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少女並沒有理會眾人的目光,打發了柳雲祁之後對著身邊的一名手下道「來了幾個宗門的人?」

  • Home
  • Blog
  • 少女並沒有理會眾人的目光,打發了柳雲祁之後對著身邊的一名手下道「來了幾個宗門的人?」

「回稟小姐,一共來了六個宗門,它們分別是萬劍谷、封魔殿,風之谷,蒼雲宗,百獸門,雲鏡司。」

少女不由的皺緊了眉頭,心裡不知道在想著什麼,又看到手下欲言又止的樣子,眉頭皺的更深了,問道「還有什麼?接著說。」

「呃~,有傳聞,天樞閣的人也已經派人前來了。」

「哦?天樞閣嗎?沒想到他們也會想來這種不起眼的地方分一杯羹,這還真是有意思。」少女嘴角微微翹起,道。

柳雲祁聽到蒼雲宗三個字的時候,瞬間就蒙了。

他猛地轉頭向前看去,仔細的觀察起不遠處的人群。

不多時,柳雲祁果然在影綽的人群中看到了自己想念已久的那個人,「柳絮」。

此時,草地之上,柳絮正和鏡心以及師兄們圍聚在一處。

一眾師兄們眼神不時的向著他們前方不遠處的某一處看去,眉眼間滿是興奮之色。

而柳絮和鏡心眉眼間滿是化不開的憂慮,柳絮不時的抬頭向著一個方向看去,不時的低頭嘆息,鏡心在旁邊則不停的在對她說著什麼,好似在開解她一般。

看到柳絮和鏡心,柳雲祁心裡也不由的激動了起來。

一個多月沒見了,柳雲祁也是挺想她們的,他本想自己現在被魔族抓住,可能這輩子都見不到她們了,沒想到他現在竟然在這裡見到她們,不由的,柳雲祁有些安奈不住自己的那激動的心情想要現在就去見她們。

然而,柳雲祁剛剛想要從樹叢間站起來向她們跑去。

又想起了少女所說的話,雖然她並沒有明確的表示出來,但是她話語中的威脅意味柳雲祁聽得真真切切,他相信自己只要有一絲異動,那少女一定會出手把自己幹掉。

想到這裡,柳雲祁又只好強自的讓自己鎮靜下來,這種近在咫尺的感覺又令他的心裡充滿了煎熬。

柳雲祁心中正暗自煎熬著,草叢上的人群之中響起了一陣呼喝聲。

隨之,人群紛紛的向著一個方向走去,不多時草地之上便再無一人。

「好了,我們也走吧。」

見草地上終於沒人了,少女向著手下們輕輕一招手,牽起柳雲祁的手就當先向前走去。

看著自己被牽住的手,柳雲祁微微一愣,心裡頓時苦笑不已「這還真是把我當做小孩子了啊~不過這樣也好,最好是放下戒心給我逃跑的機會。」

又左右觀察了下四周,少女點了點頭道「嗯~,這些笨蛋看來是已經走光了。」

科多走到了少女面前恭敬的問道「小姐,我們要開始嗎?」

少女點了點頭道「開始吧,最好快點,不然的話我們就失去了先機了。」

得到少女的首肯,科多帶著另外幾名手下向前走去。

走到了一塊草地前,科多蹲下了身體猛的將手插入了草地之中,大喝一聲,他面前的那塊草地頓時掀翻露出了裡面的一個有三米大小的圓盤。

圓盤之中有著無數複雜的符號,大部分符號都斑駁不清,有著十幾個大大小小的凹槽,那些凹槽經過時間的沉澱大部分都已經被消磨平整,但是大致上都能看的出一絲輪廓。

柳雲祁頓時有些好奇了起來,上前幾步就想要看清楚那圓盤到底是什麼。

突然手中一緊,還沒走出去的柳雲祁又被強制拉回,少女滿臉嚴肅的看著他道「不準調皮哦~」

她那教訓小孩子的口吻頓時讓柳雲祁心裏面鬱悶不已,撇了撇嘴道「哦~」

看著柳雲祁的反應,少女笑了笑,道「好啦~,別生氣了,現在先不要去打擾他們,一會姐姐給你看個好玩的。」

「好玩的?」柳雲祁頓時有些好奇了起來。

少女神秘兮兮的擺了擺手指道「一會你就知道了。」

「現在告訴我又沒什麼,真小氣。」

「現在告訴你一會就不好玩了。」

「哦~」

看著柳雲祁的神情,少女無奈的笑了笑嚴肅,道「一會姐姐會帶你去一個地方,到時候你可千萬要記住不能離開我的身邊,不然的話你會很危險的。」

「危險?你要帶我去哪裡?」柳雲祁疑惑道。

「一個好玩的地方。」少女道。

柳雲祁看著少女的表情,又不由的撇了撇嘴小聲嘀咕道「切~,神神秘秘的~」

少女聽的不太真切,疑惑的道「你說什麼?」

柏先生的定製女友計劃 「沒什麼。」

柳雲祁一屁股坐到了草地上,心裡又不由的嘆息了起來「好不容易見到了,卻又不能去跟她們見面,這可真是悲哀啊~,也不知道從此之後還不能再見面,如果見不到了,那今天就應該是最後一面了吧。」

少女見柳雲祁似乎有些不高興,坐到了他旁邊關切的問道「你怎麼了?」

「沒什麼…」柳雲祁抬頭看了她一眼,頓了頓,道「姐姐,我什麼時候才能回家?」

少女微微一愣,道「你就這麼想回去嗎?」

「我想回去見我姐姐~」柳雲祁道。

「那以後我當你姐姐好不好?」

「不要!」柳雲祁堅決的說道。

「為什麼?」被柳雲祁拒絕,少女也不著惱,好奇道。

「姐姐就是姐姐,不是誰都能替代的。」柳雲祁一臉的認真。

「哦~這樣啊!其實你也不用擔心啊~,我是不會替代你姐姐的,其實你知道嗎?姐姐是可以有很多個的,你要不要我當你姐姐呢?」少女蠱惑了起來,道。

柳雲祁這才終於明白了過來,她這是想要把他拐回家的節奏啊~,她這把他拐回家是要幹嘛?!蒸了?煮了?燉了?還是炒了?想著這些柳雲祁心裡就不寒而慄,搖搖頭道「我姐姐就兩個!我不要其他的姐姐!」

「為什麼啊?多個姐姐就多個人疼你啊~,到時候給你買好多好吃的,好玩的,那樣還不好嗎?」

「不好!我姐姐就只有兩個,我不要其他姐姐~,吶!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回去啊?我想回家,我想姐姐。」柳雲祁可憐兮兮的說道。

見柳雲祁如此固執,眼珠子微微一轉,少女又道「其實,姐姐剛剛忘記告訴你了,你姐姐其實已經把你賣給我了,所以你已經不能回去了。」

「什麼?!這不是人販子拐賣小孩常用語句嗎?這女人連這都想的出來?他以為我就這麼好騙嗎?」

yy校園之惟我獨尊 柳雲祁心中愕然,一臉的不相信「不!不會的!姐姐是不會把我賣掉的!」

「你不信的話你就回去咯,到時候她一定是會趕你出家門的,到時候你姐姐不要你,就連我也不會要你,到時候沒人疼、沒人愛的餓死街頭,我看你怎麼辦。」少女惡狠狠的道。

「算了,現在姑且先如你的意,等你鬆懈下來我再找機會逃跑也未嘗不可。」

想著,柳雲祁便故作傷心的小心翼翼的問道「真的? “雲熙,你確定要留他吃飯嗎?這裏可是我的地盤,你眼裏還有我嗎?” 姐姐她真的把我賣給你了?」

見柳雲祁居然相信了,少女心中一喜,摸著柳雲祁的頭道「是啊~,所以我以後就是你的姐姐了,來~叫聲姐姐聽聽~」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姐姐她要把我賣了…姐姐明明最疼我了…」

「因為啊…」 少女正自鳴得意的以為成功的誘拐到柳雲祁,一陣亮光在他們前面不遠處亮起。

柳雲祁和少女不約而同的向著那邊望去,只見那個三米大小的圓盤上,那些斑駁不堪的凹槽之中已經鑲嵌滿大大小小十幾顆的魔獸晶核。

令柳雲祁感到驚異的是,圓盤上晶核的等級柳雲祁一顆都看不出來,也就是說,上面的晶核最低最低也是四階的,這著實讓柳雲祁心中驚駭。

圓盤之上,那些晶核微微閃著亮光,晶核上的光芒在圓盤上那些複雜的紋路帶動下逐漸的付覆蓋在了整個圓盤之上,沒多長時間,整個圓盤都被晶核的交織在一起的顏色渲染成了彩色。

滿意的點了點頭,少女站了身拍了拍她那挺翹臀部上的灰塵,把手伸到柳雲祁面前,柔柔一笑「來,起來吧,好玩的要開始了。」

看著少女臉上的笑容,柳雲祁心裡一陣好奇,握住了少女伸到面前的手,他不由好奇的問道「什麼好玩的事情啊?」

「放心~,答案馬上就要揭曉了,你看~」少女並不做回答,指著彩光繚繞的圓盤道。

柳雲祁疑惑道「那是什麼東西啊?」

少女揉了揉柳雲祁的頭,道「那個呀,是一個傳送陣,一會我們就要靠它去那好玩的地方。」

「傳送陣?!難道是小說中經常出現的那種傳送陣?!還真有這東西?!這也太扯了吧?!」

喜歡你,到此爲止 心裡暗暗驚奇,柳雲祁面上一陣好奇的打量著圓盤,道「傳送陣?那是什麼?為什麼書中從來都沒有提起過啊?」

「沒提起也是正常的,由於數千年前的一場動亂,魔法陣和武技的傳承幾乎斷絕,導致如今出現在大陸之上的魔法陣和武技少之又少,別看現在的魔法陣和武技看似威力強大,其實這只是上古傳承之中的皮毛,在那斷掉的傳承之中,比其強大的武技比比皆是。」少女道。

「不是聽說上古的時候,聖者遍地走嗎?上古強者那麼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才使得傳承斷絕呢?」柳雲祁好奇道。

「沒人知道是什麼原因,有些人認為是天災,有些人認為是人禍,由於那段歷史並被沒有被記錄在書中,所以很少有人知道真相,而知道真相的人又都閉口不談,所以到現在都很少有人能解釋的清到底是為什麼。」少女道。

「那我們現在要去哪裡啊?」

見少女也不清楚那段歷史,柳雲祁不由的按下了心中的疑惑問著他目前最關心的問題。

少女道「上古的那場動亂使得眾多強者紛紛隕落,而那些一時不死的強者在彌留之際紛紛給自己修建了各種墓穴,其中的陪葬品不知凡幾,只要得到一樣都能讓人受益良多,而我們現在要去的就是那眾多墓穴的其中一座。」少女道。

柳雲祁心裡暗暗的撇了撇嘴「什麼啊~,搞了半天原來是要盜墓啊!這神神秘秘的半天不肯說,到頭來卻是這麼個玩意。」

柳雲祁最討厭前世那些盜墓賊和那些以考古為名的掘墓人了。人家死人在裡面睡的好好的卻非要去打擾他們,這缺不缺德啊?!

所以他前世每當看到什麼考古的、什麼盜墓的新聞都會深深的唾棄那些擾人清夢的傢伙,可是沒想到他前世唾棄的東西,他今世卻要去做,這讓他心中不由的深深的感嘆著人生的奇妙。

柳雲祁心中正長吁短嘆著世事的奇妙,一道一米多長的彩色光柱從那圓盤之中升起,而後光柱緩緩的向著兩邊拉開,形成了一道彩色的光幕。

眼見光幕出現,科多當先帶著幾名手下一前一後的進入了那光幕之中。

靜靜等待了良久,少女的一名手下從光幕之中又走了出來,恭敬的對她行禮道「裡面沒有危險,小姐可以進去了。」

少女點了點頭道「帶路~」

「是~」

那名手下點了點頭便當先向著光幕而去,少女帶著柳雲祁緊隨其後。

柳雲祁一邊走入光幕,心裡一邊念叨著「我也是被逼的,莫怪,莫怪…」

進入光幕的一瞬間,柳雲祁感覺到周圍的空間一陣扭曲,這扭曲感讓他覺得很不舒服,才剛剛有這種感覺,眼前的光線又黯淡了下來,他們來到了一個昏暗狹小的地方。

這裡空氣混濁,是一間由無數巨石搭建而成的封閉的石室,他們此時正站在一個兩米多高,雕刻著無數複雜紋路的金字塔形的高台之上。

高台之上鑲嵌著十幾顆大大小小的魔獸晶核,數目以及質量比之外面的石盤都要只高不低。

高台上寬度可容納兩、三個人站立其中,在高台的底座的四個角分別聳立著一個三米多高的石柱,石柱彷彿是承重一般,連接在天花板上。

石室里除了他們腳下的高台之外便再沒有任何東西,唯有一盞盞稍顯破舊的魔法水晶燈鑲嵌在牆壁之中照亮著這昏暗的石室。

這裡的一切都是前所未見的,讓柳雲祁心中充滿了好奇。

好奇的目光四處打量著所處的環境,柳雲祁下意識的便想要在這石室中到處轉轉。

然而,柳雲祁剛剛才想抬腳向前走去,手中卻是一緊,抬頭便看到少女嚴厲的眼神「剛剛才跟你說的話你怎麼這麼快就忘記了?!這裡可不比外面!你這麼亂跑是很危險的!」

怔了一下,柳雲祁賣萌道「姐姐難道不會保護我嗎?」

少女微微一愣,道「姐姐當然會保護你的,但你要是離得太遠的話那姐姐可就保護不到你了。」

「啊?~姐姐好沒用啊~,竟然連我都保護不了。」柳雲祁撇了撇嘴,一臉的嫌棄。

「小子!不得對小姐無力!」一旁的科多怒瞪向柳雲祁道。

就如同被他嚇到般,柳雲祁連忙躲到了少女身後挑撥道「你看看,連你的手下都會吼我~,當你弟弟感覺好沒安全感啊~。」

怔了一下,科多臉色一變,連忙要跟少女解釋。

少女面色一沉,冷聲道「科多~,不要挑戰我的耐心!」

科多頓時不敢再多言,恭恭敬敬的對著少女行了一禮便退到了一旁。

少女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又低頭望向身邊的柳雲祁「這下你滿意了?」

柳雲祁撇了撇嘴,道「你不是很厲害嗎?那你為什麼不敢放開我的手讓我在這房間里轉轉呢?」

「這裡可是很危險的,隨便亂跑會出事的。」少女一臉嚴肅的說道。

「切,在這麼小的地方都保護不了我,真沒用呢,還是我姐姐厲害呢,我愛去哪裡就去哪裡,從來都不會有人敢惹我呢。」

剛剛那一幕讓柳雲祁的膽子越發的大了起來,不由的得寸進尺了起來。

其實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柳雲祁心裡還是直打鼓,他不知道少女的目的是什麼,他不知道少女會容忍他到什麼程度,他不知道少女的底線在哪裡,這眾多的未知讓他心中有著些許不安。

見柳雲祁居然搬出了他的姐姐,少女心中又開始猶豫了起來,她覺得現在正是誘拐柳雲祁的關鍵時刻,要是能在此刻表現出她的厲害之處,那她便能取代柳雲祁他姐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可是這裡又實在是很危險,這讓她心裡直犯難。

見少女猶豫,柳雲祁再次添油加醋的小聲嘀咕道「還是原來的姐姐好啊~,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哪像現在的這樣啊~,這不許那不許的~,哼!還說會對我好呢,果然是騙我的,等回去之後還是去找回原來的姐姐吧,我才不相信她真會那麼狠心的把我賣掉呢。」

聽到柳雲祁的這番話,少女一咬牙,猛的鬆開了柳雲祁的手嚴肅道「那你不能離開我太遠,不然我也保護不了你。」

柳雲祁心中頓時一喜「嘿嘿,中計了吧,只要你肯鬆開我的手,那事情就好辦了,這裡的情況這麼複雜,總有機會讓我逃走的,到時候再去跟姐姐匯合,那就真是可喜可賀的快樂大結局啦~」

里如此想著,柳雲祁一臉乖巧的對少女笑了笑「我知道了,姐姐你真好,就跟我原先的那個姐姐一樣好。」

看到柳雲祁那乖巧的模樣,少女心裡頓時心花怒放,道「那是你原先的姐姐厲害還是我厲害啊?」

柳雲祁皺眉沉思了一會,一臉苦惱的道「我不知道唉~好像是你好一點,又好像是姐姐好一點唉。」

柳雲祁的回答頓時讓少女心中狂喜,她認為,柳雲祁現在已經開始拿她和他的姐姐做比較了,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她相信只要她努力,那她就一定能取代柳雲祁姐姐在他心中的地位,到時候她就能毫無顧忌的把柳雲祁帶回魔族圈養起來。

少女心裡正暗暗竊喜,他們身後的光幕之中波紋連閃,她的手下一個接一個的從光幕之中走出。

柳雲祁得到少女的首肯,三蹦兩跳的便下了高台開始在房間裡面轉悠了起來,不時的對著牆上的魔法水晶燈摸摸看看的,那小動作可愛至極。

目光下意識的追隨著柳雲祁的身影,少女的嘴角也是綴著一抹笑意「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小姐請放心,我們在傳送門附近都布置了迷蹤陣,是不會有人發現傳送門的,就算是真有人發現了傳送陣,那他也是絕對活不了的。」

少女滿意的點了點頭「那就好,要是我們的後路被人發現並斷絕了,那我們可就危險了。」 柳雲祁在石室內一路摸摸找找的找遍了石室,都沒有找到出口,不由的轉身跑回到少女的身邊,問道「喂!這位姐姐,這裡連個門都沒有,我們該怎麼出去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