實力還是比較佛系的,能順手拿的就順手拿,是自己的就收著,不是自己的如果不是必要,她也懶得大殺四方去搶。

火稚看了一眼躺下后把自己S型曲線完美展現出來的雲韻,又收回了目光,她從來都是清冷禁慾型,對於男女之事還有感情之事從來沒有什麼想法,以前想著有一天能變的和族長一樣強,現在腦海里想著的則是有一天能比族長還要強,此時她努力修鍊的慾望達到了頂峰!

火稚隨意的喝了兩口茶,就準備原地盤膝修鍊了,要爭取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

火稚又看了眼依然躺在毯子上,看著天花板發獃的雲韻,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這麼好的天賦,人卻如此的懶散,關鍵是她這麼懶散依舊在這個年紀達到了斗宗的水平,那要是她認真起來呢?

她在心裡默默下了一個決定,從今天起她要好好督促雲韻修行!

「雲韻,離目的地還有一段時間,不要浪費了,來修鍊一會兒。」火稚說道。

雲韻的發獃被火稚打斷了,轉過頭懶懶的說道:「火稚,就這幾天時間也要趕著修鍊嗎?」

「自然!這時間可是最寶貴的東西,一分鐘都不能浪費!」火稚嚴肅的說道。

「那你扶我起來。」雲韻躺在毯子上一動都不想動。

火稚無奈的看著懶成這樣的雲韻,心裡權衡了一下,還是從茶几對面站了起來,來到雲韻身邊準備把她拉起來,嘴裡還在說著:「怎麼這麼懶散,若是勤快點實力肯定還要強上不少。」

火稚拉著雲韻一用力準備拉她起來,而雲韻也一用力準備坐起來,只是火稚沒想到雲韻的力氣這麼大,或者說雲韻好像要比她想的重上了一點,她整個人反倒被雲韻拉了下去,一個踉蹌直挺挺的朝著雲韻摔了上去。

「砰」

火稚獃獃的看著與她四目相對的雲韻,臉色瞬間漲紅,她醉心修鍊,從來沒有和別人這麼親密過,不管是男子還是女子。

火稚雙手一撐就站了起來,臉頰通紅,但是故作鎮定說道:「你比我重些,沒站穩。」

雲韻反倒是柔柔一笑說道:「不礙事,我佔了便宜。」說完也坐了起來。

「既然坐起來了,那就快些修鍊吧。」火稚說完就紅著臉坐到了一邊,閉目盤膝開始裝模做樣的修鍊,其實主要是為了掩蓋自己的窘迫。

雲韻見狀偷偷一笑,也閉目開始修行,四周不停的有著鬥氣鑽入雲韻的身體里,而經過界河下那紅衣斗帝幫她擴張了經脈,她的修鍊速度比之以前要快了不少。

火稚雖然是禁慾系,不談感情不談婚嫁,但是不代表她對自己的身子不看重,她剛剛竟然把她的初吻給送了出去!現在的她哪還有心思修行,內心一團亂碼也不知道在想寫什麼,一會兒想到了雲韻,一會兒又回想起了剛剛的感覺,臉色又紅了幾分,還想著自己和雲韻以後怎麼辦,以後應該怎麼面對雲韻。

火稚悄悄的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雲韻在幹嘛,沒想到她真的在修鍊了!

火稚心裡恨恨不平,憑什麼自己就得這樣心慌意亂的,而雲韻卻能像個沒事人一樣。

待雲韻功法一個周天修鍊完畢,輕輕舒了一口氣,火稚悄悄的喊道:「雲韻!」

雲韻睜眼,發現火稚紅著臉在喊她,於是問道:「怎麼了?」

「剛剛我是不小心的,抱歉。」火稚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事。」雲韻一邊說一邊伸出了舌頭舔了舔嘴唇,然後湊到了火稚耳邊說道:「味道不錯呀!」

火稚瞬間臉又變得嬌艷欲滴了,羞怒的看著雲韻說道:「你。。你怎麼能說這樣的話!」

火稚心裡想著果然是望海店的人,這麼不正經!

「剛剛是誰摔到我身上的?」雲韻撐著下巴問道。

「。。。我!」火稚低聲嘶喊道,「我不是和你道過歉了嗎?」

「你有口臭?」雲韻又問。

「怎麼可能?」火稚說道。

「那不就行了,我這是實話實說而已。」雲韻笑眯眯的說道。 方碧晨搖頭,「她讓我活的這麼痛苦這麼累,她沒資格得到幸福!她必須比我更痛,這才算公平,還有,她的兒子永遠都別想進謝家,她跟厲景霆的事吹了,兒子就成了她唯一的寄託,她肯定不可能再給謝家,等我生下兒子,我的兒子才能做繼承人!懂嗎?」

顧驍不懂,都說女人狠起來比男人更惡毒,大概就是這樣吧?他仰慕方碧晨已久,只要是方碧晨想做的,他都想幫她達成,「你這傻丫頭,你說你好好的一個大影后,幹嘛為了男人把自己累成這樣?值得嗎?」

方碧晨眼眶含淚,「我也不知道,但自從我愛上謝黎墨,我所做的一切就都是為了他,為了他,我什麼都能做,名聲、事業又算得了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