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屏幕的下方,出現了一行小字:「上午4點,這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清晨,這裡,是東方神武帝國的一個普通的軍營之中,但是,這個軍營,因為有了一個人的存在,而變得不再普通。因為有了他的存在,有了現在你們看到的這一段紀錄片。他的名字,叫做雷克雅?未克,他被成為蠻子,也被成為國際主義戰士。」

  • Home
  • Blog
  • 屏幕的下方,出現了一行小字:「上午4點,這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清晨,這裡,是東方神武帝國的一個普通的軍營之中,但是,這個軍營,因為有了一個人的存在,而變得不再普通。因為有了他的存在,有了現在你們看到的這一段紀錄片。他的名字,叫做雷克雅?未克,他被成為蠻子,也被成為國際主義戰士。」

早就守候在電視屏幕之前的民眾頓時小小的輕呼了一聲,有歡快的意思,有久違的驚喜。這位離開了星盟民眾視野有一段時間的東帝國蠻子,終於借著媒體的鏡頭,再一次出現在了人們的視野之中。

只見屏幕上,天空漸漸成為了魚肚白,而那些一開始還有些模模糊糊的人聲,影影綽綽的人影,終於越來越清晰了,聽起來,原來是一聲聲的號子聲,還有一隊隊排著長隊的人影。

「一二一,一二一……」

只見一大群的士兵,打著赤膊,全身只穿著軍褲軍靴,在有著微微霧氣的清晨,喊著口號,繞著偌大的校場,進行晨跑。

「他們,就是雷克雅營長手下的士兵。每一天清晨,他都會帶著自己的部隊,在其他軍營依然還在睡夢之中的時候,早早的起床,進行每天例行的訓練。」

只見畫面裡面,李東跑在最前面,原本就細長的眼睛,在這一刻看起來更像是睡眠不足的打瞌睡。但是看到他動作的人,都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了,因為他所進行的晨跑,並不是人們常見的那種懶洋洋慢吞吞晨練式的晨跑,節奏可能還不如一邊軍隊來的整齊,但是那如同身後有一大群敵機追趕一樣的末日狂奔,卻足夠的讓人印象深刻。

「準備好了沒有?」鏡頭裡面的李東,在進行了短暫的奔跑之後,忽然大聲的喝問道。

回答他的,是整個15營所有官兵大聲的回答:「準備好了!」

「開始!」

那節奏快速的疾奔不變,但是仔細的人就會發現,在隊伍的尾部那隊官兵,並沒有老老實實的跟著隊伍最後在跑,而是玩命的揮舞著雙臂,從隊尾處,不斷的向前趕超,超過在前面一隊又一隊的戰友,最終跑到了李東的前面,整個小隊跑在了隊伍的前面。

李東點了點頭:「很好,下一小隊!」

在疾行的隊伍中,淪為隊尾的小隊再次如同前者一樣,加快跑步的頻率,衝到了最前面。就這樣,不斷的循環,重複。

「這種跑步方式,是15營獨有的,被他們形象的稱之為咬尾巴,就像是大蛇咬自己的尾巴一樣。每一天清晨,15營的戰士們,就要在他們營長雷克雅的帶領下,行進咬尾巴的晨跑,這一跑,就是一小時。」「為了更好的了解這這位被稱為國際主義戰士的年輕軍人,我們攝製組決定走近到他的身邊,對他所率領的15營的戰士進行一個簡短的採訪。」

鏡頭一轉,首先出現在鏡頭裡面的,是陳哥陳有方那張有些悍氣匪氣,又兼具農民五官的臉孔。

「你好,我們是星盟曼城實時觀察室攝製組的,請問你叫什麼名字?」沙碧妮的聲音響起,鏡頭中陳有方的嘴巴下方出現了一個長筒狀的麥克風。 陳有方憨憨的一笑,露出了和他漆黑皮膚截然不同的潔白牙齒,把他身上一開始的悍匪氣息都衝散了,只見他用手撓了撓後腦勺:「我知道你們是星盟的,你們不是在我們這裡住了好幾天了嘛!昨天你們這位扛傢伙的人還和我們搶著洗澡呢!喂,今天晚上你就沒有那麼運氣了,肯定排在100名開外才能洗到。」說著,指了指鏡頭上方,顯然,他是在說扛著攝像機的那位工作人員。

頓時,陳哥那憨厚的樣子,違反常規的言行,引起了屏幕前那些專註看著電視屏幕的觀眾一陣輕笑。

原來,東帝國人是這樣的。

並不像是星盟電視上一直報道的那樣粗魯、野蠻、無禮,看樣子,倒是有一些像星盟各個星球上郊區那些種地的農民,淳樸,可愛,還有些小小的記仇,卻無傷大雅。

鏡頭中的陳哥終於把自己的名號報了出來,接著被問到剛剛結束的那種被稱為咬尾巴的晨跑的時候,只見陳有方苦著一張臉就像是苦瓜一樣難看:「原來我們15營的訓練不是這樣子的,本來和所有軍區的訓練都一樣,也晨跑,但是沒有這麼早,而且強度也沒這麼大。這些訓練項目,都是營長來了之後,被他變了法子想出來的。」

說道這裡,更是對著鏡頭大吐苦水:「你不知道啊,一開始剛剛進行這種訓練的時候,我們根本就吃不消,一早上經歷了這樣高強度的訓練之後,我們一天都吃不下飯,就像猴子那樣的,都吐了。」

鏡頭中的人物一晃,變成了一名矮矮瘦瘦的官兵,赫然是猴子,只見他尷尬的對著左側隱於鏡頭之外的沙碧妮連連揮手:「別聽陳哥的,我才沒有吐過呢,吐的人是他自己啦!」

「卧槽,猴子,你作死啊是不是,明明開始的時候是你慫了好不好!」陳哥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把屏幕前的猴子嚇了一跳。

還好,後來衝動的陳哥也沒有衝到屏幕前把猴子扁一頓。

被問到對於營長雷克雅的印象的時候,猴子仰著頭想了想,然後賊眉鼠眼的看了看四周,確定沒人,才肅然,點了點頭,悄悄的說道:「這傢伙是個流氓,大爛人!」

語氣,那個叫篤定啊!

頓時屏幕前的那些星盟人的好奇心被勾起來了。瞧瞧,一個被稱為國際主義戰士的人,居然被他的同袍戰友稱為「流氓」、「爛人」,難道,私底下,他還有那些不為人知的陰暗面?星盟的觀眾,特別是那些對於這位東帝國人不是很感冒的人,頓時打起了精神,豎起耳朵,目光牢牢盯住了屏幕,深怕錯過裡面一個字一句,一個片段。

只見猴子連連被追問,一開始,他還是緊咬牙關,死不開口,到了後來,被攝製組保證這一段不拍進去,同時不告訴別人的情況下,猴子才悄悄的告訴他們:「我告訴你哦,淫長那傢伙,實在是太壞了,我和他每一次去偷看女兵營那些小妞洗澡的時候,他總是踩在我的肩膀上,嘴上說著『等一等,等一等』,結果從頭到尾,都是他借著我的肩膀在偷看,而我根本就沒有機會去看。而有幾次,他大發慈悲的讓我看的時候,都是那些女兵營大媽出來的時候,那身材,我看著就倒胃口。有一次更可氣了,我們不小心,被那些女兵營發現的時候,他撒丫子就跑了,把我一個人留下來了,結果我是活活被那些女兵吊起來打啊!」

說道這裡,猴子用他瘦的猴爪似的手裝模作樣的摸了摸眼睛,真是聞著傷心,聽者流淚啊……才怪!

屏幕前的星盟人捧腹大笑,有些更是從沙發上直接笑得跌到了地上。原來,這位表面上看起來正義凜然的偉大戰士,其實私底下也是一個普通人,也會去偷看女人洗澡,在被發現的時候,也會拋下戰友,不講義氣的直接一個人跑了。

不知不覺之間,觀眾覺得,這個雷克雅的東帝國人,不再是印象中那嚴肅而暴戾的刻板形象,他的形象,更加的豐滿,更加的貼近自己的生活,就好像隔壁的鄰居一樣,讓人感到親切。

接下去又採訪了一些人,裡面有賣力的為他們的營長大吹特吹的,不過,最後有人會跑開了鏡頭之後,對著旁邊大吼一聲:「營長,我剛剛說的怎麼樣?我都說了,我捧人,那是響噹噹的!」

也有毫不掩飾自己對於這位營長的鄙視之情,比如蚊香就扶著他那雙有如酒瓶底一樣厚的大號眼鏡,憤怒的說道:「雷克雅?那傢伙就是一個混蛋,一天到晚就知道剝削我,還不止一次的讓我去試著黑掉你們星盟那些電影網站呢!」

「什麼,具體是那些電影網站?我都記不清了,反正,只要有*****的那些網站,他死也要我給他黑一個頂級VIP賬戶回來。他以為我是神啊,那些網站可都是受到整個星盟外圍防火牆最強加密防護的啊……」

結果,還沒有等到蚊香罵完,他就被鏡頭外突然伸進來的大手一把拽走了。

「卧槽,讓你小子盡說我壞話。大猩猩十字殺!」

一聲吼之後,就聽到蚊香斷斷續續的慘叫聲傳來,然後越來越遠,直到聽不見了……

紀錄片裡面,李東出現,只有匆匆一幕。還沒有等記者發問,戴著遮住了整張臉大墨鏡的李東,肅然站立,一伸手,蓋住了盡頭:「軍事機密,不得外泄。」

不近人情。

但是,和他之前被曝出來的形象,充斥著違和的喜劇氣氛。

紀錄片裡面,關於整個15營,不止早晨咬尾巴的狂奔這樣一部分訓練,可以說,整個15營,只要沒有出任務的時候,都是在訓練和訓練間隙的休息之中度過的。

鏡頭中,一個個機甲師駕駛著自己的機甲,在不斷的做著滾地或者空中翻跟頭的動作,很多人,在下了機甲之後,都當場吐了。

「請問,你們在進行著什麼樣的訓練?」

攝製組再次見縫插針的開始人物採訪。

只見那名剛剛吐完,臉色慘白的戰士,畏懼的望了一望身後正在一邊咒罵一邊大聲指揮機甲訓練的李東,咽了咽唾沫:「抱歉,我們營長給我們列的一張單子上就說了,泄露軍事機密的,吊起來彈****彈到死。」

軍事機密,不得外泄!

「……」

「那麼能告訴我們你進入這個15營已經多久了嗎?訓練又有多久了?還要進行這樣的訓練多久?」

那名戰士老老實實的回答:「我是上個月進入15營的,前輩們就讓我進行這樣奇怪的訓練,一星期以前其實我已經適應了。前不久營長回來了,訓練強度又一下子變大了,我才會這樣的。」才會吐得死去活來的。

被問及想不想要轉到另一個軍營,那名戰士茫然:「為什麼,好好的,為什麼要轉啊?在這裡,大家都像是一家人一樣,平時打打鬧鬧的,有事的時候,盡情的奚落,但是還是會伸手幫忙。這樣的朋友,一輩子都很難找到幾個的!不過,我們發誓,在營長結婚的時候,一定要把他灌醉!」

撓了撓頭,苦笑:「訓練到什麼時候?大概是到我們打敗西帝國的時候吧,那時候,我就可以申請退伍回家了,退伍金應該夠我買一塊田,娶了鄰家的小芳,然後安安穩穩的過日子了。」說到這裡,好像夢想中的生活已經觸手可及了,一個大大的笑容,露出的兩顆門牙,以及中間那條大大的裂縫,樣子顯得格外的憨厚樸實。

內心的某處,被深深的觸動了。看著屏幕的星盟民眾,很多都模糊了眼睛。

孩子老婆熱炕頭。普通的人,普通的願望,這就是曾經被大多數媒體妖魔化的東帝國,這就是15營的一個普通戰士。他們在一瞬間很感動,為鏡頭裡面那些出現過的東帝國戰士,也為自己,作為一個贊成星盟派兵增援東帝國的選民。

紀錄片的最後。

「本紀錄片會一直做下去,我們會一直跟著15營,跟著這位營長走下去,直到最後的勝利。我們旨在提供一個最真實的東帝國普通軍人和軍隊的形象。因為『軍事機密』的原因,我們這期的節目,有很多的東西還在封鎖中,但是下一期,將有很多解封的東西,呈獻給大家,比如,星盟援軍和東帝國最新的一次友誼賽比試的結果,還有在這個過程中,15營的戰士們和他的營長雷克雅,又是有哪些出人意料的表現。」

「節目的最後,我們要恭喜雷克雅營長,他就在昨天,成功突破天關,成為了一名超A級機甲師。」

接下去,屏幕一暗,隨即切換到了廣告。

紀錄片暫時結束了,但是這個紀錄片所引發的蝴蝶效應,卻才剛剛開始而已。 「哼,軍事機密?面對我們星盟的偵察能力,他們東方神武帝國沒有任何所謂的軍事機密!」面對採訪,一位所謂的星盟著名軍事專家,唾沫橫飛的說道,「只要我們星盟願意,可以在一個星期之內讓東方神武帝國除了首都圈之外的所有星球完全淪陷。」

對於這位專家猖狂的叫囂,另一位採訪對象,一名愛德華聯邦著名軍事院校的教授冷冷一笑:「淪陷?是的,可能事實如此,但是我們為什麼要淪陷東帝國?證明自己的武力過人?不要忘記了,是除了首都圈之外的地方,當年,星盟就是被人從東帝國首都圈打出來的!」

實時觀察室那段紀錄片的視頻已經播出,就受到了全愛德華,甚至是整個星盟人的注意,各大電視台,以及種種視頻的門戶網站都瘋狂的轉載。而上面的採訪,也是對於近來年輕人中,有很多人開始盲目的崇拜東帝國軍人,特別是那位叫做雷克雅的營長,面對這樣的情況,採訪了一些所謂的專家和教授。

雷克雅火了,15營火了,連帶著東帝國都火了。

很多人為此笑開了懷。

首先,當然是實時觀察室的那位台長。作為破格提升一名年輕而沒有經驗的女主持人的台長,一開始是抱著如果政府因為槍擊事件中,實時觀察室的表現而追究責任的話,可以讓年輕而沒有背景的副台長沙碧妮頂缸,沒有想到,這一下,倒是成了這位台長一生之中為數不多的英明之舉。實時觀察室的收視率是噌噌噌的往上漲啊,從一開始普普通通的晚間一個不突出的新聞欄目,赫然變成了曼城,乃至是整個星盟都赫赫有名的傳媒機構,大眾印象赫然成了披露真相的傳播媒體的主力軍。這位台長大人,真是睡著了都會笑醒了。據說,電視台後面的總公司,對於他最近的表現十分的滿意,年底的時候,有望能夠得到一些總公司的員工股份。

其實,星盟的軍部,特別是曼城的軍部,也十分的開心。本來,作為一個繁榮的國度,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曼城的參軍率卻一直是全國最低的。這也可以理解,有安安穩穩的日子可以過,誰想要去過刀口染血的生活。但是,自從那個實時觀察室的紀錄片已經播出之後,軍隊和相關部門的保名錄,是水漲船高,大有趕超歷年最好記錄的趨勢。更有熱血的青年,到了報名處,直接丟出了「少爺我就是來參軍支援東帝國的,能夠見到那名蠻子大俠是最好的了」之類的言論,而說這些話的,不用多說,很多都是那些一線或者二線的世家中的少爺。這可不比一般的平民,每年能夠申請到的相關軍費,就能夠翻了倍的往上漲啊!就更不用說各大軍事院校招生分數線首次超過了星盟幾個最著名的綜合性大學。

而這個紀錄片,也實在是救活了許多家面臨倒閉的旅遊中介公司。每一條進入東帝國的旅遊線路,不管是哪裡,只要不打仗的地方,都爆滿,特別是號稱「雷克雅故鄉」的神武帝國首都圈,更是只是預定,就已經排到5年之後的了。

(其實打仗的地方可能更火爆,但是那些小小的旅遊中介公司實在是沒有戰地記者那樣彪悍的勇氣,敢帶著人在東西帝國的戰場上遊山玩水。)

網上,各大網站的首頁,都能夠看到那段紀錄片的身影,而下面的評論什麼都有,甚至更是出現了兩個派別:雅粉,雷黑。

所謂的雅粉,就是之前實時觀察室那位新的女主播說的那樣,就是雷克雅的粉絲,就像是那些大牌的影視明星一樣。但是現在的潮流,已經不是去做什麼追星族了,特別是對於那些還在讀初中高中的男孩子,追花旦小生覺得不爺們。那要追誰?軍人啊,要的就是那個彪悍的即使面對星盟中一些敗類也不投降的蠻子雷克雅。

「我崇拜他,」一位滿臉青春痘的高中生一臉燦爛的笑容,眼中閃爍著光芒,「等我年紀到了,我也要去參軍,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去死吧,這個東帝國的蠻子不過是仗著手裡有槍,就肆意妄為的懦夫!」這是雷黑的言論。

在各大網站,只要你能夠看到有關東帝國,有關15營,有關雷克雅的新聞,就能夠看到雅粉和雷黑的存在,還有雙方好像不死不休,一直不分勝負的罵戰。

你今天說雷克雅爺們,我明天就說他其實是個同性戀;你說他不畏惡勢力,我就說他其實就是個欺軟怕硬的流氓;你說他是強大的機甲師,那我……好吧,這個消息好像是真的,但是我還是討厭他。

而對於李東成為了超A級機甲師的消息,也像瘟疫一樣,和那段紀錄片一起,迅速的傳播開來。為此,有人擔憂,有人為此慶幸。

其中,有些弔詭的是,實時直播室,在紀錄片播出的第二天,居然就雷克雅的超A級機甲師的身份,邀請了一些專家,進行討論。

「這個消息,讓我很震驚!」一位面目刻板、如同喪屍一樣的專家出現在了大家的面前,面對屏幕,他是肅然了一張臉,用幾乎可以稱之為沉痛的語氣說道,「眾所周知,東帝國的機甲師,特別是B級以上的機甲師,數量是全宇宙中最多的。

但是,一個營長,甚至軍銜還只是少尉的東帝國軍人,年紀不過20出頭,就已經達到了超A級機甲師的級別了,說實話,我很為我們的國家,為整個星盟擔心。我們想在去支援這樣一個國家,明智嗎?等到和西帝國的戰爭結束了之後,他們騰出手來的時候,我們的境地,又會怎麼樣?那些野蠻、粗魯的東帝國人,真的會感謝我們嗎?

根據我和我的團隊的計算,整個東帝國的超A級機甲師,數量可能有1000名之多,而且,我敢以人格擔保,這個數字只多不少。而我們,整個星盟,超A級機甲師的數量,公布的也不過只有72名,就算那些隱藏在民間的算上,加起來也不過到達三位數。

如果一旦那些野蠻的東帝國人起了歹意,對我們發起進攻,我們,拿什麼來抵擋他們?難道靠那些A級B級,甚至是C級的機甲師嗎?

所以,我強烈建議,現在,我們應該支援的,不是東帝國,而是西帝國。這樣,才是對我們最有利的選擇。為此,我已經把我的意見和具體方案提交給了一位參議員,這位敢於逆流而上的參議員先生一定會……」

這位專家的「東帝國威脅論」一出,民間和網上頓時罵聲一片,磚家之名由此誕生。作為一個自認為是全宇宙文明巔峰的國度,大部分的民眾自然不認為應該根據利益來選擇對手,甚至,連那些雷黑都站出來說話了。 「你丫是西帝國派來的吧!」

「磚家,果然板磚拍得不錯!」

「我們支持的是正義,而不是為了我們的利益。我們之所以支援東帝國,是因為我們堅信,我們有責任站在正義的這一邊。全宇宙,需要我們的力量,還維護人類的和平和自由的權利。」

最後一段,是星盟官方的發言。

……

「哼,一群白痴!」鄭凱對著屏幕翻了翻白眼,不屑,特別是對於那位磚家的言論。如果光是以他那誇大的超A級機甲師的數量,還有機甲好像可以代替所有其他武器的認識,不說怎麼還和現在還和西帝國糾纏了,東帝國連整個宇宙都可以征服了。

亞利王子一笑了之。果然如同父王說的那樣,如果給予了民眾過度的權利,特別是掌握了控制國家走向的權利,才是一個國家最危險的舉動。

「我想,我們的部隊,和星盟的援軍也磨合的差不多了。」三王子喝了一口咖啡之後,望著火紅的夕陽,說道。那些臭屁的星盟人,應該也清楚我們的實力和決心了。

鄭凱頓時眼中射出了灼熱的光芒:「難道,你這次決定一錘定音,把西帝國那些傢伙徹底趕出中間星系?」說實話,這些天戰線收縮,鄭凱被悶在軍區,即使以他閑散的個性,依然感到全身的零件都要生鏽了,一聽終於可以大幹一場了,他簡直有些像好戰的喬伊一樣,全身人血沸騰。

「可以這麼做。」亞利一口喝乾了咖啡,微微頷首。

昨天,首都圈已經發來了消息。和星盟方面關於戰後利益的分配,已經有了一個決定性的框架性協議。

是時候,把那些不相干的人,趕出去了!李東咬著煙頭,表情無聊到了極點。沒辦法,再次回到戰場之後,卻沒有了之前戰鬥的節奏,怎麼說呢?

沒有硬仗,沒有過於強力的對手,遇到的,全部都是雜魚。

這倒不是西帝國一看到星盟的維和部隊來了之後就慫了,相反的,光是從戰報上來看,西帝國打得和之前相比,更加的兇猛了。

李東現在坐在一台15營標配的機甲中,並沒有使用那台由博古紋和鄭教授研製的生物機甲(經過上次機甲比試的一戰,傳回首都圈的戰鬥數據,讓潛科學研究室傳來了大量的修改意見,現在生物機甲正在加班加點的改造和調試中)。看了一眼屏幕顯示機甲營靠後位置的情況,那裡有10台存在特殊的機甲。

這是特地為攝製組整出來了,星盟來的攝製組被安排在了其中2台機甲,由專門的機師負責機甲的運行,而同時其他8台機甲負責保護他們的安全工作。

都是因為這幫傢伙!

李東咬牙。如果沒有料錯的話,之所以自己現在會有這樣閑到蛋疼的日子,八成是因為軍區指揮部為了配合星盟攝製組的拍攝工作,特意安排的。

看看這些天都進行了什麼樣的戰鬥就知道了。

15營把西帝國一個西帝國偵察部隊全部俘虜了(一個偵察小隊,撐死了滿編製也不過50到100人,而且偵察機甲數量佔總人數的110已經是相當豪華的配置了。也就是說15營用幾千機甲部隊逮住了比自己弱得多的部隊,好傲嬌啊);15營攻佔了對方一個戰略高地(上面西帝國的守軍他娘的居然只有一個普通的小隊。喂,這叫做什麼「戰略」高地啊);15營從一個師級別的包圍中成功的突圍(如果沒有趕來的一個陸軍師外加一個空軍部隊的支援的話,這還是可以歌功頌德的功績)……

諸如此類,可以說是微末的戰績,但是卻被星盟的攝製組拍下來,定期傳回了國內,聽說還十分唬人的把李東稱之為東帝國軍中冉冉升起的新星。

「我還猩猩呢!」李東的臉都要拉成真的大猩猩了。星盟的人氣高他是不會拒絕的,但是,最要命的是,那些夸夸其談,不能夠換成東帝國真正的軍功啊!

李東原本盤算著,這一次怎麼也要讓他這個營長做得匹配啊(中校級別的),但是如果按在現在的進度,就算是西帝國真正要求停戰了甚至是投降了,他的軍功,頂天也不過是少校級別的,這還是算上他之前那一場營救星盟考察團的行動呢!

「營長,有新任務來了!」通訊兵彙報道。

「說。」李東都不想要廢話了,只能夠期待,能夠有實質性一點的任務,但是隨即想到後面那些安全為上,喜歡拍攝人多打人少的星盟攝製組,嘆氣。

任務說來倒是不再是像一開始的那樣兒戲了。這次,是救援任務,有一支部隊在攻打西帝國戰略要地的時候,反而被對方前後包抄了,困守待援。

本來作為軍部特別關照,攝製組拍攝對象的15營,可以說是一直遊離於主戰場之外,即使這次的救援任務目的地離15營不遠,理論上也不會讓15營去冒險的,倒不是15營的戰士嬌貴,而是後面攝製組的星盟記者珍貴啊!

但是這次有些不同,因為營救的目標,並不是東帝國的部隊,而是星盟的部隊。

「星盟海軍陸戰隊裝甲第8師?」李東皺眉,做回憶狀,「這名字有些小熟悉啊!」

「是啊,到底是什麼時候聽到過呢?」坐在李東肩膀上的「小流氓」也用他的小手支著腦袋,和他老大的動作倒是有幾分相像。

李東翻了翻白眼。卧槽,你好歹是智能機器人好吧,居然也和我一個記憶里,你的記憶晶元算是白裝了。

「小流氓」不服氣道:「老大,我可是從來沒有這種東西的啊!」你說的那是什麼東西,好吃嗎?

李東不去理會這個小弟的生理結構問題,正好營救具體方案也傳到了,正好裡面有星盟8師的人員名單。

一目十行,匆匆的瀏覽了一下8師的指揮層的人員,李東頓時臉色有些古怪了。

「老大,你怎麼了。是不是這幾天便秘了?」「小流氓」十分關切的問道,結果是被狠狠的巴了一下頭,只好低頭自己去看名單,同時小聲嘀咕道,「我忘了,每天喝營養液是不會便秘的啦……」

馬上他知道原因了。

星盟維和部隊,海軍陸戰隊第8師。

師長XXX。

……

第3旅第4團團長傑瑞?梅西。

……

第3旅第2團第1營第5連副連長慕容滿盈。

……

「好傢夥!」李東咧了咧嘴,「認識的都湊到一起了是怎麼的……」

…… 東西帝國,中間星系,A912星球上。這是一處和傳說中的母星十分相像的星球,整個星球表面70%以上,都被海水包圍著,所以星盟的海軍陸戰隊第8師被安排在了這裡,原本按照情報來看,西帝國大部分的兵力都在一處陸地之上,海軍實力不是很強大,足以讓星盟8師在此處建立一處據點,為之後的登陸戰做準備。

但是不想,可能是西帝國聽說了星盟的支援之後增強了自己的海軍實力,又或者是西方神聖帝國的皇帝某一天早上尿頻尿急尿不盡,導致了心中對於水系的怨恨而加派了在A912星球上海軍的數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