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對於終點奧妙,楊風的做法就是嘗試去領悟。因為已經有了混沌分身,可以獨自的領悟。也不會去影響火系分身領悟火系奧妙。

  • Home
  • Blog
  • 對於終點奧妙,楊風的做法就是嘗試去領悟。因為已經有了混沌分身,可以獨自的領悟。也不會去影響火系分身領悟火系奧妙。

至於能夠領悟到什麼程度,楊風卻沒有什麼想法。

給自己做出限定,只能是讓自己自尋煩惱罷了。

至於這種在神界以前基本上都沒有人領悟過的奧妙,楊風自己給自己限定條件,那才是非常好笑的行為。

對於楊風來說,哪怕能領悟那麼一絲,開始領悟,那就是非常好的結果。

哪怕在這葯神空間的三萬年內不能領悟那麼一絲的話,那也是屬於非常正常的現象。

這葯神空間的修鍊環境那確實是相當的不錯。

沒有多長時間,楊風就開始領悟火之幻影分身。

幻影分身,那就是讓火系分身產生數道分身,相當於分身術。

在戰鬥的時候,擁有和本體相近的戰鬥力。

只是這分身的能量是有限的。

到一定的時間內,就會消失不見。

但是,這對於戰鬥幫助是很大的,就那一會兒的時間,戰鬥力提升數倍,很有可能就結束戰鬥了。

同時,這對於你逃跑也是有幫助的。

到時候,對方根本就不知道你的本體和分身在哪。

對方基本上有八成的可能性選擇錯誤。毫無疑問,自己逃命成功的希望就能增加不成。

其他人這個時候也是在感悟,不過對於他們來說,感悟的就不是以奧妙為主了。他們都拚命的感悟,他們是在感悟那道聲音,引領他們在煉藥一途進入新的天地,或許,他們可能成為另一個時常青,另一個陳子陽。

據說,時常青和陳子陽當年在葯神空間裡面都是有很好的感悟的。這對於他們在日後煉藥一途突飛猛進那是有很大的幫助的。

不過,他們越想聽到那道聲音,卻是發現越難聽到那道聲音,他們甚至連靜下來都做不到。

反倒是楊風,正在修鍊的時候卻是聽到了一道道神秘的聲音。

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楊風這邊根本就沒有想那檔子事,正在全力領悟奧妙呢,卻是聽到了這樣的聲音。那些人都在全力的想聽到這樣的聲音,卻是聽不到。

這種聲音很是特別,聽起來讓人身體不由自主的很舒服。

「這是什麼聲音呢?」楊風的本體和火系分身都是暫時的停止了修鍊,實際上,楊風的本體和火系分身兩者是在一體的。

「好像一個人正在講道。」楊風吸了一口氣。

說實話,那個人說的話,楊風聽的不是很清楚。

楊風就知道,這個人說的話,聽起來真的很優美。

能夠讓楊風的靈魂很是舒坦。

「為什麼這聲音就是聽不清楚呢?」楊風的心裏面不由的想。

聽到這聲音,但是,卻聽不清楚聲音,那一切不等於白搭嗎?簡直一點作用都沒有啊。

「這聲音應該是針對靈魂的。如果要是刻意的用耳朵去聽的話,還真的無法聽清楚這到聲音說的時候。應該用靈魂去感觸。」楊風的心裏面猛然間也是有所感悟。

應該是如此。

既然這聲音是講道的。

那最起碼應該讓人知道什麼意思才對。

如果你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的話。那就說明,你聽的方法是錯誤的。因此,你必須得找到正確的辦法才行。

楊風放開了靈魂,讓靈魂去聆聽。這個時候,他甚至關閉了自己的聽覺。

竟然都聽不清楚,那還要聽覺做什麼,只能是影響自己而已。

果然,當楊風放開靈魂去聆聽的時候,那聲音的意思他聽明白了。

重複來重複去,實際上就只有一句話。

「路,要靠自己走。」

楊風有些啞然,這誰也知道啊,一個人煉丹最終能夠達到什麼樣的成就,靠的不是你師父多厲害,靠的也不是你天賦有多強,因為到了最後,天賦已經起不到什麼作用了。所謂天賦,那都是在開頭的時候能夠起到很好的作用,讓你搶佔先機罷了。等到後面,那就全靠你自己了。

你必須得開闢出屬於你自己的一條路,這樣的話,你才能夠在煉藥這一途上取得屬於自己的成就。

才能夠走的更遠。

但是,如果僅僅只有這句話的話,這葯神空間的聆聽有什麼意思呢?為什麼無數的人都嚮往這葯神空間,都希望聽到這葯神空間的聆聽呢?

在心裏面,楊風也是有了疑問。

感覺無法理解。

他在這段時間內,一次次的聽到這樣的意思。

對於此,楊風覺得有些徹底的無語。

副會長只給自己說,聆聽很重要。但是,聆聽半天,僅僅只有這麼一句話嗎?

而且,這句話還是每個人都知道的話。

對於他來說,簡直一點幫助都沒有啊。

楊風沒有說什麼,依然在認真的聆聽著。

他倒是想看看,這句話到底能夠持續多長的時間。

難不成,永遠都是這麼一句話吧。

「自己走自己的路。」大概一個小時后,那意思有些變了。

剛才是路,要靠自己走,現在是自己走自己的路。

楊風這個時候也是鬆了一口氣。

好在,自己沒有真的一直感觸那一句話。

如果一直都是的話,自己說不定還真的不想聽下去了。

有了變化,那就是相對比較好的開端。

又過了一段時間,又是有了一句變化。

「時間在變,空間看起來是不變的,但是,我們每時每刻所處於的空間也是在變化的,只是我們感受不到罷了。時空都在變,那別人的經驗,能被自己所用嗎?開始的時候,或許是能的。但是,到最後,每一顆丹藥的煉製差那麼一點點,就導致完全的變化。那就完全的不一樣了。所以,必須走自己的路。」

楊風點了點頭。

時間在變,大家都知道,昨天,今天,明天,過去,現在,未來,誰都知道時間一直在變,時間一直在走動。但是,空間,人們感觸的卻不多,因為大家都在一定的地方,感覺這個地方沒有發生變化。但是,實際上呢,空間也是在發生變化,只不過你沒有感覺到罷了。

只是,時空差異能對煉丹有影響嗎?這一點是楊風有些想不明白的。

要知道,你在這個時間段,這個空間點煉製丹藥成功了。你在下個時間段,下個空間點煉製丹藥,也是能夠成功的。

這有什麼區別呢?楊風都是不由的一愣。

這句話理解起來,真是不好理解啊。

這時間和空間和煉製丹藥成功沒有關係,同樣也與自己的路沒有關係吧?

楊風重複著聆聽著這句話。總是覺得這句話是有問題的。但是,楊風自己實際上也是知道的。

這是那位葯神公會創立者的感悟,按道理來說,那是絕對不應該錯的。

但是,這理解起來確實太過於困難了。這都讓楊風感覺到了頭疼。但是,卻依然沒有想明白。

「我在以前的時候煉製丹藥的時候,沒有過這樣的困惑啊。這種困惑好像那個傢伙說的一念成丹一樣。根本就是無法理喻的。因為他們的相同點是無法理解。心裏面搞不懂。一念成丹,聽起來多麼的美好。一個念頭就能煉製出來丹藥。那得多麼的恐怖啊。這時間空間發生變化,煉製丹藥就會有影響。這也是直接的聽不懂。我每次在不同的地方煉製丹藥,也沒有感覺到有差別啊。而且,都能成功啊。」楊風的心裏面很是認真的思考著。

幻逆乾坤 這個問題,真的是讓他感覺到困惑了。

好久,沒有這麼的困惑了。

如果要是一般的人說出這樣的話來,那他就會嗤之以鼻的。

覺得這句話肯定是錯的。根本就不會理會。但是,這不是一般的人說的,楊風的心裏面覺得這句話應該是對的。那個前輩沒有必要,也不可能給自己的後輩留下這樣一道錯誤的聲音,讓後輩這樣的疑惑的。

「可是,自己的路,自己不應該是對的嗎?」楊風心裏面同時也是閃現了這樣的一句話。

自己的路,那就是堅信自己,覺得自己肯定能行。

別人的不過是參考罷了。

現在,兩者完全矛盾了。

「或許兩者都對。」楊風再次的陷入了思考狀態。

「這位前輩之所以這樣說,很有可能針對的是未來。」楊風的心裏面不由的想。

這道聲音可能敘述的是煉製九級丹藥甚至是更高級別丹藥的情形。

在這種情況下,時間和空間的影響,對丹藥的成形都是有影響的。

或許,改變了之後,就難以成功了。

「時間和空間很有可能對煉製丹藥造成了一定的影響,只是開始的時候影響或許不大,所以,感覺不出來罷了。」楊風的心裏面不由的想。

這個時候,他感覺,自己明白了。

這個前輩說的意思應該是在未來的時候,煉製丹藥肯定會有大的影響,因此,一定要注意。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

楊風也是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意思。

這些話領悟起來真的是有些困難。

楊風也是繞了很長時間的彎才繞過來。

實際上想想也是。

這位前輩給你指引的就是未來的路。

是超出你現在所理解的。

你就不能以你現在的情況來判斷的。即使你現在沒有錯。即便你現在是正確的。

「這位前輩還有一個意思,未來的路,也應該是和時間空間有關的。每個人的路,都要注意這一點。」楊風的心裏面不由的想。

如果這樣說的話,時間和空間真和自己的路是有關係的。只是,自己以前沒有注意到罷了。

對於楊風來說,本來就是參考,完善,通過這樣的引導,讓自己的路更正確。

當楊風這樣領悟之後。

楊風領悟感觸到的聲音也是發生了變化。

已經不再重複剛才那句話了。

「煉丹的最高成就是什麼?」

「煉丹的目的是什麼?」

「你的追求是什麼?」這個時候,那聲音則是在詢問了。

「煉丹的最高成就難道僅僅是十級葯神,也就是葯皇嗎?」楊風開始想第一個問題。

對方為什麼要這麼的問,如果自己僅僅這樣的回答的話,那肯定是不對的。

他不可能讓你如此簡單的回答。這樣的話,那就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超過葯皇,那是什麼級別呢,真的能夠超越呢?難道真的是一念成丹?」楊風心裏面想,按他目前的理解,沒有比一念成丹更厲害了。楊風相信,提出一念成丹的人,那絕對不是一般的人。他既然敢這樣的提出來,那就說明是有可能的。

能不能實現那是一回事。有沒有可能又是一回事。

「一念成丹。」楊風回答了第一個問題。

在他看來,煉丹的最高成就就是一念成丹。沒有比一念成丹更高的成就了。

「煉丹的目的?為了榮耀,為了有更高的身份?還是??楊風也在心裏面詢問自己這個問題。

自己煉丹的目的是什麼?

剛開始踏足於這個領域的時候,楊風煉製丹藥應該就是因為煉丹對自己的修鍊有幫助,煉丹可以讓自己有一個好的身份,在關鍵的時候能夠保護自己。但是,現在自己煉丹的目的肯定不是如此了。

自己是追求煉丹的最高成就,做到古往以來的第一人嗎?

「僅僅是如此嗎?」楊風在心裏面也是不斷的詢問自己。

這就是自己煉製丹藥的目的嗎?

看起來好像是那麼一回事。

「如果要是不開心,不快樂,自己會堅持煉製丹藥嗎?」楊風心裏面不由的詢問自己。

如果沒有心裏面的那一份快樂,自己會堅持嗎?自己真的能夠堅持嗎?

估計不可能堅持到最後吧。

如果沒有一份熱愛,如果沒有一份開心,如果沒有一個目標,自己估計都沒有辦法堅持吧。至少,絕對不可能堅持到最後的。

「超越別人,超越自己,心裏面的渴望和熱愛,能夠讓自己更開心。」第二個問題,楊風也是做出了回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