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幾乎整個報社都在圍着這篇小說轉,她很懷疑,若是弟弟的小說忽然斷更了,報社會不會讓人砸了?

  • Home
  • Blog
  • 幾乎整個報社都在圍着這篇小說轉,她很懷疑,若是弟弟的小說忽然斷更了,報社會不會讓人砸了?

作如此想法的時候,她心中充滿了自豪,畢竟,那可是自己的弟弟。

有很多時候,她都想告訴別人,張若虛就是自己弟弟,親弟弟。

並不是由於虛榮,而是想與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快樂,這種事老憋在心裏,可不怎麼舒服。

當然,同事們從來也沒停止過向她詢問情況,只是她的嘴實在緊的很,硬是沒露出半個字。這些人的熱情,都說明了一件事,《射鵰》是部好書。

好書的發展空間很大,但是,首先它得有一個平臺。

《桃源報》是個平臺,可惜太小了點,這與《射鵰》的口碑和質量是不相符合的。

而《京城晚報》明顯要更適合一些,有了這個平臺,《射鵰》才能走的更遠些,到達它與它質量相匹配的地方。

好在《京城晚報》雖是全國發行,重點卻是在北方,尤其是京城地區。這與《桃源報》沒有什麼衝突之處,反倒形成了互補。

商談很快的結束了,《京城晚報》雖是大報,稿費卻不是很高。好在張倩依如今對這方面在乎的不多,於是,《射鵰》乾淨利落地在京城連載了。

小說的遭遇與以往出奇的相似,開局平淡,反應平平,使得《京城晚報》的工作人員對此非常失望,甚而有些人提議,強制《射鵰》下報。

這種事多半是玩笑話,施行的可能性並不大,但卻看出了《京城晚報》人員對這篇小說的態度,也顯示出了讀者對這篇小說的在意程度。

隨着時間的推移,情況在緩緩地變化着。

金庸的小說,缺少一現身即能抓住人眼球的驚豔,完全是個慢熱的產物。

但越往後看,影響力就越大,產生的對讀者的“黏性”是極爲少見的。

《晚報》的銷量在增加,隨着第一封有關《射鵰》的讀者的來信,信件雪片般飄來,到後來就像被狂風捲來似的,又猛又烈。

前後的反差,使工作人員詫異,也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從此之後,再也沒出現過如“強制下報”這類的話,現在回想起來,那就是一個笑話,一個愚蠢的笑話。

而《射鵰》的強勢崛起,就像平地拔起的山峯,使人莫名其妙,同時,也吸引了平論家們的注意。

當然,在評論家之前,讀者已經給了一些評價。

“《射鵰》的第一回,我便開始看了,越看越激動,因爲我知道,我在見證着一位通俗小說大師的崛起……”

————資深武俠迷

“唔,不知道該怎麼評價,這本書吸引我的是那些情感的描寫,在我看來,這些東西很精彩,至少不是那些無聊的打鬥可比的。所以,在我看來,這是一部好書,至於是不是好的武俠小說,我就不知道了,希望作者以後能專心寫一些言情小說……”

————一位女讀者

“可以大膽而肯定地說,這將是一部經典!”

————《京城晚報》主編

“就像一道驚雷,無聲處平地而起,照耀了萬千讀者。張若虛先生的作品,細膩動人,讀者若品香茗,淡澀中自有千般滋味。還望再接再勵……”

————九劍書生

“張先生的作品,似乎與以往的小說不大相同。但讀來全無隔閡,反倒有種親切感,大概得益於作者的深厚功底,與透着古風的文字風格……”

————毛筆

“張若虛,一聽名字就知道是位雅士,透着書卷氣息。小說寫的雖是武俠,但文風繾綣,十分迷人……”

“好書,不解釋……”

“作者要努力,我等坐等更新……”

“加油,繼續期待中……”

“經典正在誕生……”

“……”

評論五花八門,大部分是些讀後隨感,說的很零散,也有些眼光獨到的,頗有幾分見地。總體而言,可謂一片好評,喝彩處處可聞。

當然,這種情況是可以預見的。

因爲這些評論多出於《射鵰》讀者之手,若是不喜愛,誰有興趣寫評論?

《射鵰》憑藉良好的口碑,掀起了新一輪熱潮。

讀者人數猛地漲了一倍以上,張斯獲得的利潤,如今已經定型,不大可能增多什麼,但獲得的影響力就難以現在就下定論了,一切都在發展當中。

許多人看出了其中的利益,《天地傳奇》首先通過《京城晚報》的關係找到了張倩依。

原先的意思,是希望能買下《射鵰》的版權。

張倩依跟本沒容他們商量,直接拒絕了,連價錢都沒問。

這是張斯提前交代好的,無論如何,版權一定要握在自己手裏。

前世的人,大都知道,金庸的小說,拍電視劇是可以一部拍上七八遍,並且還能保證收視飄紅的。再加上各種改編,包括電影,漫畫,遊戲……會獲得多大利潤,憑膝蓋也能知道。

不過,在雜誌上連載的事卻定了下來。

雜誌與報刊的讀者羣不一樣,尤其《天地傳奇》這種雙月刊,等它發行的時候,報紙已連載了好久。

雜誌的時效性與報刊無法比,可勝在容量大,尤其連載長篇小說,佔了很大的利處,所以許多人都願意買雜誌,而不選擇報紙。

與《天地傳奇》一樣有眼光,或者更有眼光的,則是那些盜版商們。

在《天地傳奇》之前,《射鵰》已經有集結出版的小書了,有時候,不得不佩服這些人敏銳的嗅覺。

憑着這份“無本生意”,許多人發了一筆不大不小的財。

張斯自然是不願看到這種情況的,可惜的是,他只能任其發生,而沒有絲毫辦法。

華國這方面的法律不健全,再加上執行不力,還有人們已經習以爲常,根本就是一團刺蝟,想上去咬兩口,可惜不知如何下口。

當然,於張斯而言,也不是全無益處。

至少,大部分人在短時間內知道了《射鵰》這本小說,也知道了“張若虛”這位作者。

一位作者名氣是否大,他的作品是否暢銷,看官方的記錄,往往不如看盜版程度來的準確些。

盜版界纔是一個真正的戰場,沒有任何附帶條件,不管你是文豪,還是無名小卒,一切以作品是否受歡迎來抉擇。

按目前這種狀況,張斯的小說還不是排在最前的,卻是發展速度最快的。

就像憑空出現的一般,沒有任何借力,沒有任何名人支持,是一匹黑的不能再黑的馬。

盜版商提到這本書,目中滿是敬意,不是說他們多麼愛看武俠小說,而是對自己的衣食父母表示尊敬。

爲了表示這份敬意,唯有努力繼續盜版了。

不管是正版,還是盜版,反正“張若虛”是成功了,這三個字正在慢慢爲人們所熟知。

如果一直按這樣發展下去,張斯定然喜聞樂見。

有道是“福兮,禍之所依”,令人無奈的事,往往就藏在其中。

在持續的好評中,終於有不一樣的聲音出現了。

“武俠小說真正的起源很晚,是一種不值得興起的體材,一個文學史上的畸形兒。它之所以能出現,純粹是作者與讀者共同意淫的產物。

在想象中成爲一代大俠,飛檐走壁,快意恩仇,一縱便是十餘丈,一刀能殺數十人。大抵,沒有那種類型的小說,能如此的無聊。

而且,也淺薄的可笑,根本無視生活常識。

出入皇家大院,竟能來去自如,外出隨便吃頓飯,也動輒花上好幾兩銀子。

這種可笑的地方,隨處可見,不必細說。讀者也正可藉着這些小說,躲避現實苦惱,整日意淫着大俠夢。

國民樂此不疲,於這個民族而言,實在說得上可悲哀的了。

自開放以來,港臺武俠小說隨着影像明星等,紛紛在大陸搶灘。

一番你爭我奪,腥風血雨,好不熱鬧。許多人見錢眼開,看港臺諸位同行囊中飽滿,心動不已,紛紛摩拳擦掌,也要“投筆從戎”,試一試身手。

所幸大部分人不適合混這碗飯,灰溜溜地跑回來了。

如今卻出現一位人物,名叫“張若虛”,寫了一部小說《射鵰英雄傳》,坊間評價極高,觀者如堵。

我‘未能免俗’,也尋了一份雜誌來看,見識一下到底是“何方神聖”,莫非,真出現了什麼天才?可惜的是,翻了兩頁就看不下去了。

俗套的故事,俗套的對話,俗套的情節,一如既往的弱智。

言語拖沓,明明白的像開水一樣,偏偏拽幾句古人套話在裏面,以顯示自己的‘功底’,反而弄的不倫不類,連個小學生的作文都不如,實在令人笑掉大牙。

真是莫名其妙,竟有這麼多人追捧,還恬不知恥地叫喧着什麼‘經典’,什麼‘大師’。

這些人真該回去好好讀讀書,‘大師’是這麼好當的,一個寫武俠小說這種不入流東西的作者,也配得到這種稱呼?

更令人想笑的是,作者竟用了‘張若虛’這個筆名,只是不知,詩人若泉下有知,會不會被噁心到。

也有人說什麼這是新武俠,與以往的不同……”

————君莫愁(國內知名評論家)

文章不長,總該加起來也不過千餘字。

寫的也說不上好,觀點很零散,關鍵是語言透着股不羈的作風,冷嘲熱諷,指桑罵槐,彷彿一切都不能入他眼中似的。

也正是這種辛辣的文字風格,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尤其一些青少年,不辨是非,單憑讀的爽,便信了他的觀點,完全不知深入思考一下。

他對《射鵰》說的不多,只泛泛談了一下。

正是這種似乎很不屑,而又嫌惡地隨便一提,恰恰最容易讓人記住。

看過原作的人,情況要好些,即算同意他的觀點,大抵上還會繼續看的。那些沒看過的人,則下意識地在心裏將《射鵰》打上“低俗”的標籤,本來興起的一絲興趣,不禁消散了不少。

而君莫愁作爲一位知名的評論家,其影響力非一般讀者可比,更因爲如此,使得他說的話,顯得具有“權威性”,一般讀者看了,深信不疑。

許多與他有同感的讀者,也跳出來助陣。

“莫愁先生說的很有道理,武俠小說這種沒文化的東西,早該退出歷史舞臺了。一羣無知的人,在這兒自娛自樂,聽了真讓人噁心……”

————小賤

“《射鵰》是一本很差的武俠小說,節奏緩慢,語言拖拖。作者可能是有意炫耀,寫了很多不關題的東西,讀着很無聊。真不明白爲什麼有這麼多人追捧,我想,大概這些人讀的小說有限,鑑賞力讓人不敢恭維……”

————天寒

“說的酣暢淋漓,道出了我的心聲……”

————大前門

“武俠小說的影響很壞,通篇講着打打殺殺的事,而受衆的年齡又偏低,沒有辨別是非的能力,很容易受到影響,產生暴力傾向等與社會治安有破壞的心理。所以,國內的小孩子,最早接觸的,不是善與美,而是這些殘酷的東西。這不僅是個人的事,而且會涉及到社會,在我看來,寫武俠小說的人,都是些對社會不負責任的人……”

————大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