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就連仙朝之人也各個都有些恐慌。

  • Home
  • Blog
  • 就連仙朝之人也各個都有些恐慌。

追隨周泰和的赤霄人更是如坐針氈。

煙羅皇室那邊,唐雲豪夫婦亦是對視一眼,感到不可思議,內心也充滿諸般疑惑,唐曼青那張嬌美的容顏上更是布滿了驚疑。

同時。

流月也是。

她一直待在父親奔雷的身旁,就在黑佛老爺跪下的時候,她父親奔雷以及哥哥昊陽全部跪了下來,而她自然也不敢遲疑,同樣是跪了下來。

至於為什麼下跪。

她不知道。

內心更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剛才梅老還說無法確定這人是不是君王,怎麼就突然跪了下來,難倒說梅老已經確認這古清風就是君王嗎?

不知。

沒有多想立即秘密傳音給哥哥昊陽,問道:「哥,到底是怎麼回事?」

豪門逃妻:總裁我不婚 「我也不知道啊!」

昊陽的聲音傳來,流月哭笑不得,說道:「既然不知道那你跪下來幹嘛?」

「廢話!咱爹咱師公所有人都跪了,我敢站著嗎?」

而後流月又趕緊問她的父親奔雷,奔雷同樣也是一臉的茫然,回應道:「我也不知道,你師公都跪下了,我敢不跪嗎?」

奔雷又趕緊詢問黑佛老爺,黑佛老爺同樣是有些懵,他看了看黑水,黑水搖搖頭,示意自己也不知道情況,於是二人都秘密傳音詢問梅老。

「梅老,你……已經確定他就是君王嗎?」

「不知道。」

梅老的聲音傳來,黑水傻眼了,黑佛也傻了,兩人愣了一會兒,黑水詢問道:「什麼叫不知道?既然你不知道他是不是君王,瞎跪什麼,你這不是讓我們跟著丟人嘛!」

梅老跪在地上,臉上充滿了無奈,內心更是欲哭無淚。

他的確不知道古清風究竟是不是君王。

之所以下跪。

說起來,他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被古清風一聲訓斥的那一瞬間,他完全是情不自禁也不由自主的就那麼跪了下來,就好像感受到困意來襲莫名其妙的睡著了一樣。

三百多位赤霄人都跪了下來,唯有古清風還是那般悠閑自在的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小酒兒,一張冷峻的臉龐上,無悲無喜,無怒亦無憂,神情很是平淡,平淡的沒有任何感情色彩,哪怕所有赤霄人跪在地上,他也絲毫沒有任何影響。

費奎一直站在古清風的身旁,躬著身,提著酒壺,隨時倒酒。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古清風連飲三杯酒之後,又不咸不淡的說道:「行了,跪著做什麼,都起來吧,連他娘的我是不是古天狼,你們都認不出來,還有什麼好跪的。」

起來?

誰敢起?

誰也不敢起。

三百多好赤霄人全部看向黑佛、黑水兩位地煞老爺,而他們二人本想招呼大家起來再說,可就在這時,梅老的聲音秘密傳來:「所有人都繼續跪著,不要起來。」

「梅老!你今兒個是怎麼了?到底玩的是哪一出?」

黑水老爺很納悶,在他的印象中,梅老一直都是一位比較謹慎的人,這些年也遇見過不少冒充君王的騙子,不過都被梅老識破了,即便南海那邊幾個真假難辨的君王,梅老也從未下跪過,怎麼這次對著這個君王,就這麼畏懼呢,在未確定的情況下跪下不說,現在竟然還不打算起來了。

「梅老,你跪著不打緊,俺們可不能再跪了啊,以前就是因為跪拜假冒的君王,丟人都他娘丟到姥姥家了。」

黑佛老爺也點點頭,表示深有同感,這些年還好,在上古時代君王被仙道審判不久,就有人出來冒充君王,當時黑水、黑佛他們哪會想到有人敢冒充君王,所以,著實跪拜了不少假冒的君王,事情傳開之後,丟人丟的天下人盡皆知,這也是他們面對真假君王如此謹慎的根本原因。 「都什麼時候了,你們竟然還在乎那點顏面,若是連小命兒都沒了,還要面子做什麼!」

梅老的聲音傳來,令黑佛、黑山的心頭皆是一怔,問道:「小命兒?梅老,你什麼意思?」

「他到底是不是君王,我看不出來,可能也說不好,但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們,他的存在,就算不是君王,也不是我們能夠招惹的。」

「真的假的?」

黑佛與黑水都有些懷疑。

「真的假的你們自己掂量去吧。」

聽梅老這麼一說,黑佛黑水內心都泛起了嘀咕,思忖再三,琢磨著還是聽梅老的話,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若這白衣男子真是實力兇悍的主兒,那到時候可真就吃不了兜著走了,二人沒有遲疑,趕緊吩咐下去,誰也不準起來。

其實。

真正讓梅老決定跪下不起的原因,並不是感覺到古清風的存在超出想象,這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他有一種感覺,感覺眼前這人可能真的就是赤霄君王。

跪下,也是處於對君王的敬意。

並非畏懼。

「怎麼著,我說的話不管用是吧?」

古清風瞧著這些跪地不起的赤霄人,眉頭微微皺起,眼眸之中閃過一抹怒意,仰頭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厲喝道:「都他娘的給老子起來!」

一聲之威,震耳欲聾,更是震的三百多位赤霄人心神潰散,只覺天旋地轉,體內氣血翻騰,再也不敢繼續跪著,趕緊站了起來,一個個嚇的面色煞白,驚恐的盯著此間的古清風。

這一刻!

他們所有人都能清晰的感覺到來自體內血煞龍象的敬畏。

與生俱來的敬畏!

根深蒂固的敬畏!

更是來自靈魂的敬畏!

玉衡是、風絮是,洪老爺子是,黑佛、黑水兩位地煞老爺,所有赤霄人皆是如此,臉上的表情一個比一個複雜。

有恐慌。

有畏懼。

有難以置信,也有匪夷所思,更多則是激動,只不過這種激動是一種被壓制的激動,也是一種不敢表達出來的激動。

此間。

他們望著古清風,恍惚間仿若回到了當年,回到了的赤霄宗。

真有這種感覺。

似曾相識。

而且他們真的覺得眼前這人就是赤霄君王。

所有人都這麼覺得。

自從君王被仙道審判之後,他們都見過太多太多冒充君王的騙子,但從來沒有如此強烈的感覺。

這是頭一次。

如果梅老說一句這就是真正的君王,其他人定然不會懷疑,哪怕黑佛、黑水也不例外。

他們不是不相信,而是不敢相信。

其實。

梅老又何嘗不是如此。

若是可以的話,梅老也很想說一句這是真正的君王,只是他不敢,萬一是假的,他擔不起這個責任,儘管他自己也很相信古清風是赤霄君王,但也只是相信而已,若是沒有百分之一百的肯定,他無論如何也不敢去打赤霄君王的保票。

畢竟事關赤霄君王的身份。

不僅意義重大,所引起的一連串後果更是誰也無法想象,引起天下大亂都不一定。

「都還知道害怕啊?我還以為都他娘的一個個挺有種呢!」

瞧著黑水、黑佛這些赤霄人一副想認又不敢認,想開口又不敢開口,畏懼又驚疑的樣子,古清風實在忍不住樂了起來,笑道:「得了,剛才只不過跟大家開個玩笑,逗個樂子,來來,坐下喝酒。」

逗個樂子?

一聽這話,黑水、黑佛差點忍不住想破口大罵。

方才自己又跪又拜,嚇的魂兒都快沒了,差點就相信他就是赤霄君王,沒想到這個傢伙說什麼,只是開個玩笑,逗個樂子?

什麼意思?

敢情這廝剛才是耍著咱們玩嗎?

他奶奶的!

這個兔崽子!

爆寵萌寶:財神娘親要逆天 黑水黑佛二人內心都憤怒不已,但也只是在內心憤怒憤怒罷了,並沒有表現出來。

因為他們知道,儘管這個傢伙嘴上說開個玩笑逗個樂子,但剛才那一聲之威,實在嚇人,直至現在他們的心神還有些顫抖,體內的血煞龍象也都敬畏不已,這可是真真切切的感受,絕對不是什麼開玩笑逗個樂子那麼簡單。

「怎麼著?真害怕了?」

古清風搖搖頭,笑道:「就算爺是個假冒的古天狼,也不至於對你們哥幾個動手吧?」

不知是不是因為古清風玩的手段太過邪乎,黑佛、黑水這些赤霄人誰也不敢再接話了,生怕這個傢伙冷不丁的再逗個樂子玩玩,那他們可真就扛不住了。

場內眾人議論紛紛。

誰也不知古清風是不是真的赤霄君王。

所有人都在猜疑著。

而就在這時,只見仙朝之人有兩個人突然走了過去。

是兩位男子。

一位面色肅然的白衣男子,一位神情謹慎的黑衣男子。

場內眾人雖說不認識這兩位男子,卻也都知道這二人是此次降臨煙羅的仙朝爵子,而且還是兩位身份尊貴高深莫測的紫金仙爵,正是萬懷玉與秦昊。

這兩位紫金仙爵要做什麼?

無人知曉。

就連仙朝使者雲豹,三位大主事流光濤、荀念,千鶴等仙人也都一臉的茫然。

就在眾人驚疑之時,令全場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一幕發生了。

女主人美路子野 只見萬懷玉、秦昊二人走至昂古清風的對面,竟然單膝跪地,畢恭畢敬的拱手而道:「萬懷玉、秦昊,拜見赤霄君王!」

靜!

沉靜!

也是死一般的安靜。

在場眾人,有一個算一個,此時此刻皆宛如雕像般愣在那裡,瞪著雙眼,仗著嘴巴,表情之誇張如見神跡,眼神之震驚,如見鬼神。

所有人都知道萬懷玉、秦昊二人是仙朝的紫金仙爵,而且傳聞之中他們前世的身份比之另外一位輪迴轉世大能同為紫金仙爵的青岩還要尊貴。

青岩金爵前世的身份乃是九天上仙。

想想萬懷玉、秦昊二人前世的身份比青岩還要尊貴,那該是何等可怕的兩位高人。

現在。

就是這麼前世身份比九天上仙高貴,今世又是紫金仙爵的兩位輪迴轉世大能,卻對一個真假未知的赤霄君王行跪拜之禮。

若非親眼所,沒有人敢相信這一幕是真的。 這在所有人看來都極其不可思議,就仿若看見兩隻老虎向一隻螞蟻跪拜一樣,既讓人難以相信,也讓人無法接受,更叫人無法理解。

現在大家都在懷疑這赤霄君王是真是假。

再沒有確鑿的證據之前,誰也不敢說他就是真正的赤霄君王。

縱觀場內,也只有煙羅皇室那位老祖一直說他是赤霄君王,而且還有故弄玄虛的嫌疑。

除此之外,沒有任何人,就連煙羅皇室的皇帝唐雲祺,王爺唐雲豪看起來也都不相信,甚至包括黑水、黑佛兩位地煞老爺乃至三百多赤霄人也都是將信將疑。

在這種情況下,偏偏仙朝的兩位紫金仙爵站出來跪拜赤霄君王。

他們怎麼就知道這人一定是赤霄君王。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這古清風真的是赤霄君王。

以這兩位紫金仙爵的身份也根本沒有必要跪拜吧?

他們前世的身份可是比九天上仙還要尊貴啊!

雖說赤霄君王當年問鼎過仙道君王,但也問鼎過魔道君王啊,而且不管是仙道還是魔道都不承認他那仙魔無雙君王的身份,仙魔還曾降下審判,可謂名不正言不順,根本無需在意他那仙魔無雙君王的身份。

更何況赤霄君王當年還推翻過仙朝,屠殺過諸多九天仙人,這萬懷玉、秦昊二人再怎麼著也不能向赤霄君王跪拜啊。

或許前世的身份只代表前世。

可萬懷玉、秦昊二人今世也是仙朝的紫金仙爵啊!

難倒說畏懼君王的強大的實力?

這也說不通啊!

萬懷玉、秦昊二人高深莫測,就算不敵,也不至於害怕到跪拜的份兒上吧?更何況,他們背後還有仙朝,仙朝背後還有雲端,雲端背後還有九天!

不管從哪個方面哪個角度想,大家都想不通萬懷玉、秦昊二人為何會向古清風跪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