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強大的肉身不能給他減輕這種痛苦,但卻抗住了這一擊,在腰部留下了深深的牙印,但終究沒有斷開。

  • Home
  • Blog
  • 強大的肉身不能給他減輕這種痛苦,但卻抗住了這一擊,在腰部留下了深深的牙印,但終究沒有斷開。

「是項羽的叫聲!」

弈星臉色極度難看,語氣低沉的說了一句,臉上閃過了一絲悲哀之色。

「不會的,不會的。」露娜怔怔的搖了搖頭,臉上有淚珠劃過:「禍害遺千年,他不會死的。」

「是項羽!」

「項羽要輸了嗎。」

「不要啊!」

大陸蒼生,密切關注這一戰,畢竟這一戰關係的是他們的生死存亡。

在大陸各個角落,許許多多的人跪了下來,發出了陣陣痛哭之聲。

也有人開始祈禱,祈禱那些死去的至尊,但願他們在天之靈能夠保佑項羽,撐過眼前的劫難。

哭聲動天,祈禱的聲音甚至飄到了太空之外。

屍皇忍不住冷笑起來,看著姜亢道:「你們以命相搏,就是為了得到這些螻蟻的肯定和崇拜嗎?愚蠢!」

「天戀蒼生,人皆有情,蒼生非芻狗,亦非螻蟻!」

姜亢大吼了一聲,兩手抓住了那副牙口,猛然一撐!

咔擦!

巨嘴頓時裂開,難以合上。

「什麼!』

鬼帝臉色一變,想要收回那巨嘴,已是難以做到了。

姜亢脫離巨嘴,一手抓住上顎,一手扯住下顎,猛然用手撕去!

「鬆開!」

屍皇來到了姜亢的背後,一拳沖著他心口之後砸了下去。

姜亢像是不曾知道對方到來,依舊是一聲爆吼,怒撕巨嘴!

獨家摯愛,總裁低調點 撕拉一聲,那巨嘴被撕開,竟然化作了一面白幡!

正是鬼帝的陰陽幡。

見被姜亢撕裂了至尊之器,鬼帝頓時氣的怒吼連連。

屍皇一拳正中,姜亢頓時身若流星一般的往下方砸去了。

「他的身軀是用至尊之器的材料製作而成的,殺了他,可以煉製不少!」東皇太一眼睛一亮,一排漆黑的球接連飛下,轟隆隆的撞在了姜亢的身上,將他砸進了一顆星球的內部位置。

姜亢的身體直接砸入了一團火焰之中,這是星球的地心之火,地心火劇烈的烘烤著他的身體。

「不要留手!」

東皇太一大喝了一聲,黑球再次凝結,化作一方宇宙形狀,猛然拋了出去:「東皇開天功!」

至尊之力化作一片宇宙,直接霸道的砸在了姜亢的身體之上,能量在這顆星球的內部炸開。

轟!

宇宙之中炸開了一朵無比絢麗的煙花,那是星球在爆炸,在破碎!

火焰鋪天蓋地的飛了出去,從火焰之中跌落出來一道身影,往仙路之上狠狠砸去。

屍皇追了上來,報復性的一拳打了過來。

修煉從崩死師兄開始 「皇血和合!」

他大吼一聲,拳頭之上綻放無盡綠芒,將一片宇宙星空都渲染成了綠色,這片綠色衝破了層層阻隔,甚至在地球之外亮起。

轟!

這一拳頭打了過來,姜亢的胸膛頓時乾癟了下去,身體之內飛出來了不少的能量,眸子中的光芒暗淡了一分。

劇烈的疼痛,能量的流逝,姜亢的身體在太空之中不斷的翻滾著,化作了一道流光,沿著仙路往外跌去。

「是項羽!」大陸上眾人看到,頓時臉色大變,紛紛駭然驚呼起來。

「出去一看!」弈星等人徹底坐不住了,紛紛升起了身體,往太空邊緣而去,立在了原先的大氣層位置,觀看著外面的戰鬥。

「啊!」

姜亢跌落在一顆星球之上,艱難的搖了搖頭,半跪在地,手捂著自己胸口憋下去的那一大塊,吃力的要站起來。

四道流光追了過來,紛紛出手,光芒如注,宣洩在了姜亢的身體之上。

砰!

才落地的身體,再一次像一個皮球一般被拋棄,砸在一座巨峰當中,直接陷入當中。

「項羽!」貂蟬變色,悲聲大呼。

「不要出聲!」女帝忍著悲痛嬌喝一聲。

「可惡啊,我要跟他們拼了!」

哪吒咬牙切齒,腳下的火輪轉動了起來,眸子里燃燒著憤怒的光芒。

楊戩急忙一把拉住了他,道:「千萬不要衝動,你上去絕對會被秒殺的。」

「他撕碎了一塊星球!」

姜子牙臉色蒼白,手指著前方說道。

只見東皇太一身體放大,一伸手沖著一顆小號的星球抓了過去,從上面撕裂一座巨大的山峰,將那星球直接撇去了四分之一。

他將那山峰握在手中,隨後像是標槍一樣,沖著姜亢投射而去。

「不!」眾人目呲欲裂。

嗖!

一桿槍劃破了長空,眨眼殺入了戰場當中,轟的一下將山峰撞碎。

槍身之上,槍芒流轉,至尊兵機絲毫不曾掩飾了,完全開啟!

比之一般的至尊之器更強一分,霸王槍當中傳來了器靈的喝聲:「振作起來,死戰不退!」

「死戰……不退!」

眸中紅光一閃,讓四位至尊聯合打到垂死的姜亢伸出了手,猛然握住了槍尾。

這一刻,大陸眾多圍觀的高手,頓時淚水衝出,無法自制。

「意志再堅強,也無法彌補這種差距。」屍皇冷笑,再度出手,這一次他使用遠程攻擊,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拳頭,砸向姜亢。

被姜亢粉碎之後,又是一聲長吼,吼斷一條星河匯入了口中,沖著姜亢吐了出去。

星河如何沉重,如果一旦被沖中,會被當即折斷!

姜亢抽身躲開,正要反擊,巫帝又動手打來。

「不要耽誤時間了,你們兩個解決他,我們去找到項玄和劍皇來,免得出現什麼意外。」東皇太一臉色頗為凝重了起來,說道。

「好。」巫帝一點頭,和屍皇聯手壓制姜亢。

即便有皇極霸王槍相助,面對如今變得嚴肅謹慎的兩位黑暗至尊,姜亢也難以以一敵二,再加上之前受了太多的傷,能量已經有些接濟不上,殘像疊生。

霸王槍震動起來,浩蕩天聲傳遍整個王者大陸。

「諸位道友!昔日列代至尊鑄就我們,立下不朽功勛,如今至尊已沒,我等豈能坐視大陸滅亡而置之於不顧?」

聲音落下,在王者大陸之上,不少地方能量都暴動了起來。 玄武家族當中,漂浮的玄武之地上,一面巨盾顫抖了起來。

下方眾人跪倒一片,哭道:「神盾,項羽是我族大敵,您也要出去助他嗎?」

「項羽與玄武家族之仇,乃是私仇;如今項羽拼殺至尊,護佑天下,玄武家族也得其利,你等如何能夠為私仇而忘之?」

玄武盾顫抖起來,發出了大喝之聲,羞的眾人都低下了頭顱。

一位長老抬頭問道:「若是您折損其中,玄武家族當如何?」

「天命所在,我既繼承至尊一部分力量,當有今日一戰,方不負至尊昔日威名。」

玄武盾說完,不再停留,帶出一片茫茫的玄光,沖了出去。

周家,火光衝天,火玉爆發衝天烈焰,一道赤紅色人影乍現其上。

周瑜父子頓時大驚,慌忙跪了下去,道:「前輩,您要如何?」

「天外一戰!」器靈說道,抬起頭來,眼中火光燃燒,似乎克制已久。

「不可,那項羽乃是我族仇敵。」周家主本只剩下了一道魂魄,如今重新找了一副軀體,修為大降,直接伸手去抓火玉。

轟!

「啊!」

一團火光爆發,直接將周家主燒成了灰燼,又剩下了一個虛弱的魂魄。

周瑜變色,怒道:「你這是何意。」

「置天下大義於不顧,若不是看著至尊面上,已滅了你之神魂。」

說了一聲,火玉衝天而去。

御家,風塵之山頂,百兵神城當中,一輛黃金色的戰車自動沖開了頂樓的大門,往天外賓士而去。

劉家,混沌神頂沉浮九天,混沌神芒落下籠罩劉家,形成一個結界之後,也直接離去,飛向了天外戰場之中。

至尊之器上,虛影緩緩而現,昔日至尊映像,竟寄託著這些兵器之上,慢慢的出現了一些形態,表於人前了。

氣勢衝天,宛如眾多至尊破天而去,大陸蒼生見狀,紛紛拜倒,向天祈福,禱願昔日至尊再臨天下。

空中,穿在姜亢身體之外的月甲光芒更勝起來,連帶著姜亢的身體漸漸的復原了,失去的能量雖然不能挽回,但傷勢已經被控制了一些。

獵愛甜心:追妻計劃NO.1 昂!

半空中傳來一聲龍嘯之聲,龍傲手中的射凰弓直接一聲長嘯,在半空化作了一條長龍,雙目怔然而亮,身上散發著若有若無的氣息,在宇宙之中盤旋起來,眨眼功夫,化作了星河一般大小,環繞著幾顆星球,宛若昔日青龍至尊再臨!

「青龍伏魔,為道而來!」青龍開口,口吐人言。

「嗯?」巫帝眉頭一皺,旋即冷笑:「不過是一件器物而已,雖有能力威脅到我等,但終究不是我們的對手。」

「是嗎!」

一聲霸道的大喝,亞瑟王的身上衝出一道衝天的金光,在他背後形成了一個金色的虛影。

金黃色聖盾和聖劍都飛了起來,懸停在了亞瑟王的身體左右。

亞瑟王的臉上也出現一副莊嚴之色,直接跪了下去。

虛影從他身體當中走了出來,帶出一片金色的血液,亞瑟王瞬間蒼老了下去,白髮蒼蒼,但身姿依舊雄偉,嘴角反而出現了一絲笑意。

他終於,也可以盡上一些力氣了。

器靈被喚醒了,並且從他體內提取了血脈之力,要強行召喚昔日的力量。

一道莊嚴的身影,帶著無盡的王者風範,一手在身前,一手在身後,金色披風閃耀著宇宙,從宇宙的盡頭之處一步步的走來。

一條華麗的金色大道,出現在了他的腳下。

臉是至尊之顏,眉目如刀,不可抹滅的王者風範,跨越千古的時光,再度來臨。

「天地有我,正道不滅!」

宇宙盡頭走來的那人,帶來無盡的黑光,驅散了漫天的黑暗,華光撲天蓋地。

「初代亞瑟王!」

「亞瑟至尊!」

這等風範,眾人頓時大呼起來。

巫帝微微沉著眸子,隨後哼了一聲道:「你騙不了我,你不是至尊,只是昔日至尊留下在這個宇宙當中的印記而已,能有多少戰力?」

「為了意志而戰!」

聖盾和聖劍之中分別飛出一道身影,和印記融為一體,形成一個金光燦爛的身影,他走過去,舉起了劍和盾,立在空中,沖著屍皇立地一劍!

屍皇匆忙迎敵,沖著下方大叫起來:「送件兵器來,不然吃不住!」

嗖!

一道黑光衝來,一桿漆黑的月牙剷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竟然還有黑暗至尊沒出來!」眾人臉色變得沒有那麼樂觀了。

「亞瑟至尊是嗎,那我今日就好好會會你!」

屍皇冷笑,舞起月牙鏟,和亞瑟至尊的殘留印記戰到了一塊。

青龍盤旋,幫助姜亢,沖向了巫帝。

豪門虐戀之落雨天的陽光 「千古風人,萬丈火高,吾臨天地,鎮壓不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