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就在羅征準備與凌霜下去融合那織天纏絲時,他向後望了一眼,才看到這頂部最後見面的牆壁上有一條細小的縫隙。

  • Home
  • Blog
  • 就在羅征準備與凌霜下去融合那織天纏絲時,他向後望了一眼,才看到這頂部最後見面的牆壁上有一條細小的縫隙。

這塊牆壁與兩個琉璃眼球和靈魂結晶是呈直線的。

剛剛那些小小的黑色眼球朝著這個方向移動,羅征以為它們的目標是這兩顆琉璃眼球,可這琉璃眼球並不能藏身,難道這牆壁上的裂縫中還隱藏著什麼?

不管是什麼,羅征現在的陽魂之體不可能破壞神廟,等到自己肉身越過彼岸后可以再來一次。

他總覺得這事情沒有九五二七說的那麼簡單。

既然天葵神廟破敗了這麼多年,心懼眼魔也消失了這麼多年,突然就復活了幾隻,這十分反常。

兩人收納了織天蛛的屍體后,回到了二樓,凌霜便運轉道之真意將織天纏絲收納為自己所用后,第一次彼岸之行算是告了一個段落。

離開天葵神廟后,兩人便先後脫離了彼岸。

羅征蘇醒來的一刻,天色已放亮,大部分修鍊之人也停止了修鍊。

「洪田,洪田!醒醒!」

殷月環的旗下有一人保持著端坐的姿態,旁邊有人在呼喚此人。

喚了幾句后,這洪田「噗通」一聲栽倒在了地上,竟是不省人事了……

殷月環看到這一幕,眉頭皺起,她上前查探一番后,臉色已沉了下來,「洪田一直在九段線徘徊,他恐怕在昨晚衝擊彼岸失敗了……」

看到躺在地上的洪田,羅征也是微微搖了搖頭,上前說道:「這次衝擊彼岸的風浪的確很大,死傷不少……」

被真意之海吞沒了陽魂,就只剩下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

每一次衝擊彼岸,就是在鬼門關走一遭,許許多多像洪田這樣的人便再也不曾醒來,無論是龍城還是其他的修鍊之地,這種事情都不鮮見。

殷月環命人將洪田的軀殼搬走後,目光再度凝聚在羅征身上,「你過了彼岸了?」

羅征來龍城不到一年,前面一段時間幾乎一天一個樣,後面則是一月一個樣,現在竟直接衝過了彼岸。

想當年自己被困在九段線的歲月,殷月環就忍不住感慨命運不公平。

「昨夜的確衝過了彼岸,」羅征回應了一句。

「旗主大人過彼岸了!」

「旗主終於成就彼岸境了……」

秋思源,月白誠等人也發現了羅征的變化。

其實在他們眼中彼岸境並不鮮見,可羅征進入彼岸還是讓他們備受期待,在他們眼中羅征絕對是最特殊的那一個。

「才剛上彼岸,陽魂竟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殷月環盯著羅征道。

雖說這幾個月,羅征的靈魂之力都在穩步增長,但那種增長是正常的,只要每天浸在真意之海,陽魂都會穩步增長。

可羅征這一次增長的太驚人了,就連殷月環也自感不如。

這傢伙才剛剛入彼岸,怎麼做到的?

「這次運氣不錯,在一重天尋到了一些機緣,」羅征漫不經心的回答道。

「一些機緣……」殷月環咀嚼著羅征的話,頓時無語了,到底需要何等的機緣才能讓陽魂如此增長?除非是吞噬靈魂結晶……

可那等珍貴的東西,怎麼可能出現在一重天? 霸道總裁別惹我 就算真的出現了,又能有多少? 滿江紅帶著舒琴飛到五王府的一個比較隱蔽的屋檐上,滿江紅問:

「你有什麼問題嗎?」話里沒有任何感情,舒琴道:

「我。。。我不想回去。」

滿江紅:「對不起,你已經個五王爺在眾人之下拜堂成親,這已經是事實了,今晚的事滿江紅以自己的名譽擔保,不會告訴任何人。」

說完再帶舒琴下去,但是舒琴掙扎想掙脫他,不料腳下的瓦片一滑,她直接撲倒了滿江紅的懷中,滿江紅被她一推,腳下的瓦片順勢一滑,竟然被舒琴撲倒,屋頂上啪啦的聲音引起了下面守衛的注意,一名守衛喊:

「誰在哪裡!」

舒琴嚇得身體一哆嗦,趴在滿江紅的胸口上,閉眼攥緊他的衣領。

「。。。」滿江紅模仿貓的聲音叫了一聲,那名侍衛的同伴拍了他一下,道:

「大驚小怪,五王爺仁愛,收了許多流浪貓的事你不知道嗎。」

「也對也對,走去討塊雞肉吃。」

舒琴舒了一口氣,兩人對視,舒琴發現自己還趴在滿江紅身上,臉搜的一下,如同炸開的炮仗,紅成喜燭,舒琴慌忙道:

「對對對。。對不起。」

愛似浮屠 滿江紅見她騎在自己身上,只顧著道歉忘了起來,滿江紅淡定對它說:「王妃請冷靜,我不會在意的,能先起來嗎?」

舒琴這才意識到自己應該起來,她連忙起身,但是腳下一滑,又向前摔,滿江紅來不及閃避,舒琴再次撲倒滿江紅身上,兩人就這樣在這個意外中嘴對嘴親到了一起,滿江紅這時不在淡定了,握住舒琴的腰一臉不可置信的將她抬起,兩張震驚的臉你看我我看你,兩人一瞬間分開,舒琴覺得自己的嘴唇火辣辣的,好像磕破嘴唇了,還有自己的牙齒,嘴裡一股血腥味,舒琴心想:牙齒不會被撞歪了吧,滿江紅背對著她一手捂住嘴,努力平復心中的激動,讓臉上的紅光降下來,他努力的調整自己的呼吸,但是腦子裡一片漿糊。

「那個。」舒琴。

「。。。」滿江紅。

兩人不約而同的扭頭,舒琴看到他破掉的嘴唇,舒琴羞恥的轉回來,不看他的臉道:

「那個,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沒事,我是專業的,做任務時遇到各種各樣的情況,我的內心毫無波動,你不用放在心上。」

「這怎麼能不放在心上。」舒琴捂嘴,臉上一片紅雲,自己的初吻就這麼意外的給出去了,這算什麼呀,一點都不美好。

這時一隻黑貓自屋頂的一頭跳過來,歪頭看著這兩個情緒不正常的人,那隻黑貓向舒琴走去,舒琴撓了撓它的下巴,黑貓很舒服的眯起眼睛,舒琴面上有了一絲微笑,滿江紅偷偷看舒琴與黑貓的互動,清咳一聲道:「如果你真的很在意的話就把我當成那隻黑貓吧,那樣你就不會那麼在意了。」

四處找不到舒琴的棠瑩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只能回來求助司馬世奇,棠瑩將喝的半醉的司馬世奇拉出來,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清楚,司馬世奇的酒一下子全醒了,他用自己的摺扇輕打了一下棠瑩的小腦袋,訓斥:「我讓你出去玩不是讓你去做這樣的,這樣好了,現在京都人流這麼多,找舒琴無疑是大海撈針,你這樣子連本王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對不起王爺,我沒想到會把小姐給弄丟了,當務之急是找到小姐呀王爺。」棠瑩拉住司馬世奇的手臂焦急的搖晃,司馬世奇扶額道:「讓我想想。」司馬世奇苦惱這下自己該去求助誰呢?去找天機樓是最好的辦法,因為他們搜查的能力很強,但是他們是個情報販子,越是重大的新聞,他們做的越起勁,但是到時候他們會落人把柄,出動鐵侯門的人會鬧的人盡皆知,自己的勢力又沒有滲透到京都里,司馬世奇頭疼,他也不知道什麼最佳方案,就在這時他抬頭看到了滿江紅,司馬世奇一驚,滿江紅讓他噓聲不要聲張,司馬世奇拉著棠瑩靠牆的陰影走,棠瑩皺眉不解,司馬世奇對她說:「不許出聲。」

棠瑩乖巧點頭,司馬世奇擺動兩手的手指,與滿江紅對暗號,滿江紅將自己去辦案和遇到舒琴的事通過比手勢傳達了出去,棠瑩也在這個角度看到了屋檐上那個熟悉的背影。

「啊!」棠瑩被司馬世奇眼一橫,她的聲音逐漸弱了下去,沒想到小姐在這裡,棠瑩心裡送了一口氣,棠瑩叫他們兩人對完手勢后相視點頭,司馬世奇便拉著棠瑩離開,棠瑩時不時的huitou望,對司馬世奇道:

「王爺,那個男人靠不靠譜呀,小姐她會不會有事。」

司馬世奇道:「他是鐵侯門的滿江紅,你覺得呢。」

棠瑩心想:原來他就是滿江紅。說完她又回頭看了一眼,長得高大很有男子氣勢,完美符合舒琴小姐心中的理想,他們接下去還會有故事嗎?她不自覺的腦補後面的事情,想到一點時,棠瑩趕緊搖頭將自己腦子裡的齷齪思想甩掉,小姐可是一個很單純漂亮的人,絕不會做不好的事。

舒琴逗弄黑貓良久,滿江紅看那邊的宴席快散了,司馬世度搖搖晃晃的向他們走來,滿江紅拉住她的手臂道:「他們人要散了,你得回去了。」

「可是。。。我。」舒琴猶豫不決。

滿江紅對她說:「一切已經來不及了,接受這個既定的事實吧。」

舒琴的眼神暗了暗,抬眼用一種十分渴望的眼神對他說:「若是你,你會接受這樣無故的命運嗎?」她想要一個能讓她接受這個命運的理由,一個答案,滿江紅沉默了一會,對她說:「我不會欺騙你,因為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去改變和面對自己的命運,若用我現在的想法的話,那就是隨波逐流,順應天命。」

舒琴嘆了一口,抬眼用一種憐憫的眼神對他說:「我曾經也和你一樣,但是最後我什麼也沒有得到,成為家族一塊光宗耀祖的石碑。」

舒琴的話滿江紅全都聽進去了,他覺得舒琴和自己很像,他想與她多說說話,但是給他的時間並不充分,滿江紅將舒琴送回婚房,不帶任何留戀離開,舒琴目送他遠去,但是現在不是傷感的時候,舒琴拿起自己的嫁衣,乾淨套上,將白粉胭脂口脂塗上,塗到嘴唇的時候嘶了一聲,銅鏡中舒琴看到自己磕破的嘴唇,想到自己與滿江紅接吻的場景,但是她來不及臉紅,她聽到院子有腳步聲進來,她左右找自己的頭冠,終於在桌子底下找到了,她慌忙帶上,但是來不及固定了,房門打開,司馬世度走了進來。 龍城。

試煉紅石前今日格外熱鬧,昨夜龍城外也有十多人闖入了彼岸。

在第一次融合了彼岸信物后,這些人亦迫不及待的測試自己的力量。

紅石面前,屹立著一名長發女子。

這女子的頭頂上浮現出一枚小小的種子。

「是靈火種……」

「倒是運氣好,靈火種很難挖掘到!」

「多半有貴人相助,為她準備了這顆種子!

眾人的臉上浮現出艷羨之色。

這女子手中握持的是一柄青綠色的短劍。

當她將短劍揚起時,那顆靈火種翻出一絲火光,一點點火焰也在她短劍上燃燒。

「去!」

只見女子驟然一個疾沖,到了紅石跟前時,短劍驟然劃出了一劍。

「轟!」

這一劍斬殺之下,所有的力量都被紅石吸收了。

不一會兒紅石上光芒閃動,隨著一陣奇特的紋路出現,中間顯露出一個「三」字。

這個成績,頓時引來了一陣歡呼。

「在我的意料之中……」

「靈火種的威力到不了三神鈞之力,加上這女子本身的修為,差不多了。」

「對於初入彼岸之人,這已經是一個很好的開頭了。」

女子顯然對自己的成績很滿意,收起了短劍,退了開去,站在了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跟前。

這男子扛著一桿大旗,顯然是一名旗主。

人群中的羅征看到這一幕,心思倒不再這女子的成績上。

這女子初入彼岸,顯然不是一名旗主,竟然也能自由進出龍城。

看樣子進出龍城的規矩,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嚴格。

不知道蘇寬那小子沒了旗幟是如何進出的,看樣子還要逮著他好好問問。

那女子退出來后,又有一名男子走上前去。

這男子融合的彼岸信物就是最常見的天青石了,在彼岸中的那片沙灘上幾乎隨處可見,十分普通。

當然,這男子的成績也很普通。

儘管他爆發全力攻擊那塊紅石,但紅石上僅僅浮現出一個「一」字,這說明他的力量在兩神鈞力之下……

但這男子依舊很滿意,他終究是踏上彼岸了,融合天青石不過是一個過渡而已,日後有機緣可以再更換。

接下來的幾人的彼岸信物都很一般,有天青石,有白芷草等等,都是一些尋常之物,這些人的力量大部分都是一神鈞到兩神鈞力之間。

不過有一名長相秀氣的男子,倒是祭出了一個十分獨特的彼岸信物,那是一塊亮閃閃的晶片。

羅征聽周圍人所說,這晶片稱之為「雲羅晶」,這長相秀氣的男人依靠這枚「雲羅晶」竟然爆發出四神鈞之力。

這男子應該來自於中神州的某個大家族,與蘇寬那般家族一樣,同太一天宮聯繫的很緊密,不少旗主紛紛上前祝賀。

等到測試的人都差不多了,羅徵才決定出手。

其實羅征並不願意在這裡顯露身手,但龍城內的測試紅石只有這一塊,他也沒得選擇。

當羅征出場之際,人們的目光也集中在他身上。

「是和王瀟作對的那小子……」

「噓!這人的後台很硬,他惹了王瀟,王瀟也不敢說什麼。」

「我看王瀟未必善罷甘休!」

「他跨越彼岸的速度倒是快……」

羅征緩步邁向測試紅石,手指輕輕一扣,長劍「有雪」已躍然手中。

一些識貨的旗主們看到羅征手中長劍時,眼神頓時放出了光芒。

「是名劍樓的那把『有雪』……」

「這把劍竟然被此人買下來了,真是有錢!」

「……」

旗主們多多少少也瞻仰過名劍樓中的那些佩劍,但玄尊道寶的價格高昂,特別是這把「有雪」更是一流玄尊道寶,大幾百萬神晶的售價只能讓旗主們退卻,也只有盟主們可以光顧了。

「嗡……」

隨著羅征輕輕用力之下,劍身上微微閃爍出一絲寒芒。

雖說這把長劍購入不久,但羅征已數度在劍練塔中使用,此劍運用起來非常自如,幾乎沒有明顯的短板,各方面都屬上乘。

接下來羅征開始試圖調用彼岸信物!

他並未像其他人那般,將彼岸信物祭到自己頭頂,當那可魔眼泛出一點紅光時,羅征更是刻意的閉上了自己的右眼,將紅光完全遮蔽。

隨後他才開始抽調彼岸信物中的力量……

一股澎湃的力量圍繞著他的肉身流轉起來,這股力量並不像體內世界的九星那麼純粹,那些力量是完全屬於自己的。

彼岸信物雖然同樣屬於自己,但終究也算是借用。

「好強的氣勢!」

「這傢伙真的是初入彼岸么?」

「我看他光是靈魂氣勢,就足以媲美二重天,三重天的那些人!」

寶貝坑爹:娶我媽咪請排隊 眾人感受到羅征爆發出來的氣息后,也隱隱有了一絲期待之色,也有人心中疑惑,羅征似乎不願意祭出彼岸信物,那他的彼岸信物到底是什麼?

就在他們期待之下,羅征已提起了手中的有雪劍,朝著紅石上猛然轟了過去……

「轟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