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就在他劈上去的一瞬間,從鍾良的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靈力,將他的攻擊連同他一起擊飛。

  • Home
  • Blog
  • 就在他劈上去的一瞬間,從鍾良的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靈力,將他的攻擊連同他一起擊飛。

「哈哈哈,沒想到吧,我身上的護甲,可不是只會防禦。」,鍾良終於恢復了清醒,四肢也終於都恢復了直覺。

他站了起來,看著摔倒在地的邱晨風,嘴上掛著一絲得意!

「可惡,這簡直是侮辱!!」

邱晨風的心中極為憋屈,身為隊長,身為一個優秀的學院,身為一個天資和悟性都極好的天才,他怎麼能夠忍得住這樣的侮辱。

特別是,武聖峰可是身為上一次比賽的第一名,這樣的榮譽如今就在他這個隊長的手裡。壓力之下,他已經顧不得自己的理智,也終於爆發。

嗤…

身上的靈力加速調動,他終於不準備留手了。



我家夫人是隱藏大佬 「呼,這個死胖子,我就知道,醜人多作怪,他沒那麼容易失敗受傷。」,藍洛雲舒了一口氣,一臉輕鬆的說道。

「還不知道誰剛才像兔子一樣跳起來。」,姚鮮尺嘴裡咬了一口包子,道。

「你也是胖子。」,藍洛雲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看比賽吧。」

擂台上,鍾良的護甲將邱晨風反震而飛,給他爭取了足夠的時間,也讓他終於開始進入了自己的狀態,看著邱晨風身上升騰的靈力,他也終於開始認真了起來。

「鍾良是嗎?很好,你激怒我了。」,邱晨風的額頭上鼓起了一條青筋,給他原本英俊的臉龐多了一股猙獰。

一步跨出,他整個人就已經朝著鍾良電射而出,手中的長劍閃著燦燦銀光。

鍾良收起了平時嘻嘻哈哈的態度,顯然也開始認真的應對。

邱晨風手中的長劍一甩,就出現了一道紅色的靈力光刃為自己開路,看的鐘良眉頭一皺。

「看來他手中的武器,品階不低啊。不過,我也不是那麼簡單的!」

看著鍾良的嘴臉多了一絲弧度,邱晨風心中莫名的不爽,而他,也終與距離鍾良沒有多少的距離。

「來了。」,鍾良,眼前一亮,體內的靈力開始暗暗調動,運轉。

「剛才讓我那麼丟臉,那麼現在,你就給我還回來吧!」

邱晨風的臉上掛著一絲憤怒與猙獰,右手中的長劍劍尖出現了三寸鋒芒,而左手上猛然打出了一團燃燒的火球。

「雕蟲小技。」,鍾良也動了,竟然向著火球跑去。

經過邱晨風上一次的攻擊,所有人都知道了這個傢伙身上有一件難以攻破的靈器,自然也不擔心,只是有些好奇。

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身上的護甲,那種反震力只能救他三次,之後就只剩下自己了,所以,他早就想好了,剩下的兩次的用法。

砰!!

火球攻擊在了他的護甲上,發出沉悶的響聲,可是因為那件靈器的防禦,他並沒有受到傷害,可是,火球後面的邱晨風動了。

長劍上的三寸鋒芒猛然亮起,讓人一看便脊背發涼,他的身體也也來到了鍾良身前,就在自己的火球現實之後,手裡的長劍也一劍揮出。

那三寸鋒芒是他手中長劍的附帶技能,可以極大的增加攻擊,還可以輕易的破壞普通的防禦類靈器,他可不相信,鍾良的靈器品階比自己手中的長劍還要高。

可是……

長劍與那三寸鋒芒碰撞,發出刺耳的切割聲,可就是沒有破掉防禦!

「就是現在!」,鍾良心中一喜,「這個距離,足夠給他造成傷害了,哼哼。」

砰!

一股特殊的反震再次將邱晨風推了出去,與上一次相同,雖然同時火屬性,並沒有受到靈力的壓制,可是那種衝擊力卻也讓他十分難受,所以…他又飛了出去。

「這個該死的胖子!!我非手刃了他不可!」,邱晨風心中無比的憤怒,握著長劍的手甚至因此而顫抖。



「沒想到,鍾良這個小子倒是有一手,僅僅依靠一個護甲,竟然就把武聖峰的隊長逼迫得十分難過。」

鍾蜀的臉上掛著一絲欣慰,看著台上的鐘良,點了點頭。 「鍾良!鍾良!」

「司南!司南!取勝不難!」

觀眾一邊呼喊著鍾良的名字,一邊喊著不知道誰編的口號,顯然是因為鍾良再一次把邱晨風打翻在地而激動不已。

可是這些呼聲,在邱晨風的耳朵里,卻顯得格外的諷刺,讓他更加的怒不可遏。

「好,好,好一個鍾良,好一個司南宗。」,邱晨風一連說了三個好,再一次站了起來,連他都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思想開始有一些極端。

鍾良此時正在享受著觀眾的響聲,看到邱晨風起身,又恢復了認真的表情,「這傢伙現在肯定十分的生氣,恐怕會不顧一切的攻擊,消耗靈力。」

心中一動,鍾良就已經盤算好了邱晨風現在的心理,不得不說,比起邱晨風,鍾良的大腦要比他算的多,也確實如他所說,邱晨風現在十分憤怒,甚至有些失去了理智,只想要贏。

「鍾良!你我都別再浪費時間了!」,邱晨風沖著回頭的鐘良喊了一聲,火紅的靈力便在他長劍上流轉。

感受著他身上傳來的壓力,鍾良的瞳孔一縮,他感受到了一絲危險。

邱晨風站在原地,可是他的長劍上,竟然凝聚出了一把四米長,與其相同,卻是靈力所凝成的武器,其上隱隱有特殊的符文流轉。

「武器變大了!!」,幾乎所有的隊伍里都傳出了一聲驚呼,吃驚的看著邱晨風。

這也是他手裡這把長劍的附帶靈技,火靈幻劍,雖然威力極大,可是消耗也很大,他現在是在透支自己所節約下來的靈力進行攻擊。

而這似乎還不夠他使用,在他的左手,一對紅色的爪子虛浮在他的手前,而他的手,現在竟然被一層鱗片所覆蓋,看上去有些驚悚。

如果說那長劍上的攻擊是武器的能力,那麼現在他的左手,就是自身底蘊的提現。

「這是什麼靈技?怎麼看上去這麼的奇怪?」,周洪驚訝的看著台上的邱晨風,轉頭看向黑衣。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靈技,可是我知道,這兩個靈技,都不是隨隨便便可以施展的,看來這個邱晨風已經被鍾良氣得失去了理智。」

黑衣捋了捋鬍子,「這個鐘良,氣人倒是有一手。」

「呵呵,看來以後大家一定不能夠輕易的生氣,不然會和他一樣失去理智。」,秦壽抬了抬頭,示意大家看向台上的邱晨風。

「你們在說什麼?」,端木青楊轉過頭,「你們看,那個邱晨風變得很奇怪。」

對於這個慢了一拍的傢伙,眾人都表示有些無奈,紛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重新看向了擂台。

「我…說錯什麼了嗎?」,端木青楊摸了摸頭。

「沒什麼。」,秦壽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個青揚,想讓他生氣估計都難。」

「哈哈哈。」,周洪的話,讓大家都跟著笑了起來,就連端木青楊都不好意思的跟著一起笑了起來。



「鍾良!!」

你欠我一場盛大的婚禮 邱晨風雙目通紅的沖了過去,長劍拖在身後,左手的手爪橫與胸前,向著鍾良抓去。

「看來,我也不能留手了。」,鍾良面色凝重的微微點頭,開頭看向越來越近的邱晨風。

他的身上,出現了一層紅紅的靈力,手掌伸直,在前端出現了兩個靈力凝聚的手掌。

眨眼間,邱晨風的攻擊就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那靈力距離的爪子如同某種野獸的獸爪,帶著撕裂一切的氣勢而來。

面對這樣的攻擊,鍾良舉起了自己的右手,與它碰在一起,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可是二人的攻擊就這樣互相抵抗。

「哼。」

邱晨風冷哼一聲,右手的長劍舉了起來,如同倒下的巨峰,狠狠地砍向了下面的鐘良。

「看你這手掌怎麼被我砍下來吧!」,邱晨風得意的喊到。

然而回應他的,是鍾良的無視。只見他舉起了左手的紅色手掌,就在快要收到攻擊的時候,向著旁邊一拍,邱晨風的靈力長劍竟然被拍到了一邊。

這樣的防禦方法讓所有人意想不到,可是他對時機的掌控更讓人吃驚,恰到好處的時間,做出足以應對的防禦!

「這個鐘良,確實不簡單。」,歐陽玄心中想到。

「嘿嘿,不然呢,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強中更有強中手,小子,你要走的路,還很長。」,影笑了笑,說道。

「嗯。」



「這不可能!」

邱晨風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的攻擊竟然這麼容易的被鍾良破解,右手向內一收,那靈力長劍再一次朝著鍾良揮去。

這一擊十分狠毒,即使鍾良再一次將其拍開,如果朝上,那麼另一隻靈力大手肯定會被砍掉,那麼鍾良相當於失去一臂,必定不敵。如果向下拍,邱晨風肯定會直接用力砍向他本人。

鍾良眯起了眼睛,發現那靈力凝聚的劍刃竟然也含著鋒銳,看著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攻擊,他的手終於動了。

那紅色的靈力大手,在所有驚訝的目光中竟然開始彎曲,抓住了橫掃而來的長劍!!

「沒想到,他對靈力的控制竟然也這麼精細。」

是的,鍾良用的不過是靈皇擁有的基本能力,控制靈力外放,延伸自己的能力,可是,如果對靈力沒有精細的控制能力,過多或者過少的移動,都有可能被那把長劍擊破。

「不,你不可能這麼強,你只不過是個胖子,而且還只會躲!」,邱晨風似乎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實,不斷的搖頭說道。

「呵呵,別說我啊,還是說你吧。」,鍾良輕蔑的笑了笑,看向了邱晨風。

「你才剛剛得到這個靈技不久吧?火麟爪,呵呵,如果換一個人來,或者說,換那個被換掉的隊長來的話,恐怕我的靈技沒有這麼容易把你擋下來。」

「你…你在胡說什麼?」,邱晨風的面色一變,目光帶著一絲驚恐的看著鍾良。

「呵呵。」,鍾良看到他的表情,笑了笑,笑的十分「有韻味」,似是心中的疑問得到了解答。

「那麼,你去吧。」

送開握著火麟爪的右手,鍾良的身體轉動,左手的靈力大手捏著邱晨風的長劍劍脊,也跟著甩動,轉動幾圈后,將他狠狠地甩了出去。

「危險!!」

裁判一看,如果邱晨風真的就這樣飛出去,恐怕會造成不可挽回的結局,心中一驚之下,已經來到了邱晨風身後,將他接住。

「好強的力量,恐怕那幾圈就是用來增加力量的。」,裁判借住邱晨風的身體,心中對鍾良的驚訝更盛。 「精細的靈力控制力,冷靜的頭腦,完美的抓住時機,還有強大的修為。」,歐陽玄看著擂台上,正等待著裁判宣布結果的鐘良。

「這樣的對手,真是強大。」,他的口中喃喃道。

「怎麼,小子,你害怕了?」,耳朵里傳來影一如既往的調侃,歐陽玄笑了笑,「呵呵,不管他再怎麼強大,我也要贏!」



「司南宗勝!」,裁判上台,宣布了這一局比賽的結果,讓司南宗的隊伍里傳來了一陣歡呼聲。

「司南司南,取勝不難!」

「司南司南,取勝不難!」

周圍的觀眾也全都為鍾良的勝利歡呼,口中不斷的喊著口號,而那些原本支持武聖峰的觀眾,也都全部倒戈,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的武聖峰會這麼的狼狽。

「果然,還是不行嗎?」,武聖峰的休息區,那個一臉嚴肅的領隊臉上冷若冰霜,雙手撫著下巴,似乎是在思考什麼。

「領隊,對不起,我輸了。」

邱晨風沒有再隊伍的後面等待這場比賽全部結束,而是來到了休息區,臉上帶著驚懼的表情。

不是因為害怕他面前的領隊,而是因為鍾良之前的那番話。

「你應該知道,學院對你抱著多大的希望,那是我們整個武聖峰的榮耀,然而,你現在卻把他交了出去。」

武聖峰領隊抬起頭,目光普通空中盯視獵物的雄鷹,犀利而冰冷。

「你也應該知道,自己是如何坐上這樣的位置,隊長?呵,你不過是個替代品,算了,你退下吧。」

「不!」,邱晨風猛然抬起磕頭,看著他的眼神里懷著希冀,「比賽,比賽還沒有結束,剩下的人,他們可能會…。」

「閉嘴!!」

邱晨風的話真的讓他起了怒意,甚至看著邱晨風的眼神里,竟然蘊含著一絲殺氣。

「比賽到了現在,一直到你輸掉為止,難道你還以為,剩下的人有機會嗎?」

確實如他所說,如果邱晨風成功的戰勝了鍾良,或許剩下的司南宗選手,他也可以一鍋端,畢竟以他的技巧和實力,以及學院對他的的支持,就算靠他自己一鍋端,也不是什麼難事。

可惜,他輸了,而他的失敗,就註定了司南宗與武聖峰比賽完全陷入了那個死循環,勝利無望。

「可是…。」

「沒有可是!武聖峰雖然強者為尊,不願意輸,可是既然輸了,也要輸得起,滾到後面去,想想回去怎麼交代吧。」

「是…」

邱晨風雙目無神的走到了最後面的位置,雖然比賽輸掉,不能夠說所有的原因都在他,可是身為對長,在得到學院這麼大的幫助之下還是輸掉比賽,確實應該好好的給學院一個交代。



與此同時,聖武學院的休息區,歐陽玄等人正在仔細的商討鍾良的勝利。

「沒想到,這個胖子看上去明明是那麼的弱,甚至比賽開始時還在逃跑,可是卻得到了最後的勝利。」

霸凌天皺著眉頭,臉上的表情十分嚴肅,低著頭說道。

「是啊,人不可貌相。」,秦壽也點了點頭,同意他們說法。

「哈哈哈哈,這回你們知道了吧,不要小瞧胖子,胖子也是會創造奇迹的!」,周洪的臉上掛著得意的表情,就像是他獲得了勝利一樣。

「是,但那是人家先有相應的實力。」,秦壽無奈的看了他一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