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後面的黑影跑了過來,是外地口音,說出的不是京腔,是地方語言。從他扔套子的手法上,可以肯定這人懂得打獵或套牲畜什麼的。

  • Home
  • Blog
  • 後面的黑影跑了過來,是外地口音,說出的不是京腔,是地方語言。從他扔套子的手法上,可以肯定這人懂得打獵或套牲畜什麼的。

黑影過來后,罵罵咧咧,從地上提起邊雨欣,跟抓小勁一樣毫不費力,擰著她便往旁邊樹林深處拽。

邊雨欣身體是動不了,可腦袋是清醒的。見自己被人抓住,並不幹心,手腳反抗的同時,嘴也在喊叫。

黑影怎麼容她這麼喊下去,抬手不知把什麼東西塞進了邊雨欣口中。

立時,邊雨欣的喊叫聲變成了鳴鳴拉拉,別說是遠處的人,就是旁邊的人也聽不清。

很遠處,站崗值班的哨兵似乎是聽到了喊聲,但聲音遠,不真切,不敢肯定。

崔參謀被邊雨欣任性地拒絕後,賭氣開車返回營區,走了一段路后,覺的這樣不妥,擔心邊雨欣的安全,便把車停在路邊,熄火,然後步行向邊雨欣方向走,想要來個暗中保護。

此時他的位置,正好處於邊雨欣與門口戰士們的距離中間。既然戰士們能聽到,他當然能聽清。

聽到邊雨欣的求救聲,崔參謀心下暗叫不好:邊雨欣可能出事了。於是,他邁開大步向這裡猛跑,快要接近時,便遠遠地看到黑暗中的兩個身影。

有黑暗遮避著,不能清楚地看到前面情形。

為了抓住做案的歹徒,崔參謀沒有大聲喊,想要來個突然襲擊。

也就在這會,邊雨欣被放倒了。

歹徒只顧得收拾邊雨欣了,沒想到這時會有人來援助。

就在歹徒準備拖著邊雨欣向林子里去的時候,崔參謀趕到,大吼一聲,住手。

歹徒受到驚嚇,下意識地抬頭去看。

借著微弱星光,崔參謀已經分辯出誰是歹徒,誰是邊雨欣。此時的情況是,邊雨欣倒在地上,歹徒正彎著腰。

崔參謀立即出腳,朝著歹徒上半身狠狠地踢了過去。

「唉喲」歹徒大叫一聲,身體滾出了兩三米遠,倒地上不動了。

崔參謀本想上前去繼續攻擊,抓住歹徒,但擔心邊雨欣的安全,不得不趕緊罷手,去救護邊雨欣。

「邊記者,邊記者。」崔參謀發現邊雨欣沒了反應,真擔心出什麼事,急切喊著。

就在這時,黑影從地上爬起來,手裡出現一把刀子,不聲不響地朝崔參謀摸了過來。這要是在黑暗中下手,崔參謀萬萬難防。

可巧,崔參謀抱起了邊雨欣,一抬頭,看見了摸上來的歹徒。

這時候,邊雨欣的身體正好沖著歹徒,如果歹徒下手的話,扎中的肯定還是邊雨欣。

只見崔參謀一個轉身,長腿一旋,來了個后踢。

就聽「嗎呀」一聲,歹徒又中著了,向後退了好幾步。

歹徒並未有逃跑的意思,隨即又沖了上來。

這時候崔參謀還抱著邊雨欣,他一心想著救人,沒心戀戰。但歹徒卻是不依不舍,跟野狗搶食一般,那意思是我先打下的獵物,為什麼要給你。

由於天黑,歹徒沒有看出崔參謀身上的軍裝,這要是看清了,他還敢糾纏嗎?

於是,歹徒持著明晃晃的刀子,又沖了上來。此時,他欺負崔參謀赤手空拳,懷裡又抱著女人,如何能還手,因此才有了必勝把握。剛才兩次中著,是因為沒太注意,現在有了防備,那還怕什麼。

只見歹徒又是向前一個猛撲,星光下,能看清刀光直逼崔參謀的後背。

。眼看着高峰一行人臉色越來越難看,唐文龍卻心情大好地示意的身後秘書收起合同。

「對不住了高老闆,我們這員工也還要參加電視台的準備的比賽呢,所以,場地可以說是十分地晉級,高老闆還是換個地方吧!」

這是存心噁心人啊!

看着唐文龍一臉得意的樣子,高峰站在那裏,神色未定。

「老闆,怎麼辦?」大家都把目光放在高峰身上。

「高老闆,等我們忙完了,高老闆要是需要使用的話,儘管和我們說,我們一定會滿足高老闆需求的。」

「漢城還……

《重回90年之我是世界首富》第430章有意為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唐銀拉著朱竹清來到宿舍門口,雖然剛剛的插曲很讓人噁心,但是吧,和他也沒什麼關係,他本來就不怎麼喜歡寧榮榮,大家族的孩子,總有那麼一股傲氣。

與之相對的,小白就不錯,也可能是不受寵的原因吧。

朱竹清並不關注這些,寧榮榮這樣的她又不是沒見過,看著站在她宿舍門口的唐銀面色不善道:「你還站在這裡幹什麼?」

「不請我進去坐坐?我可沒騙你哦。」唐銀一臉笑意看著朱竹清。

朱竹清很糾結,一方面覺得唐銀在消遣自己,另一方面又被唐銀的強大所折服,她希望唐銀沒有騙他,本來按部就班他覺得強大起來遙遙無期,但是她看到了希望。

唐銀看到朱竹清臉上的糾結,一個閃身就進到了朱竹清的宿舍內。

朱竹清抬了抬手,想要制止唐銀,但是最後不知什麼原因,沒有說出口,進門之後順便把門關上了。

朱竹清看著像回家一樣的唐銀,臉色很複雜,雖然唐銀長的很像一個漂亮女生,但是他比較還是個男的。

唐銀看到朱竹清欲言又止的樣子,介面道:「有什麼想說的就說吧。」

「你,你今天用的叫什麼?」

唐銀懶洋洋的回答道:「不是魂技,算是一種魂力的使用吧。」

「你願意教我?」朱竹清有點不敢相信,這種秘技應該很珍貴吧?

唐銀站了起來,來到朱竹清的面前,湊到朱竹清的耳邊道:「我的條件還記得吧?」

話語中帶著股股熱風,讓人心痒痒的。

朱竹清當然記得,但是那怎麼可以,可是看著似笑非笑的唐銀,內心非常的糾結,然後又想著自己的遭遇。

朱竹清下定決心,一點點的向著唐銀靠近,近了,看著不斷靠近的唐銀,看著唐銀那充滿魅力的面容和誘人的唇。

朱竹清閉上眼睛,心一橫踮起腳打算啄一下走走。

可惜唐銀又怎麼能讓她如願,唐銀一手抱住的腰,一手按住她的頭。

朱竹清想要反抗,但是只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朱竹清的唇很軟也很冷,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唐銀也沒有過分深入,看著小貓咪的掙扎逐漸用力,鬆開了束縛的手。

朱竹清用手捂著嘴,死死的看著唐銀。

「好啦好啦,以後你就是我女朋友了,我還能讓你吃虧不成?」

朱竹清擦了擦嘴,冷冷的看著唐銀,「現在可以教我了吧?」

「沒問題,我說教就肯定教,現在不早了,洗洗睡吧,明天早上早點起來,我來教你。」唐銀笑嘻嘻的樣子總讓人覺得欠揍。

然後唐銀弄了點水給朱竹清洗澡,然後就走了,去房頂上睡,明早再下來。

至於洗澡,他不需要,可以說他是纖塵不染的,洗不洗都是無所謂的。

看著唐銀離開的背影,朱竹清摸著自己的唇,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唐銀躺在房頂上看月亮數星星,今天進展不錯,遲早把小野貓拿下。

今天可能有不少人睡不著了,唐銀也沒睡,他一般只會眯一會,因為睡著了可能又不好的事情發生。

第二天天還沒亮,朱竹清就來到了房頂,看到唐銀好像睡著一般,想著自己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她想要叫醒唐銀,但是說不出口,正打算下去的時候。

「來都來了,坐吧。」唐銀睜開了眼睛。

朱竹清看到唐銀醒了,來到她的身邊。

唐銀望著還未升起的太陽,「我可以教你,但是你不能教給任何人,明白嗎?」

朱竹清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她有些不可思議,這麼厲害的東西就這麼簡單的教給我了?雖然也不簡單,自己犧牲大了。

唐銀沒有管朱竹清在想什麼,說道:「你覺得我用的是什麼?」

「魂技?魂力?」

「你這麼說也沒有錯,那是魂力的一種使用方式,是氣的一種,附加自己的魂力於器物之上,使之無堅不摧或者附帶某種屬性,練至深處可以將魂力外發,看著就和魂技一樣。其實也差不多,魂技也只是魂力的一種使用方式而已。」

唐銀盯著朱竹清道:「很苦的,你真的要學?」

朱竹清鄭重的點了點頭。

「好,現在關鍵之處是加強魂力的韌性。」

「魂力也有韌性?」朱竹清有些不明白。

「有的,你的魂力太鬆散了,我教你一種方法,可以鍛煉你的魂力,你的魂力總量不變,但是你的等級會下降,這樣就可以提升你的魂力上限了。」唐銀和朱竹清解釋了一下。

「還可以這樣?」朱竹清有些發獃,從來沒聽說過修鍊還會使等級下降的。

接下來就是教授凝練魂力的方法了,待朱竹清入定之後唐銀聚攏了一些靈氣,這樣修鍊的也快一些。

唐銀伸了個懶腰,打著哈欠看著未升起的太陽,臉上笑容不在,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天邊漸漸吐白,太陽逐漸升起,照耀在唐銀身上,有一股莫名的美感,好像日月星辰都在圍繞她旋轉。

時間也差不多了,唐銀叫醒朱竹清道:「走了,該去上課了。」

朱竹清的眼神有些迷茫,太神奇了,她的等級下降了一級,只有二十六級了。

唐銀笑眯眯的說道:「有效果吧,魂力的總量幾乎是不變的,等你什麼時候退下二十級我們再繼續。」

「還能退下二十級?」

「可以,甚至魂環都不影響使用,不過我估計你最多只能退到十五級,越往後越難,當然了,效果越顯著。走吧,該吃飯了,這功也是慢慢練的,你剛剛開始會快一些,後面就不好弄了。」唐銀解釋道。

眾人來到食堂簡單的吃了點早餐之後就去上課了。

操場上,院長或者老師們都沒有到,但操場上已經有了一個人,正是寧榮榮。

她那白嫩漂亮的小臉蛋看上去有些憔悴,眼睛紅紅的,精神似乎有些低落。

今天給他們上課的,依舊是弗蘭德院長。唐三七人足足等了一刻鐘的時間,這位院長大人才施施然走來。

弗蘭德看了眼寧榮榮,但是沒有說什麼,掃視一眼道:「奧斯卡這小子呢?又睡懶覺了?」

唐三趕忙道:「我早上出來的時候他還在修鍊,或許是入定了,沒能及時醒轉吧。」

弗蘭德皺了皺眉,「今天這堂課,沒有他不能上。唐三,你去叫他一下。」

這時奧斯卡已經匆匆忙忙的趕來了,臉上一臉的興奮。

「奧斯卡,你是不是又想去跑圈了?」弗蘭德院長瞪了他一眼。

奧斯卡趕忙搖了搖頭,「不,院長您聽我解釋。我突破了,我到三十級了。」一邊說著話,嘴角的笑意已經抑制不住了,他太高興了,他如今也算是學院中第三個三十級的學生了。

「什麼?」不止是弗蘭德,所有人同時向奧斯卡投出驚訝的目光,這其中也包括寧榮榮在內。

食物系魂師的修鍊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它的晉陞比戰魂師要難很多,平時奧斯卡弔兒郎當的,沒想到關鍵時刻可一點也不掉鏈子啊。。。 「*****!等下!」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詢問,維爾把自己的雙拳握的咯咯直響,「最後一個問題,我要到達什麼實力,才能拿到那個道具!」

「哦?」

萊的神情一下子變的耐人尋味起來,它站了起來,上下打量了維爾好幾遍:「不錯嘛,你叫什麼來著?」

「維爾。」

「嗯,維爾,看不出來你還是有點腦子的,我以為你會問我怎麼去拿那個道具呢。」

「你少來,我估計你的回答又是什麼『等你的實力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你就可以去拿那個東西了』一類的話語。」

沒好氣的瞪了萊一眼,維爾直接閉上了眼睛。

或許再看見這個傢伙在眼前晃來晃去,自己就會忍不住衝上去打它。雖然說很有可能被這個討人厭的傢伙摁著錘一次,但是這種衝動真的愈來愈強烈了。

天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好吧,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鼓了鼓掌,萊滿臉笑意的開口,「那是一把魔劍,有了它,你就可以強行撕開位面之間的阻隔,回到主位面去。那把劍在深淵魔域的深處,從現在這個位置向這個方向直走,只要你看見一片全是黑色樹木的林子,就意味著你找到了那把劍的位置就到了,不過嘛……」

略微頓了頓,萊繼續補充:「你猜的沒錯,就憑你現在這充其量也就七級巔峰的水準,到那個地方去只有一個下場。嘿嘿,想去那裡,你至少要達到高階的水準才行,也就是說,你最少要有十級的實力,小傢伙,你的實力還遠遠不夠呢。」

萊的一席話如同驚雷在維爾的耳邊回蕩。

「這不可能的……這不可能的……」

不停重複著這幾個字,目光獃滯的維爾就像丟了魂一樣癱坐在了地上。

他現在整個人就和瘋了一樣!

確實,這沒有理由不瘋的……這種事情本來就是一個瘋狂的事情!

說起來輕巧,可是做起來,這簡直是難如登天!哪有那麼容易啊,想從七級巔峰直接跳到十級,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要知道,僅僅是七級到八級,維爾就聽說有人足足卡了十年!

十年是什麼概念?

一個普通人的壽命不過百年,僅僅是這樣的一級,就需要花費十分之一的時間!

在主位面,任何一個高階,都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不管是什麼職階,只要達到了高階,那都是各個王國瘋狂拉攏的對象。階級,不僅僅是一種實力的象徵,只要達到了高階這一水平線,他們的尊貴程度連貴族、公爵這樣顯赫的身份都比不上,所以,高階也是作為一種身份的象徵,在整個世界流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