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小藍也跟著叫嚷:「我……我也要去玩。」

  • Home
  • Blog
  • 小藍也跟著叫嚷:「我……我也要去玩。」

玟叔看著夏天的背影,想著自己的兩個女兒,不由的嘆了口氣,忍不住道:

「青藍紅綠橙黃紫,我玟大海曾信誓旦旦,在村裡說自己能生七個女兒,湊成七仙女,奈何自己婆娘不爭氣,到現在也才只生了兩個,哎……哎呦!」

一把鍋鏟猛地敲在玟大海頭上,痛的他呲牙咧嘴,回頭一看,頓時臉色慘白,自己媳婦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背後。

「姓玟的,你剛說誰不爭氣呢?」婦人氣勢洶洶,兩眼冒火。

玟大海的笑容比哭還難看,道:「沒,沒說你,我說的是……是我不爭氣,都是我不爭氣。」

……

「小天啊,氣色不錯啊,沒事了吧?」

「李叔,我好著呢,沒事了。」

「小天,下次出去可得注意些啊,那天晚上可把我們嚇壞了。」

「王嬸,我會的,我機靈著呢。」

「小天,我菜園子的辣椒紅的很,已經摘了些送你家去了。」

「洪爺,多謝了。」

「小天哥哥,再給我們講講故事吧,西遊記還沒講完呢。」一群半大的孩子跟在夏天身後,不停的叫嚷著。

「下次吧,我還有事要忙呢。」

夏天一手抱著小藍,一手牽著小青,挨家挨戶的打招呼,村民一如既往的熱心。

不過,夏天的主要目的,是通知大家下午聚在一起,他有重要的事要說。

自然就是荒島即將有大災將臨的消息。

荒島大災將至,消息出自於皇家,應該不會有誤,必須要提前做好準備了。 太陽很大,於是,把人心中的火氣也給曬了出來。

杏花村。

夏天坐在一塊石頭上,看著各自回家的村民,嘴上罵罵咧咧,心中很是惱火。

一場原本討論該如何應對大災的會議,就這樣不歡而散了。

小青牽著妹妹的手,看著正在火頭上的夏天,躲得遠遠的。

夏天氣惱的走過去,道:「怎麼?青兒,你也想讓我從杏花村滾蛋嗎?」

https://tw.95zongcai.com/zc/53005/ 小青咬了咬嘴唇,低下頭去,眼淚啪啦啪啦的往下掉。

小藍從地上撿起一塊小石頭,往夏天扔去,脆生生的喊道:「小天哥哥壞蛋!欺負……欺負姐姐。」

……

就在剛才,夏天召集全村的人,宣布荒島即將大災將至的消息。

名王找到了不渡黑海而離開荒島的辦法,但名額一定十分有限,想讓名王帶著杏花村的人離開是不可能的。

當然,等死也是不可能的。

夏天原本是想讓大家討論一下,應對大災的方法,結果不知誰在人群中喊了一句——

「你不是救過公主嗎?名王有恩必報,讓他把我們全村人都帶上不現實,但你去求他帶上你一個,是絕對沒問題的。」

此話一出,原本嘈雜的村民猛地安靜了下來,安靜的……有些詭異。

村民們面面相覷,彷彿眼神能交流一般。

玟叔第一個走出來,道:「小天,這話說的有道理啊,不如……」

「不行!我就算死也要死在杏花村。」夏天咬牙道。

人群再次陷入安靜,眾人再次面面相覷,真的是用眼神在交流……

片刻后,洪爺跳了出來,罵道:「我呸!誰要你死在杏花村,你死在杏花村簡直是髒了杏花村的土地!」

李叔跟著罵道:「就是,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就是個災星,自從你爹把你從外面帶回杏花村后,島上就開始變得荒蕪,連海也成了死亡之海!」

「你們在胡說八道什麼?」夏天氣的臉色通紅。

「小天,你還是跟著名王離開荒島吧,說不定你這個災星走了,就不會有大災了。」王嬸抹著眼淚哀求道。

……

就這樣,有的沒的,真的假的,都被村民扯出來指著夏天的鼻子罵,就連玟叔沒生夠七個女兒也成了夏天的錯。

夏天不斷與他們爭辯,氣的舌頭都在打結。

最後,村民齊聲讓夏天滾蛋,會議就這樣不歡而散。

青兒低著頭,眼淚啪啦啪啦往下掉,哽咽道:「其實,其實他們之所以這樣,都是想讓小天哥你離開荒島活下去。」

「你以為我是傻子嗎?」夏天看著小青,氣的渾身都在顫抖,「他們心中在打什麼鬼主意,你以為我看不出來?」

小青抬起頭,眼淚還掛著眼角,哽咽問道:「那……那小天哥為什麼還生氣?」

夏天長長嘆了口氣,神情有些落寞,道:「我之所以生氣,是因為我在這裡生活了這麼多年,他們竟然還搞不清楚,對於我來說,杏花村……遠比命珍貴。」

小青楞在那裡,眼淚掛在美麗的睫毛上也忘記了擦,夏天伸手將她的眼淚抹去。

「都說了,哭了會變醜,以後別哭了行不行?」

……

村頭,一輛馬車緩緩停下,一個氣宇軒昂的中年男子走出,看著空無一人的杏花村,皺起眉頭。

「這裡就是杏花村嗎?」

馬車後面跟著一隊身披戰甲的護衛,一名護衛上前,朝著村裡面大喊道:「杏花村民何在?」

這道聲音很大,幾乎傳遍杏花村的每個角落。

夏天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神情變得有些凝重,牽起小青,又抱起小藍。

「走吧,有客人來了。」

夏天來到村頭時,發現村民都已經到齊了,他們臉色惶恐,顯然不知道這些人所為何來。

「你就是夏天?」

馬車前,中年男子看著夏天,嘴角露出一抹笑。

他很高大,衣著高貴,身上散發著一種強大的氣息,負手而立,笑起來給人一種很危險的感覺。

「小青,你去你爹那裡。」

夏天鬆開小青的手,小青猶豫了片刻,還是帶著妹妹走到了她爹身邊。

夏天上前兩步,道:「我就是夏天,大人找我所為何事?」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中年男子打量了夏天許久,笑道,「我名劍溫玉,不知小友可有耳聞?」

夏天愣了愣,隨後恭敬抱拳,道:「見過劍候。」

村民們聽見是劍候,紛紛安靜下來,不敢出聲。

劍候,名王朝大名鼎鼎的存在,聽說實力超凡,在名王朝多能排上前十。

劍候笑了笑,道:「不必緊張,你對公主有恩,我是奉名王之命,封賞而來。」

夏天道:「應做之事,不敢要賞賜。」

劍候再次打量了夏天兩眼,道:「哦?你可知名王給了你怎樣的賞賜。」

夏天搖了搖頭。

劍候饒有興趣,道:「你應該已經知道荒島有大災的消息了吧?」

夏天點了點頭。

「名王給了你一條生路,可以帶你離開荒島,但只能帶你一人。」

劍候嘴角帶著莫名的笑,說這話時毫無避諱,目光往夏天身後的村民看去。

或許是出於好奇,又或許是想找點樂趣,劍候在看見夏天時,忽然很想看看,這個不卑不亢的少年在自己鄉親們面前,會用什麼方式來接受這賞賜。

顯然,劍候斷定,在生與死之間,夏天定會選擇前者。

村民們的反應很古怪,並沒有出現劍候預料中的嫉妒,而是一個個面面相覷,像是用眼神在交流。

再看夏天,臉色異常的難看,彷彿劍候說的不是讓他活命,而是要讓他去死一樣。

看到這幅情景,劍候莫名其妙變得有些煩躁。

「你可知即將來臨的大災有多恐怖嗎?簡單來說,凡是留在荒島的人都會死,名王給了你一條生路,這是你的造化,你得好好珍惜。」

變成小孩好心塞 夏天苦著一張臉,道:「我不想走……」

劍候氣道:「留在荒島等死嗎?」

還沒等夏天再開口,村民們已經急得跳腳。

腹黑總裁,你被捕了 豪門契約妻 玟叔上前一步,嘆了口氣,道:「小天,你走吧,能活一個是一個……」

「是啊,走吧,你本就不屬於這荒島。」夏天母親哀求道,眼角含著淚。

夏天他爹也開口道:「都是我的錯,我當初就不該把你帶進荒島,現在機會就在眼前,孩子,你走吧……」

洪爺也道:「只要你能活下去,我們死也安心了啊。」

……

夏天感動的快哭了:「這群傢伙……硬的不行就來軟的,非得要把自己逼走,可自己就剩五年壽命,就算死在這裡又何妨?」

假裝抹了抹眼淚,夏天故意哽咽道:「劍候,你也聽見了,村民對我情意深重,我不能走!」

劍候皺眉,道:「若是你難以面對村民,你可以現在就跟我去見名王,我會把你安頓好,到了荒島外面,我還可以送你去道宗,修天地之道,如何?」

夏天沒有回話,而是回頭看著村民,村民見夏天看來,紛紛露出一臉的笑容,只有那群孩子一臉的不舍,小青小藍則淚眼汪汪。

「要是真的捨棄杏花村,捨棄父老鄉親,活下去又有什麼意思?爹娘快老了,需要我照顧,小青小藍看不見我,就知道哭,給孩子們叫故事也還沒講完……怎麼能走?」

村長勸道:「孩子走吧,只要你能記住我們杏花村,我們便安心了。」

「是啊……」

「走吧……」

勸導的聲音又再次在人群中響起,聽的夏天很是煩躁,他把目光看向小青,使了個眼色。

小青咬著嘴唇,道:「我不想……小天哥哥走……」

「啪!」

玟叔一巴掌便打在小青臉上,把小青半張臉都打的通紅,再次舉起手掌停在半空,玟叔全身都在顫抖,怒道:「你胡說什麼?再敢胡說我打死你!」

「爹爹……爹爹……不要打……不要打姐姐了……」小藍哭喊著,抱著玟叔的腳哀求。

小青他娘是最痛愛女兒的,若是平時,早就跟玟大海拚命了,但現在卻默不作聲,只是狠狠瞪了玟大海一眼,便把小青拉到自己身後。

「你也看見了,你不走只會給他們帶來更大的傷害。」劍候面無表情的道。

夏天漸漸怒火上涌,回頭看向劍候,道:「劍候為何要我非走不可?你大可回去稟告名王,我不想走!」

劍候眼中閃過一道鋒芒,道:「這是皇意,皇命難違!」

夏天露出燦爛的笑容,緩緩昂起頭顱,笑道:「草他媽的皇命!」

說完,也不顧劍候的反應,轉身往人群中走去。

見夏天回來,村民嘆息的聲音此起彼伏,玟叔嘆道:「小天,你怎麼就不走呢……」

夏天牽起小青,又抱起小藍,看也不看玟叔一眼,便往遠處走去。

劍候站在村頭,看著夏天越走越遠的身影,久久沒有說話,也不知在想些什麼,直到村民散去,他才緩緩轉身,走進馬車。

…… 花香很淡,卻帶著一股清甜。

劍候撥開馬車的窗帘,看著那盛開的杏花樹,心中很是煩躁。

他不喜歡這種花的味道,也不喜歡這個村子,討厭這裡的村民,更討厭那個叫夏天的少年。

那個小子,讓他感到很不舒服。

回想剛剛站在他面前的感覺,那就像是……一個骯髒的乞丐站在一個高貴的人面前。

就是這種感覺,讓他感到格外的煩躁。

明明自己才是高貴的諸侯啊……

馬車漸漸走遠,劍候遙望著杏花村,幽幽的嘆了口氣。

「可惜,大災過後,這一切都將不復存在!」

名王找到了不渡黑海而離開荒島的辦法,那是一處古老的祭壇,隱藏著一座巨大的傳送陣。

但很可惜,傳送陣是殘破的。

名王七年前便發現了這座古老的傳送陣,這將成為他離開荒島的唯一途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