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強烈到令人顫抖的氣息從混沌戰斧上爆出來,竟然將弒神陣內的殺戮之氣給逼退到角落。

  • Home
  • Blog
  • 強烈到令人顫抖的氣息從混沌戰斧上爆出來,竟然將弒神陣內的殺戮之氣給逼退到角落。

「破!」周丹猛地一喝,混沌神斧劈落而下,整個天地都在此刻寂靜,就連方圓百里內都龍造在一股強光之中。

原本烈日當空,可是在這一道光芒下卻顯得暗淡無比,如同黑夜。

一道亮光慢慢出現,彷彿混沌初開,列出一道縫隙,整個天地都在此時嗡嗡作響,似乎在面臨這強大絕倫的一斧,天威退避,方便百里的靈氣都在此刻爆炸開來。

巨斧劃下,整個弒神陣為之一顫,隨後如同薄紙般,直接被撕破開來。而斧光仍舊餘威不減的朝著袁士劈了下來。

這一斧劈出,陰陽顛倒,天威避讓,讓整個天地都籠罩在驚恐之中。 陰陽逆轉。

這便是《凌天戰斧訣》上篇的第一招。

斧神族贈與周丹的《凌天戰斧訣》僅為上篇,說是上篇,不如說是三大招。

第一招為『陰陽逆轉』,其有顛倒乾坤的可怕威能,一斧及出,乾坤變換,陰陽倒轉。

這一招講究的就是一個猛字,猛到天威退讓的程度。

只可惜,周丹知道這一招自己仍舊遲遲無法悟透,僅僅只是略知一二。

不過這一次劈開弒神大陣,也不用藉助紫光神葫的能力了。

其實周丹之所以能夠破開弒神陣,實則是小男孩在暗中相助,不然以他現在的境界,即便能夠劈出混沌神斧,也無法將這弒神大陣給劈破。

當然,這件事只有他一個人清楚。

不過他也沒有失去信心,畢竟他剛修鍊《凌天戰斧訣》不過半天的時間,假日時日,他相信自己能夠悟透這『陰陽逆轉』甚至是後面的兩大招式『焚天之怒』與『萬道崩天』。

《凌天戰斧訣》上篇便只有這三大招式,若是能夠將這三大招式全部悟透,或許他可以與天神巔峰的存在爭鋒了。

嘩啦啦~~

弒神陣的破裂讓袁士大驚失色,只不過就在他感到恐懼的時候,七名老者卻是冷哼一聲,隨之各自的手中皆都出現准神器,打出了剛猛無比的攻擊。

轟!

陰陽逆轉的確很強大,但是破開弒神陣其實威力已經不大了,不然這七名天神豈敢硬接?

七大天神打出了自己的絕招,霎那將周丹的『陰陽逆轉』給擊散,八道神光在空中徹底炸開。

「故弄玄虛,我看你還有什麼手段!」七名天神皆都是後期境界,眼光何等的毒辣,一眼便看出這『陰陽逆轉』的威力已經不大了。

「都出來吧!」七名老者隨之一聲令下,虛空中頓時傳來數聲破空聲響,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其身邊便多出了四十二名天神強者。

「原本以為弒神陣可以將你斬殺,不過倒是小看你了。」一名天神後期的強者冷笑道:「至於現在你也不過強攻之末,如何與我們決戰?」

五十名天神強者,其中更有八人是天神後期的存在,此等陣容,即便天神巔峰的存在也不敢輕視。

然而面對這五十名袁家的天神強者,周丹臉色卻出奇的平靜。

「仗著人多嗎?」周丹緩緩開口,而後虛空中立刻布滿密密麻麻的人影,這些人影各個氣息強大,最弱的也是煉神境大圓滿。

而這些人便是早先被周丹收入『神空間』的周天盟成員。

「土雞瓦狗也敢拿出來?」人數百萬,袁家的五十名天神強者卻冷笑不已。

「看來你是黔驢技窮了!」

他們一致認為,這便是周丹最後的手段了。

「哈哈,你們太小看我周丹了。」面對這些人的冷嘲熱諷,周丹僅僅只是用一笑聲回應。

而就在他笑聲落下的時候,空中再次一陣蠕動,霎那又有百萬人影呈現在虛空中。

而為的赫然是小雷晶虎!

此次小雷晶虎並沒有直接逼迫黃家,而是半路殺了回來,製造出一個假象,為的就是讓袁家深信不疑。

「你們這些老傢伙,都快入土了,居然還跑出來折騰,不怕晚年生不祥啊?」

小雷晶虎出現后,便是一個調侃,眼下這佔據都是周丹一手布置的。

以周天盟如今的實力,真要和袁家和黃家相比,仍舊有些不足,更別說兵分兩路了。

袁家與黃家本來就勢力強大,周天盟團結一致尚且有反擊的能力,一旦分開,豈不是被逐個擊破?

而周丹早就算準了這一點,他藉助卜天卦蒙蔽了天機,讓黃家無法推算出他們的計劃,從而對袁家下手。

看著滿天人影,袁家眾人面如灰色,各個猶如泥塑木雕,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有口難言。

他們這一次失算了,原本以為周天盟會一分為二,一部分對付黃家,一部分來針對他們袁家,可現在看來,他們錯了。

周天盟的計劃就是集中實力,進攻袁家!

有卜天卦的緣故,黃家就算擅長推演一道也無法推算出周丹這一計,再加上小雷晶虎對他們的威脅很大,只怕現在的黃家仍舊在嚴陣以待吧。

「你們簡直就是找死!」

袁家的天神大怒,今日被一群小輩給算計了,這讓他們難以釋懷,平日里不是受人尊重,就是高高在上,而今天竟然遭受小輩的算計。

「虧你們還是人族六大勢力之一,兵家之道卻半點不通。」周丹不由的冷笑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聲東擊西嗎?」

「眾將士,今天我帶領你們體驗一下刺激。」周丹的聲音洪亮驚人,每一個話語中都蘊含著不可挑釁的威嚴。

「組合戰陣,雙重結合!」

轟隆~~

伴隨著他的聲音落下,兩百萬周天盟大軍構成了兩個戰陣,戰意滔天,直接令蒼穹都為之顫抖。

而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兩大戰陣突然結合,立刻組成雙重戰陣,其滔天的戰意更是將蒼穹給擊破,方圓百萬里皆都被一股可怕的戰意給覆蓋住了。

歸一 獨個面對天神強者,周天盟的確沒有優勢,哪怕他們人數極多,可是五十名天神絕對可以輕易就將他們給秒殺了。

好在擁有戰陣,這樣可以將所有周天盟成員的實力匯聚在一起,十個人的實力匯聚在一起並不算什麼,可是整整兩百萬人的實力匯聚在一起,就是天神都忌憚不已。

這就是戰陣的恐怖之處,不然戰場之中也用不著多少人,只要派出強者直接鎮壓就行了。

正是因為有戰陣這個原因,每一個帝國的征戰,天神強者都從未率先衝鋒,必須先讓兩大軍隊對決一番,最終才會出手。

五十名袁家人,死死的咬著牙,如果他們之前率先出手,或許還有可能突破重圍,可是卻被周丹的計謀給震撼到了。

這招聲東擊西的計劃果然天衣無縫,讓人防不勝防。

所有的周天盟成員已經組合成一個雙重戰陣了,而高空中的戰意不停的在扭動,最終幻化出一頭龍頭蛇身的荒古神獸,龍蛇。

吼!

戰意凝化的龍蛇出陣陣低沉的吼聲,霎那五十名袁家天神便神色無比的難看。

面對這龍蛇,竟然讓他們感到悸動,而這恐懼是來源於靈魂深處。

龍蛇擺動,空間也隨之斷裂,密密麻麻的黑洞也隨之出現,可是這些就連天神強者都忌憚的黑洞轟擊在龍蛇的身上卻沒有任何影響。

這讓他們更是感到震驚,所謂的戰陣真的能夠演化到如此可怕的地步嗎?

一個戰陣是不可能演化到這種強大的地步,但是雙重戰陣的結合卻未必,因為兩個戰陣想要結合都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若是融合成功,那就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這麼簡單了。

「殺!」周丹突然一動,手持混沌神斧直接對著袁家天神撲殺了過來。

而小雷晶虎也是極為激動,直接變化出本體,狠狠的朝袁家天神拍下。

而月天與龍傲天兩人也殺向袁家天神,同樣弗媛與碧賢夫婦三人也使出了各自的絕招,撲殺了過去。

「快帶少主走!」一名袁家天神強者低聲吼道。

兩名袁家天神將袁士護在身後,朝著後方遠遁而去。

「哪裡走!」周丹神色一冷,直接追了上去。

而這時候三名天神後期的強者直接將他給攔住。

「你一個小輩屢次挑釁我袁家的威嚴,今日必須要死!」

三人一上來便動用了殺招,只不過當他們那足以令天神後期強者都身負重傷的攻擊打過來的時候,周丹的身子卻突然消失。

「十倍光!」三名老者神色猛然一凝,周丹的度出乎了他們的意料,故此這一次攻擊才會落空。

只不過當他們要追上去的時候,數道神雷從天而降,直接將他們給劈進大地深處。

「不知所謂的老頭子,虎爺我陪你們好好玩玩。」

小雷晶虎變化出本體,實力異常的恐怖,單單一個雷電攻擊,便將三名天神後期的強者給擊飛了。

畢竟他是變異神獸,同樣是天神後期的存在,一般的同階者還真的不是他的對手。

周丹化為一道流光,直接追上了袁士。

「少主,快走,我們兩個攔下他。」兩名袁家天神初期的強者將袁士給送了出去,最終阻擋住周丹的步伐。

「滾開!」

周丹眼眸中充斥著強烈的殺意,這一次他『暗度陳倉』為的就是擊垮袁家,此時豈能讓袁士逃離?

袁士三番五次想要置周丹於死地,若是任由其離去,就同等於縱虎歸山,對周天盟非常的不利。

需知袁家不是什麼小勢力,其乃人族六大勢力之一,哪怕現在周天盟有所勢力了,同樣不及袁家絲毫。

不然之前袁士也不可能為了將周丹殺死,而生生讓袁家的百萬大軍陪葬!

此舉已經可以看出袁士是一個心狠手辣之輩,如果這一次讓他逃離,後果不堪設想。

周丹雖然無懼,但卻需要為周天盟的兄弟考慮,故此袁士絕對不能讓其離開。

兩名袁家天神神色很是難看,他們只不過是天神初期,面對這周天盟之主,卻忍不住顫抖。

他們都曾聽聞其一拳砸死一名天神初期的強者,以他們兩人的實力,根本打不過周丹,只能儘可能的拖延時間。 兩名袁家天神沒有一戰之心,而且他們也知道自己不是周丹的對手,只能盡最大的能量拖延住他。

兩人皆都打出了自己的最強絕學,猙獰的寒芒劃過天空,對著周丹橫掃而來。

如此程度的攻擊,即便天神中期的強者也不敢硬懾。

可是他們錯了,只見周丹猶如一頭猛虎,橫穿而來,對著兩道攻擊竟然視若無睹。

轟!

緊接讓兩人震驚的一幕生了,只見攻擊轟在周丹的身上,直接被震碎,而其達到十倍的光瞬間接近他們。

「啊!」 七星結之孔明鎖 兩人近乎狂了,這是什麼人啊,連攻擊都可以擋下。

只是周丹卻沒有留給他們思考的時間,以兩人一倍光的度,就是讓其先跑幾分鐘都會被追上,更何況近在咫尺呢。

兩拳揮動,正中兩人的眉心,霎那將袁家兩名天神初期的強者頭顱給震碎,就連其體內的元神也在此刻被強橫的能量給轟擊成隨便。

將兩人的芥子袋收起來,周丹直接消失在原地。

此時袁士不要命的奔逃,這一次他是真的感到恐懼了。

紅顏如流水:我與富二代千金悲情絕戀 萬萬沒想到一個弱小的周天盟竟然掌控了戰陣這種傳說中的陣法,更沒有猜到號稱可屠神的弒神陣連一名至尊境修士都解決不了。

袁士的心靈幾乎要崩潰,他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逃,能逃多遠就逃多遠,甚至不惜激精血,將原本十倍的光生生提到了十一倍。

周丹所展現出來的能力太過可怕了,袁士已經沒有了任何爭鬥之心,有的只是被恐懼充斥的心靈。

嗡嗡嗡~~

突然間,在袁士的前方出現了一道白衣身影,當他看到這白衣身影的時候,渾身巨顫,立刻掉頭就走。

「想走?」周丹冷漠出手,天地四周瞬間被一層淡淡的金光給籠罩住。

砰!

袁士的身子重重的撞在金光上,霎那被震得吐血,而他的臉上顯露出瘋狂。

「給我破破破!!!」袁士瘋狂的轟擊這金光,他知道如果自己無法脫困,必然會被周丹給追上。

千公里的距離,對於擁有十一倍光的周丹而言,只用了數個呼吸。

「跑啊?」周丹眼中閃爍著殺意,袁士今天必死無疑,若是被其逃走,下次就沒有這麼好的機會了。

而且以袁家的底蘊,今後周天盟就會很麻煩。

縱虎歸山的事情周丹向來不會做,所以袁士只能死路一條。

而現在方圓數千公里皆都被『神空間』的禁錮之力給籠罩住,就算袁士在強大十倍,也不可能逃脫。

而今的『神空間』雖然還沒有恢復如初,可是已經修復七七八八了,完好的『神空間』就連准帝巔峰強者都可以困住,即便現在的『神空間』的封鎖之力,也不是一個小小的永生境修士可以抗衡的。

「周丹,放過我。」袁士臉色難看,他性格生了大變,他甚至周丹的恐怖,而今被困在『神空間』之中,更是讓他驚恐不已。

此等封鎖之力,完全比弒神陣更加可怕。

「只要你放了我,我願意將身上的東西都給你。」袁士求饒,他現在已經放下了袁家少主的身份,開始祈求周丹放過他了。

只要能活著才最重要,身上的寶物皆都可以送給別人。

「你死了,身上的寶物自然也都是我的。」周丹冷聲道。

袁士太過於天真了,今天如果不是他手段極多,換做其他人早就被算計死了,而且袁士與他是死敵,豈能說放就放的。

袁士臉色一沉,臉上突顯猙獰:「周丹,你不要太過分了。」

「死!」周丹倒也乾脆,霎那拳頭相見,再次打出了炎帝拳!

「啊!」袁士只感覺四周出現了一股壓迫之力,導致他全身緊繃,差點被壓碎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