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強,太強了!

  • Home
  • Blog
  • 強,太強了!

他們才發現,江寂塵遠比他們想象的恐怖,並不是以卵擊石,而是強者來襲。

江寂塵滅掉了北陸城的護城長老,帶著牧雪君繼續向前。

「殺我北陸城之人,還想走?」

「小子,你未免太天真了?」

但就在這時候,全城響起了這一道威嚴的聲音。

隨後,一道身浮現在江寂塵的面前。

出現之人,是一個中年人,一身華貴服飾,氣息驚人的強大。

他是一名頂級天祖帝,遠比之前出現的修士都要強大太多了。

「竟然是副城主,沒想到,他也現身了。」

「頂級天祖帝,這新進小子,應該不敵吧?」

一些修士,心中如是想道。

而江寂塵看到眼前又出現攔截之人,臉色越發的冰冷起來。

「天真?」

「我看,是你太天真了,明知不敵,竟然也敢阻我去路。」

「好了,我趕時間,你已經磨盡了我為數不多的耐性。」|

江寂塵這時候的聲音,非常的冷酷。

然而,對於江寂塵的話,北陸副城主,並沒有放在心上。

今日,北陸城主不在,這裡一切由他來統領。

沒想到,今日竟然有一個新進之人,敢打破規則,要直闖北陸之城。

(本章完) 這等本是小事,北陸副城主從不關注。

因為,這些事,手下足可以處理好了,根本不需要他們出面。

但這一次,接連失敗,讓他不得不出面。

江寂塵表現出來的強大,很是讓他吃驚。

但更因為如此,江寂塵更是要死,留不得。

所以,北陸城副城主北中月才會親自出手,要滅掉江寂塵。

只是,他出來后,竟然聽到江寂塵如此放言,這讓他臉色頓時難看萬分。

他,堂堂北陸城的副城主,一名頂級天祖帝的存在,竟然被這一個新進之人,如此的輕視。

這對北中月來說,是一種恥辱,心中,更是充滿了無窮的怒意。

「小子,你真的讓我怒了。」

「今日,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北中月怒吼一聲,直接出手,殺向江寂塵。

江寂塵神色淡然,迎面殺出,不退半分。

各自,直接都是最強的攻擊手段。

瞬息之間,二者交擊千百次,隨後,分開。

四周的一切,紛紛湮滅,化作虛無。

江寂塵與北中月,相對而立,隔著百米。

噗!

驀然,北中月的身體一震,口中吐血,臉色一片蒼白,身上衣服,亦不斷滲出血水,染紅了他那一身華貴的衣服。

而江寂塵持仙劍而立,身上一絲無損,一臉漠然之色。

「我說的,都是真的!」

「阻我者,死!」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道。

隨後,他再次持著仙劍,繼續殺出。

看到江寂塵殺來,北中月臉色終於大變起來,眼中露出了驚恐之色。

「不,你不能殺我。」

「你若殺我,我大哥是半步帝尊,他必不會放過你的。」

面對江寂塵攻擊,北中月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抵擋,這是必死的局面。

可是,他並不想死。

所以,生死之間,他不得不抬出自己的大哥,北陸城城主北中天。

北中天,半步帝尊,強大驚人。

然而,對於北陸城副城主北中天的威脅,他毫不在意,淡淡地道:「讓他來就是,我可送你們兄弟團聚。」

都到了這個時候,江寂塵不可能被震懾住。

那怕,對方抬出真正的帝尊來壓他,江寂塵亦不會屈服,依舊出手,滅殺對方。

所以,江寂塵揮動仙劍之手,未有停息半分。

噗!

北中天,直接被江寂塵剖成兩半,慘死當場。

這個時候,連北陸副城主北中天都被江寂塵剖成兩半,整個北陸城,除了不在城中的城主北中天,誰上去,都只能是送死。

所以,現在,自沒有修士,再敢阻攔江寂塵分毫。

這一刻,他們才驀然驚醒,江寂塵之前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最初,對方還忍氣吞聲的提醒他們,結果,無人信他。

而他們卻嘲笑、不信。

結果,最後連副城主北中天都被剖滅了。

此時,所有的修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江寂塵和牧雪君穿過北陸城,遠離而去。

「出大事了,北中月被殺,北中天必會發狂,會為弟弟報仇。」

「一場風暴,即將來臨,萬界流放之地,只怕會天變。」

一些修士,心中生出了這種預感。

而一切始作者,江寂塵卻帶著牧雪君,一臉悠然自得的樣子。

彷彿,已把之前的殺戮之事,忘在了身後。

穿過了北陸城,接下來,要走的是一片連綿不絕的群山。

高空中有時空亂流,並不適合飛行。

所以,只能在群山之中,徒步行走。

江寂塵,拉著牧雪君,在群山之中奔騰。

他每一次躍起,便是跨過一座高山,速度不比飛行慢多少。

轟!

此時,江寂塵就像一頭蠻龍,在群山之中奔騰不息,速度快到極點。

而且,江寂塵直直前進,不繞分毫岔路。

一路所行,四處驚鳥。

江寂塵不知,這群山之中,藏有許多恐怖到極點的凶獸。

此時,被江寂塵驚到,直接追殺而來。

很快,江寂塵的身後,出現了驚人的一幕,只看到,一頭頭巨大無比,強悍極點的凶獸,如同一道洪流一樣,追殺向江寂塵。

這些都是被江寂塵驚到的凶獸,此時都在追殺他。

而且,隨著他前進,越來越多凶獸加入追殺他的隊伍。

一旦被追上,只怕連江寂塵半步帝尊的戰力,都要遭殃。

所以,江寂塵現在的處境,極是兇險。

但是,江寂塵為了節省時間,可管不了那麼多,直直奔行向前。

幸好,江寂塵的速度遠在這些凶獸之上,暫時,它們還追不上。

兩天之後,江寂塵輕鬆的越過了群山,出現在一片平原之地。

這裡,已接近了北浮陸的邊緣,越過平原之地,再跨過一片神秘虛空,便可以到達中心浮陸了。

然而,讓江寂塵意外的是,剛來到平原之地,便被一群強盜盯上了。

他們團團把江寂塵和牧雪君圍住。

這一群強盜不弱,共有五十人,修為在玄祖帝到初階天祖帝境不等。

「倒沒想到,我們路過此地,竟然也能遇到肥羊。」

「確實是肥羊,我聞到了無上仙材的氣息。」

「嗯,甚至有仙器,這次發了。」

「還有那個水靈靈的女人,天哪,我們在這裡,自從上次劫到一個女修,將她乾死后,已經有一千年沒有見過女人,嘗過女人的味道了。」

「所以,這一次,這個女人,一定要好好呵護,至少不能一下子乾死了!」

一群滿臉橫肉的強盜,雙眼發光地盯著江寂塵和牧雪君,興奮激動地道。

那饑渴樣,讓牧雪君都感到一陣頭皮發麻,嬌軀有些顫抖,不由自主的靠近了江寂塵一些。

江寂塵卻冷冷地看著這一群強盜道:「快走,若不然你們將有大難!」

江寂塵很認真、很嚴肅地開口道。

然而,江寂塵聲音一出,卻引來一眾強盜大漢的嘲笑。

「哈哈…..這小子,竟然還想以這種低劣的手段來騙我們!」

「想以此手段來脫身,小子,你以為我們是傻子么?」

「何必與他廢話,直接將他剁碎,他身上的寶物,自然就會爆出來了。」

一眾強盜大漢高聲大笑道。

(本章完) 然而,他們並不知,江寂塵是非常認真,並沒有騙他們。

江寂塵可不想跟他們一起在此送死。

所以,冷冷地看著他們道:「你們要死,我不管。」

「但是,莫要阻我前路,讓我身陷兇險。」

「立刻讓路,若不然……」

然而,江寂塵話沒說完,一個強盜頭子直接打斷他的話道:「若不然怎樣?」

「難道,你還想咬我們呀?」

「就憑你這弱雞的存在?恐怕連身邊的這位美女都滿足不了吧?」

「哈哈……」

於是,江寂塵話還沒有說完,就又換來了一眾修士新的一輪嘲笑。

江寂塵此時感應到,身後追殺自己的凶獸群,已經越來越近了,再拖下去,恐怕自己也要遭殃。

所以,江寂塵再不停留,直接向前殺去。

「小子,你還敢反抗……」

看到江寂塵竟然還敢向前,一群強盜大漢驚怒叫道。

然而,他們話未說完,江寂塵已經與他們錯身而過。

噗,噗,噗!

三界勞改局 就是錯身而過的那一瞬間,擋在身前後五名強盜,驀然間,腦袋滾落,就此變成了無頭屍體。

「這……」

這一群強盜,還沒有反應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