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就是現在!”黃道生右手一翻,一顆綠『色』的掌心雷出現在手中,猛的甩向邵隊長,並且在自己被蜂羣纏繞的一瞬間,使用了充能一半的抗拒圓環,同時幻化出來幽冥鬼氣巨盾,重複着第一次的動作,向前狂奔。

  • Home
  • Blog
  • “就是現在!”黃道生右手一翻,一顆綠『色』的掌心雷出現在手中,猛的甩向邵隊長,並且在自己被蜂羣纏繞的一瞬間,使用了充能一半的抗拒圓環,同時幻化出來幽冥鬼氣巨盾,重複着第一次的動作,向前狂奔。

“噗……”

邵隊長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枚掌心雷,他躲不開!因爲掌心雷中裝有一粒南磁鐵!

而且掌心雷在接觸到他胸前的鎧甲後,只發生了微小的爆炸,連饒癢癢都不算。

更加想不到的是,爆炸後,只有氣霧一樣的『液』體炸開,散發在空中,粘附在他身上,這種氣霧,充滿了異香,似乎是花蜜一類的『液』體。

“花蜜?不!!!!”邵隊長瘋狂的大叫起來。

聞到花蜜味道後,數以十萬計的工蜂瘋狂的撲過來,而極具恐怖殺傷力的蜂王更是主動飛向了邵隊長,最濃郁的地方就在他胸口以上的部位,地獄結界中,連透明的大樹也因爲大量蜂王的出擊,微微擺動起來。

黃道生冷笑一聲,趕走眼前幾個不開眼的野蜂,迅速向場外奔去:“如果不是你對我心存殺機,我也不會輕易動用花妖森林裏的這份珍貴花蜜!去死吧!” 黃蜂小地獄結界中後來發生了什麼,黃道生一點兒也不關心,他現在衝出了結界,瞬間出現在山谷的出口方向,遠遠的看見了站在營地中的五名裁判,這才徹底放鬆下來。

黃道生的出現,是在所有人的預料之中,也是預料之外。

以他的實力,想要成爲前三名當然是板上釘釘的,從他手裏拿出的各自古怪新式武器,以及匪夷所思的戰術,淘汰新兵處朱大人和仲裁處的冷大人,所有人都認爲理所當然。

沒想到他竟然第一個走出山谷,比巡邏隊的兩大高手邵隊長和車隊長還要快,這就讓衆人另眼相看了。

只見黃道生艱難的取下染血的頭盔,抖動着身體夾縫中被壓死的黃蜂屍體,狠狠的向旁邊吐出一口血沫,大踏步的向五人走過去。?? 最強靈魂收割者332

王大人心中嘆了口氣:“舒大人果真神勇!不出差錯的話,本次內部選拔的最高獎勵當然會頒給他。可是……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有異變啊……”

率先說話的卻是黃道生,恭恭敬敬向幾位大人彙報:“下官幸不辱命,通過了結界。”

周牛頭一臉微笑:“舒隊長實力超羣,名不虛傳,可喜可賀啊!不知其餘四人在裏面,大概還要多久?”

“冷大人未進結界,贈送給下官一件魔音哨,原路返回了。邵隊長等人被困,龐大數量的黃蜂攻擊力驚人,下官憑着獎勵的寶物和冷大人的饋贈。才得以艱難脫險。”

周牛頭眉頭一皺:“沒有進入結界?他是放棄了選拔嗎?”

喬馬面笑笑:“他是仲裁處爲數不多的武官之一,但是實力肯定不如巡邏隊和遠征軍,不進結界送命,這是有自知之明。”

王大人跟着一旁賠笑:“冷大人確實在賽前和下官說過此事,下官以爲他是在說笑,也就沒用置理……”

周牛頭一揮手,放過了這個事情,問道:“但是邵隊長等人怎麼還被困在裏面?舒隊長,難道里面危險重重,連你們聯手都過不了嗎?”

黃道生滿肚子怨氣:“哪裏是聯手啊?嗎的老子一個人單挑三個。不。是單挑三個加上幾十萬的野蜂!裏面殺的你死我活,外面半個字都不敢多說,真他嗎憋屈!”

黃道生嘆了口氣:“成千上萬的黃蜂緊緊的糾纏着,寸步難行。不知怎麼回事。最後還引來了大量雄蜂和蜂王的襲擊。它們成羣結隊從一棵透明狀的巨樹上面飛下來,見人就刺,下官身上的特製鎖子甲也差點崩潰。差點死在裏面。”

“透明巨樹!”除了王大人之外,其餘四個牛頭馬面紛紛驚叫起來,聲音中帶着一絲害怕的顫抖。

建工處的蘇牛頭本來只是一個看客,二殿駐大願城最高長官李牛頭也是一樣,來二殿衛隊選舉當裁判,本以爲只會看到一場無比輕鬆的衛隊選舉,沒想到竟然扯到了這麼個妖物出來,一時間兩人忍不住後退了幾步,驚恐的看着黃道生。

周牛頭更是一臉緊張:“舒隊長!說詳細一點,這裏面到底有什麼?”

黃道生頓時警惕起來,爲什麼透明巨樹會讓這些高級鬼物如此緊張?連兩個牛頭高官都嚇成這樣?

黃道生沒有說實話,裝作一副驚訝的表情問道:“難道周大人不知道嗎?”

喬馬面也在一旁催促道:“這是馮判官親自指點的地方,我們也不知情。舒隊長快說,恐怕邵隊長他們在裏面有危險!”

馮判官親自指點的地方!聯想到所有的事情,黃道生瞬間明白了,他可是楚江王的全權代表!

衛隊的內部選拔考覈,馮判官親自尋找的地點,透明的大樹,高級鬼物的驚慌失措,極有可能,這個山谷,是一個小型的真實考覈結界,那個獲得最終勝利,拿到靈魂收割者的人,肯定會接到一個類似的任務,和這裏山谷中的考覈極其相似。

黃道生小心組織着語言,說道:“諸位大人! 婚戀新妻:誤惹無良京少 邵隊長在上次獎勵後獲得了渾天鍾這個寶物,剛纔在結界中使用過了。邵大人敲擊渾天鍾驅趕蜂羣,下官似乎看到了如同波浪涌動般的扭曲,這纔不小心發現了一棵高聳入雲的透明樹木。而黃蜂羣,則是盤旋在整個天空中,聚集的稍微多一點的地方,正是最後飛來雄蜂和蜂王的方位。”?? 最強靈魂收割者332

周牛頭冷哼一聲:“哼!沒想到在這裏的結界中還能發現一棵無形樹妖!也不知是我們二殿的運氣好,還是你們幾人的運氣差!如果不是此地限制了級別,本官倒想親自試試這十大妖物的本事!”

無形樹妖,十大妖物,黃道生心中暗暗記下來,看來冥界還是有很多自己不懂的東西啊!

沒人再想說話,這種事情,已經超出了大家的控制範圍,和馮判官有關,和內部選拔有關,和冥界十大妖物有關,唯獨和他們這些小官吏沒有關係。

喬馬面問道:“舒隊長,依你之見,邵隊長三人能否逃出?”

黃道生沉默了一會兒,最終還是將所有的事情推在這個所謂的十大妖物身上,想必蜂王出動後,邵隊長几人是沒有可能輕易脫身的。

“回大人的話,在蜂王襲擊之前,邵隊長用過一次渾天鍾,給下官留下了一段短暫的安全期。下官看到其中有一人已經倒地不動,另外兩人同樣也是被蜂羣纏繞,不知傷情如何。邵隊長手持渾天鍾,最好辨認,他走在最前方,跟在下官身後,可能此時快要出來了吧……”

黃道生這番話說的毫無破綻,畢竟鬼差以上的境界,是沒法進入這個結界的,而一般的高級鬼差沒有幾件針對『性』的寶物,是沒法輕鬆通過的。

現場的這些人,連驗證的條件都沒有,唯一的高級鬼差王大人又是文官,黃道生則是傷勢未愈,周牛頭只能神情複雜的看着山谷的出口方向。

沒有等到邵隊長几人,逃兵冷大人倒是從營地後方回來了。

原路返回,很用了一點時間,叛逃的事情,倒也不算什麼必死的罪狀。

不過看到只有黃道生一人出谷,連戰鬥力最高的邵隊長都不見蹤影,冷大人也是倒吸一口涼氣,暗自慶幸自己當時的選擇實在是太正確了。

黃道生將魔音哨還給冷大人,順便細細和他講解了一下里面的兇險,在談話間,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山谷前還是一片寂靜,沒有任何人從裏面出來,邵大人幾人生還的機率越來越小。

最終周牛頭一揮手,態度堅決的說道:“打道回府!喬大人,你負責將此處列爲禁地,保護好傳送陣,修改成單項傳送,禁止透『露』出去任何情況!其他人隨我直接回二殿。”

諸人領命,黃道生跟着大部隊,再次回到這個看起來相當簡陋的開荒營地。

一路上,山脈中的景『色』淨收眼底,黃道生看着某些特殊的植物和山痕,一一記在心中,說不定將來還有回來的可能,如果能提前做出準備也好!

……

……

回到二殿,沒有想象中的熱鬧慶功宴,沒有大羣大羣的粉絲來迎接,只有一羣神情肅穆的鬼物高官,匆匆行走在路上。

內部選拔的結果,周牛頭也再也不提,命令相關幾人等在大殿不準離去,接着匆匆離開,不知去向。

喬馬面在營地中處理後事,建工處和大願城的裁判也各自回去,大殿裏只剩下仲裁處的兩人,還有黃道生。

此時殿外匆匆走進來一羣人,正是被淘汰的遠征軍方隊長一行。?? 最強靈魂收割者332

方隊長着急的問道:“王大人,選拔比賽是否已經結束了?”

王大人點點頭,一臉的憂鬱:“方隊長,稍安勿躁,出了大事情,上面自有安排!”

看着只有黃道生和冷大人在此,而巡邏隊的高手無影無蹤,方隊長明白了點什麼,走到王大人身邊,小聲的詢問道:“邵隊長是不是出事了?現在人員是不是不夠三人?周大人有沒有明說缺員如何處理?”

王大人哭笑不得:“方隊長,下官可不是決策人,還請大人靜等上級命令,好嗎?”

方隊長哪裏還能安靜的等着?五個人進去,只出來兩個,還有一個名額,如果他不弄清楚最後這個名額應該選誰,恐怕他這麼多年等待的上升機會就徹底失去了。

還沒等他繼續發問,發現周牛頭去而復返,身後還帶着一個身材高大的鬼物,嚇的他慌忙跪下。

賽羅 一瞬間,大殿內所有鬼差紛紛伏地跪拜,不敢凝視,黃道生從周圍小聲的談論中聽到,竟然是二殿的馮判官親自到臨!

周牛頭恭恭敬敬介紹了下面這些人,馮判官的聲音傳來:“逃兵沒有資格,剩餘人員按戰力另選兩人。舒克,擡起頭來!”

馮判官的聲音縹緲空泛,偏偏帶着不容拒絕的意味,黃道生小心翼翼地擡起頭,心中忐忑不安,看向這個二殿第二高官。

沒想到這一瞧之下,瞬間震驚的萬念俱灰。

黑『色』的風衣,黑『色』的長袍,看不出那張臉長什麼樣,但這身裝扮,竟然是黃道生在籃提橋監獄見到的神祕人!

……

…… 一瞬間,黃道生內心中閃過無數個念頭,大部分的結論竟然都是悲觀的,一切幻想全部破碎成空。

半年前親手掏走自己胸口神器的人竟然和馮判官有關係!

這個重創了自己,『逼』得自己不得不來到冥界求生的人,此刻竟然就站在他的面前,掌握着他的生死,高高在上,俯視衆生。

“是你啊!”馮判官發出一聲嘆息。

這一聲嘆息,讓知道一些內情的王大人差點嚇的昏倒過去。?? 最強靈魂收割者333

他只知道黃道生被高級鬼差以上的高官用黑風爪所傷,但看着情況,誰知道竟然就是馮判官本人?

可是不對啊!高級鬼差以上的鬼物,是不可能隨意前往人界的!大願城絕對不可能放過這些人進入上升通道,而且三界規則也不會允許高等級鬼物在人界興風作浪,一旦查出蹤跡,會嚴厲懲罰。

更何況,最說不通的是,根據黃道生的回憶,當時他聽到的是“秦廣王”和“楚江王”兩人之間的對決,而不是馮判官之類的副手,可馮判官偏偏又是知情人士,一眼就認出了黃道生!

王大人只覺得像是掉進了一個深坑中一樣,搞不好,他也會被牽扯進來這個巨大的漩渦中。

黃道生大汗淋漓,伏倒在地,根本不敢向上看,努力爲自己辯解着說道:“當日與大人相見,後來是秦廣王帶下官來到冥界,因爲唯有幽冥鬼氣纔可保住下官的『性』命。還請大人諒解下官的不敬……”

馮判官的聲音中沒有任何感情:“那你可願意主動投效本殿?”

黃道生當然知道這是什麼意思,爲了活命,他不得不委曲求全:“回大人!請給下官留出回到人界告別的時間,下官願意再次回到冥界,爲大人排憂解難,衝鋒陷陣,在所不辭!”

馮判官滿意的說道:“魂器交給原主人當然是最爲契合的,而且你也證明了自身的實力。所以本殿准許你回人界探親10日,再回冥界,歸本判官直屬。另有重任!另外。周牛頭負責另選兩人負責配合舒隊長,調離原職位,爲舒隊長做副官。”

被叫上名的人紛紛領命,恭送靜等馮判官離開。

事情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誰都不知道。原來黃道生竟然和馮判官扯上了關係。讓所有小看他的人,態度立刻發生180度大轉彎。

周牛頭最先說話:“舒隊長,首先恭喜你獲得鬼差內部選拔的第一名。獲得最高獎勵。不過獎品是由判官大人親自頒發,下官就不敢代勞了。其次,不知舒隊長對副手有什麼要求沒有?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忌諱?”

這個立即改變的態度,讓滿殿的鬼差都傻眼了。

除了極個別的人之外,二殿衛隊其他的人都站在方隊長的一邊,都對黃道生充滿了不屑和恨意,就在入殿打探消息之前還羣集義憤,商量着除掉黃道生的計劃,沒想到就這麼一會兒工夫,黃道生竟然變成了馮判官直屬的高級鬼差。

方隊長期期艾艾,欲言又止,他想爭取這剩下的兩個名額,可是根本開不了口,他可是放過豪言,有黃道生在遠征軍的一天,就不會有好日子過!

而且這兩個名額,是給黃道生當副手,方隊長要是真主動開口,那不是給狠狠的打他的臉!

這時候滿場還真的沒有誰敢走上前,『毛』遂自薦,或者是主動和黃道生示好。

黃道生心不在焉,他現在最關心的是什麼時候上人界,怎麼上去,靈魂收割者怎麼辦。

他只有10天時間,他已經在冥界待了大半年時間,他一分鐘也不想浪費!

黃道生誠懇的說道:“周大人,下官沒有任何要求,一切聽您的安排。不過還請周大人,儘快幫忙安排下官上人界的事情,下官是突然被秦廣王帶入冥界,還有很多親人沒有好好交代,下官非常想念……”?? 最強靈魂收割者333

周牛頭不敢得罪前途無量的黃道生,連忙說道:“這個當然是沒問題。本官現在就去『操』辦此事,舒隊長在大願城安心等待即可。王大人,你也隨同一起去。”

“是!”王大人早就被過山車一樣的起伏弄的渾身發軟,現在他也急切的想要離開二殿,換一個地方放鬆心情。

……

……

黃道生歸心似箭,恨不得立刻站進大願城的上升通道中。

可是到了大願城,再次陷入了三界常見的各級申報和審批緩慢流程中,在大願城一待就是三天時間,這纔等到新的一次校場大比機會。

冥界的上升通道只有在校場大比那天才會激活,遊騎營這種僱傭軍,以及官方拘靈隊,都會通過這個上升通道來到酆都城,繼而回到人界中。

校場大比100天才舉辦一次,算下來黃道生已經來到冥界有200多天,人界已經過去了七個多月。

此次一別,黃道生也不知上面會發生什麼。

爲了安全起見,黃道生給遊騎營的技師設計了一套手雷生產流程,授權象會長在他不在的期間可以接管橋頭堡重鎮的兵權,並且在集市上買到數量龐大的魂石,在烙印中塞滿了冥界中特有的資源和礦產,以及各種高威力的武器,充滿了幽冥鬼氣的裝備。

一臉興奮的凌草,還有準備搭順風車的衰老鬼,都在黃道生身邊陪着他,靜靜的等待着上升通道的激活。

馮判官沒有將靈魂收割者還給黃道生,自然是準備在他回來後再給,不過黃道生已經不在乎了,還剩下7天時間,每一分每一秒都珍貴無比啊!

等待是痛苦的煎熬過程!黃道生從人界下來,都有一個月的準備時間,沒想到這次回人界,10天的假期卻白白等待煎熬,浪費了3天!

如果不是凌草的花妖靜心效果,恐怕這三天,黃道生會在大願城中藉口鍛造處試驗武器,煩躁的大肆破壞的!

一大羣人在上升通道前等待着,黃道生三人已經拿到了通行證,靜等通道激活,略微有些激動。

遊騎營的象會長匆匆趕來,找到了黃道生一行,他不是送行,而是另有極其重要的事情稟報!

灰舌也陪在一旁,問道:“象會長,還有什麼事比舒大人回人界還要着急?”

象會長一臉愁容:“舒大人!遊騎營剛剛從特殊渠道得到消息,人界已經發生了大『亂』!”

“什麼!”

心急如焚的黃道生立刻跳了起來:“象會長,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象會長緩了緩,快速說道:“大人三天前託我查詢十大妖物的事情,遊騎營一直在打聽!剛剛得到消息,冥界十大妖物中,在30天前,已經有大妖強行突破了冥界封印,通過破碎虛空偷渡到了人界,並且在人界興風作浪,殺了很多舒大人的同類,甚至敢於和仙界對抗!”

“不會吧!”?? 最強靈魂收割者333

一羣人驚叫出聲來,黃道生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驅魔人小隊這些人的安危,這些人肯定就是象會長口中的“同類”,而他們的實力,絕對不是最強的!

灰舌搶先說道:“象會長,此事可不能『亂』講!地藏王菩薩可是用念力限制了冥界上升的鬼物,任何鬼差以上的高階鬼物,是不可以私自上升到人界的。除了一殿秦廣王手下的牛頭馬面能上人界拘靈之外,沒有任何人能進入人界,連其他九個閻羅都不可隨意上界,更不用說大妖了!大願城可不會分辨不清軍曹和大妖!”

黃道生也着急的問道:“象會長,你可確定,就是在30天前,有大妖逃到人界?是什麼妖物?是哪一方的勢力?它們去人界有什麼目的?” 象會長也是着急不已:“這個消息應該不假,而且隱藏的相當好!聯想起來舒大人所說,在人界碰到秦廣王和楚江王的事情,恐怕人界的大『亂』不是這麼簡單,而且大妖強行突破封印,恐怕時間更早,也許在舒大人下來之前,我們得知的30天消息,恐怕僅僅只是掩蓋不住的那一部分而已……”

這番話說出,所有人頓時無話可說。

黃道生突然冷靜了下來:“象會長,既然人界大『亂』,那我回去後,可就說不準什麼時候再回來了。象會長,灰舌大人,橋頭堡重鎮的事情就先交給二位了,騎兵的建設更需要加緊,人界如果大『亂』,接下來很有可能會輪到冥界,『亂』世之中,只有擁有足夠的實力,才能生存!”

說完這一切,黃道生長出一口氣,緩緩的看着四周的這些冥界朋友們,有些不捨的說道:“那麼諸位,再見了,如果我還會回來的話……”

黃道生三人,頭也不回的站上了上升通道的傳送陣,一瞬間就失去了蹤影,消失不見。?? 最強靈魂收割者334

……

……

全副武裝的各級小鬼,嚴陣以待的陣勢,四周瀰漫着緊張的氣氛,隨時可能爆發一場戰爭。

第二次踏上酆都城的地界,黃道生的第一感受就是這樣。

通道中除了黃道生三人,還有大願城每隔100天組織的一批新的拘靈隊官兵,也有上百人之多。

但是仍然不夠看的。酆都城與冥界的傳送通道附近,圍着至少五倍於黃道生這邊數量的鬼物,在沒有確定這羣人的合法『性』和安全『性』之前,酆都城衛兵不敢放鬆警惕。

領頭的官方拘靈隊官員遞上封好火漆的文書和通關證明,並且開始接受衛兵的挨個檢查,每個拘靈隊官兵必須展示代表自己身份的印記,以及大願城單獨發放的令牌。

聯絡官站在一旁看着文書,神情越來越驚訝,不斷的向人羣中打探,似乎在找什麼人。

很快輪到黃道生三人了。檢查的小鬼在掃描手部烙印時。突然發出警報:“他是妖物!”

嘩啦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