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就在此時,那青龍聖地使者,忽而傳來一聲厲喝:「給我冷靜下來!現在不是對付他的時候!你難道要讓所有的布局,都付之東流嗎?」

  • Home
  • Blog
  • 就在此時,那青龍聖地使者,忽而傳來一聲厲喝:「給我冷靜下來!現在不是對付他的時候!你難道要讓所有的布局,都付之東流嗎?」

這一聲大喝,就好像是一道冷水,澆在了歐陽霸的頭上,使得他那血紅的雙目之中,逐漸恢復一片冷冽。

「姓單的!」歐陽霸遏制住了那滔天震怒,直接忽略了妙妙公主,一雙眸子,跨越虛空,鎖定在了單老的身上,吼道:「速速給我將殺皇經交出來!」

「就憑你,還想要殺皇經?」單老嘴角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兒子被人殺死,你現在為了殺皇經,竟然還能遏止住怒火。你這種行為,和那畜生,又有什麼區別?」

「你!」

被單老揭開了傷疤,歐陽霸整張臉,都在猙獰起來,只不過他強行隱忍了下來,忽而之間,扭過頭去,看向了那掌教大殿,喝道:「趙方、魏通、林璇,現在你們三人,速速前來助我,施展大陣!你們三人,若是不助,後果你們自己承擔!」

又是一道陰謀,直接掀開。

原來歐陽霸突然舉行壽宴,是因為他有著一尊大陣,還需要另外三名武宗境強者,參與進來,方能施展。

「這……」

趙方、魏通、林璇三人的臉色,無不一僵,沒想到歐陽霸有如此之深的算計。

只不過,他們該如何抉擇?

雖然歐陽霸如今成為了武皇,還聯合了青龍聖地使者,但他們畢竟是三大宗門的宗主,不會僅僅因為一尊武皇的出現,直接低頭。

他們三大宗門內,儘管沒有武皇強者,但也有很深的底蘊,一尊武皇的存在,想要將他們覆滅,也是無比困難。

「你們若是出手,秦南身上的奇遇,還有那武緣閣的秘密,全部交給你們!」

歐陽霸再度大喝。

「什麼?」

趙方、魏通、林璇三人身形齊齊一顫。

秦南的強大變態之處,他們可都是有目共睹,若是真能獲得秦南身上的奇遇,無論對他們自身,還有對他們整個宗門,都會有極大的好處。

「好!歐陽宗主,今天全憑吩咐!」趙方目光一閃,站了出來。

「希望歐陽宗主不要失信。」魏通和林璇,都齊齊開口道。

在這一刻,另外三大宗門,全部都選擇站在了歐陽霸一邊。

「給我滾過去!」

歐陽霸見此一幕,當下一聲怒喝,他手中萬丈金光,噴發而出,竟然是化作了一道恐怖的暴風,籠罩妙妙公主的身形,任憑妙妙公主施展妙法擊碎,卻也被這一招的餘力,給震的身形連連倒退,來到了單老、龍虎妖宗的身邊。

「不好!」

龍虎妖宗臉色大變,將他們三人聚集在一起,定然沒有什麼好事。

「還想逃?」

青龍聖地使者冷笑一聲,五指張開:「七鬼封禁術!」

霎時之間,陰風呼嘯,在那虛空之中,竟然有著七尊鬼神,拔地而起,凝聚出來了一座大陣,將妙妙公主和龍虎妖宗、單老的身形,全部困住。

「九陰九煞煉魂陣!」

歐陽霸立刻發出了一道長嘯,隔著虛空,打出了一塊巴掌大小的漆黑鐵片,從那漆黑的鐵片之中,忽而響徹起來了無盡的厲鬼咆哮聲,遠遠看去,只見那漆黑鐵片上,一道道晦澀古老的符文,如同火焰般,在中跳躍。

「歸位!」

歐陽霸和青龍聖地使者,同時一動,兩大武皇強著,互相對立,懸浮在了那鐵片之上。

轟!

天空突然漆黑下來,只見從那鐵片之上,光芒忽綻,一道道漆黑的符文,凝聚成長龍,像是某種妖獸的觸手,向那四面八方,迅速延伸開來,眨眼之間,竟是密密麻麻,充斥方圓三里。

「爾等三人,速速歸位!」

歐陽霸大喝道。

趙方、魏通、林璇三人的臉色都是一凜,不在多言,身形一閃,來到了另外三個方位。

轟!轟!轟!

漆黑鐵片霎時噴出一縷通天之光,那蔓延三里的密密麻麻符文,瞬間狂漲,席捲方圓十里,使之符文充斥,宛如大海,除此之外,隨著這三道轟炸聲,大陣凝聚的瞬間,虛空竟是破開了一道裂縫,彷彿連接了那九幽之中,從中冒出一朵朵黑色的火焰蓮花。

「這是……」龍虎妖宗盯了半響,隨後發出了一聲怒吼:「王八蛋,居然施展這種陣法,要將我們的靈魂煉化出來!老子跟你拼了!」 這九陰九煞煉魂陣,乃是上古絕陣之一,施展開來,可以勾動九幽冥火,將一個人活生生煉成虛無,只剩下靈魂。

歐陽霸和青龍聖地使者,早就準備,動用這陣法,將單老煉成靈魂,最後拷問靈魂,得知殺皇經。

只不過煉化單老這種武宗境巔峰強者,哪怕他們兩大武皇聯手施展,也無法使大陣達到那般效果,所以才需要另外三大宗主,一齊聯手。

「大陣之眼,最為薄弱,我們三人的攻擊,聚集一起,全部攻擊那塊鐵片!」

妙妙公主臉色沉靜,沒有太多的慌亂,素手一揚,諸多劍氣,全部衝出。

單老和龍虎妖宗,都是瞬間出手,將一道道攻擊,不斷打向鐵片。

轟!轟!轟!

整座九陰九煞煉魂陣,都開始嗡嗡搖晃起來,但是青龍聖地使者、歐陽霸、趙方、魏通、林璇這五大強者的身形,都是不動如山,聳立天地,不斷支撐大陣運轉,那所形成的磅礴力量,根本不是單老三人,能夠動搖。

「還妄想破陣,你們就等著被煉化吧!」

歐陽霸冷冷一笑,在這剎那,他的目光突然垂下,看向了下方的白玉道場,殺氣騰騰:「秦南,你的三位前輩,都被我囚禁,再也無法有人救你,現在我就來對你進行審判!」

他的話音一落,只見層層金光,好像是大蟲一樣,從他身上蠕動而出,竟然是凝聚成了又一尊歐陽霸。

只不過這第二尊歐陽霸,渾身金光纏繞,一身修為,只達到了武宗境一重。

「身外化身?不好!」

妙妙公主神色微微一變。

達到了武皇境強者,體內的武王內丹,早就有所蛻變,如果在修鍊秘法,完全可以煉成一尊分身,這尊分身除了修為比不上本體之外,其餘的種種一切,都與本體毫無區別。

那掌教大殿之中的諸多殿主、巨頭、長老們,看到這尊分身,無不滿臉震撼,這還是他們頭一次見到。

嗖!

一道破空聲響起,歐陽霸凝聚的分身,霎時間來到了秦南的頭頂上,帶來了一股龐大的威壓。

「秦南,快逃!」

妙妙公主、龍虎妖宗,幾乎都是同時大吼道,體內爆發出來了更為強烈的戰力,轟擊著那九陰九煞煉魂陣,然而在這一時間,根本無法破開。

「秦南!」

歐陽霸分身一聲大喝,向前大步一踏,強大的威壓,化作一道無形的波紋,從天空散開。

全場殿主、弟子,無不都是臉色巨震,齊齊盯著這一幕。

此時此刻,秦南因為遭到歐陽君偷襲、施展聚天一擊,他渾身上下沒有了絲毫的力量,並且那傷勢越來越嚴重,虛弱至極,但是他的身形,卻是站的筆直,抬起頭來,看著歐陽霸,毫不色變。

歐陽霸分身,站立在他頭頂上,俯視著秦南,聲音威嚴:「你殺我兒子,膽大包天,罪大惡極,誅你九族,都不為過。念你身上有著蓋世奇遇,你若主動交出,尚可留下你一條命。現在開始,我以玄靈宗宗主之命,當著四大宗門之面,對你審判!」

「跪下!」

歐陽霸一句話說話,忽而發出了炸天巨喝,從他的身上,屬於武宗境的威壓,轟然爆發,像是一尊巨山,鎮壓在了秦南為中心的方圓一里之內。

霎時之間,秦南四周的白玉道場,徹底爆炸,化作漫天碎屑。

秦南整個人也遭到了一股巨大的衝擊,令他的臉色,再度蒼白三分,但是他的身形,卻依然站的筆直。

「哈哈哈!」

忽而只見,秦南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發出了一聲大笑,他的笑聲之中,帶著濃濃輕蔑:「歐陽霸,今天我自認為不是你的對手,你大可殺了我,但是你想要讓我跪下? 吞天帝尊 我連天地都不跪,就憑你區區武宗境,有著什麼資格,想讓我跪下!」

一股傲然,從秦南的骨子裡,迸發而出。

他因為實力不濟,可以被殺死,但是絕不可能跪!

歐陽霸臉上湧出了抹惱怒。

他之所以不殺秦南,是因為貪念他身上的諸多奇遇。他如今讓秦南跪下,主要是秦南一而再再而三的反抗他,他今日要當著四大宗門所有的人,讓他們看看,污泥他歐陽霸,將是什麼下場。

「猖狂!還不跪下!」

歐陽霸一頭金髮,狂舞起來,眼中噴出了無邊金光,竟是演化出來了一尊金山,直接鎮壓在了秦南的頭頂上。

轟!

秦南整個身子的四肢、胸膛等等,所有部位,瞬間爆開,炸出了一團血霧,成為了一個血人,使得他那重傷到了極限的身子,幾乎快要崩潰。

可是他卻咬著牙,發著笑,眼神直勾勾的看著歐陽霸。

他不僅是沒有跪,他連他的腰都沒有彎下!

「哈哈哈,歐陽霸,你想讓我跪下,你簡直痴心妄想!」

秦南張口吐出了一道鮮血。

「你!」

歐陽霸怒火狂冒,他以著四十歲的年紀,衝擊成為了武皇境,已經可以被稱之為絕世天驕,放眼整個洛河王國,無人能比,無人能敵。他一路走人,上至兩大聖地,下至四大宗門,所有人對他無不是非常尊敬,可是就在今日,一個小小的秦南,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反抗他!

若是平常,向這樣的螻蟻,他毫不客氣,直接出手,將他碾成粉碎!

歐陽霸深深吸了口氣,眼神冰寒,道:「好,有骨氣!沒想到我不在宗門的這半年之中,居然出現了如此一個有骨氣的人!既然如此的話,我倒要親自看看,當你雙膝、胸膛、雙臂全部破碎的時候,你會不會給我跪下!」

嗖嗖嗖!

他的話音剛落,數十道金色的光芒,凝成長箭,速度極快,破空殺來,精準無比的擊中了秦南的雙臂關節處、雙腿的膝蓋上、胸口的丹田上。

「爆!」

歐陽霸面色冷酷,吐出了一個字眼。

那插在秦南雙臂、胸膛、雙腿上的金色長箭,從其內部,迸發開來了刺眼的光芒,只聽得砰砰砰的炸響聲,全部爆開,在秦南的身上,炸起來了一股火光,翻騰而起。 「秦南!」

蕭冷、楚韻等人的面色,無不大變,身形下意識的衝上去,但是那歐陽霸散發出來的武宗境威壓,卻如同一道屏障,硬生生擋在他們的面前,令他們動彈不得。

全場眾人只看到。

當秦南身上的火光消散之後,他那副軀體,毫無完整之處。

雙手、胸膛、雙膝全部炸成一團模糊血肉,身上其他地方,全部被燒焦,皮膚裂開,裂開之處,凝成了一塊塊的暗紅色血塊。

秦南那挺拔如松的身形,開始劇烈搖晃起來,好像一陣風刮過,就能將他吹倒。

可是……他沒倒!!

他的胸膛破碎了,他的雙臂破碎了,他的雙膝破碎了,再加上他那身上的巨大重創,他整幅肉身已經千瘡百孔。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站立著,頭顱不動,身腰不彎,雙腿不屈。

在他身體中,彷彿有股無形的力量,正在支撐著他的全身上下。

哪怕是武宗境,也無可奈何。

「這……」

全場殿主、弟子們,臉色不禁為之動容。

一個人,他到底是有何等的意志,才能支撐起如此一副身軀?

「秦南!」

歐陽霸看到這一幕,暴跳如雷。

他沒有想到,一個區區半步武王境,一個區區黃級十品武魂的弟子,竟然有著這等驚人意志!

「宗主,我來助你!」伴隨著一道大喝聲,只見到一道身影,升騰起來,赫然是異寶殿殿主,只見異寶殿殿主,滿臉森然笑容,道:「宗主,我這裡有一門異寶,名為噬心古蟲,只要將它釋放出來,它就會鑽入心臟之中,一層層撕咬,帶來的疼痛,不可想象!」

「哦?」

歐陽霸眉頭一挑,不過不知從何開始,他竟然對這個噬心古蟲的威力,產生了一絲懷疑。

「宗主,秦南殺了我的兒子,我要親自對他進行刑罰!」這時候,刑罰殿殿主站起身來,大聲吼道:「我們刑罰殿之中,有一種太古刑罰,名為血刑,若是讓此刑,在配合噬心古蟲,哪怕是秦南,也得徹底恐懼,到時候他自然會乖乖聽我們的話,交出身上的奇遇!」

「恩?這個辦法不錯,你們兩人,速速施展!」

歐陽霸雙手負立,俯瞰著秦南,嘴角浮起了抹冷笑。

「遵命!」

異寶殿殿主和刑罰殿殿主臉上都露出抹興奮之色,他們當初在異寶殿的時候,被秦南和妙妙公主等人,那般羞辱,根本不能忘懷,如今局勢已變,他們自然要對秦南!

嗖嗖!

異寶殿殿主和刑罰殿殿主的身形,眨眼之間,來到了秦南的面前。

乖妻要奪權 秦南爭著一片血水的雙眼,看著他們二人,嘴唇微動,聲音沙啞:「……呵……呵……」

異寶殿殿主和刑罰殿殿主臉色一怔,隨即湧起了一股憤怒。

事到如今,這個秦南,竟然還敢如此囂張!

「今天就讓你嘗嘗噬心古蟲之苦!」

異寶殿殿主強忍住怒火,陰笑一聲,掏出了一枚古盒,古盒一打開,就露出了一枚半個巴掌大小的漆黑蟲子,這蟲子生有八對細小尖牙,頭有雙須,眼如一點紅芒,身上不斷散發出來了一股股的腐蝕氣息。

「咬他!」

異寶殿殿主立刻下令,那噬心古蟲,發出了一道興奮的嘶鳴聲,身形一閃,落在了秦南的肩膀上,只聽噗嗤一聲,它竟是將秦南的肩膀咬出一個血洞,從那血洞中,鑽入其中。

全場所有人都看到,在秦南左臂上,鼓起了一個圓包,圓包不斷移動,向下推進,朝著心臟之處爬去,看的無數的涼氣,從心頭冒起。

三個呼吸之後,秦南的瞳孔,突然狠狠一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