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官天止步,唐唐肯定點頭。

  • Home
  • Blog
  • 官天止步,唐唐肯定點頭。

兩人又商量一番,官天決定用吃食來個請熊入瓮。

去哪裡尋到吃食是個問題。

腹黑老公別吻我 他們在迷霧中尋找許久,終於找到一位靠樹榦休息的銅錢門弟子。

官天躲在遠處,雙瞳跑過去,喵喵喵不停,銅錢門弟子被毒樹刺傷,心中正氣惱煩躁,自然很討厭雙瞳。

一貓一人僵持許久,銅錢門弟子終於忍無可忍,竄起想趕走雙瞳,官天見時機成熟,悄悄潛近,手中木棒一敲,銅錢門弟子連官天臉都沒見到就暈了過去。

他身上有個錦袋,裡面是靈氣充裕的食谷,還有一些生活物品。

官天吃下一把食谷,食谷入喉微熱迅速消融,化為靈氣縈繞周身,半息他便覺全身通透。

洗洗弄弄,官天換上銅錢門弟子服飾后,整個人為之一變。

兩人合力設置陷阱完工後,唐唐握著錦袋去引誘大黑熊,官天與雙瞳躲遠處,前方一片黑暗,他的視線可觀度還不如在地下時。

聞食谷靈氣,大黑熊循味而去,大門牙與瘦高個緊隨其後,唐唐手握錦袋在前面快速奔跑。

黑熊全靠食谷修鍊,此時有食谷出現,又見是一個小孩,自然不肯放過,大門牙與瘦高個緊隨其後。

一前一後不停追趕,錦袋幾次三番差點被搶到,都被奔跑如風的唐唐順利逃脫。

黑熊靠近陷阱,官天帶雙瞳偷偷靠近,陷阱前方食谷熠熠發光,距陷阱已是不遠,唐唐一閃身形,如幻影一陣,躲大樹榦后。

見食谷,黑熊心中大喜飛奔而去,後面兩人迷迷糊糊,踩上陷阱之時伴著驚叫墜落,瞬間被尖銳樹枝刺穿身體,暗哼幾聲便失去了性命。

黑熊回眸心覺不好,雖是如此,它依然難捨前方食谷,千鈞一髮之際伸掌一抓陷阱邊緣,驚魂未定時,卻見官天朝自己奮力一踢。

黑熊瞬間炸毛,當初最看不上的人,如今卻拿陷阱對付它,見官天身著銅錢門弟子服飾時,黑熊激動暴喝。

暴喝之中,黑熊修為猛然釋放,以雙手作支撐,全力上竄,想逃離那陷阱。

他懷中小銀片突然一陣金光閃過,官天驟然覺得自己腳上力度增大,再一腳毫不猶豫踹出,就見黑熊雙手猛地脫離陷阱口,不甘的長嘯一聲掉進陷阱,掙扎慘叫不斷,不多時也命赴黃泉。

「奇怪,我怎麼突然就變得這麼厲害了!」

官天抬腿動作定格,那一刻,心中恍然,「難道黑熊就這麼不堪一擊?這未免也太容易了吧……」

唐唐走過去拉官天衣角,指著陷阱下面低聲道:「官天哥哥,我們趕緊處理黑熊屍體吧,據說那兩人是銅錢門弟子,被銅錢門知道,我們就麻煩了。」

「喔喔。」

官天茫然點頭緩緩收腿,感覺還像是在夢裡,那一刻他的身體動作,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支配著,這讓他好奇而心驚。

唐唐指著黑熊屍體道:「正所謂命喪則寶現,能奪舍人類的妖獸身上必然有妖丹。官天哥哥,你下去看看,或許還能有什麼收穫呢。」

官天聽了心中一喜,收回思緒,快速順樹藤往下,搜尋一番才在黑熊身上尋到一枚靈戒,查探之後,官天大喜。

錢幣若干,不認識的修鍊功法一本,藍翎鷗妖丹一枚,雜物若干。

在唐唐提示下,他在黑熊身上也挖得紫色妖丹一枚,這對官天而言簡直是意外之喜。

唐唐告訴他那兩妖丹珍貴,有價無市,尤其是那藍翎鷗妖丹更是難得,若是融入天材地寶煉成丹藥的話,可增強自身速度數倍。

官天先前感嘆唐唐奔跑速度快,想到自己也能增加奔跑速度他心中歡喜,小心翼翼將東西投入口袋,幾樣物品與小銀片相撞瞬息消失,官天忙著掩埋屍體,並未發覺。

填坑完畢,一切處置妥當,不久之後,霧氣慢慢消散,前方出現一條寬闊大道,兩人正疑惑間,卻聽歡愉聲入耳。

官天起身拍落身上泥土,遠遠望去,不多時,從樹林各處走出七位身著銅錢門服飾的弟子,正疾步往那大道上走去。

官天舒心一笑,也快步往那邊趕去,雙瞳竄上他肩膀,唐唐緊跟,心知自己與這修仙界格格不入,眼看就要出去了,他心中不免害怕起來。

兩人一貓出現,銅錢門弟子埋頭竊竊私語嬉笑有聲,或好奇,或鄙視,或旁觀。 ?「那小子是誰啊?臉比鍋底還黑。」

「能來這裡的,肯定是我們銅錢門弟子啦,講真,他臉真黑,我都看不下去了!」

「管他是誰呢,咱們能出去就行了。」

「就是,就是……噓,快別說了,他過來了,被他聽到就尷尬了……」

官天走近,銅錢門弟子竊竊私語聲停止,受傷幾人連忙相互攙扶往那大道上走去。

官天原本高帥的臉成鍋底,他已經很鬱悶了,好在他沒聽到他們談話,不然非氣得吐血身亡不可。

四處景物逐漸模糊,剛散去的濃霧又朝中間聚集,見此情景,官天不敢怠慢,趕緊跟隨幾人往前奔去。

不知走了多久終於走到路的盡頭,回眸看去,大道正慢慢消失,前面銅錢門弟子已踏出虛幻門,官天緊隨其後。

唐唐害怕,緊抓官天衣角,雙瞳佇立在官天肩上,害怕得濕毛根根直立,猶如刺蝟。

虛幻門後有什麼他一無所知,安全起見他排隊末,見其他人深呼吸再踏入虛幻門,他跟著照做。

背後一陣幽涼,轉瞬間,他拉著唐唐與雙瞳已過了虛幻門,往前看,四位寶相庄老者正望向這邊。

官天目露驚芒,怕被識破身份,驟然後退,不覺間,踩到一個東西,他趕忙挪腳埋頭去看。

原來是一枚銅錢!

身旁白衣玉冠少年走過,官天看去,前面幾人踩到銅錢猶如沒見到一樣,直接踏過,他看了一眼前面,然後俯身拾起遞給玉冠少年。

玉冠少年止步,毫不猶豫伸手接過,這少年竟膚白如玉,官天驚詫撇嘴,繼續前行。

見他往前去,玉冠少年卻未離去,看著官天後背,拇指食指略微一彈,銅錢悄無聲息進了官天懷中,又瞬間消失,官天忙著出去,並未發覺。

此處屋高不見頂,門扉處透露光線,官天見有出路,心中暗喜,疾步往那邊去,豈料被其中一位老者突然出場擋了去路。

官天大駭,以為被發現身份,正急思對策間,卻聽老者空靈之聲入耳。

「你就算有緊急之事,也得等領了獎品再走吧。」

「獎品?」

官天目露喜芒,回眸看去,方才那幾位銅錢門弟子已依次排好隊,連被他打暈的那人也在其中,滿臉期待樣。

看樣子這獎品似乎還不錯!

「既然查不出到底是誰成功獵殺黑熊,那麼勝利者靈石獎品你們一人一枚。」

老者見官天止步回眸,他便再回原位。

那藍翎鷗妖丹有價無市,官天一想,便未說出真相。

想畢,他也轉身排在隊末,無聊四處觀察,那玉冠少年早已沒了蹤影。

此次他得了食谷若干,金條一根,外加一級靈石一枚。

四位老者剛離去,便有四名弟子把官天圍在其中,交談一番,官天便知道他們想用金條交換他手中靈石。

官天不傻,自然不應,幾次三番,那四人不敢明目張胆動粗,只能失望離去。

出門來,兩位銅錢門弟子正爭搶不休,另外一人調和不成反被兩人打飛出去,官天一陣無語。

回眸看,方才那高不見頂的房屋不知在什麼時候消失了。

官天轉身離去。

紫色一級靈石珍貴,他把玩許久,才小心翼翼收入口袋,同一時刻,他腦海中突出現蒼老古樸卻充滿怨氣的聲音。

「小子,靈石怎麼就一顆,還是一級的,都不夠我塞牙縫,趕緊再去給我找些來!」

「你是誰?」

官天心驚,腳步方抬瞬間定格,心神一動,前方驟然出現一位全身上下無不金閃閃的老者。

身高與唐唐無二,金須與他金鞋齊平,正吹鬍子瞪眼,雙手相搭在蜿蜒拐杖上,拐杖上綠葉與櫻桃大小的銀色果實相間,均被金色光環籠罩其中。

官天驚問時唐唐已激動前奔,冷不防頭被金老用拐杖敲了一記,唐唐正懵逼間,金老一臉歡喜跟他來了個大熊抱。

一老一少正用心神交流,官天一臉茫然。

這是個什麼情況?!

「你可以叫我金老,看在你用靈石孝敬我的份上,我才出來見你的,廢話不多說,你以後記得多拿靈石來孝敬我啊,等級越高越好啊,哈哈。」

官天無語,求人還理直氣壯,真是不爽!

他摸著下巴眼珠一轉,計上心來。

「眾所周知靈石非常珍貴,你讓我上哪弄去啊?我好不容易才得一塊,就莫名其妙被你用掉了,哼,我憑什麼要聽你的?」

官天理直氣壯,瞬間佔據上風,金老一聽怒氣沖沖,拐杖猛敲地面,「你小子懂不懂尊老愛幼啊!」

「是你為老不尊,不問自取,你還好意思教訓我!」

官天半步不讓,金老肺都要氣炸了,卻無法反駁,半響才從牙根里擠出幾個字:「那你把我送回去,我就不要你靈石了!」

「我咋知道你怎麼來的,真是莫名其妙!」

官天鄙視撇嘴,心中肯定自己就要勝利了。

果然。

金老一聽氣勢驟降,金袖一甩氣哼哼道:「只要你有緣尋到並掌控金沙和銀海,我就傳授你不一樣的修仙之法,前提是你每月得成倍孝敬靈石給我,一年之內你若未尋到,我就去尋找新主人,哼–」

話音剛落,金老便消失,官天無語急切問道:「你還沒告訴我怎麼才能找到靈石呢。」

「剛剛已經提醒你了,小子,你還真是沒啥悟性啊!」

金老的話在官天腦海響起,官天兩手一攤,不多時他腦海中便響起金老快樂的鼾聲,爾後慢慢消失。

轉頭,唐唐正一臉崇拜相緊盯官天,官天心覺發毛,「唐唐,你盯著我幹嘛,我臉上有糖葫蘆?」

「不是啊,金老說你好厲害啊,竟然敢跟他頂嘴。」

「他不是你爹?」

唐唐猛然搖頭,心有餘悸。

「他是我乾爹,初見你,我就感覺你好親切,原來是因為你把我家搬走了。」

「你家?」

官天止步,唐唐蹦蹦跳跳往前面去,「就是那個金色洞府啊,金老很厲害的,你就照他說的話去做吧,若是你與金老有緣,你就能得到和這個世界修仙者不一樣的修仙之法呢……」

唐唐聲音漸行漸遠,官天無語望天。

這小孩說話怎麼前後矛盾啊?

官天覺得自己被這一老一少坑得不要不要的。

「講真,這真的很坑爹!」

官天垂頭感嘆,肩頭雙瞳「喵嗚」一聲表示贊同。 ?山脈連綿,一望不到邊。

官天與唐唐並肩而行,想尋找一處落腳地,雙瞳在官天肩上熟睡。

兩人一路閑聊,官天從唐唐口中得知,那金色洞府其實就是一座隨身洞府,和黑熊身上的靈戒作用相同,都是用來存放東西的。

兩者區別在於,靈戒內存放的東西會被比自己修為高的人查探到,而金色洞府則完全隱秘,除非持有者主動展現出來。

唐唐不善遠行,走了不久便覺得累癱,驟然消失於官天身側,聲音卻在官天腦中響起,官天知道,唐唐已經回家,正準備睡覺。

官天羨慕唐唐累了就有可以歇息的地方,他自己就沒有那麼好運了,走了半天,別說是客棧,就連一間茅草屋都未曾見到。

他感覺精疲力盡,好在他還有食谷抵擋飢餓。

抬眼,四處望去,全是高山樹木,東南西北難辨,這讓官天苦惱不堪。

就在他轉頭間,一抹白色身影迅速俯衝下來,官天躲避不及,兩人滿懷相撞,來者身上物品掉落滿地。

「對……對不起。」

官天趕緊道歉,那人本想低頭撿拾物品,抬頭一見官天,臉色一喜,指著官天歡喜道:「是你?」

官天本想幫忙,一聽這話半身僵直,疑惑不已,起身反問:「你認識我?」

問完便覺得不妥,一見這人他瞬間想起,正在他撓頭不知道該如何答話之際,那玉冠少年卻丟下物品站立而起,恭敬拜道:「小生楊玉冠,敢問兄台高姓大名?」

「楊玉冠?」

官天低聲思索,黑臉上浮現笑意,看起來有點猙獰,驚得楊玉冠連連後退,臉色微紅,急忙擺手問道:「兄台你這是什麼表情?讓玉冠瘮得慌。」

聽他一說,官天趕緊回神,他可沒有那特殊癖好,怕他誤會,官天趕緊解釋道:「歷史上有位著名美女名叫楊玉環,呵呵,玉冠兄難道不知嗎?」

問完他又繼續拜道:「在下官天,實在抱歉,讓玉環兄,喔不,讓玉冠兄受驚了。」

提起美女楊玉冠兩眼放精光,又聽這黑面官天把他比作女子,他便有了怒意,白袖一揮,臉色不太好看。

「官天兄何出此言,玉冠可是真真切切的漢子!」

官天滿臉黑線,看來這個世界的人開不得玩笑,想畢他便正色再拜道:「抱歉玉冠兄,方才是我口誤,還望玉冠兄不要往心裡去。」

「這還差不多。」

楊玉冠瞬間沒了怒氣,彎腰撿拾地上物品,一面撿拾一面歡喜道:「沒想到你我竟是如此有緣,方才官天兄還幫我撿拾銅錢呢,因為玉冠有急事待辦,所以還未來得及跟你說聲謝謝呢。」

官天瞟了一眼地上散落的靈石金條書籍等物,心中暗道:「這人難免也太小題大做了,一枚銅錢而已。」

話雖這樣說,他還是覺得楊玉冠挺懂禮貌,想到這他便彎腰與他一起撿拾物品,爾後禮貌歸給楊玉冠。

「玉冠兄你點點看,看是否還少了其他什麼東西。」

人生地不熟,官天覺得多留一個心眼為好,正在他為自己英明神武歡呼時,楊玉冠看也不看就把東西收回口袋,頭也不抬。

「沒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