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少年目露精光,有著與這個年紀不相否的沉穩,雖然表面看上去狼狽不堪,不過其氣息沉穩,卻是絲毫沒有狼狽的模樣。

  • Home
  • Blog
  • 少年目露精光,有著與這個年紀不相否的沉穩,雖然表面看上去狼狽不堪,不過其氣息沉穩,卻是絲毫沒有狼狽的模樣。

而這名少年,赫然是已經出了魔鬼林的陳落。

兩日前他探查周圍情況,不料卻是陡然發現了這處赤龍魚潭。這種妖獸群居,並且十分強大一旦遇敵群體而攻之,鋪天蓋地垂落砸下,最初陳落也是因此吃了不小的虧。

不過最終後者成功斬殺此處一條成年體皇天境魚王之後,才是脫身而去。而此魚極端特殊,體內蘊含著一種特殊的物質,吞其精血不管是多麼嚴重的傷勢都是可以在頃刻間恢復。雖然聽起來誇大,但陳落髮覺卻作用不小。如此才是再來到此地,尋找機會將其中最後一條魚王斬殺。

這樣其一身精血,足以令陳落之前的傷勢完全恢復。不過和一切必須謹慎,連日來四處轉悠,陳落早已將此處岩漿池情況摸了個大概。這裡本有兩條魚王的存在,之前自己擊殺其一,而如今這其中只剩最後一條了。

「也不知道這些精血夠不夠!」

陳落摸出一個石罐,其中瑞氣噴薄,散發濃郁香味。這是一罐妖獸精血,回顧這種赤龍魚的習性,連日來為了引誘其中魚王出現。後者獵殺了不少妖獸,取其精血來做魚餌。

「不對!還有其他人!」

剛要動手,陳落心中一動,頓時氣息一沉,並且眼中精光閃過,向著遠處林間看去。隱隱間那裡有數股陌生氣息隱晦波動著。並且十分強橫。陳落決定先等等,不想過早出手。

「地炎蜥,赤妖古蟻,咦,這是青翼族!」

眼中神秘符文沉浮,陳落看向遠處看清了真實情景,當下一陣詫異,同時也是暗暗震驚,沒想到連歷來神秘無比的青翼古族成員都是可以看到。

「看來都是沖著赤龍魚來的!」

看向熱浪翻騰的岩漿池,陳落目光思索,隨即便是輕皺起了眉頭。

地炎蜥通體若赤玉,足有數十米長,氣息深不可測,陳落心中一凜。這頭地炎蜥竟然已經生長出了一枚蛟角,修為處在皇天境高階。這是要化蛟的節奏,陳落不得不重視。

而赤妖古蟻雖然氣息不似強者那般強橫,但也足夠可怕。這是一種上古神蟻後裔,通體繚繞光焰,猶如火焰在身體四周升騰。同時陳落也是好奇,這種妖蟻力量很是可怕,通體防禦更是宛若神鐵。一般遇上沒有強橫的手段就是那地炎蜥見了這種妖蟻也要退避三舍。

「青翼族,難怪太古至今這個種族就是消失無蹤,連上古都是不曾顯化蹤跡。有傳聞這一族古祖在太古末年坐化九天風穴,最終導致這一種族逐漸衰落。沒想到當世還能見到,並且隱世於大荒深處。」

口中喃喃自語,陳落漬漬稱奇。同時想起了一些有關這一族傳聞。

青翼族同人族極其相似,只不過皮膚呈現暗青色,並且背後身後生長著一對青色羽翼,輕輕一扇之下空間都是有著扭曲之感。一種切割世間一切鋒銳之感鋪面而來。這種古老種族手段可怕無比,較之龍人族都是不輸絲毫。底蘊深厚。陳落無法小覷。心中凝重無比。

待會真要動起手來,這名青翼族之人,在陳落心中的危險程度絕對還要在地炎蜥和赤妖古蟻之上。

沒辦法,陳落搖頭,誰讓這一族傳承久遠,來頭驚人呢。

「不知風元素極致之法,這一族傳承下來沒有。那可是世間最為可怕的術法之一,真要修鍊到極致,其可怕之處絕對不弱於傳說中的天經!」 「幾位都不用藏了,大家心知肚明,這赤龍魚體內精血蘊含一絲長生物質。不如我等各憑手段如何?」

地炎蜥瞳孔冷漠,不在掩藏率先開口說道。其一身氣血滾滾翻騰,只是剎那間,周圍成片林木都是震得爆碎而去。就連岩漿池此刻都是察覺到了這股波動。

岩漿池翻滾,黑色濃煙升騰,溫度高的嚇人。一股刺鼻的硫磺味隔著老遠都是清晰可聞。而此刻那赤紅的岩漿池之內,陡然數之不清的氣息頓時噴薄而出。

仔細觀看之下,竟是可以發現,在此刻那岩漿池之內逐漸有著數十上百條赤紅龍魚浮出,小到數尺大到數丈氣息各不一樣,並且體表體表鱗甲鮮亮,呈現赤紅色,宛若一片片龍鱗,蒼勁有力。

更為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這些龍魚,雖然生長其他魚類的大致差不多的身軀,但其頭顱赫然是一隻只猙獰的蛟首。看起來頗為兇惡。

而且這種赤龍魚,在岩漿池之內尤為自在,穿梭其中猶若一道道閃電般迅捷,若非修為強橫可怕之輩,別說撲殺這種赤龍魚,單單這種速度就是讓得不少人望之卻步。

加之,這又是大荒深處,兇險重重。而周圍一些盤踞的妖獸,也大都知道雖然這赤龍魚其精血為不可多得的寶物,可洗鍊一生血氣,進而蛻變。

奈何,此間兩條赤龍魚都為皇天境,修為深不可測,為一方獸王。平日間其他恐怖妖獸或是積年老妖,雖然對此眼紅。但卻不得忌憚這兩條魚王。長久以來此地與周圍倒也是保持著一種極其微妙的平衡狀態。井水不犯河水。

可是,這一切。終歸是在兩日前被打破。 我不是歸人,是過客 而距離最為接近的妖獸,則是率先感到空氣的波動異常,察覺了不對勁。旋即最先趕來。

而這種時間若是在持續下去,相信以前對赤龍魚覬覦不已的其他可怕妖物也會趕來。當然此地最後目前的一條赤龍魚王,已經不足畏懼了。

當然,這一切我們的始作俑者陳落,卻是絲毫不知道。而是心中不斷嘀咕,如何將眼前這三個攔路虎給拾掇了。而自己再扛起赤龍魚王走人。

「有些麻煩啊,不如全扔進去做魚餌!」

陳落扶額,看著走出的地炎蜥,露出一副極為糾結的表情。

「等等,不行。青翼族那傢伙得留下,在這大荒舉目無親的情況,這倒是個好嚮導。對,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

暗中陳落沒有出來,對於地炎蜥的提議他理都是沒理,覺得對方沒懷什麼好心思。而自己則依舊在低聲嘀咕著。殊不知同時,暗中一雙眼睛已經惡狠狠此刻盯著陳落,滿是惱怒,眼神若是能殺人,陳落也不知道在此刻被殺了多少次了!

「刷!」

沒有任何預兆,赤妖古蟻動了,數丈大小的身形極具爆炸力,體殼閃爍精鐵之光,外部升騰繚繞赤色光焰。猙獰口器噴吐,一座小山虛影浮現,旋即驟然擊向岩漿池之內。而後者則是一個閃身,藉此機會竟然是對著陳落藏身之處衝來。

「人族小子,孤身進入大荒,膽子倒是不小啊!」

赤妖古蟻眼中殘忍閃過,在距離還有數十丈距離之時,陡然身形再讀一個模糊,眼中譏諷閃過,果斷橫移開來。

「找死!」

陳落惱火,真當他是軟柿子了。這赤妖古蟻明顯是想禍水東引,憑氣息來看發覺陳落最弱。故而激怒岩漿池內的數之不清的赤龍魚一起攻擊,藉此為擊殺爭搶赤龍魚王除掉一名競爭對手。

後者知道被算計了,當即臉色一冷,成千上萬隻赤龍魚其術法匯聚,鋪天蓋地砸落下來絕對不是鬧著玩。即便肉身強大如他,被正面攻擊也要受傷。

這赤妖古蟻用心極為歹毒。

「轟!」

漫天赤色紅芒鋪天蓋地砸落而下,岩漿池沸騰,無數赤龍魚眼中猩紅,對這些來犯著絲毫不客氣。與此同時赤龍魚王露出身形,周身鱗甲剔透,猶如瑪瑙。抬手就是一擊,匯聚進入漫天赤芒之中。

「自不量力的小子!」

遠處赤妖古蟻冷笑,在他看來,陳落修為只有域主境界,眼下無疑是死人一個。就連地炎蜥以及那名周身籠罩在蒙蒙青光之內的青翼族之人都是已經轉開了目光,而是看向了岩漿池露出身形的赤龍魚王。顯然都是對於陳落這種僥倖進入大荒幸運小子不怎麼看好。

因為,結果已經註定。面對這種群體攻伐,陳落根本不可能全身而退。即便真的未死,相信赤妖古蟻也不介意最終補刀。

「怎麼可能!?」

但就這個時候,陡然間那名青翼族之人和地炎蜥均是察覺到了不對勁,瞳孔驟然一縮,而後看著看向赤妖古蟻身後,幾乎異口同聲,驚叫了出來!

「不自量力的是你吧!敢算計小爺,給我下去!」

冷笑聲響起,赤妖古蟻一驚,還未作出反應就是感到周身一緊,虛空被禁錮。而其後方虛空驟然扭曲,一名衣衫襤褸但卻目光黑亮若星辰的少年露出身形,腳底紫色雷光閃爍,緊接著少年絲毫沒有猶豫。腳掌猛然便是向下一跺。

地動山搖,若神鼓雷動。而赤妖古蟻直接便是被狠狠的踩進了地底。

「比速度,嘿嘿。鐵疙瘩,你還差得遠!」

陳落輕笑,這人自然是他。其實他早就是察覺到了體內那道紫色命泉與速度有關,之前就是已經露出了一些端倪。所以在那鋪天蓋地術法砸落而下的一刻,陳落便是橫移而出,出現在這古蟻身後。

而這一下顯然令赤妖古蟻吃了一個大虧。

而遠處,不論是地炎蜥還是青翼族之人都是神色不定,陳落的強大顯然是出了他們意料。

「這小子……!」

地炎蜥驚異,不過緊接著卻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因為凶厲如他這種妖獸,看到眼前的一幕都是忍不住頭皮發麻。

「咚!咚!咚!」

轟隆隆般的巨響不斷轟鳴,赤妖古蟻暴怒,但是很快發現自身引以為傲的力量,竟然不敵眼前這個少年。他心驚,不過陳落卻是沒給他這個機會思考,一拳轟斷赤妖古蟻的前肢。旋即抓住對方一隻後者猛然輪動的了起來,不斷砸向四周。咚咚聲作響。

很快赤妖古蟻氣息就是迅速萎靡了下去,體表變形,外面繚繞的一層光焰更是不知在何時早就消失不見了!

「這該不會是凶獸幼子吧!」

青翼族那人說道,難掩震驚!

「只剩我們三個了!」 陳落睥睨,眼神黑亮,有股近仙的氣質。

這一切讓得地炎蜥和青翼族之人感到了不妙,這少年實在太強了,氣力大到驚人,就連以力量著稱的赤妖古蟻都是被打的沒有絲毫脾氣。

而且看其樣子,顯然不打算放過赤妖古蟻。

「朋友,你過了!」

地炎蜥森然開口,周身鱗甲閃爍冰冷光澤。一股可怕的氣血衝天而起。而顯然他收起了小覷之心,到了此刻本能的認為陳落多半是什麼蠻獸亦或者凶獸幼子。眼前這並非陳落本體。

事實上青翼族之人也是有此想法,覺得後者並非真正人族。

畢竟陳落表現實在太過可怕了,看上去只有域主高階實力,可是其本身戰力卻遠遠超過修為境界,可跨一個大境界殺伐皇天強者。並且看其樣子,還沒有傾盡全力,明顯留有後手。

「這個混蛋!」

秦月牙根痒痒,她本是青翼族天之驕女,前段時間聽聞這裡有赤龍魚出現,才是起了心思前來。不了眼前這個傢伙實在太強了,就連她都沒把握勝過對方。

「魚王珠必須得到!」

美目閃過異色,秦月輕語。不過緊接著想起了之前陳落暗自嘀咕的話語,她就是神色微微一冷。這傢伙竟然還要揚言抓她去做嚮導。

真是叔叔能忍,姑奶奶不能忍!

「滾!」

眼眸冰冷,陳落根本沒有絲毫留情面,一股可怕的氣血衝天而起,瞬間就是向前壓落而去。地面塌陷,山石斷裂,古樹崩碎。地炎蜥變色,周身一緊,感到了恐怖的威壓驟然壓落。

「你……!」

駭然之色閃爍,夾雜著一絲戾氣。地炎蜥凌空直接崩飛了出去,龐大的軀體直接壓斷了成片成片的古木最終才是停了下來。旋即後者眼神怨毒的看著陳落,但也頗為忌憚,最終沒有動手。

因為這個時候,地炎蜥明確的感到了,真若動手,他一定會被眼前這個少年斬殺。

「赤龍魚王!」

陳落喃喃自語,眼中火熱閃爍。至於地炎蜥以及青翼族之人,此刻已經完全被他無視了。心裡知道,眼下他差的只是修為境界。至於真實戰力,按照陳落的估計他此刻絕對不弱於皇天境界大圓滿至強者。

他有這個自信,或者說是自負也不為過。況且連偽仙都交過手,眼界開闊了,尋常的交涉陳落也已經無法看在眼裡了。眼前這幾人雖強,但僅僅是強,還不足成為對手。

而不知不覺間,陳落的目光已經看向了老一輩強者。

「退去!」

轟隆隆的聲音響起,帶著滾滾熱浪、赤龍魚王開口。其實他早已經發現了陳落等一行不速之客,希望這群不速之客自相殘殺,最後他再出手擊殺!

只是陳落的表現卻是太過強大,赤龍魚王躲在岩漿池之底,心中此刻已經生出了不祥之感。只可惜赤龍魚王雖然境界高深,但卻不善於與人攻伐。這是赤龍魚一族致命的弱點。面對同等級的妖獸,他們很難對抗。

所幸有失必有得,大道從不偏袒任何一族生靈,雖然赤龍魚殺伐不強,但卻生命力強大,體內含有特殊物質,故而也是其他生靈眼中的「補藥」!

「嘿嘿!」

陳落嘿嘿直笑,而後搖頭。這根本不可能,他的一隻手臂目前還有傷勢,雖然陰冥戰甲擋下大部分攻擊,成功化解規則之力。但還是有一絲規則之力附著在他體內。

別看只是一絲,但卻相當可怕。陳落不得不重視,這玩意可不是什麼好東西,真要爆發開來,他絕對沒有什麼好下場。所幸五道命泉來歷不凡,致使這一絲規則之力只能龜縮在手臂之內。

而之前赤龍魚王精血被吞下,陳落異常驚喜,竟然有一部分規則之力被煉化,徹底消失。而眼下這一條赤龍魚王他可是斷然不想放過。

況且,之前鋪天蓋地赤龍魚漫天術法砸落而下,陳落記得這條赤龍魚王可是對他出過手。

「找死!」

赤龍魚王暴怒,真是欺人太甚。陳落出手,手掌幻化,大到遮天。陰影垂落而下,陳落猛然對著下方岩漿池抓去。岩漿池沸騰。無數普通赤龍魚魚眼戾氣閃過,嘴中吐出一道道火蛇,鋪天蓋地對著巨掌爆射而去。

「太蠻橫了!」

地炎蜥和秦月站在遠處,暫時沒有動手,但心中卻是對於陳落這樣評價。的確後者,這太打臉了,張手就抓,巨掌周圍符文密密麻麻,氣息可怕。陳落這一手,給人一種窒息,彷彿根本沒將赤龍魚看在眼裡。

「小子,啊!你這個惡魔!」

凄厲的慘叫聲響徹,陳落目光平靜。巨掌收回,沒有硬撼,而是轟然間將手中提著的赤妖古蟻向前砸去。可怕波動肆虐。古蟻慘叫,防禦力即便再是驚人,也承受不住無數發狂赤龍魚的集體攻擊。凌空直接炸裂開來,差點死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