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廣穆在仙界稱得上一方德高望重的大能,他為人豪爽樂天,喜歡四處廣結仙緣,人脈極廣且風評頗佳。

  • Home
  • Blog
  • 廣穆在仙界稱得上一方德高望重的大能,他為人豪爽樂天,喜歡四處廣結仙緣,人脈極廣且風評頗佳。

雖然他與朽月靈帝這樣的人物八竿子打不著邊,但在場的絕多數都是他一幫要好的仙朋道友,朋友陷入危難豈有袖手旁觀之理?

於是廣穆忍不住出手湊湊這熱鬧,同時也有所保留,想著見面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原則,不敢把朽月靈帝得罪太死。

天羅錦衣是廣穆煉化的獨門法器,對他來說並不是件什麼稀罕物什,因它無法起到攻擊的效用,但勝在其堅不可摧,能擋下刀槍劍戟以及各種水火法術,是塊不可多得的防盾御甲。

一聲清脆的『嘶拉』猝然響起,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那塊傳說中牢不可破的鐵布衫居然被朽月徒手撕開,就像扯開爛布破裘一般,朽月甚至連手勁都沒怎麼用。

緊接著越來越多細碎的布屑洋洋洒洒地飄落下來,讓人有種六月飛雪的錯覺。廣穆更是臉色鐵青地愣在一旁,暗嘆朽月靈帝的手段果不尋常。

「這女人究竟是什麼怪物,就沒有什麼是她的剋星嗎?」有人驚慌地問道。

這下人群中沸騰了,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人無完人,神亦無全能,就連大羅金仙也免不了有所缺陷,只要找到朽月的致命弱點,要想拿下她不是易如反掌嗎?

「她是不是用火嗎,奉岐,看看你的銹水能不能克她的陰火!」烏提道人忽地轉頭問身旁一直未有動作的奉岐教主。

。 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南陽城下,硝煙瀰漫,戰火不斷蔓延,周空充斥著濃烈的死亡之氣。

濃烈的血腥之氣讓人瘋狂,屠戮之戰仍然在繼續,百里矢麾下四狼嘶風縱馬而來,他們猶如嗜血的凶獸,身影上縈繞著恐怖的殺氣。

白起騰起彎弓的身子,手中長戟碎空劃過,緊勒手中韁繩,直視眼前不斷逼近的四敵將。

「秦將軍,冉將軍,你們先撤走!」

白起之意顯然是要以一敵四,冉閔瞥了眼疾馳而來的四人,嘴角騰起邪惡的笑意,雙眸中目光堅定無比。

「白將軍,你和秦將軍撤走,閔來斷後!」

「趕緊走啊,遲者生變,到時誰我們都無法突圍出去!」

冉閔剛欲提槍縱馬上前迎敵,只聽到白起厲喝:「冉閔,讓你們撤退就趕緊離開,這是命令!」

「殺!」

白起聲如洪鐘,臉色剛毅如鐵,提戟拍馬便向四狼迎了上去。

轟隆!

轟隆!

轟隆!

響徹天穹的馬蹄聲和兵戈撞擊上傳來,秦瓊和冉閔抬首眺望看去,只見敵軍五十萬大軍以雷霆萬鈞的氣勢,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動快速奔涌而來。

冉閔兩將知道一多戰多毫無勝算,要在這樣下去身旁的楚軍都將被吞噬一空。眼下百姓已經撤走,鏖戰了兩個時辰,相信百姓都已平安撤入豐煙城中。

「白將軍,一起撤走,豐煙城下再和炎晉賊子,一決生死!」

聞聲。

白起雙眸中騰起錯愕之色,瞥了眼面前奔襲而來的大軍,聲音急切的厲喝。

「分三路突圍,豐煙城相聚,都要活著回去,我等著和兩位將軍再次一起浴血沙場。」

鏗鏘有力的聲音回蕩在虛空中,白起,冉閔,秦瓊三人提槍高呼,分三路帶領將士突圍。

敵軍首列位置上,藤井戰武看著想要突圍的三將,陰鷙的眸子中殺氣四溢,側目看了眼百里矢,冰冷的聲音響起。

「百里將軍,五十萬大軍盡出,若是讓楚軍衝出包圍,那簡直是奇恥大辱。」

「藤井將軍,莫說他們沖不出包圍,即便衝出去了也只剩下殘兵敗將,我們的目的是奪下豐煙城直逼楚國皇城,這些散兵游勇無需放在心上。」

「此戰勝局已定,相信很快消息便會傳遍整個楚地,到時楚軍定當聞風喪膽,不堪一擊,我們正好藉此機會一舉殺入皇城。」

百里矢更看重的是攻下楚國皇城,在他眼中白起,冉閔,秦瓊只是跳樑小丑而已。

「百里將軍,這三人在楚軍將領中地位肯定超然,活捉他們日後有用得上的地方。」

藤井戰武緊握腰間軍刀,微蹙的眼眸中殺意縱橫,篤定的聲音響起。

聞聲。

百里矢輕輕頷首,側目厲聲命令道:「傳令柳澤,宮牧,拓跋瓚,讓他們帶領麾下各部活捉楚軍三將,其他將領攜大軍進攻豐煙城。」

拼殺,嘶吼,慘叫聲不斷傳來,白起,冉閔,秦瓊三將帶領麾下士兵已經衝破敵軍的圍堵。

然。

神機衛和戰狼先鋒營合起來四萬之眾,眼下合起來不到一萬人,看著地面上鮮血淋漓的屍體,他神情黯然,長嘆一口氣,緊勒韁繩向前飛馳而去。

這神機衛可是楚軍最精銳的存在,楚非梵將他們交給白起率領,沒想到今日在南陽城下損失如此慘重。

南陽城下。

炎晉帝國大軍分三路追擊而去,剩下士兵仍有三十萬之眾,他們宛若吞天噬滴的黑色洪流一樣,瞬間進入南陽城中。

一場大戰落幕,城下落單的戰馬低頭四嘶鳴,遠處屍山血海,到處都是斷壁殘戟,血泊中漂浮的旌旗已看不出原來的樣子。

燕京大軍橫穿安陽城向豐煙城狂奔而去,柳澤,宮牧,拓跋瓚三人窮追不捨,楚軍只能倉皇的逃竄。

白起身中壓抑無比,他每戰必勝,從來沒有如此落魄,回首瞥了眼跟來的敵軍,腦海中思緒飛轉,想著如何才能擺脫他們的追擊。

…………

黃昏時分,斜陽餘暉返照遠處寒山,天地間充斥著濃烈的鐵血肅殺之氣。

南陽城淪陷,戰火硝煙瀰漫,裊裊騰起的煙塵直擊天際而上,蒼穹上鷹鷙盤旋,一道道讓人毛骨悚然的嘶鳴聲激蕩飄散開來。

此時。

遠在帝都虎嘯城中的楚帝,並不知道南陽城下發生激戰,他雙手捧著奏摺,蹙眉批閱。

豐煙城一帶,戰火全線爆發,周邊百姓無處藏身,為了躲避敵軍的屠戮,他們不斷向皇城靠近。

眼下各城池傳來奏摺中,多次提出城中百姓人滿為患,難民成災,各城中存糧完全不足以支撐,紛紛向朝廷提出援助。

楚非梵早已是焦頭爛額,楚國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休養生息,可列國不給他絲毫的機會,眼下的看似強橫,實則暗藏的體內早已是滿目瘡痍。

「砰!」

他抬手將奏摺扔在木案上,揉捏著兩鬢,臉上布滿了疲憊之色。

「咯吱!」

一道推門聲響起,他乍然抬首看去,發現小桂子疾步行風而來。

「皇上,宮門口傳來消息,有位布衣前來自稱是皇上的老師。」

「朕的老師?」

楚非梵心下駭然,他什麼時候有老師了,難道……………..

正在他疑惑不解時,耳畔傳來小賤的聲音:「滴,提醒宿主,召喚前來的諸葛亮植入的身份是宿主的老師。」

「朕的孔明來了!」

他神情激動的喃喃自語,聲音驟然騰起,闊步向殿外走去。

「難道來人當真是皇上的師傅?」

小桂子面帶不解之色,擺動拂塵起身疾步追了上去,嘴裡一直嘟囔著。

宮門口的諸葛亮他可是見過,身長八尺,面如冠玉,頭戴綸巾,身披鶴氅,看樣子可楚非梵年紀相仿。

如此年輕竟是帝師,想必定是滿腹經綸,博古通今。

一路前行至宮門口,楚非梵遠處看去,眸光停留在一位身披白色青衫的男子身上。

只見其英霸之器,身長八尺,容貌甚偉,身影上散發著縹緲輕靈的氣息。

聽到輕快的腳步聲傳來,諸葛亮抬手看去,注視著不斷向他逼近的楚非梵輕輕頷首,雙眸里精芒掠動。

「唰!」

「草民諸葛亮,拜見皇上!」 中州南部,靠近無盡妖域,有一座青山仙城。

城牆高達一百五十丈,高聳入雲,通體由千斤巨石堆砌,城門寬達三十丈,由一種棕黃色的石材鑄成。

城門口熙熙攘攘,各式車輛來去匆匆、進進出出。

有些馬車拉車的都是靈獸,模樣看起來像馬,身高卻有足足一丈,周身肌肉鼓起,雄壯威武。

有些靈獸長的像牛,頭上還生有一隻獨角,一樣是披靡四方。

拉起馬車輕輕鬆鬆,毫不費力。

還有人直接騎著一頭白狼就進城,只是這白狼背上還有兩隻翅膀。

還有個出城的青年。

只見其手一翻,一個巴掌大的飛鳥丟入空中,瞬間變成了一隻翼展達到兩三丈的大鳥。

青年從容地跳到大鳥背上,然後振翅高飛,扶搖九天。

這一幕幕,將城門邊上站著的程文驚得目瞪口呆,活脫脫的鄉巴佬進城的模樣。

一邊的徐長生瞭然,「你果然不是中州人。」

「不,從今天起,我就是中州人!」

程文將木行功放入儲物袋,只有黑木靈盾沒有還,交給了他,「兩清!」

「不需要我帶路嗎?」

「不用,哪裡的修鍊界都差不多,比如導遊!」

只見程文招了招手,路邊一個少年一臉驚喜的跑過來。

「前輩,一顆下品靈石,我可以帶您走遍整個青山仙城。」

「那我不得累死?」

「……」

李霄突然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

程文笑了笑,「你這話術不過關,交際能力太差,混這一行會很慘的。」

「前輩說的是,我已經一周沒有接到活了。」

「這幾天就由你給我帶路。」

「幾天?」

「嗯,等我熟悉青山仙城為止!」

李霄樂了,「是,前輩!」

一邊的徐長生看著,神色莫名,中州是又來了一個了不得的人物啊。

這種到哪裡都能遊刃有餘的人,絕對不簡單。

有些事情,說起來簡單,但做起來,卻沒幾個人能做到。

「前輩,您需要先看一下這個。」

程文跟著走過去,那是一張告示,相當於入城須知。

大至內容為:青山仙城歡迎任何同道進入,第一次進城,須在城門辦理入城登記。

任何人不得在城中鬥法,違者,城衛將嚴懲不貸。

城內禁空,任何人不得例外。

程文看到告示的下方,擺著一張桌子,前面已經排了十幾個修士,桌子後面坐著一個山羊鬍。

程文瞭然,也跟在後面排起隊來。

李霄則是耐心的站在身邊,像他一樣的還有不少。

看來新來青山仙城的人也不少。

城門口處,他清晰的看到一層半透明的結界,像是一堵空氣牆擋住了城門。

看來不搞這個登記,還無法在青山仙城進出。

沒多久,登記隊伍就輪到了程文,山羊鬍只是隨意地掃了他一眼。

程文頓時就感覺到了靈識窺探。

這老傢伙厲害,還是個築基期的人物。

「姓名?」

「張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