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屈辱!一種莫名的屈辱之感從這名傭兵的心底升起。

  • Home
  • Blog
  • 屈辱!一種莫名的屈辱之感從這名傭兵的心底升起。

強勢趕人,卻被人一擊震退,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臉!

那名被凌傲天震退的傭兵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心中的屈辱讓他忘記了一切,怒吼著朝凌傲天沖了過來。

另外幾名隨他一起趕來的傭兵,見同伴瘋狂出手,也沒有任何猶豫,揮動著手中的武器,朝凌傲天沖了過來。

凌傲天的眼中閃過一抹殺機,一劍震退那名傭兵,本來只是想要警告一下對方,可是,對方竟然不知進退,那他也沒有和要跟對方客氣了。

帶著這樣的想法,凌傲天施展出天殘步,向前衝去。

劍光一閃,流雲三式施展了出來。

點點閃光閃耀,撞向了那名阻擋他的傭兵。

被凌傲天一劍震退,感覺丟臉無比的傭兵,想要找回面子,見凌傲天揮劍攻向他,哪裡還會多想其他,一聲大吼,揮動著手中的長刀,狠狠地朝凌傲天劈了過來。

當!當!

兩聲清鳴傳出,凌傲天手中的殘劍已借著兩次碰撞,將對方的長刀震開,接著,他腳下一動,手中的殘劍趁那名傭兵還來不及揮刀回防之際,刺向了那名傭兵的胸膛。

「啊!」一聲慘叫,自那名傭兵的口中響起,接著,便見一個身影,帶著一股血箭,向後倒飛出去,重重地跌落到地上。

一劍將那名傭兵擊斃后,凌傲天一轉身,腳下一動,朝另外一名傭兵沖了過去。

同伴的慘死,讓那幾名正沖向凌傲天的傭兵大吃一驚,在這一刻,他們意識到,對方雖然勢單立薄,卻明顯不是容易對付之輩。

然而,凌傲天並沒有給那些傭兵過多的考慮時間,就在那些傭兵還在猶豫要不要先行退開之際,凌傲天已經到了一名傭兵的身前,手中的殘劍毫不留情地向他刺去。

此時,想要再退,顯然已經來不及了,那名傭兵自然也知道這一點,發出了一聲大喝,揮動手中的長劍,朝凌傲天刺了過來。

同時,另外幾名傭兵也發現了凌傲天的凌厲攻擊,哪裡還敢怠慢,同時發出一聲大喝,揮動武器,朝凌傲天攻來。

然而,幾名傭兵的反應雖然不慢,但是,凌傲天的速度卻更快,就在幾名傭兵出手攻擊,打算擋住他,替同伴解圍的時候,凌傲天的身形已如閃電般逼近了那名傭兵。

當!

傭兵手中的長劍被凌傲天強大的力量直接震飛,接著,凌傲天的身體再次向前衝出,撞在那名傭兵的身上,手中的那柄殘劍,也趁著這一撞之力,狠狠地刺入了對方的胸膛。 場面,瞬間定格了。

那名傭兵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凌傲天,眼中滿是不可置信之色,他怎麼也沒想到,僅僅只是一個照面,自己便敗在了凌傲天的手下。

強!太強了!這個青年,不能招惹!這是這名傭兵最後的想法,不過,等他想要提醒他的夥伴的時候,他已經無法開口了。

那名傭兵的身體,緩緩地倒了下去。

另外幾名準備救援那名傭兵的傭兵也愣住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兩名六級戰者,就這樣輕而易舉地便被對方滅掉了,若是對方的實力強到離譜,那也無話可說了,可是,眼前這名青年的實力,明明也不過六級戰者初期啊!

人的恐懼心理,在這個時候起了作用,幾名正準備發動攻擊的傭兵,開始下意識地向後退去。

連殺兩名傭兵,震住那幾名準備進攻的傭兵之後,凌傲天也沒打算繼續與那些傭兵糾纏,畢竟,他現在最為要緊的是尋找到極品火晶石,讓綠朧儘快恢復實力。

帶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凌傲天開始向後退去。

「殺了我火烈傭兵團的人,想這麼一走了之嗎?你也未免太小看我火烈傭兵團了!」就在凌傲天即將離開之時,一個森然的聲音傳了過來,接著,一股凌厲的殺意鋪天蓋地地涌了來。

高手!僅憑那一絲殺意,凌傲天便意識到對方絕對不是一個好對付的角色,當即轉身,對上了那名正朝他追來的中年男子。

「殺了便是殺了!你能如何?」對於這群傭兵的蠻橫,凌傲天也算是有了認識,因此,他並沒有與對方講道理的打算。

「好!很好!」那名男子怒極,死死地盯著凌傲天,嘴角露出一絲狠厲的笑容,「那麼,你可以去死了!」

隨著話音,那名男子腳下一動,身體凌空飛起,揮動著手中的大砍刀,朝著凌傲天狠狠地劈了過來。

簡簡單單的一劈,讓凌傲天的眉頭皺了起來,他能感覺到,這名男子的這一劈有多凌厲,而且,伴隨著這一劈,有著無窮無盡的變化,無論他怎樣應對,似乎都無法逃脫對方的這一劈。

既然無法避開,那便直接應對!

倒過來念是佳人 凌傲天沒有過多考慮,一聲大喝,直接向前衝出,手中的殘劍直接朝著那名男子迎了上去。

當!

殘劍與砍刀撞在了一起。

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傳來,凌傲天的身體,在那名男子的一劈之下,後退了數步。

見凌傲天擋住了自己的一擊,中年男子一聲暴喝,趁著身體落地的一瞬,腳下一動,朝凌傲天逼了過來,手中的大砍刀同時劈出數道刀影,朝凌傲天卷了過來。

與中年男子硬撼一記后,凌傲天對中年男子的實力已經有了大致的了解,這名中年男子確實不弱,實力已經達到了六級戰者巔峰的層次,不過,這對於他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威脅,畢竟,自己在五級戰者巔峰的時候,便已經殺掉了六級巔峰的焰熾天,如今,自己一旦施展血經,就算是面對七級戰者,也有一戰之力,不過,面對著這名實力比自己強了兩個小等級的男子,凌傲天並沒有動用血經的打算,畢竟,他內外兼候,肉身修為和真氣修為同時達到了六級戰者初期的層次,對付一個六級巔峰的強者,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帶著這樣的想法,凌傲天暗中運轉起天蠶經,將體內的真氣注入到殘劍之上,再運用綠朧傳他的心法,將肉身力量激發出來。

兩股力量同時注入殘劍之中,那柄銹跡斑斑的殘劍開始震蕩起來,發出了一聲輕鳴。

就在這時,中年男子的攻擊已經到了凌傲天的身前。

沒有半點遲疑,凌傲天手中的殘劍一揮,流雲三式瞬間施展了出來,撞上了中年男子的數道刀光。

當!當!當!當!……

一陣急促的撞擊聲后,凌傲天與中年男子同時倒飛出去。

「不可能!」中年男子的眼中滿是不可置信之色,他怎麼也無法相信剛才所發生的一切,凌傲天不過六級戰者初期的實力,竟然能與自己拼個勢鈞力敵。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凌傲天嘴角微微一翹,順利接下中年男子的攻擊之後,他對自己的實力已經有了準確的定位,憑著內外雙修的修為,即便是六級戰者巔峰的實力,他也有一戰之力。

對自己的實力有了準確的定位后,凌傲天沒有再理會仍在震驚中的中年男子,腳下一動,天殘步瞬間施展了出來,朝中年男子逼了過去,手中的殘劍,也帶著森然的寒光,朝中年男子刺了過去。

對於凌傲天竟然能與自己一戰,中年男子始終不願相信,見他朝自己衝來,中年男子怒吼了一聲,手中的砍刀再次劈出。

「去死吧!」由於受到了打擊,中年男子徹底怒了,在這一刻,他想要用強大的力量將凌傲天毀掉,來證明他先前所見的一切都只是幻覺。

然而,中年男子註定要失望了,他的瘋狂攻擊,並沒能奈何得了凌傲天,反而被凌傲天逼得節節敗退。

「不!」中年男子面色漲紅,他實在不願意相信這一切,自己竟然被一個實力明顯不如自己的小子逼得如此狼狽。

然而,不管中年男子相信不相信,事實就是事實,數十招后,終年男子帶著濃濃的不甘,倒在了凌傲天的劍下。

「副團長死了!」一名傭兵的驚呼聲驚動了正在與凶獸戰鬥的傭兵,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朝這邊看了過來。

也活該火烈傭兵團倒霉,本來他們與那頭九級凶獸斗得正是關鍵的時候,那頭凶獸在他們的輪番攻擊之下,眼看便要不支,結果因為那名傭兵的一聲大喊,那些與凶獸激戰的傭兵的注意力被分散了過來,他們好不容易形成的對凶獸的合圍之勢瞬間瓦解。

本已是困獸之鬥的凶獸,哪裡會錯過這樣的的機會,趁著那些傭兵分神的瞬間,那頭凶獸瘋狂地突破了傭兵的合圍,朝幾名傭兵發起了瘋狂的攻擊。

「啊!」伴隨著一聲慘叫,一名傭兵被凶獸直接撕成了碎片。

傭兵死去的血腥味,更加激起了凶獸的凶性,那頭凶獸仰起頭,發出了一聲大吼,接著,張口吐出了一口火焰,將另一名傭兵燒成了灰燼。

轉眼便死去了兩人,所有傭兵終於意識到,他們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於是,這些傭兵再也顧不上副團長的死,開始再次對那頭凶獸展開合圍。

原本,那群傭兵都是費盡了力氣,才困住了那頭凶獸,此刻,連損數人後,他們想要再困住那頭凶獸,自然是不可能了,再加上血腥味大大地刺激了那頭凶獸,它的攻擊也變得更加狂暴,不過一小會兒功夫,便又有數名傭兵死在了那頭凶獸的利爪和烈焰之下。

該死的!所有傭兵都不甘地看著那頭大逞凶威的凶獸,功敗垂成,圍殺凶獸的機會已經失去了,想要再戰鬥下去,只會徒增損傷而已。

「撤!」終於,火烈傭兵團長下達了撤離的命令。

知道大勢已去,所有傭兵都開始緩緩向後退去。

凌傲天在一旁,把火烈傭兵團遇到的一切看在眼裡,此刻,見火烈傭兵團撤離,他的眼中閃過一道厲芒。

火烈傭兵團囂張跋扈,自己與他們已經結怨,一旦他們騰出時間,必定會給自己帶來巨大的麻煩。如今,自己已經得罪了焰匪,要是再加上火烈傭兵團,那自己的樂子可就大了。

想到這裡,凌傲天的眼中閃過一抹殺機,既然事已致此,倒不如助那凶獸一臂之力,趁勢滅掉火烈傭兵團。

心中有了決定之後,凌傲天動了,他施展天殘步,迅速逼近了數名正在撤離的傭兵。

撤退的傭兵,注意力全在那頭凶獸之上,哪裡會想到凌傲天同樣會給他們帶來巨大的威脅,毫無防備之下,數名傭兵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便倒在了凌傲天的劍下。

凶獸凶威大發,瘋狂的收割著撤退的傭兵的性命,再加上凌傲天突然出手,五十多名傭兵,不過數分鐘的時間,便死掉了將近一半。

「該死!」火烈傭兵團長終於發現情況不對了,當他看到除了那頭凶獸外,還有一名人類在不斷地收割著他的手下的性命之時,當即便明白了原因。

「兄弟,得饒人處且饒人,我火烈傭兵團先前多有得罪,還望兄弟見諒,暫且助我們一臂之力,共同對付這頭凶獸,如何?」火烈傭兵團長何等精明,心中立刻有了驅虎吞狼的計劃,開始籠絡起凌傲天。

凌傲天冷冷地看了一眼火烈傭兵團長,心中冷笑了一聲,只要不是腦子有問題的人,肯定都不會答應火烈傭兵團長的請求的,要知道,他可是殺了對方數人,如此深仇,對方肯定不會放過自己,要是自己真幫他們度過了難關,可就到了秋後算帳的時候了。 看著凌傲天無動於衷地繼續追殺那些撤退的傭兵,火烈傭兵團長自然知道他的話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心中不禁暗恨不已,不過事已至此,他心中雖然惱恨,卻也無可奈何,只得繼續向後退去。

狂性大發的九級凶獸,殺起那些退走的傭兵,可是毫不留情的,再加上凌傲天也在一旁伺機出手,不過十來分鐘的時間,火烈傭兵團的傭兵幾乎全部喪命於凶獸與凌傲天的手下。

「啊!」看到自己的手下殘傷殆盡,火烈傭兵團長發出了一聲怒吼,不過,火烈傭兵團長也是一個聰明之人,他更加清楚,現在這種情況之下,自己留下來,也不過送死而已,因此,在一聲不甘的怒吼之後,他加快速度朝烈焰谷外圍退去。

火烈傭兵團團滅,若是留下傭兵團長,肯定會是一個禍患,因此,凌傲天身形一動,便朝火烈傭兵團長追了過去。

「小子,你真要趕盡殺絕?」看到凌傲天追上來纏住自己,火烈傭兵團長心中大恨,不禁開始後悔起先前對凌傲天的咄咄相逼。

「你我的仇怨已不可化解,我若留下你,必定會是一個禍端,所以,你必須死!」 哈嘍,猛鬼督察官 凌傲天的聲音里充滿了堅定。

「我死,你也別想好過!」火烈傭兵團長最後的一絲希望破滅了,他的神色變得猙獰無比。

「那你盡可試試!」看著正迅速追來的九級凶獸,凌傲天的嘴角浮現出一絲笑容。

火烈傭兵團長自然知道,一旦凶獸追上來,他便死定了,因此,見凌傲天絲毫沒有放過自己的意思之後,發出了一聲怒吼,朝凌傲天沖了過來。

火烈傭兵團長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七級戰者的層次,在整個大陸之上,也算得上一名高手了,他的拚命一擊,豈容小視,僅僅是揮動武器的一瞬間,凌傲天便感覺到一股龐大的壓力襲來。

面對著實力足足強了自己一個大等級的高手,凌傲天哪敢大意,在火烈傭兵團長揮動武器攻來的一瞬間,他凝神運氣,揮動手中的殘劍,朝著火烈傭兵團長的迎了上去。

當!

火烈傭兵團長的武器是一柄巨斧在與凌傲天殘劍相撞的一瞬間,將凌傲天直接震得倒飛了出去。

好厲害!凌傲天皺起了眉頭,若是在平日里,遇上這樣一名高手,他恐怕只能施展血經才能與之一戰。

不過,凌傲天皺起的眉頭很快便鬆開了,因為,此刻火烈傭兵團長所要面對的,可不單單是他一人,還有一頭九級凶獸,所以,現在他需要做的,僅僅只是拖住火烈傭兵團長而已,剩下的,就可以交給那頭九級凶獸了。

帶著這樣的想法,凌傲天再次衝出,用手中的殘劍,將火烈傭兵團長纏得死死的。

感覺到那頭九級凶獸越來越近,火烈傭兵團長著急起來,開始朝凌傲天發起了瘋狂的攻擊,想要在凶獸趕到之前將凌傲天擊潰。

想法,是好的,可是,現實是殘酷的,凌傲天的實力雖然不及火烈傭兵團長,但是,他們的實力差距卻不是那麼明顯,火烈傭兵團長的瘋狂攻擊,被凌傲天全部擋了下來。

完了!火烈傭兵團長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絕望之色,在凌傲天的糾纏之下,他已經喪失了最後的逃生機會。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3 「小子,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知道沒有了逃生的機會,火烈傭兵團長的眼中露出猙獰之色,惡狠狠地盯著凌傲天。

「那等你做鬼了再說吧!」對於一個垂死之人的威脅,凌傲天全然沒有放在心上,輕描淡寫地說出這句話后,迅速向後退卻,把最後的戰鬥交給了趕過來的九級凶獸。

先前被傭兵團圍攻,早已憋了一肚子氣的九級凶獸,在殘殺了數名傭兵后,心中的怒火併沒有得到緩解,此刻,它衝到火烈傭兵團長跟前,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抬起它那有力的爪子,便朝烈焰傭兵團長拍了過去。

明知自己已經逃生無望,可是火烈傭兵團長卻不願坐以待斃,見凶獸揮動巨爪向他拍到,也大吼一聲,揮動著手中的巨斧迎了上去。

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在一人一獸中展開。

凌傲天默默地退了出去,現在,戰場上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了。

沒有任何疑問,火烈傭兵團戰的實力比那頭凶獸差得太遠了,不過數個回合,便被那頭凶獸撕成了碎片。

在漫天的血霧和火烈傭兵團長凄厲的慘叫聲中,那頭凶獸發出了一聲驚天的大吼,把血紅的目光投向了凌傲天的方向。

不好!在凶獸那兇狠的目光之下,凌傲天的心底生出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顯然,那頭凶獸並沒有因為自己幫了它一點小忙就知恩圖報。

「吼!」凶獸發出了一聲驚天大吼,一步步朝凌傲天逼了過來。

面對一頭九級凶獸,凌傲天的心底升起了一絲無力感,憑他那點實力,根本就不可能是這頭凶獸的對手。

凶獸的智力相對於普通魔獸來說,相對要低一些,再加上此刻它早已被殺戮的血腥味主導,此刻的它根本沒有別的想法,心底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光它所看到的東西,而凌傲天,恰好成為了它下一個獵物。

看著那頭凶獸不斷朝自己逼近,凌傲天有些無奈地笑了,驅虎吞狼,雖然不錯,但是,好像也有不小的麻煩啊!

心中只有殺戮的凶獸可不管凌傲天此刻心底的想法,發出一聲大吼后,朝凌傲天撲了過來。

濃濃的腥味,撲面而來。

凌傲天可不敢讓這頭凶獸撲中,見它撲到,當即腳下一閃,向一旁退去,避開了凶獸的一擊。

「吼!」一擊不中,凶獸發出一聲大吼,張口便是一口烈焰朝凌傲天噴了過去。

凌傲天再次閃身,避開了凶獸噴出的烈焰。

轟!落空的烈焰撞在凌傲天身後的一塊巨石上,將那一塊巨石直接燒成了灰燼。

凶獸的兇狠,讓凌傲天心有餘悸,避開凶獸的兩次攻擊之後,他沒有半點與凶獸戰鬥下去的意思,施展開天殘步,迅速向後面退去。

看到目標向後退,凶獸哪裡肯舍,大吼著朝凌傲天追了過來。

凌傲天的天殘步速度雖然極快,但凶獸比他高了足足三個等級,實力上的差距早已足經彌補它在速度上的差距了,不過片刻功夫,它便再次追上了凌傲天,凌厲的攻擊也在追上凌傲天的瞬間爆發了出來。

該死!見兇手如同牛皮糖般粘著自己,凌傲天皺起了眉頭。

看來,只能讓綠朧憑藉速度帶著自己離開了,真不明白,如此厲害的東西,火烈傭兵團為什麼要招惹它,這不明擺著找死嗎?

咦!凌傲天的腦海中突然閃現出一道靈光,顯然,火烈傭兵團的人不會是傻子,肯定不會無緣無故地招惹這頭九級凶獸。

莫非,在這凶獸身上,有他們想要得到的東西?

想到這裡,凌傲天不禁開始激動起來,要知道,能讓一個傭兵團舉團出動的東西,那是絕對不簡單的啊!

想到這裡,凌傲天簡直恨不得自己能一拳將這頭在他眼前耀武揚威的兇手給擊斃,再看看它身上究竟有什麼好東西了。

不過,一想到這頭凶獸的強大,凌傲天的心裡又打起了退堂鼓,憑自己這點實力,想要殺死一頭九級凶獸,那簡直就是痴人說夢啊。

「綠朧,帶我離開這裡!」想到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殺掉這頭凶獸,凌傲天開始向綠朧傳音。

不過,綠朧並沒有馬上帶他離開,而是有些遲疑地說道:「天哥哥,我覺得這頭凶獸有些不對勁。」

高傲總裁冷血妻 「什麼?」凌傲天愣了一下,這一愣,差點讓他被凶獸的巨爪擊中,嚇得他趕緊施展出天殘步閃向一邊。

「我感覺這頭凶獸的實力忽強忽弱,似乎到了突破的邊緣。」綠朧有些不確定地說道。

「啊!突破!」凌傲天嚇了一大跳,要知道,就是這頭九級凶獸,他都無法應付了,要是真的突破,那他可就死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