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忽然,一個手臂搭在了他的身後。

  • Home
  • Blog
  • 忽然,一個手臂搭在了他的身後。

紀羽寒毛頓起,猛地回頭便是一拳轟去。

一個骷髏的頭被他打掉了……

但沒多久,詭異的事情便是發生了,那個被打落的頭顱,竟然在慢慢的回到那個骷髏的脖子之上。

「怎麼辦?這裡好恐怖啊!」林仙兒也看到了這個場景,現在她可是一點底都沒有了……

「不行! 緝捕小甜心 再呆在這裡就算不被它們馬上殺死,也會體力耗盡而亡。」紀羽說道。

旋即他看了看那洞穴的出口之處,現在……也只有那條路了,走不出去的話,就完蛋了!

「我們逃!」他將萬獸血參收入了儲物袋當中,一把拉起林仙兒便準備朝著洞穴出口的方向逃去。

但就在此刻,一堆骷髏開始動了,它們都朝著紀羽的方向衝去,似乎要將紀羽他們給生撕了一般。

這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連火把都被打掉了,這一回,紀羽就真的是什麼都看不清了,好在還有意念之力,否則他就真的連怎麼死都不知道了。

現在的情況已經到最差的地步了,他死死的拉著林仙兒,若是這個時候鬆手了,林仙兒也死定了。

「仙姐,你身上還有沒有什麼防護的東西?」紀羽急忙問道。

林仙兒搖了搖頭……「沒有。」

紀羽心中一沉……難道真的是天要絕他?

他一邊拉著林仙兒,一隻手便在對付著那些朝著他衝去的骷髏。

他有九天琉璃戰體,**強大無比,但久了之後也會吃不消,沒有多久,他身上便多出了傷痕。

「飄血!」

紀羽將飄血拿了出來,飄血削鐵如泥,要對付這些骷髏也方便了許多。

咔擦!

一刀下去,一個骷髏瞬間變被紀羽劈成了兩半,紀羽冷冷一笑,旋即再一次連續劈出了幾刀,一瞬間,又有幾具骷髏解體。

但沒有多久,那些被解體的骷髏又開始慢慢的恢復,變得跟沒有受傷一個樣了。

「可惡!竟然真的打不死!」紀羽臉色一變。

咬了咬牙,他朝著那洞穴衝去,手中的飄血便不斷的攻擊著,就算是殺不死,起碼可以為他爭取一些時間吧!

「它們在發光!」而就在此刻,林仙兒忽然開口道。

紀羽一怔,凝視一眼望去,竟然真的有骷髏在發光,而那些發光的骷髏,正是被他打得解體幾次的……

而看上去,那些會發光的骷髏力量似乎更加的恐怖,一拳過來,山洞都會發出幾聲劇烈的震動。

「該死!它們不會死一次就變厲害一次吧!」紀羽痛罵了一聲,如果是這樣的話,還用得著打嗎?

此時,又一具骷髏沖了過來,猶豫了片刻之後,紀羽還是一刀斬了下去……

沒有辦法啊!若是不殺的話自己就完蛋了……雖然殺不死,反而還會讓它們更強大。

這時,紀羽感覺到了一種絕望……

離出口還有太遠太遠而來,這些骷髏簡直就比他的丹天戰體更恐怖,不但能恢復,還能加強力量……這樣,要怎麼打啊?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那密密麻麻的骷髏不斷的朝著紀羽靠近。

此刻的紀羽只覺得四肢酸痛無比,不斷的攻擊與防禦,他只感覺自己的手臂無比的酸累。

幾條血痕出現在手臂之上,紀羽咬了咬牙,但卻只感覺自己的力量越來越不夠,逐漸的,他開始慢慢的後退。

「怎麼辦?」林仙兒此時已經幾乎是要蒙了。

她朝著身後的不遠處看去,卻見到那石壁上,那黑色的霧氣竟然也開始慢慢的聚攏,最後又是一個又一個的骷髏從那石壁之中爬了出來,每一個身上都有無比重的戾氣,發出那古怪的聲音,朝著紀羽他們的方向走去。

紀羽心中奇怪無比,為什麼這些骷髏會忽然無休止的出現呢?為什麼那骷髏會忽然活動呢?

難道這裡本身就是一個禁地嗎?但這也不合常理啊,這山洞本身便不是隱秘之地,之前必定也有許多人來過的,但為什麼他們來了沒事,就他來到這裡之後這些骷髏就開始活動起來,而且像是地獄的惡鬼一般,無盡延伸?

這種古怪的想法不斷的在紀羽的腦中浮現著,最後,他只想到了一個東西……

他還記得,在進來的時候見到這骷髏還沒有任何的變化的,在他去拿萬獸血參的時候,林仙兒曾驚叫了一次……說骷髏眨眼了,那時他沒有放在心上。

但現在回想起來……那是不是因為他觸碰了那萬獸血參才引起這種變化的呢?

若是這樣的話……問題就定然是出在……萬獸血參的身上!

「對了!就是萬獸血參!一定是它,這其中難道有什麼蹊蹺嗎?」紀羽這時真的想將萬獸血參給拿出來好好的觀察一番,但卻沒有任何的機會,只要他稍微鬆懈一點,那些骷髏就會瘋狂的攻擊他,這種感覺真的很讓他抓狂。

「紀羽!小心!」此時,林仙兒打斷了正在沉思的紀羽。

紀羽整個人一驚,感覺到危險的來臨,下意識的便後退了數十步,後身一轉,飄血匕首已經將他身後的兩個骷髏給打散了。

「可惡……越來越多了!遲早要被耗死的!」砍下兩個骷髏之後,紀羽咬了咬牙道。

看了看那出口,卻離他們越來越遠了,他們根本就是越來越接近那洞穴的深處了。

「怎麼辦……紀羽,我們要死在這裡了嗎?」林仙兒小臉發白,這洞穴之中的氣息已經越來越讓她受不住了,再這樣下去她必然會被這些黑色氣息入體,最後會變成什麼她自己也不知道。

紀羽自然也有這種感覺,雖然他有丹天戰體,但由於沒有戰氣的關係,也難以支撐多久了,他只有在四周不斷的尋找,尋找一條活路。

然而,四周除了那密密麻麻的骷髏之外,他根本就見不到任何其他的東西了。

「呵呵……其實我也不太清楚了……」這一次,他真的感覺自己心裡沒有底了,他沒有底牌了,一切的底牌,七星陣也好,火靈變也好,都是需要戰氣的驅動才能使用出來的,才能發揮出威力,但現在他根本沒有戰氣,又如何戰呢?

林仙兒聽到紀羽的話,出奇的安靜……她的臉頰上只有一種淡定,非常的安靜。

「看來,這恐怕就是我們的命吧?」她開口道,看著這些骷髏,忽然她沒有了抵抗的衝動,因為她覺得,再抵抗也難以活下去了吧?

紀羽也怔住了……命嗎?

難道死在這骷髏堆之中就是他的命運了?那他要做的事情呢?

難道永遠就這麼結束了嗎?

「懶貓!懶貓!你快給老子醒過來啊!現在老子就要死了!你再不醒我們就要一起死了!」紀羽抓住最後一根稻草,最後一條救命的稻草,但懶貓卻絲毫沒有任何的回應,徹底的沉睡了進去。

「死?真的……要死嗎?」紀羽眼睛多出了幾分深沉。

一隻骷髏朝著他撲來,他手起刀落,便是一個骷髏倒在地上,但沒多久,骷髏又慢慢的組合了起來,完整的出現在紀羽的面前,根本就打不死。

圍剿紀羽跟林仙兒的骷髏越來越多了,紀羽將林仙兒護得死死的,現在他只有這麼做了……他們的活動範圍也越來越小了。

「紀羽,你放開我吧,我現在只是你的累贅而已,如果沒有我,說不定你能逃出去呢!到時記得回來給我收屍就好了吧。」林仙兒的聲音忽然在紀羽耳中響起。

紀羽整個人一震……林仙兒想要犧牲自己?就為了不拖累他的後腿?

「不!不行!我身為一個男人,連一個女人都保護不了,我逃出去又有什麼用?我只會永遠生活在自己的心魔當中,仙姐,你這樣做只會害我的修為永遠得不到一點的進步,這樣的話,你還不如讓我跟你一起死在這裡的好啊,拋下你出去,我做不到!要死就一起死吧,黃泉路上也好有個伴!」紀羽咬了咬牙,堅決否定了林仙兒的話。

他絕對不可能單獨將林仙兒丟在這裡,不管這樣他能不能活下去,都不行!因為他會感覺對不住自己的良心……他沒臉見林靈兒,也沒臉見林家的人,更不會有勇氣面對自己的內心,這樣一來,他只會讓自己越來越弱,產生心魔,最後死了也不會安心。

「呵呵……你真傻……你潛力無限,何必要跟我一起死在這裡呢?」林仙兒心中感動,但此刻卻呵呵一笑,她還是希望紀羽能夠拋下她逃跑。

「仙姐……你不懂,這時我的原則,就是死了,也不能違背的原則……絕對不會放棄自己身邊的一個人,哪怕是死,也絕對不可以……所以這件事情,你也不需要再跟我說了要活我們就一起活下去,要死的話我們就共赴黃泉,那樣也不會寂寞。」紀羽朝著林仙兒嘿嘿一笑。

林仙兒哭笑不得,在這種時候還開這種玩笑,紀羽的心理素質的確非常的好。

「七星陣……你是我最後的辦法了……拜託你了,給我撐一撐吧!」紀羽此時想到了七星陣。

七星陣已經是他最後的一個壓箱底牌了,那詭異的丹核已經很久沒有動靜了,紀羽也不會寄希望於那種邪物。

沒有戰氣的情況下,七星陣的攻擊迷幻作用的確是沒有辦法啟動,但那隱匿的功能還是可以動用的,現在紀羽只是想著要開啟隱匿的力量在,最後爭取時間聚起戰氣吧。

「仙姐,等會你跟在我身後,記著,不管旁邊周圍發生了什麼事情,你都不要動,一點都不要動,只要我沒動,你就不要動。」

紀羽轉過頭對林仙兒囑託道。

雖然不明白紀羽為什麼這樣做,但這樣做就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林仙兒沒有多想什麼,乾脆的點了點頭,答應了紀羽。

旋即便見紀羽微微的抬起一隻手,匕首飄血斬下,許多的骷髏都被他剷平了一邊,很快,紀羽他們的位置就大上了許多。

看了看這空間,紀羽點了點頭,立馬便將七星陣給祭了出來,七星陣降臨在他們的身上,只在這一瞬間,那些骷髏就像是無頭蒼蠅一般,忽然停止了行動,而後便四處亂撞,不知紀羽他們到底在何方向。

「還好,有用!」紀羽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暗叫好險,這時他最後的辦法了。

七星陣的光芒照耀在自己跟林仙兒的身上,在骷髏們的眼中,這裡周圍就像是忽然出現了一個神聖的光芒,沒有一個骷髏膽敢攻擊這道光芒。

骷髏門像是瞎了一般,再也找不到紀羽的痕迹。

「仙姐,你在這裡別動,我好好的恢復一下戰氣!」紀羽朝著林仙兒說道,這是最後的辦法了。

林仙兒點了點頭,起碼現在不會有危險,她自然是樂意了。

紀羽盤腿而坐,那蓄氣法再一次在他丹田之中慢慢的運轉起來了。

龍鳳寶貝偷偷藏 要支撐這七星陣,因為是失去了戰氣,所以大概也只有那麼五分鐘左右的時間,在五分鐘之類,紀羽不敢保證能夠聚到足夠出去的力量,但他也只有全力一搏了。

慢慢的,他感覺到了體內戰氣的復甦,一股暖流開始在體內運轉起來了,那種美妙的感覺瞬間變給了他希望!

戰氣!這是戰氣!

這是他們活下去的希望,有了戰氣,他便是有了底!

林仙兒也感覺到紀羽身上發生的變化,小臉不由的有幾分欣喜了,那是戰氣!有戰氣,他們才有活下去的希望啊。

「再多一點!不夠!不夠!再多一點!」紀羽心中不斷的催促著,戰氣越多,他們活下去的幾率就越大!

那種瘋狂增加的力量讓他感覺自己的肌肉膨脹,紀羽心中興奮不已,有這種力量,他才有活下去的希望啊!

然而,就在此刻……

咔擦!咔擦!

那骷髏的聲音又一次傳入了他的耳中。

「糟了!七星陣的時間到了!維持不了太久!」紀羽臉色一變,他的戰氣並沒有蓄到太多,但七星陣的時間限制卻已經到了,他們再一次的陷入了骷髏的重重包圍當中。

「沒辦法,拼了吧!」

最後,紀羽咬了咬牙,道。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橫豎都是死的話,我選擇拼了!」

紀羽咬了咬牙,他已經沒有這麼多的力氣再聚出七星陣了,現在剩下的就是這麼些戰氣,一戰!也就只有這一次了!

「仙姐……對不起了,這一次我可能保護不了你了……可能我們都要死了……」紀羽轉頭看向林仙兒,略帶歉意的說道。

林仙兒看了看紀羽,那美麗的面容上多出了一份笑意,她握住了紀羽的手,道:「沒事,如果這是天註定的,我們也沒有辦法改變……不能怪你,能跟你死在一起,也無憾了……」后一句,林仙兒說得非常的小聲。

紀羽認真對敵,並沒有聽清楚林仙兒在說些什麼。

很快,他便進入了狀態。

積累起來的戰氣並不多,他只有小心翼翼的節省起來,不在必須用的時候就盡量不用,畢竟,他還是想要活下去的。

「殺!」

他吼了一聲,手中的匕首飄血被賦予了非常淡弱的火焰戰氣,他一刀劈向了那朝他衝來的骷髏。

咔擦!

一聲非常清脆的聲音響起,那骷髏在紀羽的一刀之下,很快便解體,骨頭散裂。

落在地面的骨頭在散開之後迅速自燃,最後化成了灰燼。

「好……還有用!」紀羽點了點頭,終於殺死了一個骷髏了,這絕對是他第一次成功!

「我們走!」他想都沒想,回頭便一把拉起了林仙兒。

他講火靈變的力量蘊藏在飄血之中,只要有骷髏接近,他便毫不猶豫的一刀劈下。

沒有多久,地上便出現了一堆白色灰燼,一道陰風吹過,那白色的灰燼徹底消失,飄散在空氣當中。

眼見著敵人的數量越來越少,紀羽心中那希望的光芒便是越來越甚。

「堅持下去……一定要堅持下去啊!」他心中默默的祈禱著。

他已經能感覺到自己的戰氣在減少了,只有快點再快點,才有可能活下去。

咔擦!

一隻骷髏的手臂搭在了他的胸前,紀羽當機立斷,一刀斬下。

然而就在此刻,他臉色瞬間蒼白了下去……

那骷髏的一隻手臂被斬了下來,然而沒多久便已經恢復了……

「遭!戰氣已經用完了!」紀羽臉色蒼白了幾分,沒想到戰氣竟然這麼快就沒了。

他一腳踢開了前方向他襲來的骷髏,而後拉著林仙兒朝著出口的地方多跑了一段距離,但最後還是被迫停了下來。

雖然殺了不少的骷髏,但那骷髏的數量還是足夠讓他心驚的了。

「仙姐,這一回我們算是栽了……」紀羽苦笑一聲。

沒有多久,他手上的傷勢便已經越來越多,血液已經流滿了手臂。

紀羽依舊擋在林仙兒面前,將一切的危險都抵擋了下來。

林仙兒淚流滿面,看著此刻的紀羽,她有一種莫名的心酸……

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一個男人,不顧自己的生死,站在自己的面前抵擋一切的敵人……不,不對,那還不是男人,只是一個少年……還未成年。

「如果不是我告訴你這裡有萬獸血參,也許我們也不會來這裡,也不會有這種結局……這一次,是我拖累了你,還要你在我面前保護我,這一輩子,是我欠你的……如果有來生,我一定好好的補償你……一生,一世!」

林仙兒看著紀羽的背影有些入神,口中喃喃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