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客氣客氣……”

  • Home
  • Blog
  • “客氣客氣……”

站在武館外接待的劉闖,臉上的表情都幾乎笑僵了。

不過面對前來道賀的朋友,還是不停的微笑回禮。

“賀平!葉家人來了。”

“誰?”賀平微皺眉頭。

當初在魔都的時候,的確是與葉家人交過手的。

沒想到他們竟然會找到這裏,於是連忙就走了出去。

“賀平!你果然很有前途。”

“葉師傅見笑了。”賀平抱拳道。

來時候的路上,葉修就聽到不少關於風雲武館的事情。

不過卻沒有想到,他的規模比起葉家,絲毫沒有落敗的弱勢,而且就看規模,少說現在都有三百弟子了。

“很好,我們沒有看錯你。”

賀平代表詠春戰敗散打的事情,已經名揚四海,提及賀平都對詠春豎起個大拇指。

葉家是詠春的來源,能夠見詠春走向巔峯,葉家人同樣感到欣慰,因此纔要葉修不遠千里趕來道賀。

“這是誰?“

“就是!看他說話的樣子,好像很厲害似得……”

不少羣衆都露出疑惑的目光,對葉修的身份開始猜疑起來。

“葉師傅能夠前來道賀,是我很大的榮幸,就請這邊來吧。”

“好好好。”葉修滿臉漲紅。

在魔都敗給賀平的事情,始終都讓他耿耿於懷,更不要說剛纔羣衆的猜疑,都被他聽見了。

“賀師傅!恭喜了……”

打架教練徐東,帶着林峯及劉學林走了過來。

“徐東?”

“沒錯!原來賀師傅是認識我的。”徐東鄙夷道。

散打與傳武本來就水火不容,現在風雲武館開設在他的對面,很容易就被人誤會是找麻煩的。

“徐東,今天是我開業大吉,我不想要與你動手。”賀平搖頭道。

如果換做平時,就衝他說話的語氣,就足夠要他動手教訓的了。

“哈哈,賀師傅何必動怒,這麼多社會名流都在,難道我會不顧身份不成。”

“哼!好,改天隨時奉陪。”

只要不來搗亂,那麼賀平就沒有可擔心的,畢竟他不想要破壞這麼好的氣氛。

“他是誰?”

“散打的,就在對面。”

葉修滿臉不解的看過去,可不就是散打的派系武館。

不得不好奇,賀平明知道距離他的武館這麼近,爲什麼還要貼過來,不是給他找麻煩的機會。 “賀平!他……”

“放心,就算是打假踢館,今天都不是合適的機會。”賀平解釋道。

何況擁有武神系統的賀平,壓根就不懼怕挑戰者,對他而言只有不斷的接收挑戰,才能夠或許更多隱藏任務。

“好!他敢鬧事,我首先就不答應。”

“招待前來道賀的朋友吧。”

不知道爲什麼,賀平並沒有這麼多朋友,可是前來道賀的,比他現有的弟子都多。

不得不說平臺的力量,也不知道是誰,將風雲武館開業的消息,頒發到了平臺上。

武館辦公室內。

“賀平!我來的目的,除了道賀,其實是想帶你回去的。”

“要我加入葉家。”賀平不解道。

葉修尷尬的點了點頭,不過見到風雲武館的規模,就知道基本是不可能了。

賀平的詠春極爲純正,如果能夠與葉家的詠春合併,將來詠春在傳武界內,將所向披靡。

“或許是家主多慮了,不過被他老人家得知,你現在的狀況,未必會堅持帶你回去。”

“傳武本來就是同宗,無論在哪裏又有什麼關係,不都是爲了發揚傳武精神。”

“對!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葉修讚歎道。

即便換作他,都未必會有如此境界,賀平絕對是宗師級別。

“好了,既然來了就多待幾天,帝都的高手很多的。”賀平別有深意道。

“好!既然是這樣,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

與外界高手過招,就可以吸取經驗,葉修這等高手,自然會願意了。

晚飯酒足飯飽,賀平便吩咐劉闖,給葉修安排住處。

開始葉修並不同意,不想打擾到賀平授徒。

百般推辭無果,只好就以代師授藝的方式,選擇留下來幫助賀平。

武館開業的消息,整日刷屏各大平臺,第二天就有成雙結伴的人來拜師。

“媽的!已經十多波了,少說都有五六十人。”

“我就不信!那賀平真的這麼厲害不成……”

清冷的散打武館前,擠滿看熱鬧的弟子,但因爲沒有新增的弟子,顯得格外的尷尬。

“別人家的事情,輪不到我們多管閒事。”

劉學林及林峯走來,正好聽見他們抱怨的聲音。

“師兄,難道不應該教訓他們。”

“憑你?”劉學林嘆息道。

即便換作是他,都在賀平面前難以維持兩個回合,換作是他們去的話,肯定會被打飛出來。

“都回去練武吧,別的事情等教練有時間會處理。”

“是……”

弟子們不情願的向武館走去,儘管不甘心,卻也不敢胡來。

風雲武館內。

排隊的弟子,已經佔滿了街道,劉闖更是忙的不可開交,第一批招收的弟子,全部都去幫忙了。

“賀平!這……這實在太火爆了。”

“就是,到底怎麼搞的。”賀平不解道。

以前都沒有像是今天的樣子,滿臉懷疑的看向劉闖。

“不會是你找電視臺吧。”

“你……你以爲你現在的名氣,還用我去找他們宣傳不成。”劉闖不以爲然道。

那些媒體人,早就飢渴難耐了,風雲武館稍有風吹草動,他們就會蜂擁而來。

“那就奇怪了!”賀平疑惑道。

就算是媒體的力量,他們都不會煽動大夥來拜師的,可是這麼多弟子又不能夠解釋清楚。

“莫非……”

“你知道爲什麼。”

見劉闖欲言又止,賀平瞬間就明白,或許跟他是有關係。

“沒……沒錯,昨晚魏總將我武館擴張的消息投送到媒體,可能是因爲這個的緣故。”

武館擴張,沒有新增的弟子,是不可能會做到的。

“我明白了,是魏總幫我們代發了收徒的廣告。”賀平恍然道。

因爲從匪徒手裏,救出魏金雲的事情,已經給魏家省下不少資金。

只要魏金娥將賀平的能力宣揚出去,後期少加潤色的話,前來拜師的弟子,必然會不在少數。

“對!肯定是這樣的,不過好像對我們只有好處的。”

“哈哈,改天有時間,還真的是要感激魏總纔是。”賀平笑道。

不過四下看去,卻沒有見到葉修的影子。

“劉闖,你見葉修了沒。”

“葉修?”

劉闖爲皺眉頭,清早起牀就開始忙碌,他怎麼知道葉修去做什麼了。

“好像出門了吧。”

“好的,我知道了。”賀平點了點頭。

帝都門派多不勝數,葉修得知這個消息,肯定就呆不住了,沒準是去哪裏請教了。

“詠春掌門人何在!”

一聲怒吼響徹在整個武館內,所有的弟子都被震驚了。

“你是誰!風雲武館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就是,你以爲誰都可以找我們師傅不成。”

弟子們紛紛圍攏過去,根本就沒有把來人放在眼裏。

“你們都是晚輩,我不會與你們計較,不過要讓賀平出來見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