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對不起,我沒想到……”宋陽開口說道,心裏很是抱歉,但是話還沒說完就被林冰打斷了。

  • Home
  • Blog
  • “對不起,我沒想到……”宋陽開口說道,心裏很是抱歉,但是話還沒說完就被林冰打斷了。

“你不用說對不起,錯的是我,不該在你面前下賤!”林冰冷冷的說道,擦了一把眼角的淚水,說完轉身就要走。

宋陽自然不會讓林冰離去,對方甚至不想再上他的車子,這可是極度危險的事情,這麼晚,林冰衣着不整,在外面行走絕對要出事情。

宋陽三兩步趕上林冰,一把將她攬到懷中,不顧她的掙脫,有點苦澀道:“冰冰,你誤會了……其實,我不是什麼公子哥,我就是一個打工仔!”

說完,宋陽直接將自己應聘到林萱萱家裏做司機的事情說了一遍,不知道爲什麼,他看着林冰悲傷的樣子心裏十分的痛,記憶之中,自己也曾這樣過……

“你真的不是公子哥?你的意思是……林萱萱是林氏集團的大小姐,而你是她的司機?你們倆不是……”聽到宋陽說完,林冰似乎忘了掙扎,詫異的看着宋陽。

學校裏可都是傳着宋陽的紈絝,比如跟張夢然搶女人,在教室裏調戲自己……無論哪一條可都是紈絝公子的特點啊!

宋陽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這妞終於安靜下來了,不在哭哭鬧鬧了。

“嘿嘿,是啊,我把我的祕密都告訴你了,就當是對你的補償了,怎麼樣,冰冰?”宋陽咧着嘴一笑,見到對方總算是安靜下來,竟有一種別養的美。

“對不起,我之前那些話……真的很對不起!”林冰也有點不好意思的開口,先前不分青紅皁白就對着宋陽一頓臭罵,還將宋陽跟王楠、葛正軍列爲一類人。

“我已經忘了!”

宋陽咧着嘴笑道,忽然發現自己跟林冰的關係似乎近了那麼一點,至少不再像之前那樣陌生了!

“好了,走吧,河邊風大,到車裏去吧!”宋陽大大咧咧的笑道,拉着林冰準備進車裏,但是林冰卻是一動不動,狐疑的轉過身。

“你怎麼了?”宋陽不解的問道。

“我……”林冰忽然擡起頭,清澈的大眼之中忽然間涌上了一絲什麼,嬌軀微微一顫,只感到自己渾身不知道哪裏涌出來一股燥熱感,彷彿內心最深處的一根弦被撥弄了一下……

忽然之間,林冰冰冷的眸子中忽然涌出一股曖昧,含情脈脈的看着宋陽……

(本章完) 金碧輝煌KTV包間裏,徐倩、黃毛幾人已經唱完了,但是宋陽依舊沒有出現。

“地主,你是最後一個見到宋陽的,他去哪裏了?”徐倩開口,雖然他平時對宋陽不加顏色,但是在心裏還是頗爲關心的。

“我當時去上廁所,陽哥正好回來,照理說應該是回來了纔對,後面的我就不知道了!”地主回答道,當時因爲他尿急,直接跑去廁所了,所以根本沒有看到宋陽去了王楠的包間。

“你確定他回來了?”

“額……這個……”地主吞吞吐吐,忽然間想起來宋陽當時跟自己一樣在看美女,一個冷若冰霜的公主,頓時一拍腦袋,將事情完完整整的說了一遍,聽完徐倩面色很不好看。

“倩姐倩姐,我問到了!”這時小六子趕了回來,氣喘吁吁的說道:“倩姐,剛纔我去外面問了一下服務生,說是陽哥當時進了別的包間,後來那個包間打起來了,然後陽哥帶着一個漂亮女人走了,還受了傷!”

“什麼,他受傷了?”徐倩微微緊張道。

“怎麼可能,老大怎麼會受傷!”徐強不相信的搖搖頭,對於宋陽的身手他還是很有自信的。

“走,去看下監控!”徐倩一揮手,一行人朝着大廳走去。

十分鐘之後,徐倩幾人看着大廳的監控錄像,宋陽果然是抱着一個穿着黑色的漂亮女子離去,而且額頭上的血跡很是清晰。

“剛纔那個包間裏面是什麼人?”徐倩面色有點擔憂,打了宋陽電話發現關機,隨即問道。

愛殺 “是天狼幫的二當家王楠!”小六子回答。

“又是天狼幫……”徐倩目光有點冰冷道。

護城河邊夜晚的風比較大,一輛白色嶄新的奧迪A6停在河邊大壩上,車燈亮着,宋陽一臉焦急的看着林冰,此時林冰俏臉酡紅,額頭上已經佈滿了汗水,貝齒緊咬,彷彿在忍耐着什麼!

“我好難受,宋陽……我,我感覺好熱,沒有力氣。”林冰面色漲紅道,難受的扭動嬌軀原本黑色連體套裙就被王楠給撕碎了,裙襬早就不翼而飛了,露出大片大片的春色,盡收宋陽眼底,隱約間可以看見紫色的蕾絲邊裏面露出的幾根毛毛。

“咕嚕……”

宋陽艱難的嚥了一口口水,嘴角微微一抽,大眼在林冰身上打着轉,微微有點心動,口乾舌燥,恨不得將林冰直接按到。

被下了藥的林冰無疑是很誘人的,原本林冰就性子冷淡,再加上害怕受到傷害,所以故意給自己披上了一層冰冷的外衣,冰冷的性格加冰冷的外衣,所以贏得了冰美人的稱號!

也正是因爲這樣,長相極其漂亮加上氣質冰冷的林冰頓時贏得了無數的追捧,更有大批的公子哥想要博美人一笑,但是卻都失敗了,林冰唯一的映象就是冷,極致的冷!

然而被下藥的冰美人卻有一番不一樣的美,俏臉酡紅,與平時滿面寒霜完全不一樣,多了一份嫵媚和柔情,像是慵懶的小野貓,想要得到什麼,卻又有點羞怯,看着宋陽的目光柔情似水,甚至那濃烈的男性氣息已經讓她有點沉醉了!

“不行不行,林冰,你要振作,你這是怎麼了,你才認識宋陽多久,怎麼可以這樣輕薄不知廉恥!”林冰心裏暗自惱恨,心裏惶惶的,但

是卻沒有想起來自己被下了藥。

其實林冰能夠撐到現在才發作已經算是一個奇蹟了,迷幻藥這種東西的確是厲害,就算是宋陽吃下去也不敢說好受,但是迷幻藥就是迷幻藥,一些意志堅定的人還是能夠克服的!

林冰雖然無法完全克服,但是她性子冷淡,再加上剛纔又跟宋陽發生了口角,心情跌宕起伏,所以一直到現在才發作,出現了一些幻覺。

此時,林冰的眼裏宋陽一下子變得順眼起來了,似乎還有那麼一點俊俏,跟自己等待了許久的白馬王子一模一樣……

“冰冰,你是不是在包間裏喝酒了?”宋陽強忍住內心的衝動,告誡自己衝動是魔鬼,絕對不可以,就算自己再禽獸也不能趁人之危。

不過現在的林冰的確很誘人啊,連衣裙已經沒了裙襬,紫色蕾絲邊的性感小內內暴露出來,隱約間透出無限美好的春光,忽然想起來之前宋陽將手指按上去那種柔軟溫熱的感覺,讓他不禁心猿意馬起來。

林冰美眸微閉,紅脣微啓,極其難受,似乎在忍受着內心的煎熬,反覆的鬥爭着,但是臉色卻越來越紅,漸漸的朝着宋陽靠近,一絲曖昧的氣氛在兩人中間悄然升起……

“該死的,真的中了迷幻藥了,看來藥效還不低!”以宋陽的經驗自然知道林冰是什麼情況,絕對是中了強烈迷幻藥了,不禁有點焦急起來。

迷幻藥這種東西本來就是針對女性的,雖然華夏國早已明令禁止使用,但還是有不法分子偷偷販賣牟取暴利。只要吃了強烈的迷幻藥,女性就會產生幻覺,而且慾望高漲,想要跟男子求歡,一旦得不到將會很痛苦,甚至燒傷五臟六腑!

宋陽他不是學醫的,對這些東西也不是很懂,更無法解決林冰的情況,當然,除了真的跟林冰發生關係……

“宋陽,我好難受,我這是怎麼了?”林冰呢喃的開口,渾身燥熱,已經忍不住去用手撕扯自己的衣服,刺啦一聲,本就殘破不堪的黑色連體套裙頓時四分五裂!

冷酷總裁鬥萌娃 “呼……”

當黑色連體套裙被林冰撕扯破爛,頓時露出裏面的風景,一身紫色的性感內衣內褲暴露在宋陽的視線當中,白皙晶瑩的肌膚彷彿泛着光澤,十分的誘人,那一對飽滿就好像在對着宋陽招手,散發着誘人的香氣!

“靠,這是在逼我犯罪啊!”

宋陽瞪大了眼睛,已經有點忍不住這種刺激了,他沒有想到林冰會這樣,竟然直接將自己的武裝給撕爛了,露出裏面驚人的春色,平坦光潔的小腹十分有彈性,微微貼了過來,林冰吐氣如蘭。

“冰冰,那個……你被人下藥了,我也沒辦法,你忍住啊!”宋陽說完就要開車,他不是醫生,但是他可以去醫院,雖然迷幻藥厲害,但也不是就不能解決!

但是剛剛啓動他就被林冰給阻止了,林冰渾身上下只剩下誘人的小玩意,巴掌大小,完全遮不住火爆的曲線,雖然林冰平時穿着白色長裙,聖潔的跟白雪公主一般,但是身材卻十分火爆,比起林萱萱都要更上一個檔次!

36C,24,36……

宋陽鼻孔發熱,差點流出鼻血,任哪個男人跟這麼一個嬌滴滴的大美人在一起,而且對方還不斷向自己索取都會忍不住有點心猿意馬的,說不定早

就撲上去了!

“宋陽,幫幫我……”林冰此時就像是落水的少女,真能向宋陽求救,可憐楚楚,但是醉眼朦朧,滿臉嫵媚,嬌豔欲滴,雪蓮的聖潔早已拋之不顧,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渴望!

“我也想啊,靠,不對,我是正人君子!”宋陽自言自語道,心裏很是焦急,林冰已經再次貼了上來,比起之前更加的惹火,跟宋陽微微一觸碰甚至發出了一聲若有若無的呻吟!

“該死,她到極限了!”宋陽很清楚強烈迷幻藥的能力,一旦到了某個極限就會開始對身體產生不好的映象,不能再拖了!

“或許這就是天意吧!”

宋陽心裏想道,輕輕將林冰抱住,後者已經開始撕扯他的衣服,本就火爆的身材此時跟一條水蛇一樣不斷扭動,嘴裏發出誘人的呢喃,嬌豔欲滴。

林冰畢竟是林冰,心智比起一般人要堅定了太多太多,即使已經快到了巔峯還是能保持一絲的清醒,難得的想要撐起身體。

“嗯……宋陽……我、我不怪你……我……啊……”林冰艱難說道,最後甚至已經有點控制不住的呻吟起來,媚眼如絲,當這句話說完,徹底的迷失了本性!

天山上最純潔的雪蓮,此時卻以墜落塵埃,心中只有紅塵!

“不會怪我麼,冰冰……放心吧,我宋陽的女人我一定會負責的,咦……這是……”宋陽的手輕輕解開林冰的最後一層遮羞布,順手將車燈關掉,頓時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伸出手朝着某一處觸摸,當摸到了一層阻礙之後心中頓時一震!

她……還是姑娘之身!

宋陽心中瞭然,雖然早就猜測可能,但是真正知道林冰還是姑娘之身的時候還是免不了震驚了一把,畢竟林冰家庭條件不好,而且很缺錢,去了金碧輝煌KTV那種地方,但是依舊是出淤泥而不染!

快速脫去了自己的衣服,將車子的座椅平放下來,然後取出一條白色的攤子鋪上,這是宋陽平時在這裏開冷氣睡覺時候蓋肚子的。

將一切都準備好,宋陽心裏已經激動的不行了,雖然得到了林冰的允許,但還是有點慌張,畢竟……都是第一次……

此時的二人一個忘乎所以,一個有情有義,一個是被人下藥心裏渴望,一個是血氣方剛,這一來二去的就這麼合上了!

宋陽微微緊張的攬着懷中的佳人,深吸一口氣,輕輕蓋住林冰嬌嫩的柔脣,貪婪的吮吸着香精,二人緊緊的纏繞在一起,宋陽漸漸有點迷失了,喜歡上了這種感覺,開始尋找那最神祕的洞口。

擺好位置,隨着林冰一聲悶哼,一朵梅花悄然綻放……

從這一刻起,宋陽總算是拜託了毛頭小子的頭銜,真正的成爲了一個男人!

而林冰也完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蛻變,成爲了宋陽的第一個女人……

風依舊在吹,有點涼,吹散了空中的烏雲,皎潔的月光傾瀉而下……

西海護城河邊,黑夜中,一輛奧迪A6輕輕在風中搖晃,很有節奏,若有若無的呻吟聲傳來……

宋陽跟林冰,從相遇開始就是一場意外,從第一次開始,到現在,在教室,在KTV,在河邊……

一直都是意外,卻將兩個人的命運緊緊聯繫在一起……

(本章完) 翌日清晨,陽光灑滿了大地,顯然又是一個豔陽高照天。

西海護城河邊,宋陽的奧迪A6停着,四面車窗上都將竹片製成的小窗簾拉了下來,擋住了陽光,也防止裏面的景色被看見。

“爺爺,那孫子又給您來電話啦,爺爺,那孫子又給您來電話啦……”

伴隨着熟悉的手機鈴聲響起,宋陽接過電話按下接聽按鈕,林萱萱那刁蠻的聲音傳來:“臭無賴,你死哪裏去了,本小姐要去上課了,怎麼還不來,工作是不是不想要了,本小姐限你在五分鐘之內趕過來,否則……你就死定了!”

聽着林萱萱的威脅,宋陽無奈的苦笑,道:“大小姐,我現在有點事情趕不過來,你就先打個車去吧,待會我一定給你去請罪!”

說完,宋陽不顧林萱萱的嘰嘰喳喳直接掛了電話,痛苦的揉揉額頭,自言自語:“媽蛋的,疼死我了,王楠那孫子下手可真狠,要不是我體質強壯估計就一命嗚呼了!”

雖然過去一夜了,但是宋陽的額頭依舊感覺有點疼痛,好在是皮外傷,否則他估計妥妥的要去醫院住上一段時間了。

“咦?”

陡然間宋陽一愣,眼睛不由自主的睜大,觸手竟然是一片滑膩香軟,盈盈一握,就像是剛剛蒸好的肉包子一樣,手感實在讓他有種說不出的舒服感!

“糟了,林冰!”

宋陽一下子呆住了,昨晚發生的一切在他的腦海裏回想起來,頓時倒吸了一口氣,恨不得扇自己幾個巴掌,昨晚自己竟然稀裏糊塗的在車裏將林冰給辦了,而且對方還是清白之身,這下子麻煩了!

低下頭,宋陽頓時眼前一花,因爲昨晚的激情,林冰此時身上一絲不掛,酮體如羊脂白玉一般完美無瑕,玲瓏剔透,仿若上蒼最完美的傑作,就算宋陽是個宗師級審美專家,一時間也找不出任何林冰的瑕疵!

順着林冰的身體向下看去,宋陽差點流鼻血,心裏撲通撲通的,仿若十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渾身血液都沸騰了,艱難的嚥了一口口水,尤其是當看到一些神祕地帶時候,眼前一亮!

“嗯……”

或許因爲感覺到了宋陽的動作,林冰嚶嚀一聲,可愛的努努嘴,十分嬌憨,睡夢中的林冰彷彿卸下了所有的保護僞裝,呈現最真實的自己,小腦袋下意識的網宋陽懷裏湊了一湊,當感受到宋陽的體溫之後,渾身一震!

林冰嬌軀一顫,陡然間睜開了美眸,一絲絲疲憊伴隨着下方的微微疼痛感傳了過來,讓她昏昏沉沉的大腦一下子清醒了許多,昨晚發生的一幕幕猶如潮水一般涌進了她的腦海!

頓時,目光呆滯!

“冰冰……”

宋陽聲音沙啞,有點不知所措了,彷彿偷吃了糖果的壞小孩,眼皮微跳,將散落的衣服收集起來,給林冰披上,因爲林冰的黑色連體套裙已經被王楠給撕壞了,穿上去就跟沒穿褲子一樣,十分暴露。

宋陽這人雖然有點無賴,但是對於自己的女人還是十分關心的,他知道林冰昨晚也是迫不得已,甚至是後悔,但是一切都來不及了,所以他心裏也有點慌慌的,生怕林冰有什麼想不開的。

“冰冰,你放心,雖然我宋陽不是什麼腰纏萬貫的大老闆,也不是什麼家世驚人的公子哥,但是我保證我一定會對你負責的!”宋陽咬咬牙,難得的露出鄭重之色說道,既然已經發生了,他就絕對不會逃避責任!

“宋陽,這件事不怪你,只能是我自己命苦……”林冰嘴角苦澀,完全沒有將宋陽的話當做真的,畢竟現在這個社會就是這樣,吃幹抹淨的事情多得是,宋陽就算現在有心,日子一長也會三心二意的。

雖然沒有任何的責怪,宋陽聽着林冰的話心裏卻極度不是滋味,有種撞牆的衝動。林冰則是心中悽苦,一下子丟失了最寶貴的東西,感覺心裏空落落的。

“冰冰,我是說真的,我不會不管你的,伯父病了我一定會竭盡能力幫忙,至於你的工作或許我可以幫到忙!”宋陽說道,既然林冰已經是自己的女人,他打算盡力去幫忙,至於工作那裏,他完全可以去找古藤說一下,畢竟林冰之所以沒法轉正不是因爲資格不夠,而是因爲葛正軍主任從中作梗!

“送我回去吧……”林冰說道,深吸了一口氣就開始穿衣服,從內衣到裙子,雖然殘破了,但是總好過不穿。林冰本就天生麗質,連穿衣服都是動作優雅,十分撩人,讓宋陽差點沒流鼻血。

宋陽很自覺的轉過頭去,雖然對方已經是自己的女人,但是畢竟只是一個意外,他不好太過分了。

“該死的意外……”宋陽心裏罵罵咧咧,似乎林冰遇到自己之後一直就沒有好事情啊,先是在學校出了名,現在又這樣,讓他感到十分羞愧。

開車帶着林冰先去了一家女裝店,將林冰放在車裏,宋陽下去給林冰買了一身衣服,一套紫色的連衣裙,蕾絲花邊,跟林冰的內衣還有點相似,穿在身上十分靚麗,就算是宋陽見了也是忍不住讚歎林冰的天生麗質。

來到林冰家裏,宋陽頓時有點發呆了,竟然是一個很老舊的小區,格局很小,一室一廳一廚一衛,下面也沒有個防盜門,樓梯很多粉刷都已經掉了,除了一個防盜門,其他的都是老舊的設施。

宋陽心裏很是震動,他相信,以林冰的長相氣質,只要點頭,隨時有一百個西海的大老闆願意包養她,而且價格很高,錢財房子車子什麼都會有,他父親的病以及弟弟的學費之類的也都不是問題。

但是林冰卻沒有選擇這樣做,已經讓宋陽刮目相看了,心中那股責任感更加強烈起來,已經下定決心,自己必須要發奮一點了,否則就太對不起林冰了。

雖然林冰租下的房子不大,但是裏面很乾淨,宋陽走了進去,牆壁地板都打掃的一塵不染,還帶着一絲芳香。

“你先坐會兒吧,我去洗澡。”因爲林冰待會還有課,宋陽提出來要送她,林冰一開始不肯,宋陽死皮賴臉的纏着方纔點頭。

雖然來到了林冰家裏,宋陽卻也不敢過分,十分乖巧的坐在沙發上,約莫等了二十多分鐘,宋陽有點百無聊賴起來,畢竟昨晚發生了那種事情,林冰自然要多洗一會兒。

在等待的過程中,宋陽打了個電話給徐倩,對方聽說宋陽沒事頓時鬆了一口氣,隨即問了幾句,宋陽都找個藉口搪塞過去,總不能告訴徐倩昨晚自己將人家姑娘給那啥了吧!

打完電話宋陽無聊的打開林冰家裏的電視機看了起來,這是一臺老舊的十九寸彩色電視,在現代數碼科技告訴發展的時代,液晶乃至投影電視都是十分常見的了,這臺超平的彩電的確落伍了。

林冰因爲父親病重,母親天天忙着照顧也是日益憔悴,再加上弟弟學費等等壓力,自己的生活是能節儉就節儉,除了電視電冰箱和一臺破舊的臺式電腦,家裏幾乎沒有多餘的電器了。

雖然宋陽也不是什麼富有的人,但是他的表姐還是有點錢的,雖然有點吃軟飯的嫌疑,宋陽居住的小區設施要比這裏高檔許多,家用電器也很齊全。

看到林冰生活如此艱苦,宋陽心裏有點不是滋味。正當宋陽想着,一串敲門聲傳來,接着便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喂喂喂,開門,該交房租了,快開門!”

宋陽眉頭一皺,知道外面站着的一定是這裏的房東了,一定是看到林冰之前回來了,所以纔會趕來催房租。林冰此時還在洗澡,宋陽便開了門,打算與房東交涉一下,總不能將別人晾在外面。

站在門口的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大媽一臉冷色,滿是不耐煩,正打算再次敲門,宋陽打開了門,見到開門的並不是林冰,房東大媽頓時一愣,隨即不屑的瞥了宋陽一眼。

“我是房東,林冰呢,哼,早說了

不許帶不三不四的人回來,竟然還敢亂來,房子不想住了是不是,快交房租,欠了兩個月的房租了,再不交就滾蛋!”房東大媽沒有好臉色,罵罵咧咧的,直接將宋陽當做了小白臉,十分不屑。

“哼,房租都交不起還有錢養小白臉,看上去正經的很,想不到背地裏盡幹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人若有情,天荒地老 房東大媽冷笑道,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宋陽還是聽得一清二楚,頓時冷下了臉。

“你這人怎麼說話呢?”宋陽拉着臉說道,打量着這個大媽,有五十歲這樣了,皮膚褶皺十分難看,且體態臃腫,大腹便便,臉色很難看,看誰都有些不屑的那種,好像別人欠她幾百萬似得。

“喲,還不樂意了是吧,你們這些小白臉敢做不敢當了,知道丟人就別做這種丟人顯然的活,表面上一個個正正經經,背地裏骯髒齷齪,噁心!”房東大媽牙尖嘴利,說話十分毒辣,讓宋陽心裏很不舒服,如果不是顧及到對方是個女人,早就一個巴掌扇過去了。

這時,聽到了外面的爭吵,林冰穿着浴袍走了出來,那是一身粉色的浴袍,由於剛剛洗浴過,上面還帶着一絲水珠,貼着林冰的嬌軀,散發出無盡的誘惑。林冰一頭秀髮溼漉漉的,耷拉在肩膀上,更添了幾分嫵媚。

林冰一出現宋陽頓時眼前一亮,心裏讚歎林冰的天生麗質。後者看了一眼宋陽,當發現宋陽眼中的火熱之色頓時撇過頭,面無表情,隨即看向房東大媽,隨即有點歉意的說道:“不好意思,王嬸,這是我的學生,今天有事情纔過來的,打擾了!”

聽着林冰的解釋,房東大媽嘴角的不屑更濃,厭惡的看了宋陽跟林冰一眼,撇嘴道:“老師跟學生,現在的人哪,真是道德敗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