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小和尚搖頭道:「我們這裡沒有真空老和尚,你們到其他地方去找吧!」說完就關上了門。

  • Home
  • Blog
  • 小和尚搖頭道:「我們這裡沒有真空老和尚,你們到其他地方去找吧!」說完就關上了門。

「我靠,這小禿驢態度真不好呢!」納甲土屍滿臉不悅道。

「不對呀!我感覺這空谷寺廟有問題!」閆帥皺眉道。

「哦,你發現了什麼問題?」江帆驚訝道,他也感覺不對勁,這是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

「老大,這麼大的寺廟也不見香火,還有現在是午時三刻,寺廟裡應該撞鐘的,也沒有聽到鐘聲,這哪裡是寺廟的呢!」閆帥皺眉道。

江帆點頭道:「嗯,你說得有道理,我就覺得這小和尚不像和尚,難道這寺廟裡面有隱藏事情?」

「主人,小的還聞到寺廟裡面有女人脂粉的氣味呢!那個小和尚就躲在門背後偷窺我們呢!」納甲土屍突然道。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 「哦,看來這座在寺廟有問題了,我們悄悄地從後院進去看看是怎麼回事。」江帆悄聲道。

江帆、閆帥、納甲土屍三人裝著離開空谷寺廟,他們在半路之中繞道抄到空谷寺廟的後院去了。

空谷寺的後院是三米多高的圍牆,圍牆外面是一棵棵三十多米高的樹,江帆望著圍牆,「傻蛋,後院有人嗎?」江帆問道。

納甲土屍用鼻子聞了聞,「主人,後院沒有人,人都在距離後院不遠的廂房之中,小的還聞到了酒肉的香味呢。」納甲土屍道。

「呃,酒肉的香味?」江帆驚訝道。

「那這寺廟有很大問題,寺廟之中是不允許吃酒肉的!」閆帥皺眉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這裡面肯定隱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我們進去看看。」江帆使出穿牆符咒,身子穿牆而過,納甲土屍和閆帥也跟著穿牆進後院。

後院十分寬闊,兩旁都是花草樹木,院子里的角落邊還堆放一大堆的木柴,地面上還有木屑,看樣子不就之前有人在這裡劈柴了。

突院子里傳來啊女人的咯咯笑聲,「主人,有人來了!」納甲土屍悄聲道。

江帆一擺手,他們立即躲在一棵樹大背後。片刻之後,只見一位和尚和摟著一位妖艷的女人走了過來。

那和尚的手在女人身上捏著,嘴裡浪笑道:「小英,我可想死你了,你就給從了我吧!」

「咯咯,馬步長,你膽子不小啊,我可是朱大人的相好,你就不怕被他知道啊!」那女人咯咯笑道。

「哼,我們整天躲在這破廟你,這裡除了你們幾個女人,我都好久沒有接近女人了,我才不管那麼多呢!憑什麼他朱子飛就可以有女人,我馬步長就不能有女人!」那男人不滿道。

「喲,生氣了!誰讓朱大人的官比你大呢,我當然就天天伺候他嘍!」那女人嬌笑道,她的手勾住了馬步長的脖子。

「哼,他算個屁啊!要不是我們保護他,他媽早就死了!」馬步長冷笑道,他一把摟住了女人,另外一隻手去扯那女人的衣服。

「哎呀,你真猴急啊,我們可不能就在這裡來吧,萬一被他們看到了就不好了。」那女人掙扎道。

「怕個鳥!他們都在廂房裡賭錢,根本不會有人出來,我們就在這裡做吧,我喜歡在陽光下看著你的迷人的身材。」馬步長的頭立即埋入那女人懷裡。

那女人立即咯咯笑了起來,「哦,馬步長,你可要瘋狂點,我喜歡你的年青力壯,我早就厭惡了那個老頭!」

「嘿嘿,馬上讓你體會什麼叫年青的力量!我會讓你尖叫的!」馬步長得意笑道。

躲在樹背後的江帆、閆帥、納甲土屍看到那場面,「我靠,這男女也太瘋狂了吧,這大白天就在後院這樣做!」閆帥吃驚道。

「哇塞,這女人真夠味啊!我喜歡!「納甲土屍笑道。

閆帥搖頭道:「呃,什麼人啊,這女人你也喜歡!」

江帆皺起眉頭,剛才偷聽馬步長和那女人的對話,江帆發現這男人絕對不會是和尚,好像是什麼組織住在這裡了,這到底是什麼組織呢?

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招手道:「傻蛋,你去把這對狗男女給我抓來!」

「好叻!」納甲土屍遁入地下。

馬步長和那女人正熱火朝天的時候,突然地面冒出一雙手,抓住了馬步長和那女人的腳脖子扯入地下。隨後納甲土屍把打昏的馬步長和那女人仍在江帆面前,「主人,抓來了,這女人身材還真不錯呢!」納甲土屍的眼睛盯著那女人的身子。

江帆伸手點了馬步長的眉心一下,然後點了他的肋下,馬步長很快睜開眼睛,當他看到江帆、閆帥、納甲土屍三人吃了一驚。

「你是什麼人?」江帆望著馬步長冷冷道。

「我,我是空谷寺廟的和尚。」馬步長驚慌道。

「和你媽的頭!你敢撒謊!」江帆一腳踩在馬步長的褲襠上面。

馬步長立即慘叫起來,「老子再問你一句,你是什麼人?」江帆冷酷道,他的腳抬起來,做了一個要踩的姿勢。

馬步長臉都嚇白了,「我說,我是空谷寺廟的護衛頭領馬步長。」馬步長眼中閃爍著狡黠之光。

江帆看到了馬步長的眼神,就知道他還是隱瞞了,冷笑一聲:「我靠,你他媽的是不想是真話的吧,那我就玩死你!」

江帆伸開手掌,呼的一聲,手掌上出現了一顆藍色的符火,「嘿嘿,你說我用這符火烤你的鳥窩,是不是很爽啊?」江帆壞笑道。

馬步長露出驚恐之色,「呃,你,你不能這樣!」馬步長驚恐道。

「哼,在老子面前不說真話,那老子就烤你的鳥窩!」江帆一抖手,藍色火球落在馬步長的褲襠上面。

馬步長立即慘叫起來,「我靠,聲音這麼大!」伸手點了一下馬步長的喉嚨一下,他的就發不出聲音了。

空氣里散發著焦臭味,馬步長呲牙咧嘴,發不出聲音,「嘿嘿,感覺是不是很爽啊!要說真話的了嗎?」江帆望著馬步長笑道。

馬步長點著頭,他的眼淚都流出來了,他此時對江帆的手段算是恐懼了,他已經被江帆嚇破了膽了。

江帆一揮手,藍色符火熄滅了,他伸手點了一下馬步長的咽喉,「你到底是什麼人?老實交代,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你不說我會問這個女人的!」江帆冷冷道。

「我說,我是大甫國的將軍馬步長。」馬步長急忙道。

江帆、閆帥都十分震驚,「呃,你是大甫國的將軍?這裡是大甫國的一個秘密聯絡處?」江帆吃驚道,他根本沒有想到空谷寺廟竟然和大甫國有關係。

馬步長點頭道:「是的,空谷寺廟表面上是寺廟,實際上就是大甫國的秘密聯絡處。」

「呃,那空谷寺廟裡面的和尚到什麼地方去了?」江帆驚訝道。

「空谷寺的和尚全部被關押在地牢之中了。」馬步長呲牙咧嘴道,他還疼著呢。

江帆點了點頭,「你們大甫國一共有多少人在這寺廟之中?具體是什麼情況?」江帆問道。

「一共是三百五十六人,其中女人只有六人,主要負責人是朱為昌大人,我是負責寺廟安全的將軍。」馬步長老老實實道,他再也不敢說謊了。

「我靠,人還不少呢,那六名女人是做什麼的?」江帆驚訝道,沒想到這寺廟之中還有三百多人呢,只有六名女人,這種搭配也太不合理了吧。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來幾張月票和VIP飄飄! 「那六名女人全部都是朱為昌的老婆,這個女人就是朱為昌大人第六個小老婆陳小英。」馬步長扭頭望著地面上的女人道。

「我靠,那個朱為昌竟然六個老婆,你們三百多人一個女人都沒有!這也太過分了吧!」納甲土屍搖頭道。

「就是,可是朱大人官職比我們大,我們也沒有辦法,加上我們平日不能離開這座寺廟,除了朱大人的六個老婆,其他女人肯本就見不到。」馬步長無奈道。

「你們是什麼時候霸佔這座寺廟的?」江帆驚訝道。

「大概八年前,我們霸佔這裡。」馬步長道。

「我靠,你們霸佔這裡都八年了,就沒有人發現這座寺廟不正常嗎?」江帆驚訝道,按道理寺廟都有香客來上香的,如果經常關門那就引起香客的懷疑的。

「平日空谷寺都開放,那些和尚就放出來維持寺廟的運轉,只是後院不允許香客進來。我們就呆著後院,一般不去前院,只是最近幾天朱大人突然接到密報,因此下令暫時關閉寺廟。」馬步長道。

「哦,那個朱為昌去了什麼地方?」江帆望著馬步長道。

馬步長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他說是機密,我不敢過問,已經出去六天了,還沒回來。」

「哦,以前有過這種事情嗎?」江帆詫異道。

馬步長搖頭道:「以前也有過這種事情,一般都是兩三天就回來了,只是這次時間要長點。」

江帆點了點頭,「地牢在什麼地方?」江帆問道。

「地牢就在寺廟的西北角,那裡有一扇石門,有十幾人看守。」馬步長道。

江帆又問了一些有關寺廟的問題,他點了馬步長眉心一下,馬步長立即昏睡過去了,「傻蛋,把他們拖到樹背後隱藏起來。」江帆吩咐道。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抓住馬步長和陳小英的腳,把他們拖到一棵大樹背後藏好。

隨後納甲土屍回到江帆身邊,「主人,已經把他們藏好了。」馬甲土屍道。

「嗯,我們去地牢尋找真空老和尚。」江帆揮手道。

江帆、閆帥、納甲土屍三人來到了空谷寺廟的西北角,那裡果然有一扇石門,石門前站立十幾名護衛,他們在石門前走來走去。

「我們三人一起出手,把這些護衛解決掉!」江帆對著閆帥和納甲土屍悄聲道。

閆帥和納甲土屍一起點頭,隨即江帆做了一個攻擊的手勢,三人立即出手,那十幾名護衛全部倒下了。

江帆打開石門機關,他們進入地牢,地牢很少,原來是空谷寺裡面的地窖改成的。寺廟裡的和尚都關押在一間大的房間里,他們一個個都是帶著手銬,全部用鐵鏈穿在一起,以防他們逃走。

當江帆進入房間里的時候,突然他懷裡的那塊七彩符字震動了,發出紅光,併發出符咒的聲音。江帆大喜,他知道七彩符字的守護者一定在這裡面!

「請問誰是真空老和尚?」江帆望著那些和尚道。

「施主,我等了你好多年了!你終於來了!」那些和尚當中走出一位白鬍子,長眉毛的老和尚。

老和尚身子瘦弱,雙眼炯炯有神,眉心有一顆符印,花白的鬍鬚飄在胸前。他緩慢地走道江帆面前,雙手合十,「你們都出去吧,我有重要事情和這位施主交代!」老和尚緩緩道。

納甲土屍和閆帥解開鐵鏈,把那些和尚領出去,房間里只剩下江帆和真空老和尚兩人了。

「真空老和尚,你就是七彩符字的化身嗎?」江帆望著真空老和尚道。

真空老和尚點頭道:「是的,老衲就是第二塊七彩符字,你來了,老衲的使命也就完成了,你記住,第三塊七彩符字在北甲城!」

老和尚說完他渾身發出七彩之光,他的身體開始分解,就像沙雕像遇到水一樣,嘩啦啦解體了,釋放出耀眼的光芒。

片刻之間老和尚消失不見了,地面上只留下一塊橙色的符字,那符字和江帆手裡的那顆符字一樣,晶瑩剔透,就此了那個一塊橙色的水晶石。

「呃,老和尚,第三塊七彩符字在北甲城什麼地方?在什麼人的手裡,是不是和你一樣的老和尚?」江帆望著七彩的光道。

「我也不知道,一切隨緣吧,就像找我一樣,有緣我們就見面了!」七彩光很快消失不見了。

江帆搖頭道:「我靠,這簡直就是和我玩捉迷藏啊!只說一個城的名字,我就要去大海撈針!」

他彎腰撿起地上的那塊橙色的符字,兩塊符字放在一起,奇怪的事情出現了,那兩塊符字竟然自動融合了,變成一塊雙色的符字。

「呃,原來這兩塊符字可以融合的,我明白了,如果找到七塊七彩符字,那就融合成一個七角星的形狀,想必是去開啟什麼機關吧。」江帆驚訝道。

此時閆帥走了進來,他發現老和尚不見了,驚訝道:「老大,老和尚呢?」

江帆指著手掌上的符字道:「老和尚在這裡!」

閆帥望著江帆手掌,「呃,老大,你開什麼玩笑,這不是塊符字嘛!」閆帥詫異道。

「呵呵,天機不可泄露!你馬上准總兵軍營,通知你父親帶兵看來抓捕空谷寺廟的大甫國的餘孽,這可是你父親立功的好機會哦!」江帆微笑道。

閆帥大喜,點頭道:「老大,我這就去通知我父親。」他轉身就出了地牢。』

江帆、納甲土屍帶著那些和尚出了地牢,然後把那些和尚安排在一間禪房之中,他和納甲土屍守護在禪房之內等待閆帥的父親帶兵來圍剿。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閆帥和他父親帶著五千多士兵來了,他們包圍了整個空谷寺廟,然後閆帥的父親帶著士兵沖入了廂房之中,活捉的那三百多名大甫國的黨羽。

抓捕那些大甫國的黨羽,江帆、閆帥、納甲土屍都沒有出面,他們押著陳小英悄悄地離開了空谷寺廟。江帆之所以帶著陳小英是因為她知道朱為昌在什麼地方,要他帶著自己去抓捕朱為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