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快速穿過輪迴路,來到黃泉河邊,鱷神正趴在擺渡船上。

  • Home
  • Blog
  • 快速穿過輪迴路,來到黃泉河邊,鱷神正趴在擺渡船上。

“殿主。”

見到江道明,鱷神驚喜萬分,連忙飛了過來。

江道明踏上擺渡船,淡漠道:“走吧。”

“殿主,可曾問到答案,世間能否轉生?”鱷神連忙問道。

“不能。”江道明搖頭道:“你的前世身,有兩種可能,要麼是在另外世界轉世,要麼是在末法時代之前。”

“另外世界?末法時代之前?”鱷神震驚道:“這麼說的話,我的前世身,真的可能是一尊仙?”

末法時代之前,仙神遍地,能夠特意留下轉世的,肯定是仙神級。

至於另外世界,能讓對方費勁千辛萬苦,跨界而來,一般人肯定不值得。

“十有八九了。”江道明道:“轉世的不止你一個,有的早已甦醒,有的可能還未出生。”

擺渡船疾馳而去,快速劃過黃泉。

“殿主,你說,我的轉世身,能否讓我直接踏入人仙境界?”

鱷神目露期待,激動地道。

轉世身,有沒有留下強大力量?

前世和今世,能否合一?

江道明瞥了他一眼,道:“別想了,如果人仙輕易能夠成就,直接讓你找到前世身不就行了?還用你費盡修煉?”

一盆冷水澆了下來,鱷神聳拉着頭,道:“我這不是想想嗎?萬一可以呢,人仙成不了,十層總能行吧?”

江道明沒有再言語,擺渡船快速來到岸邊,前方城池出現。

帶着擺渡船,進入酆都城內。

幽憐第一時間現身,含笑道:“此行收穫如何?”

“尚可。”江道明淡然一語,將擺渡船給她。

“可要暢遊酆都?”幽憐問道。

“不必,本殿主還有要事,先行一步。”

江道明擺了擺手,眉心天眼微微開合,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那殿主慢走,幽憐還有要事,便不相送了。”幽憐福身一禮,踏空離開。

一人一妖直接離開酆都,鱷神嘀咕道:“這個女鬼,還挺好,沒有爲難。”

“她,不是真的存在。”

江道明淡漠道,天眼之下,眼前哪還有什麼酆都城,只有無盡黑暗。

“不是真的存在?”鱷神一愣,道:“那我們看見的,是什麼?”

“輪迴成幻!”

江道明揹負雙手,帶着鱷神御空而去,整個酆都城,都是虛幻,輪迴之力凝聚而成,包括裏面的鬼魂。

若是沒有歷經六道輪迴,他還難以察覺。

但現在,這酆都鬼城,瞞不過他。

如果是真正的鬼魂,怕是沒有幽憐這般好說話。

來到入口之處,九龍九象盤旋,龍象真氣強行打開入口,衝了出去。

離開幽冥寒潭,一切依舊,寒潭之內,滿是幽冥之氣,沒有任何變化。

虛空之中,一道氣息,一閃而逝。

江道明瞥了一眼,冷聲道:“跑的還挺快。”

“殿主,要追麼?”鱷神問道。

“不必了。”江道明淡漠道:“現在去看看你的轉世身,是否給你留下了強大力量。”

對方逃的很快,現在去追,也追之不上,只是浪費時間。

鱷神閉目凝神,片刻後,睜開雙眼,指了個方向:“那邊,差不多百里距離。”

江道明御空而起,龍象祥雲託舉着鱷神,破空而去。

百里距離,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不過幾個呼吸。

一座山峯內,草木旺盛,妖邪潛伏,和其餘山脈沒有任何區別。

循着感應,一人一妖來到半山腰處,這裏有一塊兩米高的石碑,上面雕刻着古怪符文。



感應到鱷神到來,石碑上的符文扭曲,震動開來,蕩起漣漪。

江道明帶着鱷神,直接化入石碑之內。

眼前空間變幻,一人一妖已經來到一個百米空間。

濃郁的天地元氣,讓江道明的真氣都活絡幾分。

一座墳墓,位於百米空間中心,除了墳墓,再無其餘東西。

墳墓之上,是一道道陣法紋路,封印着墳墓。

咔咔

一人一妖到來,墳墓上的陣法紋路運轉,墳墓自動開裂,一具水晶棺露了出來。

一名青年男子,靜靜躺在水晶棺內,沒有絲毫氣息,但卻散發着恐怖餘威,哪怕是水晶棺,也無法隔絕這股威壓。

鱷神的前世身,怕是不止人仙境界!

“發達了,發達了。”

鱷神激動地道,直接撲向水晶棺:“殿主,幫忙打開,這麼強的前世身,哪怕只是吸幾口,應該也能讓我實力大進。”

江道明:“……”

挖自己墳,鞭自己屍,就這麼令你興奮?

雙手按住棺蓋,真氣灌注,用力一掀,水晶棺轟然打開。 李逸晨他們這邊一個個埋頭苦修,等待著接下來的這一戰。

苗天龍他們那邊同樣也一個個認真的修鍊起來,雖然在他們看來,李逸晨他們不過是跳樑小丑,但面對這樣的貨色,若是把戰鬥拖得太久,哪怕是最終勝利,對於他們地榜前六名譽也同樣有損。

所以他們如今要準備的不是如何打敗對手,而是如何漂亮乾淨利落的打敗對手!

而就在雙方都積極備戰之時,整個青雲外城卻完全沸騰起來,至少不少人連任務都不出,就為了目睹這一場意義非凡的戰鬥,同樣也是青雲城有史以來最為動人心弦的一場地榜之戰。

畢竟在青雲城建立地榜以來,不是沒有人直接挑戰過前十,但像這種通過歷練挑戰而六人直接挑戰地榜前六的事情卻從來沒有發生過,可以說這一戰李逸晨他們無論是勝是敗,他們的名字都將會被載入青雲城的史冊之中。

面對著這等盛世,青雲城內自然少不得有人開賭起外盤,雖然苗天龍他們的賠率小得可憐,但依然絕大部分人把賭注壓在他們的身上。

只可惜王漢山如今還沒有進入青雲內城,否則他估計又會把全部身家一起壓在李逸晨的身上。

三天的時間!

對於那些期待著這驚世一戰之人來說略顯漫長,但是對於李逸晨他們來說卻只不過是彈指一揮。

約定日至,李逸晨他們一行六人一個個精神飽滿地向著地榜擂台趕去,剛一出門便被不少人認出。

此時無論是下注在哪一方的青雲弟子紛紛給他們打氣打加油起來。

雖然苗天龍他們從嚴格意義上來說也屬於外城弟子,但畢竟李逸晨他們是更純粹的外城弟子,這是一場外城弟子與地榜弟子之間的對決,在這個大前提下,李逸晨他們這一行隊伍人到是越走越多起來。

當走到地榜擂台之時,李逸晨他們身後已經跟了數百餘人,場面好不壯觀。

而早已守在地榜擂台的眾人看著他們到來同樣不由分說的讓出一條通道出來。

面對著這樣情況,齊九霄自然又開始騷包起來,無論認識不認識的,這一路走過來他皆紛紛打起招呼,尤其是對那些女弟子,這傢伙更是一個無比的熱情。

顯然雖然如今的修為早已足以秒殺青雲大陸的任何武者,但這傢伙青雲大陸上的那些臭毛病卻並沒有因此而有半點改變。

就在李逸晨他們趕到之時,一陣輕微的空間波動傳來,虛影閃過之在際,苗天龍等人已經出現在擂台的邊緣。

頓時全場立刻安靜下來,更是有不少人眼神中充滿著震驚的望著苗天龍他們。

強!好強!看著苗天龍他們彷彿原本就在早已站在那裡一般,之前還對李逸晨等人抱著幾分希望的人一個個的心完全沉了下來。

同為聖尊境初期,苗天龍他們對於空間法則的控制已經達到如今這個地步,甚至在場不少人都還未能捕捉到他們的身影軌跡,他們便已經站在了那裡。

這說明什麼?說明他們對空間法則的控制已經基本超越聖尊境初期的範疇,這意味著面對這樣的對手的時候,一旦交手,可能還連對方的影子都沒看清楚便已經被對方所近身,而這樣的後果,不要說在場皆是尊階武者,哪怕就是普通武者也知道這意味著什麼樣的結果。

「既然雙方都已經到場,那麼這次的地榜之戰就開始吧!」就在此時,一聲沉喝從最中央的擂台傳來。

「參加金長老!」眾人轉身之際,才發現金長老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擂台這上。

相比起苗天龍他們的有跡可尋,金長老更是將空間法則運用得妙至巔峰,在場甚至根本沒有誰有半點感知,他便已經發出聲音。

「免禮,免禮!」金長老原名金震山,乃是外城主事長老,也掌握著外城的一切,在揮手之際,目光卻不著痕迹的落在李逸晨的身上。

作為長老自然要對弟子們所有震懾,所以金震山這一番賣弄也是有意為之,但在這個過程中他卻感應到自己被一股隱晦的精神力掃了一下。

當然對於外城弟子能察覺到自己的軌跡金震山也不會覺得太過意外,但令金震山震驚的是,他居然無法捕捉到這道精神力的主人,只是隱隱感覺像是從李逸晨的那個方位傳來。

可是當他的目光與李逸晨的目光接觸之際,卻發現李逸晨一臉的平靜,彷彿根本沒事的人一般,一時又令金震山有些忐忑起來,難道剛才是自己的錯覺?

只是金震山以哪裡知道在明悟紫光中,青雲四傑武道大進,金思妍陣道精深的同時,一心修鍊不滅真解的李逸晨可是在肉身、武道、精神力方面都得到大幅提升。

如今李逸晨的精神力幾乎已經達到准尊階中期煉丹師的標準,而肉身也同樣直追尊階中期武者。

至於武道,由於這次天道力並沒有直接的突破,而且天道力與靈力又有著一些區別,所以說李逸晨到也不知道自己具體已經達到哪個地步,但李逸晨卻知道自己武道之上得到的進步才是最大的。

「時隔多年,終於又有外城弟子通過地榜挑戰歷練,迎來地榜之戰,這說明我們外城弟子在修鍊上還是十分努力的……」作為外城主事長老,一番勉勵的廢話自然必不可少。

在廢話結束之後,金震山目光終於落在李逸晨他們身上,「按地榜挑戰規則,你們可以挑戰任何一個地榜弟子,你確定你們最終決定的對手就是眼前六人嗎?」

此問一出,頓時全場變得更加的寂靜下來。

畢竟李逸晨他們之間的約戰屬於是私下約戰,若是李逸晨他們反悔而改向挑戰其他地榜弟子,這從地榜挑戰的規則而言是允許的,而如今再一次見識到苗天龍他們的實力之後,不少人心中暗暗替李逸晨他們著急起來。

畢竟若是挑戰苗天龍他們,李逸晨等人絕對不會有太大的贏面。

「在你們決定之前,我需要再提醒你們一次,若是這次挑戰失敗,那麼未來十年之內,你們都不再有挑戰地榜的資格!」金震山接著又提醒道。

「謝謝金長老的好意,可若是我們現在放棄的話,我們這一生都不再有挑戰武道巔峰的資格!」李逸晨卻絲毫沒有半點猶豫的回應道。

「說得好!」

「說得好!」

此言一出,場內立刻響起喝彩之聲,隨即這些喝彩彷彿具有傳染力一般,片刻之後,全場弟子無論懷著什麼樣的心情,此時也不由自住的為李逸晨這番代表著武者無畏之言而喝起彩來。

「雄心可嘉,但若沒有與匹配的實力,那就只是一個愚蠢的笑話而已!」看著李逸晨他們一下子有著如此人氣,苗天龍一聲冷喝,瞬間壓過全場喝聲傳入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

頓時又令所有人一起冷靜下來。

是啊!李逸晨固然謹守著武道本心,但他的對手卻是苗天龍,那麼這份謹守到底是堅持還是愚蠢誰又說得清楚呢?

「難道當初苗師兄的地榜之戰是憑口舌之利而勝出的?」李逸晨不屑一笑道。

「好吧,那我們就用事實來說話吧!」苗天龍被李逸晨頂的一愣,頓時也不再多說。

他知道事情到了這步起因、經過已經不再重要,口舌之爭同樣也沒有半點意義。一切都只能看接下來的戰鬥結果。

誰若勝,誰說的話就是道理!

這樣的方式來決定一切很簡單粗暴,但卻是武者世界不變的真理。

「既然你們確定挑戰對手,那麼地榜之戰現地開始!」金震山卻彷彿沒有聽出兩人的針鋒相對一般,直接開口宣佈道。

如今已經習慣青雲城的氛圍的李逸晨到也不覺得有何意外,他知道青雲閣對於弟子之間一些在可控範圍內的明爭暗鬥是持鼓勵態度的,因為只有這樣才更加能激起弟子中修鍊的決心。

金震山話音一落下,苗天龍等人身影一閃,皆各自出現在一個擂台之上,接著又彷彿早有默契一般,六人皆是隨手一揮,立刻從各自袖間飛出一支檀香直插在擂台的台柱之上。

「一炷香!你們誰能撐過一炷香便算勝!」苗天龍充滿著蔑視的掃視著李逸晨等人,彷彿只有如此他們才能維護住地榜前六的名譽一般。

話音落下之際李逸晨他們也各自找著對手出現在相應的擂台之上。

「好,也別說我們占你們便宜!若是能在一炷香內打敗我們就算你們贏!」齊九霄剛一站定就帶著幾分惡趣的冷笑道。

此言一出,頓時全場一片轟笑,哪怕是金震山看著齊九霄也忍不住搖頭大笑起來。

若真是被人家打敗了,那還需要他算人家贏嗎?

「不得不說,你們絕對是近年來最為牙尖嘴利的外城弟子,不過接下來就讓我看看你手底下的實力是否也如你的嘴一樣吧!」聽到四周的轟笑,呂強盯著齊九霄,陰沉著臉說道。 轟隆

水晶棺打開,一股恐怖氣浪衝擊而來。

江道明連忙帶着鱷神退後,天魔場域,護體龍象,全部開啓。

轟隆隆

天魔場域粉碎,道魔太極圖運轉,消磨力量。

北斗七星震動,四象顯化四季,這才擋住了氣浪衝擊。

鱷神嚇了一跳,心有餘悸地道:“我這前世身,也太離譜了,僅是打開棺材蓋,爆發出的力量,殿主都差點擋不住。” 奔騰年代——向南向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