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心裡正疑惑著,柳雲祁迎面便撞上了一堵柔軟的牆壁,站立不穩,摔倒在了地上。

  • Home
  • Blog
  • 心裡正疑惑著,柳雲祁迎面便撞上了一堵柔軟的牆壁,站立不穩,摔倒在了地上。

抬頭一看,柳絮正兩手叉腰一臉怒容的俯視著柳雲祁。

「誒嘿嘿…姐…姐姐,真巧啊…」

作者盧格恩克說:喜歡的朋友未免迷路請收藏、訂閱,不勝感激,*^__^*嘻嘻…… 「柳雲祁!你做錯事情還敢跑?!」

「姐~我冤枉啊~我沒有欺負月兒。」柳雲祁一臉的委屈。

「冤枉?!你還敢喊冤?!既然你說沒有,那為什麼月兒會說你欺負她?!姐姐跟你說過多少次了?男孩子要讓著女孩子,你怎麼就是不聽話呢?」柳絮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看到柳雲祁被柳絮教訓,月兒的心裡格外暢快,躲在柳絮身後偷偷的對柳雲祁做鬼臉。

柳雲祁注意到了,心裡是又好氣又好笑。

得意的瞪了柳雲祁一眼,月兒正準備放過他,又想到因為他,自己剛剛在別人面前丟了臉,拉了拉柳絮的衣角,月兒一臉乖巧的說道「柳絮姐姐~你就別怪雲祁哥哥了,他也不是故意的~是月兒不好,是月兒沒挑好時機給雲祁哥哥送水才會惹他生氣的。」

「want?!送水?我怎麼不知道有這回事?這說謊不帶眨眼的,這小妮子的演技,不去演戲可惜了。」柳雲祁瞪大了眼睛心中是一陣瞠目結舌。

都是閻王惹的禍 柳絮剛準備說話,月兒就一臉害怕的躲到了柳絮身後小聲說道「雲祁哥哥,月兒在幫你說話呢,你不要瞪月兒,月兒害怕~」

在柳絮身後,她又悄悄的朝柳雲祁吐了吐舌頭,這一幕正巧被一旁的雙雙看到了。

「什麼鬼?!我這麼讓她了,為什麼她還要這麼害我?!還讓不讓人活了?!」心裡正有些氣憤月兒的落井下石,柳絮已經咬牙切齒的拎起了他的耳朵。

柳雲祁頓時痛呼出聲,身不由己的隨著柳絮提起的手而站起「痛,痛,姐姐,耳朵,耳朵要掉了。」

柳絮氣呼呼的瞪著他道「真是有出息啊你!月兒好心替你求情你還瞪她?月兒那麼好的一個孩子,你為什麼要欺負她?!恩?!」

「姐姐~不是這樣..」雙雙正想幫柳雲祁說話,柳雲祁一個眼神制止了她。

怔了一下,雖然雙雙心裡不解柳雲祁的用意,但她還是住了嘴沒有繼續說下去。

「恩?雙雙?怎麼了?什麼不是這樣的?」柳絮疑惑道。

「沒,只是雙雙覺得,小祁不會做這樣的事,這裡面會不會有什麼誤會啊?姐姐。」雙雙低著頭有些不敢直視柳絮的眼睛。

「誤會?~!真是有出息啊,現在連雙雙都在替你說話,你跟我過來。」柳絮一瞪眼,一路提著柳雲祁的耳朵就向著自己的小院走去。

「疼…疼…姐姐…疼…耳朵…我的耳朵…」柳雲祁一邊護著自己的耳朵一邊身不由己的跟在柳絮的身後向她的小院走去。

見其如此,雙雙也是有些擔憂的跟了上去。

月兒看到柳雲祁那痛苦的表情也是有些不忍,下意識的便跟在了她們後面。

柳絮揪著柳雲祁的耳朵一路回到房間,拿出一根手指粗的木棍就要往柳雲祁身上打去。

見柳絮拿出木棍想要打他,柳雲祁嚇了一跳趕緊躲到桌子後面求饒道「姐~我錯了,姐~不要打我,這一棍子下去會要人命的~」

雖然柳雲祁不知道他哪裡錯了,但是他知道現在還是先認錯比較明智,畢竟柳絮手上的東西打到身上還是挺痛的。

「你個臭小子還敢跑?!給我過來!看我不好好教訓你!太不像話了!」

柳絮提著木棍就追在柳雲祁的後面要打他,柳雲祁連忙繞著桌子躲避著柳絮的棍子。

「姐~,你饒了我吧,我真的不敢了,以後不管什麼事我都讓著月兒還不行嗎?」

「你個臭小子!以為我還會相信你的話嗎?!今天要不好好教訓你,以後你還不反了天了?!」

正在姐弟兩人在房中一追一逃之間,鏡心聞風而來,看到柳絮要打柳雲祁,趕緊攔住她「小姐,小姐,別打了,會把少爺打壞的。」

柳雲祁趕緊躲到鏡心身後求救「鏡心姐姐,你快救救我,幫我說說情,姐姐這一棍子下去會出人命的。」

「鏡心!你別攔著我!這小子實在太不像話了!必須好好教訓他才行!不然他以後就更無法無天了!」柳絮氣呼呼的說道。

「姐,我真的知道錯了,別打我了,你要我怎麼樣我都改還不成嗎?以後我不管什麼事情都讓著月兒,絕對不敢再讓她受一點委屈了,您就饒了我這次成不?」柳雲祁躲在鏡心身後求饒道。

「你個臭小子!這種話你自己跟我數數說了多少次了?!你以為我還會相信嗎?!你給我出來!不要以為躲在鏡心後面就沒事了!鏡心,你別攔著我!今天不揍他一頓,這小子就不知道長記性!」

「小姐…小少爺他都知道錯了,您就再給他一次機會吧…」

雙雙跟在鏡心後面,見柳絮真要打柳雲祁,終於忍不住了「姐姐,別打小祁,他

..嗚..嗚」

似是知道雙雙要說什麼,柳雲祁連忙捂住了她的嘴。

「看到沒?當著我的面就敢欺負雙雙,那以後還得了,看我今天不教訓這臭小子。」柳絮杏眼一瞪,一把推開鏡心一棍子就抽向了柳雲祁的屁股。

「啪!」

「哎呦~!姐,你真打啊,疼死我啦!」柳雲祁的屁股硬生生的挨了一下,他趕緊放開了雙雙,捂著自己的屁股就跑到了小院里。

「哼!你小子知道疼就好!今天姐姐就讓你長點記性!」柳絮邊說邊追著柳雲祁打。

「姐姐,你別打小祁~他是無辜的!」雙雙著急的說道,可惜柳絮現在已經什麼都聽不進去了。

說話的功夫柳雲祁又挨了兩下,他捂著自己的屁股滿院子的跑「姐~別打了,我知道錯了,別打了,疼,真的疼!哎呀!」

終於,躲在旁邊偷看多時的月兒不忍心看下去了,擋到了柳雲祁面前貝齒輕咬紅唇著紅唇,眼中有著深深的後悔之色「柳絮姐姐,別打雲祁哥哥了,雲祁哥哥沒有錯!都是月兒的錯。」

柳雲祁愣住了,心想「怎麼?這丫頭突然良心發現了?」

「月兒,你別幫他,你這樣幫他,他以後會越來越過分的..」柳絮怔了一下,道。

「姐姐,月兒沒幫雲祁哥哥,是月兒胡說的,雲祁哥哥什麼都沒做,是月兒想要整他,姐姐別打雲祁哥哥了,雲祁哥哥沒錯,錯的是月兒~」說著說著月兒眼框一紅,哭了出來。

柳絮頓時心疼的扔掉了手中的木棍,蹲下身幫月兒擦掉淚水說道「好~姐姐不打他了,月兒別哭了好嗎?瞧我,剛剛還說小祁欺負月兒,現在變成姐姐在欺負月兒了,乖,別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月兒那雙目含淚的模樣格外惹人憐愛,頓時是叫柳絮有些不忍心,她一邊抽泣一邊對柳絮說道「恩~月兒不哭,姐姐你也別打雲祁哥哥了」

眼見柳絮這麼輕易就被月兒平息了怒火,柳雲祁眨了眨眼「這就結束了?」

鏡心和雙雙也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師姐,宗主請您過去一趟…」

這時,一道聲音自院外傳入。

「師傅?恩,我這就去。」

怔了一下,柳絮回頭瞪了柳雲祁一眼,眼神分明在說,算你走運。

「呼~」

眼見柳絮走了,柳雲祁頓時鬆了口氣,一屁股就想要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結果剛剛挨到椅子他就疼的齜牙咧嘴的又站了起來。

「小少爺,你沒事吧?」鏡心、雙雙、月兒都是一臉擔心的看著他。

柳雲祁咧嘴笑道「沒事,只是有點疼而已,不礙事的。」

「小少爺,你等等,鏡心這就給你拿葯。」見柳雲祁疼的都坐不下去了,鏡心有些心疼的回去了房間。

蹙眉看向了月兒,雙雙道「這下你滿意了吧?小祁被姐姐打成了這樣,你滿意了吧?高興了吧?!」

「我…我…」月兒有些心虛的低下了頭去「我也不知道柳絮姐姐會真打啊…」

「我說你,這幾年有意思嗎?三年前若不是小祁救你回來,你現在還不定在哪裡呢,怎麼你非但不感激小祁,還要處處的跟他過不去啊?!」雙雙很是為柳雲祁忿忿不平。

「我…我…」

「好啦…你們兩個就別吵了。雙雙,月兒她只是貪玩而已,沒有惡意的,你就別怪她了。」

「小祁!你!月兒都這麼對你了,你怎麼還在替她說話?!剛剛我要跟姐姐說出真相,你又為什麼不肯讓我說出來?這些年你也真是…都多少次了,每次你都在維護月兒,莫不是你喜歡她不成?!」

「雲祁哥哥,你…」月兒怔了一下,抬頭看向了柳雲祁,烏溜溜的大眼睛之中隱隱帶著幾分期許。

「喜歡?是啊~我是喜歡月兒啊~」柳雲祁微微一笑,揉了揉月兒的小腦袋「三年前我第一次見到月兒的時候就覺得挺喜歡的,月兒精靈古怪,這兩年雖然想著法的想要整我,但這未嘗又不是喜歡的表現呢?」

雙雙怔住了,月兒俏臉不禁為之一紅「雲祁哥哥,你在說什麼呢…月兒才沒有…」

月兒害羞的剛要反駁,柳雲祁卻接著說道「有這樣一個小妹妹,我心裡也覺得高興啊,妹妹喜歡哥哥,所以才想要跟哥哥玩,不是嗎?」

頓時,月兒怔住了,雙雙面色古怪的看向了月兒。

「月兒,你的心思我都懂,有你這樣可愛的妹妹,我心裡也很高興啊。」柳雲祁溫笑著說道。

月兒的臉色頓時就沉了下去,貝齒輕咬著紅唇,抬頭恨恨的瞪向了柳雲祁,重重跺了他一腳是氣呼呼的向外跑去「雲祁哥哥這個大笨蛋!!!我討厭你!」

「誒?!」柳雲祁還沒來得及為自己的腳感到疼痛,看到月兒生氣的跑了,一臉的不明所以「她…這是怎麼了?難道我說錯了什麼話了嗎?」

看了看小院門口,又看看了柳雲祁,雙雙嘆了一口氣也是轉身回房「小祁你可真是個笨蛋呢…」

「誒?!什麼嘛!幹嘛都說我笨?!哥哥關心妹妹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柳雲祁一臉的委屈。

「所以說你笨。」說著,雙雙便關上了房門不再理會他。

看著緊閉的房門,柳雲祁微微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的喃喃自語道「這樣就好,我可不是蘿莉控,這麼小的孩子我怎麼消受的起啊…」

「誒?小少爺,怎麼就剩你一個了?雙雙和月兒呢?」拿著藥瓶出來,鏡心發現院子里只剩下柳雲祁一人了,頓時疑惑道。

「雙雙在房間里,月兒出去了,估計是去哪裡玩了吧?」柳雲祁聳了聳肩,渾不在意的說道。

作者盧格恩克說:喜歡的朋友未免迷路請收藏、訂閱,不勝感激,*^__^*嘻嘻…… 傍晚,柳絮的小院之中,他們一家人正圍坐在院中石桌上吃晚飯。

只不過,此時氣氛有些不大好,隱隱有著幾分沉重。

見柳絮的臉色不大好,柳雲祁小心翼翼的問道「姐姐…剛剛宗主大大找你過去是有什麼事情嗎?怎麼去了那麼久?」

「跟你沒關係。」柳絮看也不看柳雲祁一眼道。

「啊…哦…」那冰冷的語氣直叫柳雲祁骨髓發寒,他心裡只道柳絮還在為早上的事情而生氣,頓時他也是不敢再問了。

雙雙、月兒、鏡心雖然也是有心問詢,但是柳絮現在的氣場太強,都不敢做那只有可能被凍死的出頭鳥,她們都在互相使著眼色想讓對方去問。

然而,就在這時。

柳絮卻突然將碗筷放到了桌上,臉色難看的好似在思索著什麼。

在場的諸位一陣面面相覷,鏡心小心翼翼的問道「小…小姐,是不是飯菜不可口啊?要不要鏡心再去重做啊?」

柳絮沒有理她,定定的看向了柳雲祁。

柳雲祁頓時心裡一咯噔,在場的眾女都是一副你又做了什麼好事的表情看向了他。

連忙的,柳雲祁放下了碗筷站了起來一臉的委屈「姐…姐姐,我這一整天就沒有出過院子啊,我什麼事情也沒幹啊!你可不能道聽途說聽別人冤枉我啊!」

「是啊,小姐,鏡心可以作證的,小少爺一下午都在房間養傷,哪都沒去。」鏡心也是道。

「恩,我知道…」柳絮點了點頭,收回了視線,默默的又拿起了碗筷。

眾女一陣面面相覷,柳雲祁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心中思慮著誰在害自己的同時小心翼翼的又坐了回去。

然而,屁股還沒沾上椅子,柳絮又放下了碗筷看向了他。

柳雲祁連忙站的筆直「姐…姐姐,我錯了!不管是什麼事情,我錯了,你別這樣…我認錯還不行嗎?!」

柳絮怔了一下,擺了擺手道「你…先坐下吧,姐姐有話跟你說。」言語之間,隱隱帶著一抹沉重。

眾女一陣面面相覷,柳雲祁心裡也是一個咯噔,小心翼翼的坐了回去「姐,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沉吟了片刻,柳絮道「墨軒長老他,傳消息回來了,是帶給你的。」

「哦?師傅?師傅他老人家都多久沒露面了?怎麼還有話要帶給我啊?我都還以為他都不記得我這個徒弟了呢,姐,師傅他有什麼話要帶給我的?」柳雲祁撇了撇嘴道。

「墨軒長老的意思是叫你出去歷練一段時間。」柳絮沉聲說道。

在場的眾人面色頓時都是一變。

「什麼?!這怎麼能行?!小姐!小少爺的情況您又不是不清楚?!而且他還這麼小,怎麼能這麼快出門去歷練呢?!」

「是啊,柳絮姐姐,以雲祁哥哥現在的情況,外面隨便什麼人都能欺負他的,怎麼能讓他現在出去歷練呢。」

「姐姐,你能不能去跟宗主說一聲,讓她別派小祁出去了,小祁連我都打不過,又怎麼能出去歷練呢?!」

眾女的話傳入柳雲祁的耳中,他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攪動著面前的這碗飯,似在思考著什麼。

「小祁,師傅是意思是讓你出去歷練一番,這樣也許對你的將來也會有利。但是,若你不想去的話,姐姐也可以去跟師傅說。以你現在無法修鍊的狀況,師傅她會理解你的。」 豪門萌寶:墨少的獨家嬌妻 柳絮溫笑著看向了他,眼中暗藏著一抹鼓勵,似乎也不想讓柳雲祁出門歷練。

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柳雲祁向著院外走了出去「我吃飽了,出去走走。」

「雲祁哥哥…」月兒有些擔心的就要跟上去,柳絮卻搖了搖頭「先讓他自己好好想想吧,他自己會想通的,就算只是一個普通人,只要他能平平安安的,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夕陽西下,天色逐漸暗沉了下去。

柳雲祁獨自一人在宗門中閑逛,目光深沉,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問題。

沿途,一些巡邏的弟子看到他,都會向他打招呼。

「喲~,小師弟,都這個時間了還在修鍊呢?要多注意休息才行啊…」

「別灰心,你還年輕,就算當不成武者也沒什麼關係,大不了下山去做做生意嘛,師兄挺你。」

「誒,小師弟,你的小娘子呢?平時她不是和你形影不離的嗎?怎麼她沒跟在你身邊呢?話說,你們什麼時候成親啊?到時候可記得請師兄們喝酒哦。」



這些話,儘管表面上聽起來沒有其他的意思,但柳雲祁卻感覺有幾分刺耳「呵呵,什麼小娘子啊?師兄們可真會開玩笑。」

正笑著,迎面卻又撞上了一個人。

「不好意思,這位師兄,瞧我笨手笨腳的,撞到了你,真不好意思。」柳雲祁連忙道歉道。

「呵呵,小師弟,你這是在想什麼呢?這麼魂不守舍的?」頭頂,一道似笑非笑的話音傳入了他的耳中。

柳雲祁怔了一下,連忙抬頭望去,一位身材高瘦,神色有些陰沉的男子正似笑非笑的低頭看著他。

「四師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