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寒冷無光的彎鉤劃過葉辰放大的瞳孔,颳走一絲烏髮。

  • Home
  • Blog
  • 寒冷無光的彎鉤劃過葉辰放大的瞳孔,颳走一絲烏髮。

葉辰左單手猛力撐地,然後卻翻了一個筋斗,一隻腳打在那根彎鉤上。

“嗖!”

шшш .ttkan .C ○

獵魔人迅速將左手彎刀砍下葉辰倒立的頭顱,但是葉辰反應更加快,用意念控制那柄七星劍,七星劍早已從獵魔人後腦勺破來。

“魔人!小心……” 獵真人口裏那個“劍”字還未出,“蹭”的一聲,七星劍穿透獵魔人後腦勺,血漿迸發,腦殼裂開。

“啊……你?你!你敢刺穿我眉心?”獵魔人立刻口吐血孢,黑色藍寶雙眼閃過一絲光芒,隨後漸漸暗淡下來,臉上那個“獵”字也緩緩淡了下來。

葉辰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漿,緩緩站立起來,陰沉下臉對着獵魔人道:“怎麼?你敢刺穿我腦袋,爲什麼我不能?今天就也要你這個魔人嚐嚐腦袋被鈍器刺穿的滋味!”

“你……我要你不得好死!”

“好吧,休怪我無情,是你多次向置我於死地!”葉辰說罷,用意念控制七星劍。

“咔咔!”

七星劍毫不留情的在獵魔人頭殼裏面如梭子旋轉,獵魔人腦殼便崩碎,大塊長滿頭髮的頭皮卷落,佈滿血色骨頭渣子,乳白**一一拋灑出來。

“啊,啊!”獵魔人拋開手中的月玄彎刀,雙目漸漸暗淡,撕心長吼,隨後跌落懸崖。

天邊徒留一絲即將逝去的蛋黃,微風拂來,吹起葉辰額前的頭髮,不見方纔葉辰額頭被黑大烏刺穿的洞口。

葉辰蔚然而立絕顛,袖袍隨風擺動,那斌沾滿血跡的七星劍持在手中。

“魔人!”獵真人俯衝而下。

“你這個凡人如此狠毒!”護道厲聲喝道,意指葉辰將七星劍刺穿獵魔人眉心不算,竟然用意念削爛獵魔腦殼子。

“怎麼?你們不也打算把我碎屍萬段嘛?我有你們狠毒嘛?” 重生之億萬豪寵 葉辰根本就不賣面子。修行世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對於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葉辰憐惜猶豫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哼,那就讓老道收服你!”護道口中吐出一口方鼎,方鼎流光溢彩,四面刻有奇怪的符文,四角均是有一隻龍身盤繞,每一隻龍都像是活的,那雙金光閃閃的龍眼時時刻刻都在捕捉着目標,當鼎十倍放大被護道手中毛刷繫住翻轉時刻,鼎的下面能夠清晰看到四個大金字:

“四龍陰鼎。”

“喔?”葉辰看着這四個字金光燦燦,發出璀璨的光澤,直接射的葉辰打不開眼,直到葉辰兩眼射出同樣金色的光澤,這才能繼續看前方。

“啊!四龍陰鼎,這可也是萬物母器鑄造的!這種東西竟然被這個四級祕境還未突破的修士得到了?喔,喔!這東西不是被壓在陰陽幽冥湖底的嘛?怎麼會問世在這個道人手裏!”那隻狼打吃驚。

“去死吧!”護道舞動手中的毛刷,繫着四龍陰鼎向葉辰擊打而去。

“喔,葉辰,別和他鬥了,他手中是萬物母器鑄造而成的四龍陰鼎!”

“四龍陰鼎?我手中的七星劍不也是萬物母器嘛?”

“但是他修爲比你高,而且看來比你手中七星劍煉化精煉許多,你還是趕快乘着傳到門離開吧!”那隻狼焦躁道。

此刻,那鼎壓塌虛空,光鼎氣便將山上亂石斥起,橫木斷裂,整個山丘落葉紛飛,山頭崩裂。

“嗯!”

那四條龍吐出真火,葉辰御劍如同一個小雞子逃離巨鼎方口,從火口中突圍出來。

“喔,喔!壞了,壞了!很難逃走了!”那隻狼四隻腿如同裝了馬達,口中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汗珠子亂飛,隨後直接衝入瞭如同漩渦狀的符文裏面。

隨後葉辰御劍衝入。

“轟隆隆!”

巨大陰鼎壓塌而下,兩米高漩渦慢慢的被壓扁,隨後炸開一道裂紋,那些道文被巨大的鼎給壓塌了。

“喔,喔!死鼎,竟然將傳到門給壓塌了!死人,快點,快點!”那隻狼眼珠子灰不溜秋的亂轉動,橫着在蹲在經鉢中一動不敢動。

葉辰隱隱可以聽見破碎的聲音,側耳聆聽,“霹靂彭咯”的聲音響起,於是欲御劍想加速。

“喔,喔!別,別!沒呆在傳到門過的土包子,別動!!!”

“爲什麼啊?”葉辰雖然質問,但是還是停了下來。

“喔,喔!你要是動的話,高速前進,一個不大的氣流就會將你搓得碎屍萬段,萬段!”

“喔?不會吧!?”葉辰驚了一地的下巴。

“喔,喔!不信的話,你試試嘛!”

“轟隆隆!”

“彭咯!”

說話間,身後傳來被炸裂響聲。

正當此時,葉辰和那隻狼又鑽入一團漩渦中。

“嗖……”

葉辰滾落在一片草地上,那隻狼吐着舌頭,眼皮子眯縫着一動不動,口裏叫道:“喔,喔!嚇死本王了,差一點點就死掉了!”

“彭隆隆!”

葉辰問音下意識擡頭,方纔那個漩渦崩裂,炸飛在這片天地上。

“呼!”

葉辰仰躺在草地上,摸了一把汗珠子,深深吐了一口氣,終於是在前一秒出了這個門,不然真的會被炸成積分的。

“這就是那個東城神羊殿嘛?”葉辰拍拍身上塵土,然後起身眺望四周,一片寧靜和諧,夕陽未落,早起的月彎在半空,依舊安好。

那隻狼瞭望四周,一片死寂的荒蕪,於是憋着嘴道:“喔,喔!走兩步看看,看看嘛!”

葉辰剛踏步,於是又折了回去,道:“石鑄!他還在那個山頭!”

葉辰御劍便要返回,那隻狼咬住葉辰的衣服道:“死人,你去找死啊?”

葉辰知道,剛剛從那個地方逃了出來,要是現在再去,真是送死,但是石鑄不得不救啊,不救那豈不是不仁不義。

“可是,怎能見死不救?”葉辰甩開那隻狼大嘴巴。

“喔,喔!相信本王,你回去不但不能救回他,而且還會搭上自己性命,你不去或許沒事沒事,那些修士不會顧及一個沒有修爲,沒有寶貝的凡人的,那個石鑄自然會沒事的!你去了可能真的要將他弄死!”那隻狼有條有理道。

“呃,好吧!”葉辰看着遠方泛白的天空,扭頭遠去。

隨後葉辰翻山越嶺,穿過小集市已經是第二日上午了。 葉辰戴了一斗笠,背上揹着蓑衣,然後將七星劍藏在蓑衣裏面,買了一根繩子將那隻狼套出,最後隨便撿了一家小客棧,找個一方八仙桌坐下,要了一碗酒,兩碟小菜。

“聽說那個叫葉辰的凡人力敵獵羊族的獵真人和獵魔人以及護羊族的護道三個即將破四級祕境的修士啊!”靠窗的一個漢子抓起一把花生米,一邊嚼着一邊衝對坐三人講到。

葉辰微微的將斗笠按下去,然後斟了一杯酒抿了一口在脣齒間,側耳細細的聽來。

“是啊,獵魔人那大烏擊穿那個葉辰凡人的頭顱,那個凡人竟然安然無恙,真是不可思議啊。”另一對坐道。

“聽說那個凡人吃了七枚無花果,吃了這種神奇的果真自然不同一般凡人!”下坐道。

“那是當然!”

“聽說那個凡人還斬殺了當時君臨天下的獵魔人!”

“啊,真的假的?”

“千真萬確啊!”

“不過那個凡人還是被護道那個四龍陰鼎給鎮壓了。”

“聽說那個四龍陰鼎是仿製的,真正的四龍陰鼎被壓在陰陽幽冥湖下面。”

“是的!”

“那鼎仿製的威力如此大?”葉辰將欲擦嘴皮子的酒放下,心臟莫名快速跳動。

“那凡人是可惜了!還沒有踏上修行界就被扼殺了!”那其中一人繼續道。

“沒有吧?就連獵魔人花費畢生精氣鍛鍊成的大烏穿破那個凡人腦殼都沒有將其擊斃!”

“是啊,雖然四龍陰鼎是至上寶物,但是仿製的就威力大減,估計那個凡人是乘着那個傳到門逃走了!”

這個護道拿着一個仿製的四龍陰鼎威力就這麼大,要是碰上真的四龍陰鼎那豈不是死翹翹了,葉辰越是想,越是心有餘悸,葉辰側耳細聽,這次灰王表現得比較淡定,終於有一次閉嘴了。

“真的啊?”那人驚訝,覺得十分不可思議。

“百分百,聽說逃往神羊殿了!獵羊族修士正在追殺他們呢。”

葉辰吃了幾口菜,聽到這裏拔腿就要走,要是這被追上就算是有十條命也不夠死的了。

葉辰拍下一小塊靈石在桌子上,然後牽着灰王從那四個人旁邊走過。

“說點別的吧,說不定會有獵羊族修士在偷聽,要是被聽到自然會受到牽連的,聽說最近那個獵羊族遺失二十二年的小公主被尋回了!”大漢子望望窗外,小聲道。

“真的啊?”那隻狼終於忍不住搭話。

“死狼,你閒自己事情惹得少嘛?”葉辰拽進繩子,拉着就出去了,遠遠還是可以聽見那些人談話。

那個人壓根沒有看地上灰王,還以爲是圍觀的人搭話呢,於是回到:“當然,那獵羊族倒是一件喜事啊!”

“可不是嘛,而且長得那個漂亮!”一個人道。

“聽說幾日後獵羊族會開門宴請各大教派,爲公主接風!”

“那倒是去觀看好時機啊!”

……

葉辰倒是沒有閒暇去看美女,只是領着那隻狼跨過朦朧的遠山,來到一處平原。

此處遠山籠罩着一層輕紗,影影綽綽,在飄渺的雲煙中忽遠忽近,若即若離,就像是幾筆淡墨,抹在藍色的天邊。

“這是哪裏嘛?”葉辰剛纔實在是走得着急,連地點都忘記問了,追問那隻狼。

“喔,喔!風景挺漂亮的哈,喔,喔!”那隻狼眼珠子亂轉,覺得十分不對勁,老是不接葉辰的話。

“看你妹!到底在哪裏?”

“喔,喔!死人,急個毛線啊?走幾步找個人問問不就是的嘛?”那隻狼拖着半截尾巴。

葉辰只要隨行,漸漸又行了三四里,漸聞水聲潺潺水,不絕於耳,聲音是那麼靈動清麗,令人神往遐思;走進卻是流水雄渾澎湃,充滿了無限激情。有時人稱柔情似水,有時又說咆哮奔騰。

穿過一片青竹林,卻見瀑布的壯麗,波濤的洶涌,泉水的叮咚,小河的潺潺,猶如日夜永恆。踏過小橋流水,綠色晏嬰中有幾座**樓閣,和一些小磚瓦屋子,樓閣座座飛檐絕壁,水霧繚繞,走進,藤蘿翠竹點綴其間,依山傍水扥,美不勝收,炊煙裊裊,如詩如畫,欲似是仙境。

“喔,喔!媽的,竟然是獵羊族!”那隻狼埋着頭。

“什麼?獵羊族?不是神羊殿嘛?”葉辰直噗氣,他媽的什麼情況?

“喔,喔!可能是剛纔傳到門被四龍陰鼎給壓壞了,壓壞了!”那隻狼說話都沒有底氣了,明明二人是好好的出來的。

“壓壞了?壓壞了會怎麼樣嘛?”葉辰悶聲道。

“喔,喔!當然是無法到達目的地啊!可能中途……中途停下來,估計我們再飛行一段時間就可以到了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