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宗門的臉面若是丟了,恐怕在將來,就無法於大夏皇朝境內立足了。

  • Home
  • Blog
  • 宗門的臉面若是丟了,恐怕在將來,就無法於大夏皇朝境內立足了。

再者!

三劍宗除了宗主實力超然之外,不是還有一位實力更加強大的太上長老嗎?

那可是十八重樓境的強者!

有他老人家在,三劍宗難道還對付不了區區兩個黃毛小兒?

「報……」

又一個探子飛速跑了進來。

「啟稟宗主,下山的所有機關,全都已經被破,白芯等人已經來到山腰迎客亭。」

「什麼?居然這麼快就破掉了山下所有機關?!」

剛冷靜下來的眾人,不禁心頭又是一驚。

那些機關,在全開的情況下,就算是他們這些執事、長老,也得花費數天時間,才能小心翼翼地破解前進,不敢有絲毫大意。

可這才幾個呼吸的時間,機關竟然全都被破了?

「再探。」相非冷靜地道。

「是!」

探子退去。

可眾長老和執事的心情,卻是無法再度平靜下來,只覺波瀾不停。

「哈哈哈,相兄,別來無恙啊。」

突然,一聲大笑迴響在大殿之中。

呼……

緊隨而來的,是一陣詭異的狂風從大殿外飛卷而入,隨後便見一個穿著錦衣華袍的中年男子,出現在大殿正中,邁著從容的腳步,朝相非走去。

見到此人,相非不禁微微一喜,起身抱拳。

「南宮兄,久違了。」

「南宮傲亭!!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一個三劍宗長老認出了來人,而隨著他一語道破來人身份,其他長老和執事無不是大驚失色。

「南宮傲亭?他……他就是血手屠夫!!」

「宗主怎麼會和南宮傲亭有交情?這……這要是傳出去,我們三劍宗豈不是變成了與魔頭為伍的邪門歪道?」

「宗主,您怎麼能與這樣的魔頭相交?」

「是啊,宗主,還請三思。」

不少長老和執事,皆是紛紛柬言,可迎來的,只是相非冰冷的眼神。

「陳長老,劉長老,莫執事,你們這是在質疑本宗主嗎?」

聞言,開口的幾人皆是臉色難看。

質疑?

這還用質疑嗎?

與惡名昭彰的魔頭為伍,就不怕將三劍宗推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那些沒有開口的長老和執事,也有過半的人十分不滿,但更多的人卻是選擇了明哲保身,不吭一聲。

「我等……不敢。」

陳長老一臉不悅地回道。

「哼!我看你們敢得很呢。」相非沉聲喝道。

「哈哈哈……相兄,不必生氣。我們是什麼身份?何必與這些不入流的小角色一般見識?那樣太掉身份了。」南宮傲亭暢懷笑道。

陳長老等人是敢怒不敢言。

不說相非,就光是南宮傲亭,也不是他們能輕易對付得了的。

「南宮兄說得是。」相非輕笑道。

「對了,相兄,我還帶了一位朋友來。」南宮傲亭道。

「哦?」

相非雖然一臉意外的樣子,但其實早都已經感應到了外面還有人,只是不點破而已。

「慕容兄,還不進來?」南宮傲亭朝著外面喊了一聲。

這時,才見一個翩翩風流的白衣公子突然出現在大殿門口,彷彿是憑空而來一般,根本沒有人發現他是如何出現在哪裡的。

而在見到此人時,大殿內過半的人都是猛然一驚,臉色驟然劇變。

「你……你是……慕容絕!!」

……

一路之上,看著陽旭輕易破掉那些極難破解的機關,白芯已經有些麻木了。

似乎……

對於陽旭來說,這世上就沒有不能破解的機關吧?

白芯忍不住心裡猜測著。

不過,她更是想起陽旭告訴過她的話,要把眼界放得更遠一些。

「這個世界,一定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新奇事物,陽大哥說得對,我必須把眼界放得更遠,才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

思緒一閃而過,白芯看著走到迎客亭中的陽旭,不禁跟了上去。

「陽大哥,我們這是要停下來休息一會兒嗎?」

「不,我就是想看看風景。」

陽旭搖了搖頭,目光則是看著遠處那翻騰的雲海。

這一幕,讓他想起了以前。

那時,他還是羅天皇朝的四皇子,最深愛的未婚妻,也還是那個深愛著他的絕美少女,更是那個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妙齡才女。

兩人最喜歡做的事,就是拉著彼此的手,坐在懸崖之上,依偎在一起,看著日出,看著雲海……

也或是他坐在那裡,而那個女子,則是旁邊為他畫下唯美的畫面,讓這充滿愛的一幕永遠定格。

一切,都是那麼的美不可言。

那時,他以為自己會和身邊的女子白頭偕老,生兒育女,一起統治羅天皇朝,造福天下百姓,做一個好皇帝,再教出下一個好皇帝。

一切的一切,都讓他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只是可惜……

以前,再也回不來了。

一切,全都是謊言。

都說陷入深思中的男人,是最吸引女人的,陽旭這回憶的深情模樣,竟是讓白芯看得一痴。

等她恍過神來的時候,陽旭已經將目光從雲海之上收回。

原本那星眸之中的溫柔,被一抹毅然取代。

「哼!慕瑤汐,上窮碧落下黃泉,我也一定要找到你!!」

呼……

一個拂袖轉身,陽旭邁步朝著三劍宗山頂走去。

當春乃發生 而佇立在迎客亭中的白芯,則是怔然地看著陽旭的背影,一時間,感覺感個腦海都有些發懵。

「慕……慕瑤汐……瑤汐女帝?!」 白芯有些錯亂了。

一個是瑤汐女帝,一個是羅天皇朝四皇子。

而從陽旭剛才的語氣,她完全聽得出來,其中蘊含著強烈的恨意。

再者!

陽旭曾說過,他的修為之所以跌落成這個樣子,是為了報仇。

那他們之間……

到底發生過什麼樣的糾葛?

還有!

在當時男人稱帝的世俗觀念中,瑤汐女帝到底是如何成為一代女帝的?

雖然民間流傳著很多關於瑤汐女帝的傳奇故事,但卻從來都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任何文獻記載,她到底是怎麼當上女帝的。

這之中,恐怕有著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吧?

……

「來了,來了……」

當陽旭帶著白芯,踏上三劍宗大殿廣場時,很多三劍宗的人都緊張起來。

「果然是白芯那丫頭,她帶來的人……怎麼那麼年輕?」

「白芯到底帶了一個什麼樣的人回來?」

「那青年看上去也就二十來歲,不可能是他破了我們三劍宗的護宗大陣,背後一定還有高手在暗中相助。」

「我也這麼認為。」

嗖! 總裁的幸運妻 嗖!嗖!

突然間,不知道從哪裡射出三支箭矢,彷彿長了眼睛一般,破開虛空,直接射向陽旭的腦袋。

釘!

陽旭隨手一彈,只有一道響聲,但那三支箭矢卻是同時掉頭,以更快的速度,朝著原路返回。

噗嗤!

同樣只有一個聲音,三支箭矢完全是在同一時間命中目標,隨之,一個穿著三劍宗弟子服飾的人,從大殿廣場附近的一棵茂密大樹上掉落下來。

陽旭連看都沒有去看,但他很清楚,那已經是個死人了。

而在附近,還埋伏著好幾個三劍宗的箭手,他們都是相非安排的。

只不過,在見識到了陽旭那神乎其神的手段之後,其他的箭手根本不敢再放箭。

畢竟!

之前放箭的那個同伴,箭術了得,能一次性齊射三支箭矢,已經是他們當中頗為厲害的了,但眨眼之間就死在了眼皮子底下。

現在,誰還敢亂放箭?

對於那些沒有放箭的弓箭手,陽旭也沒有為難的意思,而是連腳步都沒有停一下,繼續朝著大殿走去。

「你們……剛才看清楚了嗎?那個青年的修為……好像是覺魂境九重。」

一個長老不太肯定地說道。

聞言,距離他最近的一個長老也是忍不住點了點頭,道:「我也看見了,他之前出手時,魂力波動好像真的是覺魂境九重,可是……這怎麼可能?」

「他肯定隱藏修為了。」

「沒錯,你們現在再看看他的修為。以我的眼力,此刻根本就看不透他的修為,那隻能說,他剛才將箭矢反射回去,只動用了覺魂境九重的魂力,但這不等於他的修為就是覺魂境九重。畢竟,剛才那樣的手段,重在手法的精妙,而不是魂力的運用。」

「嗯,我贊同伯長老的分析。」

「不管他是什麼修為,剛才的手法,我是自問不如了。」

「奶奶個熊的,剛才那三支箭,如果我沒看走眼的話,是咱們三劍宗特製的破魂箭,普通的魂武者,絕對不可能輕易接下來。」

「……」

一殿之人,無不是緊緊地盯著陽旭。

尤其是身在其中的林新月,那美眸閃動間,竟是隱現一絲退怯之意。

不過!

看清楚大殿中有這麼多高手后,她還是鎮定下來了。

「宗主,就是他破壞了您的計劃。」林新月小聲地在相非耳邊說道。

端坐在主位上的相非,依舊一臉霸氣,他不動聲色地看著正一步步走近的陽旭和白芯,那眼底深處,閃動著一抹不易察覺的陰冷。

而被他視為上賓一般的南宮傲亭,則是不屑一笑。

「呵呵,你們不用猜了,那小子的修為,的的確確就是覺魂境九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