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尤其是壓軸是蘊神丹,更是將整個拍賣會的層次提高了。

  • Home
  • Blog
  • 尤其是壓軸是蘊神丹,更是將整個拍賣會的層次提高了。

劍痴的目光匆匆掃過,翻到第二頁時,他的目光停留在了第三行的物品上。 「歡迎各位來到本次拍賣會專場,小女子雅清很榮幸在這裡擔任本次拍賣會主持人,為大家主持本次拍賣。」

月雅清的聲音本就很動人,同時她衣著有些漏骨,此時聲音動用了武技,使其讓人聽起來更加妖媚悅耳,讓台下的武者非常享受。

她的聲音傳開,下面立刻歡呼起來,不少武者都暴露赤..裸裸的慾望,很多年輕少年郎都被這嫵媚的聲音深深吸引。

月雅清完全是老少通吃的存在,她微微一笑,傾城傾國,激起全場的熱情。

「雅清管事,比起傳聞還要楚楚動人,不知晚上可否一約?」

下面有人陰笑一聲,流露出令人作嘔的神色。

劍痴微微眯眼,沒想到月雅清的出場不僅僅調動了全場人的情緒,甚至還有些過頭了,那些人醜陋的慾望,令人噁心。

「見笑了,小女子姿色一般,只是負責主持這次拍賣會的小管事,難入官人的慧眼。」

月雅清溫和一笑。

……

「沒想到天宣州的管事居然如此動人,本皇子久居城內沒能發現這等美人,實屬遺憾。」一間包間里一位皇子哀嘆一聲,眼睛的色彩卻暴露他的本性。

旁邊一人低頭,說:「屬下這就去安排那女子拍賣會後與殿下共進晚餐。」

那皇子搖了搖頭,平靜道:「不必。」眼睛的那種慾望漸漸消失,「那個劍痴身懷七顆蘊神丹,導致整個天宣州的人都知道這件事,不僅僅是我們的失誤,更重要的是他將蘊神丹賣給了地下商盟。

地下商盟底細沒人知曉有多強大,但連父皇之前都不敢輕易得罪,可想而知它的背景,這次蘊神丹引發的全大陸的爭奪,地下商盟派出的強者,沒有一個是處在悟心境,下面那些老怪物數量達到數十,實力極度恐怖。

你猜下此時劍痴會在哪裡?」三皇子眯起雙眼,目光掃過下面的人群,隨即又將目光放在那十幾間包間,沉寂下來。

這次不僅僅他來了,他大哥二哥也來了,畢竟蘊神丹他們皇族也是需要,不過還得要在這群老虎中奪食。

「殿下的意思是說他還在地下商盟,沒有離開?」

「沒錯,據我所知,兩枚蘊神丹的總價可達十四億上品元石,通過這次拍賣,蘊神丹的價值會被無限攀升,三十億兩枚蘊神丹不是不可能的。」

三皇子目光璀璨,三十億的上品元石,那可是超過北冥帝國全年收入的四倍,想到這裡,他貪婪的目光一旦生出,那一發不可收拾。

他餘光瞥去他的心腹,後者見狀連忙道:「屬下明白,這就安排人去幫忙。」

然後他默默退下,安排一切。

三皇子望著台上的月雅清,眼睛里又開始浮現出邪惡的目光。

「我們第一件物品是這個吊墜,據說這個吊墜被前任主人三番四次煉製過,其堅硬程度不亞於星空階中品,它不僅僅具有安神的功效,而且對於修鍊也有助於元氣的吸收,吸收效果是三倍。

這裡的三倍可是按照你自身的標準判定的,底價是兩千萬上品元石,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百萬,請各位開始競價。」

老人無動於衷,畢竟他們的修為已經到了盡頭,壽命有限,無法再進一步,他們更多的是想要多活久一點,所以對於這些年輕人的玩意都不感興趣,但對蘊神丹,壽命丹這些能夠延長壽命的珍寶感興趣。

三倍的吸收作用!

這裡的年輕人很多,尤其不少人都是從中武州過來的,能夠在中武州生活下去,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天賦,競爭壓力會非常龐大,他們迫切需要這種物品,能夠快速提升自己的修鍊速度。

「兩千五百萬!」

其中一名青年男子開始競價。

「兩千六百萬!」

「兩千八百萬!」

……

陸續不少武者開始湧入競價的過程,三倍修鍊速度的吊墜足以讓人瘋狂,尤其是那些被慣有天才名號的弟子,他們在開穴境凝聚的穴位越多,在開穴境中體會不到快的感覺,但過了開穴境,甚至後面會慢慢知道修鍊快的恐怖。

劍痴就是這樣,他凝聚出第十穴,如此修為達到凝血境一重,他體內無時無刻都在吸收元氣,吸收速度一點都不慢,可以說他每時每刻都在修鍊。

而且他還有一個發現,凝血境是需要換血重生的,所以他也感覺他每天的血液都虧損,在損耗,在脫變。

要經過巔峰期到低谷期再到巔峰期,這麼一個過程。

霸寵雙面妻 「四千萬!」

三皇子的四號包間曝出一個天價,足足將價格提高了一千多萬。四千萬一出,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不少青年開始猶豫了,他們本身家底就不多,而且一個吊墜要花費四千萬這麼多,其中的成本太大了。

月雅清掃視一周,溫柔的聲音緩緩響起。

「四千萬一次。」

「四千萬兩次。」

「四千萬三次!成交!恭喜四號包間得到這個吊墜。」

三皇子淡淡一笑。

「接下是一副殘缺的地圖,上面是惡魔島某一處寶地,不過因為這副地圖是殘缺的,所以上面標記的寶地也有所缺失,底價一千萬,每次競價不得少於一百萬。」

月雅清緩緩道。

老人們依然沉默。

年輕人也沉靜下來,惡魔島他們自然有聽說過,那裡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島嶼,但卻是所有天才都夢寐以求想要去的地方,因為那裡只存在殺戮,每天都會死人,而且死的都是一等一的天才,也是最能磨練人的地方。

惡魔島的寶地,

太玄乎了,一千萬都覺得很虧。

因為惡魔島從古至今了解它的古籍太少了,所以所有流傳出來的什麼地圖寶藏那些,大多數都是假的,沒人會相信。

地圖無人競價,導致了月雅清有點尷尬,索性很快有人競價了。

「一千萬。」劍痴出價。

下方大部分人齊齊轉頭看向劍痴的包間,不少人露出譏笑。

「竟然有傻子還信那地圖是真的。」

「可能是天宣州的某些鄉巴佬沒見過世面。」

他們毫無忌憚的嘲諷起來,月雅清拋去一個感謝的眼神,道:「一千萬一次。」

「一千萬兩次。」

「一千萬……」

「等等,在下出兩千萬,只為博雅清姑娘一笑,還請閣下給在下一個機會。」一個中年男子站起身微笑道。

劍痴揚了揚眉,淡淡道:「不給,兩千五百萬。」

「兩千六百萬。」那個中年男子臉色微微有些難看。

「三千萬。」劍痴憨厚的笑了笑。

「三千一百萬。」

所有人大吃一驚,兩人竟然為了博一笑居然為了一個區區的破地圖花費這麼昂貴的代價。

那個男子眉頭緊皺,劍痴繼續叫價。

「四千萬。」

嘶!

男子沉默下來了,四千萬遠遠高於他的預算,四千萬爭一個微笑和一份假地圖,太不值得了,但更重要是他面子上過不去。

他冷眼看去那個貴賓包間,眼睛左右晃動。

「公子莫非只是說說而已?」

月雅清幽幽的說道,幽怨的聲音容易讓人產生憐憫。

「五千萬!」

男子一咬牙直接提高一千萬,冷冷地看去劍痴的包間,說道:「我不信你還敢加。」

「閣下豪氣,在下甘拜下風,五千萬隻博美女一笑,這等豪氣在下無比欽佩。」

劍痴的聲音緩緩傳下,臉上一番笑意,月雅清那句話才是讓那男子付出代價的原因。

之後劍痴就沒再說話了,男子臉色像吃了屎一樣難看。

五千萬隻博一笑!

「小女子在此謝過公子慷慨大方。」

月雅清對他露出一抹非常燦爛的笑容,五千萬買一張不知道真偽的地圖,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這個笑容在他眼裡卻是那麼的諷刺。

月雅清是這裡的管事,代表的是地下商盟的臉面,他不敢得罪,所以他只能狠狠的瞪了一眼劍痴的包間,都是這傢伙害自己花了五千萬的冤枉價。 所有人看見他的臉色都發生微妙的變化,五千萬買一份不知道真偽的地圖,說起來是巨虧無比,同時他們也有些好奇那個包間里的人是誰,竟然坑了那個男子一手。

男子怒氣沖沖的離開了,五千萬上品元石是他全部家當,如今只博美女一笑全部花光了,他冷眼看去那間包間,他要去調查一下那個包間究竟誰是什麼人,竟敢如此戲弄他。

「接下來是從一名劍皇墓室里尋到的一門劍技,共五篇。底價五百萬,每次競價不得少於一百萬。」

這次競價的人只有寥寥無幾的數人,但價格噌噌噌的往上漲。

劍痴眼睛微微眯起,劍皇!已經真正踏入劍的領域,在劍上已經走出很遠的距離,領悟出來劍意的劍修完全可以稱為劍皇,一個劍皇的強弱取決於他的劍意強弱,最弱的劍皇也有悟心境的實力,而劍皇離劍聖也只是一步之遙,但這一步卻是一個天一個地的差距。

在劍皇之下還有一個境界,那就是劍痴如今的境界,劍者,僅僅領悟劍氣和劍勢。所以對於拍賣的劍皇劍技,他說實話僅僅只是動心,還談不上渴望,他明白想要修鍊劍皇的劍技是多麼困難,這一點從他的驚天劍技就可以完全看出來,到目前為止他才剛剛踏入鬼神哭泣第二層,距離第三劍的葬下蒼生,還差著非常遙遠的距離。

他已經確定了這驚天劍技,第三劍絕對在劍皇的級別上。

最終這劍皇劍技以九百七十萬賣出去。

「劍皇大家都有所了解,前有劍皇劍技,而後當然也會有屬於劍皇的心得手札,這是一名成名數百年的劍皇心得手札,同樣是從之前劍皇墓室中尋得。底價兩千萬,每次競價不得少於一百萬。」

這一次很多人都心動了。

幾個包間瞬間出價。

兩千五百萬。

兩千七百萬。

三千四百萬……

價格迅速往上提升,這次來的大部分都是來自各大勢力的代表,家族裡多多少少都會有劍修的弟子,但因為家族上沒有出現過劍修,所以對於劍皇的了解並不多,所以這次出現劍皇手札足以讓他們瘋狂的競價。

劍痴也一樣心動了,他的手段太少了,劍方面的理解遠遠沒有那些人那麼深,而且他的師父到現在還不知道去哪了,更加沒有人指導他,所以劍皇的心得,可不僅僅有著很多劍的領悟,還有更深一層的劍意理解。

「五千萬!」

劍痴緩緩出價。

但他的價格卻在這瘋狂的競價中顯得無力,一下被六千萬壓下去了。

他苦笑,個人的家底不可能與那些大勢力相比。

「丟…………人…………」

突然腦海里冒出一個冷漠的聲音,劍痴心裡一突,怎麼忘記他呢,於是急忙問道:「你既然會劍,那麼你在哪個層次?」

這個聲音他知道是之前在黑水寨的時候出現過,他親眼目睹一切,那一劍驚艷全部人,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認知,以至於後來他遇到的那些強者,沒有一個比他腦海里這個人要強。

而且他既然說出丟人二字,那就能證明他的實力應該在劍皇之上,很有可能比這個劍皇的資歷還要深,所以他才會說出丟人兩個字。

不過劍痴問話,腦海里的那個聲音卻沒再響起,彷彿僅僅告訴劍痴對劍皇心得手札競價感到丟人。

「……」

劍痴一臉黑線,他揮手,身後的一名侍女走過來,恭敬地問道:「您需要什麼服務?」

「你們這還有劍皇手札銷售嗎?」

問出這句話劍痴就後悔了,他說了句廢話,如果有銷售的話,怎麼可能還會出現拍賣,既然拍賣就是意味沒有。

果然侍女輕輕搖頭。

「下面的物品有點特殊,能夠瞬間遁走五萬里的傳送石,底價一億,每次競價不得少於一百萬。」

「一億三千萬!」

劍痴立馬出價,他的保命手段太少了,可以說少的可憐,這傳送石完全幫了他大忙,遇到危險他完全可以捏碎這個傳送石,一瞬間傳出五萬裡外。

「一億四千萬!」

「一億四千五百萬!」

競價的人很少,幾乎都是天宣州的本土勢力,他們對於這種傳送石了解太少了,可以說在天宣州太稀少了,但對於中武州而言,這種傳送石完全就是一個雞肋。

他們大多數都是悟心境以上的強者,悟心境一步跨出就是數千里,再上的強者隨隨便便就是數萬里,所以這種傳送石對這些人而言沒有多大的吸引力。

「一億八千萬!」

劍痴再次競價。

一口氣提高了三千五百萬!

所有人都好奇這個包間究竟是什麼人,出手如此的闊綽。

某一處包間大皇子和二皇子在一起,他們紛紛看去與他們斜對角的包間,他們身為北冥帝國皇室,都無法做到如此的闊綽,這讓他們有些好奇這包間究竟是什麼人。

「一億八千四百萬!」

二皇子輕輕搖頭:「大哥,這種傳送石我們也有,我們的目標不是這裡,是後面的蘊神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