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就在這時!

  • Home
  • Blog
  • 就在這時!

嘭!

辦公室的大門被人一腳踹飛!

「敢動我老婆,你找死!」

葉臨天渾身殺意翻湧,直接衝進來,將鄧祥扔到了地上!

「葉臨天,你總算來了,嗚嗚嗚……」

凌雪薇見到葉臨天,頓時委屈地哭了出來。

葉臨天連忙蹲下身,將衣服蓋在凌雪薇身上,柔聲安慰道:「別怕,我來了。」

說話間,葉臨天自然注意到了凌雪薇的異常。

緊接着,他看到茶几上還殘留的茶水,端起來聞了聞,有藥粉的味道。

葉臨天瞬間暴怒,渾身殺意翻湧,冷冷地瞪着鄧祥!

就連辦公室的氣氛,也冷了下來!

恐怖的氣息,令人心顫!

葉臨天抬手,從腰間拿出幾根銀針,飛速刺入凌雪薇的幾處穴位。

片刻后,凌雪薇漸漸恢復如常。

葉臨天鮮少展示自己的醫術。

畢竟,有三大神醫在,也用不着他出手。

不過葉臨天的醫術,可是華國頂尖的存在!

他不僅是北境主帥,更是五大戰區的醫神!

三大神醫,可是將自己的畢生所學都交給了葉臨天!

葉臨天,早已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此時,凌雪薇長長地鬆了一口氣,雖然恢復了,但身體還是有些虛弱,她害怕地躲在葉臨天身後。

隨後,葉臨天拔出銀針,拍了拍凌雪薇背,安慰道:「沒事了,你出去等我,好嗎?」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凌雪薇竟然會在質檢局出這種事。

一瞬間,怒火中燒!

若不是自己擔心她,趕來查看,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凌雪薇點點頭,起身。

她擔憂地看着葉臨天,「那你自己小心點。」

葉臨天點點頭,「好,你放心吧,質檢的事我已經知道了,交給我來處理吧。」

凌雪薇走出辦公室,便看見自己的員工正滿臉焦急地等在門口。

。 顧百里說道:「外地來雲遊的,俗家名字不清楚,道號純陽先生。」

「那現在還在本市?」李新年問道。

顧百里遲疑了一會兒,說道:「我父親請他在家裡住了三年多,那年我去參軍,他就走了。」

「再沒見過?」李新年問道。

顧百里搖搖頭沒出聲。

正說著,李新年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拿起來看看來電顯示,原來是余小曼打來的,猜想她可能從顧雪那裡已經知道自己回來了。

顧百里見李新年有電話進來,於是站起身來去了自己房間,李新年接通了手機「喂」了一聲。

「老旦,你回來了?」只聽余小曼低聲問道,好像還有點微微喘息。

李新年不禁想起剛被放出來那天在母親章梅的家裡余小曼的放蕩和激情,頓時就覺得有點上火,雖然中午在顧雪身上發泄過,可小腹還是有有一股暖流到處亂竄。

「中午剛到。」李新年也有點喘息道。

「晚上有事嗎」余小曼問道。

本來這兩天顧紅不在家,正好可以跟余小曼偷偷約會,可不知為什麼,李新年卻有點言不由衷地說道:「今晚約了個人談點事,怎麼?有什麼事嗎?」

余小曼好像有點失望,說道:「既然約了人就算了,沒什麼事,只是打個電話。」

李新年心裡有點過意不去,說道:「明天我給你打電話。」

余小曼急忙說道:「明天中午你來我家吃飯吧。」

李新年心裡嫌惡徐世軍,對余小曼的家也有點逆反心理,再說,他可不想在徐世軍和余小曼睡過的床上干那種事,遲疑道:「你家就不去了吧。」

余小曼急忙道:「我說的是我媽家。」

李新年楞了一下,問道:「怎麼?你爸媽不在家?」

余小曼說道:「他們去我姨家了,要晚上才能回來。」

李新年沉默了一會兒,說道:「那明天電話聯繫吧。」

余小曼好像要坐實這件事,猶豫道:「就別打電話了,反正中午我在家等你,到時候我有話跟你說。」說完,把手機掛斷了。

李新年站在那裡獃獃楞了一會兒,一扭頭,忽然看見保姆小翠正站在門口一臉狐疑地看著他,肯定聽見了剛才他和余小曼的對話。

「啥事?」李新年瞪著小翠問道。

小翠沒好氣地說道:「看來晚上又不在家裡吃飯了。」

李新年還沒出聲,手機又響了起來,這一次是姚鵬打來的。

「李總,聽說你回來了,晚上有安排嗎?」姚鵬問道。

李新年猜想可能是張富強告訴姚鵬自己回來了,實際上他也正打算約姚鵬見個面,遲疑道:「中午剛回來,沒什麼安排。」

「那晚上老地方見面,我這就去準備一下,咱們喝一杯。」姚鵬說道。

李新年知道姚鵬所謂的老地方就是他父母的那棟老房子,猶豫了一下說道:「行啊,等一會兒我就過去。」

說完,掛斷了手機。

小翠氣哼哼地說道:「顧叔剛才還讓我多弄幾個菜呢,就知道肯定是白忙活。」

李新年沒好氣地說道:「怎麼白忙活了?等一會兒大姐和洋洋都要回來吃飯。」

小翠抱怨道:「大姐剛才還打電話回來讓顧叔去接洋洋呢,她晚上也有應酬。」

李新年笑道:「那你就陪顧叔和洋洋一起吃吧。」

小翠白了李新年一眼,一轉身去了廚房。

李新年站在那裡摸著下巴沉思了一會兒,正好顧百里從裡面出來,於是說道:「爸,你去接一下洋洋吧,我晚上約了人,不在家裡吃飯了。」

顧百里點點頭說道:「你如果天天在家裡吃飯我反倒要擔心了,畢竟是上億的投入呢,忙你的去吧。」

由於晚上要喝酒,所以李新年照例是打計程車去了姚鵬家的老房子,不過,等到房門打開的時候,李新年不禁吃了一驚,因為來開門的人不是姚鵬,而是張君。

「怎麼?怎麼你在這裡?」李新年一臉驚訝道。

難道張君這麼快就和姚鵬搞到一起去了?不對啊,中午跟顧雪分手之後,自己還去找過張君,並且跟她談過公司的籌備工作,但她連姚鵬的名字都沒有提起過。

張君朝屋子裡偷偷看了一眼,詭秘地小聲道:「這不是正合你的心意嗎?」

剛進門,姚鵬就從屋子裡走了出來,笑道:「我也不會做菜,所以就把阿君叫來幫忙了。」

阿君?居然已經叫的這麼親熱了?

這麼說已經搞到一起了,沒想到姚鵬還真有兩手,認識不到一個星期就把張君給擺平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當然,兩個人都是乾柴枯草,只要一點火星就足夠點燃了。

「你可以啊,我都沒這個面子呢。」李新年沖姚鵬擠擠眼睛說道。心想,既然張君在這裡,那今晚就不能談論萬振良的事情了。

張君白了李新年一眼,嗔道:「哎吆,好像你什麼時候給過我這個機會似的,我想獻殷勤還插不上手呢。」

聽了張君的話,李新年又有點疑惑,心想,難道張君真的只是來這裡幫忙炒菜的?不可能,起碼她和姚鵬在那天認識之後不止是第二次見面,否則姚鵬也開不了這個口。

果然,等到張君進了廚房之後,李新年低聲道:「看樣子是搞定了。」

姚鵬好像生怕張君聽見,急忙把李新年拉進了裡面的房間,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先交個朋友嘛。」

李新年懷疑姚鵬可能已經跟張君在這裡偷偷幽會過了,一時似乎對姚鵬的印象有點改變,笑道:「怎麼?難道你還怕我這個媒人吃醋?」

姚鵬乾笑幾聲,說道:「不過,今天也不巧,阿君剛來就接到了電話,晚上有個聚會一定要去參加,所以,還有最後一個菜炒好之後就走了。」

正說著,張君在外面叫道:「好了,你們兩個可以喝酒了。」

李新年走出來,疑惑道:「怎麼?你不跟我們一起吃飯?」

張君解下身上的圍裙說道:「本來倒是想跟大鵬一起慶賀你當了爸爸,可突然接到同學的電話,今晚有個飯局必須要去,所以,只好你們兩個先慶祝了。」

姚鵬驚訝道:「哎呀,李總當爸爸了?」

李新年不禁納悶,因為他下午跟張君見面的時候並沒有告訴她顧紅生孩子的事情,不清楚她是聽誰說的,應該不是顧紅告訴她的,否則下午見面的時候她應該會提到這件事。

「你消息倒是靈通,這事我還沒來得及說呢。」李新年疑惑道。

張君笑道:「你知不知道今晚這個飯局請的是誰?」

李新年搖搖頭,說道:「我怎麼知道?」

張君說道:「如果顧紅不生孩子的話,她今晚應該是東道主呢。」

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們的導師蒞臨本市,本來他先給顧紅打的電話,可沒想到顧紅在吳中縣生了孩子,所以只能給我打電話,你說我能不出面安排一下嗎?」

「杜春谷?」李新年驚訝道。

。 遊動的越軍有如星河,雖然看不見人,但從燃著的一枚枚火把之光就能看出,這些越軍已經把教堂圍的水泄不通。

一片草地之上,李志明的臨時指揮所搭建而成,是在教堂**出的槍彈夠不到的地方。為安全起見,越軍們還在指揮前用土壘砌起了一道矮牆。李志明、彭少輝和另外幾名越軍軍官就站在矮牆后。

李志明打量著遠處的教堂,默默無語。

彭少輝忍不住了,說:「團長,依我看,不如我們現在就發起進攻。」

李志明:「不急,北寇已經成了瓮中之鱉,不在這一會。」轉身對另一名軍官,「通知各連隊,抓緊時間休息,明早凌晨開始進攻。」

彭少輝見自己的意見沒有被採納,尷尬地對李志明說:「團長,我去前面看看。」

「嗯「李志明從鼻子裏哼了一聲。

彭少輝幾天來的表現,讓李志明感到非常失望,雖沒有對他進行嚴厲批評,但從心眼裏已經有了反感。

「還是一名有經驗的作戰參謀呢!連個人都跟不住。不但讓北寇的大部隊跑了,而且自己還死了那麼多人。打仗沒有不死人的,死就死一些,無所謂。可是,別光死自己的啊!敵人也得多死點。就是不打個平手,也要有個尾數。然而,從與中方開戰以。別說是把這股進入越境的中國軍隊消滅掉,打到現在,連他們一個活人都沒抓到。」

李志明把所有責任推給了彭少輝。

彭少輝離開李志明的指揮所,重新回到了他的那個人數不多的小隊人員中。彭少輝在一個暗處趴下來,不甘心地盯着教堂這座高大建築。

教堂外黑糊糊的,如同一隻睡死了的怪獸一樣,一動不動。

彭少輝在想,裏面的人現在在幹什麼,怎麼連點動靜都沒有,難道他們就沒有一點逃跑的打算。彭少輝進過教堂,也知道那裏面有不多的中國軍人。如果趁著天黑,越軍們一鼓作氣肯定能把他拿掉。可這個李志明偏偏不肯,非得要等到什麼天亮。

「唉!」想到這,不由自主地嘆口氣。如果自己有這個權利該多好啊!

尤自伍和李小華打開了地道門,兩人進入地道。

本來地下室的空氣就霉氣十足,但與這裏比起來,簡直是小屋見大屋。

長久的空氣不流通,已經讓這裏成了死潭一樣的污穢。

按著常理,尤自伍應該等到裏面的空氣與外面進氣互通之後,人才可以進去,才不會有致命危險。可是,尤自伍哪裏等得到這個。大敵當前,人命關天,儘快尋找出一條通路才是當務之急。所以,門一打開,倆人便走了進去。

火把在暗道內搖動,人影經光線一照,不住地在牆壁上變換著身形。

暗道有一人多高,一米多寬。彎彎曲曲向前沿伸而去。洞壁和洞頂全是用石塊砌成,手摸上去之後,感覺是滑滑的,似乎是在摸一種動物的粘液。不僅如此,那種透心的涼簡直讓人毛骨悚然。

尤自伍打着火把在前,李小華在後。兩人從黑暗中走出,然後再走進黑暗。除了火把所到之處,其他地方全都像是有幽魂一樣的恐怖。

「這會通道哪?」李小華不自信地問。

「看看就知道。」

「要是能走出去就好了。」李小華想藉著說話,好驅散身上的恐懼。

「保持安靜。」尤自伍制止了李小華,一方面是這裏的空氣稀薄,應盡量解省些氧氣。另一方面,只有在靜態中才能及時發現裏面有什麼異常。

能有什麼異常?一個封閉太久的地下通道,沒有誰會到這裏來。人不來,難道別的動物就沒有嗎?這是尤自伍一直關心的問題。

他可是領略過那條巨蟒威力,千萬別在這碰到他。

兩個人不再說話,摸著牆壁,繼續沿通道向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