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快想想辦法,不然真的要——

  • Home
  • Blog
  • 快想想辦法,不然真的要——

丹尼爾拖著兩人走在純白色的走廊上,猛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停下了腳步:「祂有說過會我會放過你們嗎?」

維德和安特迷惑。

丹尼爾說起赫里斯塔的時候,不是直呼她名字,而是「她」?

從言語中,維德聽出了丹尼爾對赫里斯塔絲絲的敬意,像是強制壓著那份敬意……

「她只是說,有可能會從輕發落。」維德還是老實回答了,幾乎是脫口而出,但說出來后,他就有種不好的預感。

不止他感到不安,安特也感到不安。

「有可能嗎……」丹尼爾喃喃著,像是有些迷惑,隨後那份迷惑消失,「原來只是『有可能』。」

既然如此,他也沒必要把這件事情稟報給七神使再做決定了——

如果,赫里斯塔對他們說的是「肯定」,那麼這兩人說不定能活著。

但她說的是「有可能」,也就代表著,這兩人生還是死都沒有關係了。

不過,以他對七神使們的了解,就算赫里斯塔說了「肯定」,他們也肯定不會放維德和安特活的。

哪怕是重新把他們放回大賽上——

要是真把他們放回大賽上,那麼才是真的亂了。

其他的參賽者就會接受到「逃賽不會死,頂多被抓回來」的信息。

維德和安特不清楚丹尼爾話中的意思,卻也知道了丹尼爾的決定——他重新拖著兩人走。

直到到了一扇和牆沒什麼區別的門——

丹尼爾打開門,將兩人扔了進去。

愛在初晴後雨 這裡,只有上方有些白色的光亮,而這白色的光亮,滲人得很。

把他們扔進去后,丹尼爾就關上了門。

也在關上門的這一刻,一股強大的壓力包裹在維德和安特的身上。

被捆住的他們不能動彈,只能受著這股壓力。

維德大口地喘著,額頭爆出青筋,汗水劃過臉龐。

對死亡的恐懼,不斷在心中蔓延。

因為恐懼,拚命掙扎,但依舊無法破壞身上的繩子。

他咬牙,臉部有些扭曲,不一會,他的耳朵、鼻子、嘴巴、眼睛都冒出血。

鮮雪侵染著眼珠子,讓視野都變成了一片紅。

咔嚓——

……

「如果你們真被輕饒了,我就帶著你們去刷積分怎麼樣?」

「說話算話!」

「當然。」 天邊,閃了一下白色的光,隨即,一艘飛船進入了凹凸大廳。

那艘飛船周身發出白色的電光,搖搖晃晃的,最終,墜落在凹凸大廳上,而飛船裡面的人飛了出來。

這一幕,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從飛船里飛出來的是一位金髮少年,他的臉重重撞擊到地面上,光是看著就讓人感覺十分地痛。

赫里斯塔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從獃滯中回過神來。

那不是被維德還有安特打的那名少年嗎?看來,這傢伙是來參加凹凸大賽的,只不過,都還剩大概兩周左右的時間了,想進入前一百名有點困難啊。她悠悠地想著。

金髮少年看到格瑞時一副極其興奮的樣子,直接湊了過去。

他們兩是認識的嗎?這就有趣了,一個是預選賽末才來參加凹凸大賽的,另一個是積分榜排行第三的……

那兩人說了一會,金髮少年便去終端機那邊領元力技能去了。

赫里斯塔略有深意地看了一會金髮少年的背影,隨後轉身去出入口處。

去狩獵區睡個覺好了。

有個地方陽光剛剛好,睡覺是最舒服的。

想著愜意的事情時,一道黑色的影子從她的視線中劃過——黑色的斗篷,還有面具。

野後 這人好像是鬼天盟的首領鬼狐天沖吧?

說起來,他們好像很活躍啊,活躍得不正常,可能是因為預選賽要結束了?

他們中,幾乎全部都是一百名開外的,預選賽結束,這批勢力就要就此消失了,剩下的幾個人組成一個小隊倒是可以……

難不成,他想把鬼天盟的人都帶上前一百嗎?

啊,自己一定是瘋了,這種事情想想都不可能。

忽然,警報聲響起,紅色的燈光不斷在大廳上閃爍著。

赫里斯塔停下腳步。

「危險,發現未知錯誤!」裁判球們都亂成一團,口中不停嚷嚷著這句話。

隨後,大廳的燈光消失,這裡像是瞬間變成了黑夜一般。

赫里斯塔皺眉,金色的眸子在黑暗中顯得有些冰冷。

在大廳的參賽者嘰里呱啦地議論著。

不一會,燈光再次亮了起來,參賽者們也鬆了一口氣。

「系統故障已排除,大廳各項功能恢復正常,請參賽者們放心使用。」

赫里斯塔打開一個頁面,撥了一個電話,不冷不熱問道:「怎麼了嗎?」

「只是小問題,您不必擔憂,狀況,在下已經完全解決了。」

是嗎……

她深深看著頁面上「丹尼爾」的字眼,隨後什麼都不說,直接掛掉了。

轟——

圓滾滾黝黑的怪降在金髮少年所用的終端機上,甚至還壓垮了終端機。

它的尾巴像是流星錘一般,一掃過去,人不死也得飛。

鐵角獸?

怎麼會出現在凹凸大廳上?

周圍的參賽者似乎都沒想幫忙,都是一副看戲的態度。

「難道,這就是我的元力技能?! https://tw.95zongcai.com/zc/8777/ 「金髮少年自顧自地得出這個結論。

鐵角獸則注視著金髮少年,似乎沒有要攻擊的意思。

預選賽末,來的還是個傻小子嗎?

赫里斯塔一陣無語。

不過仔細想想,也不能怪他了,畢竟剛來,什麼都不清楚。

金髮少年在鐵角獸的旁邊低估些什麼,下一刻就被它咬住了腦袋。

一時間,赫里斯塔呆住了。

這傢伙,不會才剛來就要死了吧?

這時,紫堂幻帶著他的小斯巴達跑了出來,攻擊鐵角獸。

鐵角獸也因此把金髮少年吐了出來,撞在紫堂幻的身上。

紫堂幻一出現,赫里斯塔也立刻曉得是怎麼回事了。

原來是能力不夠?所以鐵角獸在半路上失控了?

鐵角獸甩了甩尾巴,兩個小斯巴達就被擊飛,再甩一下,最後一個小斯巴達也被擊飛。

解決完小斯巴達,它一下子跳向金髮少年還有紫堂幻。

兩人躲開了,或許因為沒壓到這兩人,有些生氣了吧,它大聲嗷嗷著。

隨後,鐵角獸一跳一跳地向兩人去。

這樣的情況下,大廳內這麼多參賽者都只是遠處而望,一副心災樂禍的樣子。

既然之前幫過紫堂幻一次,那就幫到底好了——

赫里斯塔嘆了一口氣,走向鐵角獸。

那名金髮少年的聲音也越加清晰傳入她的耳里:「我還沒收服我的能力呢,來較量一下吧,大傢伙!」

傻小子啊傻小子。

「那可不是你的元力技能……只不過是一隻從狩獵區跑出來的怪而已。」清脆的聲音繚繞在眾人的耳畔。

紫堂幻見到赫里斯塔,臉上掩不住高興:「是赫里斯塔大人!」

周圍看戲的參賽者們看到赫里斯塔,也不由得躁動起來。

「是赫里斯塔大人!」

我才是妖精的心上人 「我都好久沒見過赫里斯塔大人了!」……

金髮少年則是一臉吃驚,指著赫里斯塔:「是你!」

紫堂幻有些疑惑地看向金髮少年:「你認識赫里斯塔大人?」

赫里斯塔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只見鐵角獸這個時候一躍,往赫里斯塔跳去。

以它的直覺,這個人是最危險的,只要先把這個人給搞定——

「赫里斯塔大人,小心!」也不知道是誰喊出來的。

赫里斯塔右手緩緩抬起,就在鐵角獸要碰到她的手的時候,她的手心中冒出點點藍色的火焰。

呼地一聲!

藍色的火焰瞬間擴大,包裹住鐵角獸。

絢爛的藍焰,彷彿比天邊的太陽還要耀眼。

一股熱氣流撲面而來,有的參賽者不由得冒出汗來。

藍色的火焰之持續了一秒,便消散。

而鐵角獸,也化為了灰燼,落在地面上,被風吹走。

參賽者一片嘩然。

紫堂幻眼眸中閃爍著光芒。

這就是赫里斯塔大人,最強的存在!

金髮少年看完這一幕,獃滯,回過神來:「太厲害了吧!」

還未等赫里斯塔說話,一個金光出現在金髮少年的面前。

「參賽者金,您的元力技能已激活。」

紫堂幻十分熱心:「快,握住它!」

聞言,名叫金的少年立馬將那光握住。

「您的能力矢量箭頭已準備好。」

等金張開手時,便看到一個金色的箭頭浮動在他手心上。

金瞭然:「這才是我的元力技能!」 原來這傻小子叫金嗎……

「各位參賽者請注意,裁判長丹尼爾大人有重要的事項宣布!」

裁判機器人的聲音將赫里斯塔拉回現實中。

微微側身,注視著凹凸大廳中央的位置。

丹尼爾的身影投影出來:「參加凹凸大賽的勇士們,我是本屆凹凸大賽的裁判長丹尼爾,首先要恭喜奮戰至今的各位,大賽很快就要進入下一階段,預賽截至日期還有兩周,屆時積分排行榜的前一百名的參賽者,就可以晉級下一輪的淘汰賽……」

說到這裡,一個頁面強制出現在每個人的面前。

赫里斯塔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的排名——毫無疑問的第一。

而金剛來,也就是最後一名,他似乎是有些受打擊了。

「請排名暫時靠後的參賽者也不要灰心,即使是最末尾,也有可能成為最終的第一名……」

「還記得自己參加凹凸大賽的初衷嗎?還記得對勝利的那份堅持和自信嗎?」

「還記得深埋在內心中,那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去實現的願望嗎?」

「是的,不要忘記不要放棄,為了那份無法釋懷的執念和必須為之戰鬥的理由,平博到最後吧,這裡是擁有無限可能性的凹凸大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