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幸好零城很大,玩家的推進並沒有一個主攻點,而是進入中央廣場后,就分別朝著四周蔓延。這樣的情況才使得南街的阻擊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 Home
  • Blog
  • 幸好零城很大,玩家的推進並沒有一個主攻點,而是進入中央廣場后,就分別朝著四周蔓延。這樣的情況才使得南街的阻擊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但是很快,斯科拉船長的死,卻反而激怒了玩家——尤其是那個聯盟陣營的傢伙們。

陳小練的個人系統雷達里,就顯示出了一大片密密麻麻的紅點,從後面和兩側迅速撲了過來。

這個時候,陳小練無比懷念自己的好兄弟羅迪——羅迪的機械之心技能,在這種科技類的戰場里,是最能發揮威力的了。

而自己的戰鬥技能大多數都是偏向體術類,劍術雖然有天刀的力量,但是S級的力量畢竟不能多用,一劍劈開一台機甲雖然沒問題,但是這樣的劍,陳小練卻使不了多少次。

而四眼戰貓,陳小練就乾脆沒有召喚出來——加菲雖然也不錯,但是在這種機械科技武器的戰場,還是算了吧。

……

陳小練跑回到元老會大廈的時候,元老會大廈沿著南街的方向已經和之前大不相同了。

這裡已經變成了一條金屬的防線!

橢圓形的防線之上,遍布著密密麻麻的戰鬥堡壘!

粗大扁平的炮口,各種能量武器,各種能量盾,能源裝置!

大大小小的機甲,陳小練粗略一看就至少有超過兩百台之多!清一色的全部都是天使軍團的徽章!

雖然其中一多半都是智能哨兵這種充當炮灰的東西,但是精銳的機師駕駛的也數量不少。

陳小練衝到防線的前沿的時候,立刻引起了對面一排炮口的瞄準,他立刻舉起了手裡扛著的刀山火海的人,大吼一聲:「自己人!!」

人群之中有天使軍團的人,認出了陳小練和他手裡的刀山火海的隊員,立刻呼喊著制止了射擊,然後正面的防線里,兩台戰爭堡壘之間讓開了一條空隙,讓陳小練跑了進去。

「武天使呢?」

陳小練衝進了機甲陣里,才喊了一句,就聽見側面武天使的聲音從擴音器里傳來:「你找我?」

扭頭一看,就看見武天使坐在一台大型機甲的駕駛艙里,居高臨下看著陳小練。

他居然換了一台半人半獸的機甲,機甲的底座有八條腿,就彷彿蜘蛛一樣,而上半身則有六條手臂!

每條手臂上抓著的武器都不同,遠程近程應有盡有。

這樣的造型,頗有點類似宗教傳說之中的某種魔神造型,讓陳小練愣了一下,他隨即飛快道:「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還有藍海先生!他人呢?」

武天使看了陳小練一眼:「上來!」

陳小練將手上的刀山火海的人交給了身邊的天使軍團,然後翻身跳上了機甲,武天使看了一眼跳到自己機甲肩膀上的陳小練,哼了一聲,操控機甲就朝著元老會大廈邁步而去。

八條腿的機甲行走如飛,很快就衝到了元老會大廈旁。

……

「我們已經沒有選擇了!我們沒有退路!沒有後方!身後就是家園——不,不應該這麼說!我們現在就在家園裡,而我們的敵人已經打進了我們的家園!我們退無可退!逃無可逃!!」

元老會的議事大廳里,藍海站在一個圓桌旁,大聲咆哮著:「難道我們還要把時間浪費在爭吵上嘛!!」

原本應該有七個席位的元老會圓桌上,此刻包括藍海在內,就只有五個人。

因為事發突然,零城變故的時候,有兩個常駐團隊的首領都不在零城之中。一個在外面的世界,另外一個則進入了本團隊的資源世界里進行任務。

而此時此刻,兩個常駐團隊巨頭缺席,讓元老會只剩下了五名成員。

「我們還可以退到屬於團隊自己的資源小空間里。」一個元老模樣的男人沉聲道:「死守零城並沒有什麼意義。每個團隊的自己的資源小世界,都有巨大的空間,最小的資源世界也有數萬平方公里,最大的甚至有十幾萬平方公里,我們可以在哪裡和入侵的敵人進行周旋。零城實在太小了!把所有的戰鬥力量投入到這麼一個方寸小地方上去,和把各自團隊的人的血肉扔進絞肉機,有什麼區別?」

「資源小世界?」藍海怒極反笑:「事到臨頭,你居然打的這種注意?容克團長!你們羅德里亞團的勇氣呢?!你們羅德里亞團當年,以一己之力連勝六個大型副本,團滅四個玩家團隊,重創荊棘花團的勇氣那裡去了?!退守資源小世界?難道你們不知道,一旦被對方奪取了零城的主程序,萬一對方控制了零城,你們就算躲到資源小世界里,一旦零城主程序被敵人操控,可以直接讓那個小空間徹底消失!甚至對方不用放一槍一炮就可以滅掉你們!」

「至少時間可以拖的長一些,時間拖長,也許就會出現變數。」這個羅德里亞團長容克搖頭道:「我並不是沒有勇氣!藍海!我要為一百三十六名羅德里亞團的戰鬥隊員,三百名技術人員和六百名外圍隊員負責!!不能魯莽的讓他們在零城主城裡把血流干!這不是血裁!不是競技場!你的勇氣,只是魯莽!」

「那麼,其他團隊呢?」藍海壓抑著怒火看了看旁人。

「我認同容克團長的說法,我們還有至少三十個資源小世界,裡面有龐大的空間可以和對方周旋。 輝煌的人生從幼兒園開始 我們不應該留在這個絞肉機里,也許零城的主程序會有恢復的時刻——而且,那些玩家未必有辦法控制零城程序。」

「可是開發組呢!外面的世界主程序呢!電子衛士呢!」藍海咬牙。

「我同意藍海的意見,現在只有戰鬥這一條路!沒有退路!妄想逃進資源小世界里的話,簡直就是找死的懦夫行為!」一個消瘦的男人站了起來。

他穿著黑色的斗篷,就在他站起來的時候,元老會大廳里,牆壁旁,兩個男人立刻走近了幾步,站在了他的身後。

「我們黑暗騎士團,宣布參戰!」

這個戴著斗篷的消瘦男子看了看身後的兩個傢伙:「多多羅,奧斯瓦爾多,你們有意見么?」

「沒有!我早就想出去殺那些玩家了!」多多羅咧嘴獰笑了一下:「想在這裡開會的人就繼續開會吧!我們出去戰鬥!」

黑暗騎士團的團長微微一笑,對著圓桌上的其他人點了點頭:「好,那麼,各位繼續吧,我們黑暗騎士團,現在要去戰鬥了!」

藍海投向這個消瘦男子的目光里,流露出一絲激賞,對他微微點了點頭:「你……」

「藍海,不要誤會,我依然很討厭你們刀山火海,如果不是因為這件事情的發生,我依然會繼續努力試圖將你們提出元老會席位!因為在我看來,一個沒有S級高手的團隊,沒有資格和我們並列。不過現在……這些不重要了。

希望……大家有好運吧!

我,阿德里克宣布,黑暗騎士團,參戰!」

隨著這個叫阿德里克的男人掉頭走出了元老會議事大廳,在他的身後,五六名黑暗騎士團的高手蜂擁跟了出去。

羅德里亞團長容克顯然有些尷尬,他看著阿德里克的背影,猶豫了一下:「我不是懦弱,我只是必須為了團隊負責。」

「零城如果不在了,團隊也就不存在了。」藍海冷冷道:「也許你覺得離開了零城,你們還能生存?但是我的想法不同。」

容克也站了起來:「那麼就大家按照各自的想法去做吧。看誰活的長一些。」

容克起身後,拿起桌上的帽子戴在了頭上——這是一定很奇怪的類似頭盔一樣的金屬帽子,他戴上之後,掉頭也離開,身後也跟著幾個羅德里亞團的人。

「你呢?」藍海看著桌上坐著的最後兩個巨頭。

「榮耀戰隊從來不會退縮。」圓桌上的一個巨頭站了起來,這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面如重棗,氣勢威猛。只是站起來后,才發現,這人其實身材很矮小,但是肩膀卻非常寬闊。

在他的對面,坐著的另外一個巨頭,卻搖頭道:「抱歉,我傾向於羅德里亞團容克的觀點。不過我會派遣兩隊戰鬥人員幫助你們作戰,但是我們團的大部分人員會先撤進資源世界里——這是我們『奇迹之刃』的決定。」

「哼!」白髮紅面老者冷冷道:「你的兩隊戰鬥人員還是留著吧!我們不需要三心二意的戰鬥人員。」

頓了頓,他看了一眼藍海:「我先出去整頓我的隊員了!還有,藍海……那個脾氣暴躁的傢伙在外面的世界,現在應該聯繫不上。可是……魔法之光的那個傢伙,怎麼也沒有露面?」

藍海臉色也有些難看。

零城的七大常駐團隊之一,魔法之光。團長在事發的時候,被困在了本團隊的資源世界里做任務,結果零城忽然停擺的時候,就和零城失去了聯繫。

但是後來零城恢復,只是對外的大門變成了不設防。但是資源世界的進出卻已經解除了封閉了。

可是到了此時此刻,如此危機的情況下,魔法之光身為其他團隊之一,居然也沒有人前來參加元老會,團長也沒有露面,了無音訊!

「那個傢伙一項狡猾,是個最最自私的混蛋,也許他早在容克之前,就已經躲進資源小世界去了!哼,我們流血犧牲幫他死守零城么!」紅面白髮老者搖頭道:「算了,不管他了,事到臨頭,是死是活,總要靠自己的。」

「洛南先生。」藍海看著白髮紅面的老者:「能與您並肩作戰,是我的榮幸!希望我們……」

「希望我們有一個壯烈的結局!」洛南大笑一聲,大步走了出去。

藍海也不再看房間里最後的那個人,搖頭帶人離開。

藍海才走出了議事廳,就忽然看見在外面的大廳里,陳小練和武天使並肩站在那兒。

武天使直接將機甲開進了元老會大廈的大廳里,碩大的機甲站在那兒,腦袋幾乎碰到了天花板——也虧得元老會大廈的設計建造,大廳就足足有接近二十米高的巨形圓拱。

相比之下,站在武天使身邊的陳小練,看上去就如同是一個小不點一樣。

「小臉?你回來了?」藍海眼睛一亮,他立刻跑了過去,壓低聲音:「你……有什麼進展么?」

「有個也許不錯的發現。」陳小練嘆了口氣,看了看左右:「找個地方我們說話,我需要對你解釋一下。」

「現在?」藍海有些為難。

「根據前敵的情況判斷,玩家推進到元老會大廈前的防線,應該還有二十分鐘以上。他們現在還在到處亂竄,在們組織起來之前,我們還有點時間。」武天使沉聲道。

「好!」藍海點頭。

……

幾分鐘后,就在元老會大廈的一個房間里,藍海靜靜的聽完陳小練簡短的訴說后,整個人的表情變得非常古怪。

武天使則是滿臉激動:「你的意思是……零城裡還有出口?可以逃離這裡?」

「是的。」陳小練看了一眼時間:「根據『亞當』的計算,找出了很多臨時出現的出口,但是經過篩除掉了一些不適合逃離的方位和時間節點,我們找出了四個適合離開的出口……」

他又看了一眼時間:「嗯,現在第一個出口應該已經過了時間了,如果沒出意外的話,第一個出口已經有人去使用過了,吉布斯帶著緹娜小姐會先行從第一個出口離開,關山跟著他們在一起,會進行確認,一旦確認出口可行,他會立刻回來彙報的。」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刀山火海的一個人敲門後進來,不等他彙報,身後關山就已經大步跑了進來。

「先生!我回來了!有重要的事情要……小臉!你已經回來了?」

關山看上去非常狼狽,他滿臉都是血和灰土,一片黑一片紅的,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爛爛,還有灼燒過的痕迹,他的右手也受傷了,不過整個人看上去還算精神。

「吉布斯他們離開了么?」陳小練深吸了口氣:「我試圖用吉布斯給的通訊器聯繫你,但是我的通訊器弄壞了。」

說著,陳小練拿出一個破損的火柴盒一樣的儀器:「我遇到幾台機甲,在戰鬥之中我從一棟建築上跳下去,這東西摔壞了。」

關山看了看陳小練,低聲道:「通道確定可用!我們路上撿到的楊毅,還有緹娜小姐,已經從臨時通道離開了!但是……吉布斯,他死了。」

「……」

「……」

「……」

房間里短暫的沉默了幾秒種后,武天使低聲道:「吉布斯死了?」

「是的,他死前和我通過話。」關山咬牙:「他的確死了。」

武天使用力握緊了拳頭。

「好了,現在不是婆婆媽媽的時候。」藍海咬牙道:「小臉,你繼續說!」

「接下來還有三個臨時通道會開啟,A通道會在十八分鐘后開啟,這個坐標很不錯,在元老會大廈的後面,也就是說,位於我們防線的後方,非常安全,撤離的時候不用擔心有敵人會襲擊。但是通道只會出現並維持十六秒。」

十六秒?

這個數字讓藍海和武天使都有些失望。

零城裡現在有幾千人!如果加上那些外來者的話,這個人數還得再多一些。

十六秒,能走幾個?

「第二個臨時通道,二十四分鐘后開啟,對我們來說,位置最不好,在……愛情海。」陳小練苦笑:「維持時間六十七秒。」

愛情海現在已經算是「敵占區」了,六十七秒,時間似乎多了一些,但是……也跑不了多少人。

「第三個通道,我認為是最適合離開的,它會在五十六分鐘后出現。而且維持的時間會持續……三十分鐘!」陳小練看著藍海和武天使。

兩人的眼睛都是一亮!

三十分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