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忽然,一個清脆的破碎聲響起,蠶體從中間裂開,蛹體如同玻璃碎裂般,化作片片細微的碎片消散在空中。

  • Home
  • Blog
  • 忽然,一個清脆的破碎聲響起,蠶體從中間裂開,蛹體如同玻璃碎裂般,化作片片細微的碎片消散在空中。

在一陣詭異的黑光之中,一個完美的胴體破繭而出。只見這人影動作優雅萬分,渾身上下竟是一絲不掛。這胴體滑如凝脂的肌膚如同象牙般白皙,瀑布般的漆黑秀髮隨意垂腰,隨風微微騷動,兩座雙峰高高挺立,襯托著凹凸玲瓏的魔鬼身材。她絕美臉龐上帶著無限的嫵媚,一雙彷彿包含星辰大海的美目漸漸睜開,這一刻,彷彿天地間所有的一切都被她的美色所傾倒!

這破繭重生的天魔王,竟是一名風姿絕代的女子! 當天魔王顯出真容的一刻,所有的魔族都屏住了呼吸,痴痴地盯著她那完美的胴體,一些自制力不強的魔人甚至控制不住自己,不由自主地上前幾步,意識一片空白。當天魔王睜開雙眸時,彷彿整個宇宙都在這一刻停止了呼吸,所有魔人此刻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把自己的一切全都交給她!

也許是感覺到了下方魔人眼中的想法,天魔王不覺嫣然一笑。在魔人眼裡,這燦爛一笑,好比夜空中最明亮的月亮,就算天上所有的星辰也無法掩蓋。就在眾魔發獃之時,天魔王身上忽然爆發出一陣炫目的七彩之光,光芒之後,一件精美無比的戰甲頓時浮現在她身上。只見她頭戴長角金冠,身上的戰甲雕龍繪風,篆刻著精緻無比的花紋和陣法,一雙潔白的骨翼緊緊貼在她背上,顯得英姿颯爽,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聖潔無比的味道,若不是她胸前那巨大的鬼頭魔族標誌,說她是天上真仙也無人不信。

天魔王穿上戰甲的一刻,頓時如同換了一個人,一股來自遠古蠻荒的恐怖氣息陡然從她體內發出,瞬間便籠罩了整個天地。所有魔人被這股氣息籠罩后,頓時從靈魂深處感應到一股不可抵擋的震撼與懼意,頓時顯得惶恐不安,不由自主地雙膝跪下,無力地扶到在地上。就連三大天尊也在這一刻毫無反抗力地跪下。倒是莫天尊在跪倒后,還不忘用念力向所有魔人發出一道命令。

霎那間,天地間頓時回蕩著魔人驚天震地的呼聲:「恭喜天魔王大人重獲新生!天魔王萬歲!魔族萬歲!」

就在天魔王破繭重生的一刻,雖然不知道是誰,但整個星球的強者都在這一刻感應到了她的出現,他們紛紛把目光轉向人族大陸的漠北之地。一些修為極深的強者,甚至在這一刻感到一絲前所未有的壓抑與恐懼,彷彿被一種末日降臨的感覺,但當他們想要再去尋找那一絲恐懼的來源時,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隨著一陣詭異的巨大閃光在魔域發出,一切又似乎恢復了平靜。萬丈黑氣之上的宮殿,不知怎麼恢復了原貌,此前那場因為天魔王復甦形成的大破壞,彷彿根本沒有出現過。此時,籠罩在宮殿四周的黑氣更加濃稠緻密,遮蔽了大半天空,彷彿整個世界都已經充斥這無邊魔氣。

宮殿中心的高台上,早已不見一絲破壞的痕迹,取而代之的是各種精美的建築與雕塑飾,把迷宮般的大殿裝扮得莊嚴華美。

此時,高台的下方黑壓壓的一片,無數魔族俯卧在地上,在三大天尊的帶領下,一同參拜高台上一張巨大寶座上的女子。

就在剛才天魔王穿上戰甲后,她竟隨手施展出莫大神通,片刻間便把整個大殿變了個模樣。這等逆天的強大手段,立即讓所有魔人膜拜萬分。

「恭賀聖尊大人康復魔體!祝大人早日一統天下!重振魔族天威!」

在三大天尊的帶領下,百萬名魔族同時大聲喝道,巨大的聲音猶如天吼,彷彿要衝破了大殿的樓頂,恨不得用最歇斯底里的吼叫來發泄此刻他們見到天魔王的心情。

「我的子民們,你們辛苦了!」

魔族們的山呼海嘯持續了好一會後,寶座上的天魔王終於出聲了。這聲音猶如天降甘泉於沙漠,頓時滋潤了所有魔族乾咳已久的魔心。數百年來,魔族們終於聽到了被他們視為最高精神領袖、天魔王的聲音,這短短的一句話,讓所有魔族更加激動。

見到手下魔族這般模樣,隱藏在寶座陰暗中的天魔王微微一笑,她輕輕伸出一雙玉手,玉指輕彈,從指尖不斷飄出一個個細微的黑色符文,如蜂蝶般飛到半空,竟組成了一個巨大花瓣模樣的陣型。

天魔王隔空對著天空中的陣法輕輕一吹,從她玉唇中飛出一股黑氣,纏卷在花瓣陣型上。霎那間,花瓣如同活了過來般,飛快地變得實質化,片刻功夫,竟化作一朵高達十米的巨型黑色鮮花。

見到這一朵魔法變化出來的花朵,所有魔族的眼裡都露出狂熱的眼神,一些定力稍差的差點控制不住地想要衝上去,撲向花朵。不過,在為首大三天尊的威喝下,這才勉強穩住了隊伍。

天魔王再次發出令人醉迷的聲音,說道:「魔族子民們,你們當年隨我一同來到此界,這些年來,為了本尊能復甦重生,你們為我做了許多,吃了不少苦口,這些,本尊心裡很清楚。這朵天冥花,就是本尊送給各位的禮物吧!」

說完,她玉指輕點,空中的魔化迅速地盛開,從花瓣中飛快地釋放出一股強烈無比的味道,以及無數細小的黑色顆粒,隨著微風不斷瀰漫到整個大殿。這股味道若是人類聞起來,必定感到血腥欲嘔,但魔族聞了這味道,卻感到精神大陣,體內的魔力竟微漲了不少,露出前所未有的滿意之色。

片刻功夫,魔化便完全釋放了所有的顆粒與氣味,迅速枯萎,化作一陣黑氣消散在空中。而魔族眾人在吸入后,上至天尊,下至此殿修為最低的丹境巔峰強者,居然每個人的魔力和精神力都得到了些許提升。這天冥花的作用,就如此逆天!

見到所有的魔族都享受到了天冥話的特殊滋潤,天魔王絕美的臉上露出一絲醉人的微笑,玉唇微動。三大天尊之首的莫天尊好像領會到了什麼,馬上轉身,對身後的魔族吩咐道:「諸位!聖尊大人剛剛蘇醒不久,剛才又恩賜了天冥醉魔大法予我等,這可是天大的恩賜了!諸位還不快拜謝大王,然後各歸各位,好好為大人宏圖偉業所準備?!」

「謝天尊大人恩賜!」聽到莫天尊威嚴的聲音,眾魔族頓時低頭大拜,異口同聲地對天魔王拜謝,接著在各自統領的帶領下,紛紛離開了原地,消失在濃密的魔氣中,不知所蹤。不過片刻功夫,整個大殿只剩下寶座上的天魔王,以及下面半跪著的三大天尊。

空蕩蕩的大殿上,空氣如同被凍結了一般,三大天尊一動不動地半跪在原地,也不敢抬頭看寶座上的天魔王一眼。

「唉…」

不知過了多久,寶座上終於傳來一陣令人醉迷心痛的嘆息聲,而這一聲嘆息,不知又包含了多少複雜的味道。

「屬下無能!望聖尊處罰!」莫天尊連忙伏下身子,顫聲說道,其他兩名天尊也把頭降得更低,身體同時微微顫抖。

又沉默了一會,天魔王這才幽幽地說道:「你們的確有罪!當年我為了尋求幫手,不惜損耗本源之力,破空將你等一干手下帶到此處,但也因此耗盡了元力,導致舊傷複發,這才不得不陷入沉睡。沒想到,幾百年過去,你們竟然還是這幅模樣!不但我要的東西一點蹤影也不見,就連區區一個普通大界面也沒有佔領!你們說,本聖該不該治你們的罪?!」

天魔王這聲音雖然說得緩慢,但三大天尊聽起來,卻如同墜入冰窟,一身冰寒。片刻之後,莫天尊這才戰戰兢兢地說道:「啟稟聖尊!當年屬下三人僅帶了部分人手前來,但也不過數萬魔人,以這點人力想要征服此界,是完全不足的。此界雖然只是個普通的大界面,但實際上修真文明的發展程度已經達到了五階中等,據說千餘年前還有飛升上界的強大存在…此界最強的前五人,已經達到了我等三人的修為層次…所以這些年來,我們三人只是在暗暗發展力量,等到足夠強大后再佔領此界。聖尊大人請放心,我們在百餘年前已經啟動了佔領計劃,現在一切進展都很順利…估計不需要五年,我們就能完全控制此界了…」

「哼!五年?!你們竟然還需要這麼長的時間!況且你以為我不知道?就算再給你五年時間,以我在沉睡中察覺的一些信息,你們也難以做到吧?!」

聽到天魔王點破了真相,三大天尊頓時臉色大變,吭都不敢吭一聲,從半跪變成了雙膝跪地,心中充滿了懼色。

也不知過了多久,天魔王再次發出一陣嘆息之聲,說道:「都起來吧!本聖雖然對你們頗為失望,但也不會過多責罰你們,說說吧,到底現在遇到什麼問題!」

「謝聖尊赦免之恩!」

三大天尊聽到這話,頓時激動地叫道,同時大拜起來,各自不免大鬆了一口氣。以他們對天魔王的了解,她絕對是言出必行,只要她說沒事,那就真的沒事了。

片刻之後,為首的莫天尊這才說道:「稟聖尊大人,我等來到此界后,在此界最廣闊的大陸北端之地安頓下來,至今已將族人發展至百萬,其他附庸磨人更有數百萬之多。自從十餘年前,我正式起兵以來,先後滅掉周邊大小國家百餘個,佔領了三分之一的大陸。當然,我們的進軍也遇到了一些麻煩,現在此星最強大的幾個大國聯合了起來,意圖抵抗我族的進攻。雖說他們僅是下界文明,但他們聯合起來的兵力也有百萬之眾,同樣有上境界的強者存在,正因為他們的出手,加上我等一時大意,這才進軍緩慢…..不過聖尊請放心,這些阻礙僅是暫時的!下一步,我們將傾盡大軍,發起全面進攻,爭取在最短時間內控制整個星球!」()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聽著莫天尊自信滿滿的言語,天魔王一言不發,空氣里有股凝重的味道。片刻后,她不耐地打斷道:「莫愛卿,你對征服此界說得如此自信,可為何整個戰事卻拖了如此長的時間?難道你們真的一點挫折也沒有遇到?你還是和我說實話吧!問題到底出在哪?是誰在阻擋你們的腳步?!」

莫天尊心中一驚,連忙和其他兩位天尊對視了一下,其他二人的眼裡也不禁露出一絲怯意,但二人卻不敢接話。沉默了片刻,莫天尊才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說道:「聖尊大人明鑒,我們當前的確遇到一些困難,此大陸的中洲和西羅兩大勢力實在強大,他們組織的反抗軍,整體實力的確不弱。還有,因為估計不足,我們在大陸的其他非主戰區也遭到了失敗,這大大影響了我們向主戰區輸送血食等資源的計劃…所以,我們的進展才會如此緩慢…」

莫天尊說完這毫無底氣的話,頭也不敢抬一下,畢竟,承認自己的失敗,的確是一件非常丟臉的事。

天魔王卻要追問到底:「非主戰區的失敗?呵呵!真是奇怪,你們居然連非主戰區的下等種族也打不過嗎?說說,是誰打敗了你們?」

莫天尊聽到這話,頓時臉色微變,考慮了片刻,終於還是說道:「擊敗我們非主戰區魔軍的,都是同一個敵人,他們與本地的修真文明不太一樣,好像是,好像是科技文明與修真文明融合起來的文明種族…」

「喔?!融合種族?」天魔王眉梢一挑,頓時對這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兩種不同文明融合的勢力?這種文明可並不多見啊,這可真是有趣!你們居然有兩次敗在它手裡了?既然如此,為何不一開始就集中力量消滅這個勢力?」天魔王地反問道。

莫天尊猶豫了一下,再次和一旁兩名天尊地對視了一眼,不得不老老實實地說道:「聖尊大人,我們失敗的原因,最主要的,還是太大意了。實際上,這個勢力的崛起時間,不足百年。其發跡的區域,是這片大陸上修真資源較為貧瘠東部地區,修真文明程度並不算髮達,所以我們才一直沒有注意這個勢力的發展。直到二十餘年前,這個突然崛起的勢力消滅了我們安排在東部地區的一支分堂力量,我們這才注意到它。不過這個區域實在算不上多重要,我們那時即將面臨與中洲勢力的大戰,所以對其並沒有及時反擊。」

「直到在最近一場聖殿大軍征服最南部大陸的戰爭,我們的進軍計劃竟然遭到這個勢力的插手,派去的五名長老級以上的高手和十萬真魔兵全部陣亡…我們這才意識到這個勢力的威脅,其發展速度之快,已經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意料。不過大人請放心!我們計劃在擊敗中洲勢力后,再立即制定針對此勢力的作戰計劃,拔出部分真正的精銳力量消滅此勢力,以報此前惜敗之仇。」

天魔王聽著莫天尊的話,沉默了一會,突然追問道:「這個兩次擊敗你們的勢力,叫什麼名字?有什麼來歷?這幾十年來,他們到底是怎麼發展起來的?」

莫天尊老實答道:「嗯…這個勢力的主體,是一個名為藍星族的組織。據說這個組織只有百餘人左右,他們並非是這個陸地的人類,而是來自海上。六十餘年前,他們從海洋移居當時東部一個叫做桂國的小國…」

莫天尊一言一句地把藍星自治團如何在桂國發跡,然後擊敗了被他們秘密扶持的秦國,統一了東炎洲,又是如何染指了天南洲,並全殲了聖殿派往天南所有大軍的整個過程。當他把所有關於藍星族的事迹完整地說出來后,連他自己也忽然感到有點不可思議。

「嗯…這個藍星族,的確是有點不可思議,能在短短六十餘年間成長為此界最強大的一個勢力之一,這在我們以前的見過的所有文明種族中都是沒有過的。不得不說,它現在的確是我們最具威脅的其中一個敵人。」莫天尊最後不得不老老實實地承認道。

聽完他的描述,天魔王一言不發地沉默著。三位天尊當然不敢出言詢問,只好低頭在原地等待。過了好一會兒,天魔王這才發出一句深深的嘆息聲。

「幾位,真沒想到,本聖只不過沉睡了短短五百餘年,我們魔族的赫赫聲威,竟然淪落到如此程度!竟然連一個小小的五級中等科技文明程度的國家,都打不過了!你們三個,真是讓本聖失望啊!」

聽到這話,莫天尊三人頓時扶倒在地,身體不禁微微顫抖,臉上滿是驚恐之色,心中暗暗叫苦。三人就是再笨,也聽出了天魔王口中的責備與怨氣。

天魔王沉默了一會兒,又說道:「本聖當年因為傷勢過重,不得不陷入沉睡。但在最後時刻,還是用莫大的法力施展裂空神通,將你等三人以及你們的部分部署帶到此處。我這樣做的目的,正是希望你們在本王沉睡時,能將此地徹底改造成供養我們魔族的血食星,為今後返回上界做好準備,同時,我更希望你們能找到本王當年苦苦追尋之物。按理說這兩件事本應不難,此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大界面星,更沒有能與你等相匹敵的修真或科技文明存在。但本聖一覺醒來,你們不但沒有完成本聖交給的任務,居然連此地的大半天下也沒有征服!你們,真是太讓本聖失望了!」

天魔王的聲音雖然帶著女性特有的磁性,但卻有一股不可抵擋的威嚴,莫天尊三人聽起來,卻是膽戰心驚。過了好一會,莫天尊才戰戰兢兢地說道:「啟稟聖尊!屬下這些年來,不敢忘記聖尊交給的任務!我們為了聖尊您能儘快恢復,把大部分的精力都用來收集血食上,更因為擔心您聖軀不穩,我等三人這才日夜不停地輪流堅守此地,生怕出現什麼意外。而外出征伐的事務,全都是由我等當年帶來的三十餘個長老完成。這些年來,我等自然也在此界魔化出不少人手,但他們數量仍然不足,實力依然有限。正因為我等三人不可抽身,僅依靠這些人根本不足以征服此界,所以…才會造成今天這種局面….」

聽了莫天尊的解析,天魔王的臉色好看了些,沉默了好一會,這才緩緩說道:「好吧!既然你們是為了本尊的復甦而操心,念在你們這些年來日夜守護、喚醒本尊的功勞上,就不追究你們辦事不力的責任了!不過,全面征服此界的任務,必須提上緊要日程!尤其是那個叫做藍星國的小小中級科技文明,我最討厭的就是科技文明!一定要儘快消滅掉!然後再…」

天魔王話沒說完,忽然一道紅色的魔訊符從遠處飛速射進大殿之中,徑直飛到天魔王身前,從這符文閃動的靈光看,這其中一定包含了什麼重要信息。

天魔王對莫天尊點點頭,示意他可以先打開此符。莫天尊連忙伸手抓住此符,將其貼在額頭上細細讀了起來。不過片刻功夫,莫天尊頓時臉色一喜,嘴角不禁微微一翹。

一旁的兩個天尊見此,頓時好奇心大起,莫天尊乾脆地將符文遞給一旁的褚天尊和祈天尊,二人看了一遍后,全都淡定了幾分。

「聖王大人….」莫天尊略微得意地抬起頭來,向天魔王報告道:「我們在中族的行動,剛剛取得了重大突破!「()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就在天魔王蘇醒時,遠在十餘萬裡外的林達也同樣察覺到了異樣。他孤零零的身影漂浮在萬丈高空之中,深邃的目光拋向北方,彷彿忘記了一切,靜靜地注視了好一會兒。

此刻,整個異星上沒有人比他更明白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就在天魔王蘇醒的一刻,斬仙劍內,已經被彭祖祭化多年的魔焰忽然發作,控制不住地猛烈顫抖起來,而被林達祭煉而出的斬仙劍劍靈莫邪也在這一刻發出痛苦的呻吟。若不是林達及時察覺,動用莫大法力將隱藏在魔焰中的那一絲殘留邪氣滅殺,真不知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

有驚無險地化解這一危機后,林達強忍住心中的驚駭,把目光從北方緩緩收回。他從懷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一物,捧在手心之中,感受著這顆藍色圓珠上傳來的溫暖氣息,心中猶如翻起驚濤駭浪。

「剛才那股驚動天地的恐怖氣息,難道就是那傳說中的天魔王?難道他已經醒了?怪不得斬仙劍會出現那樣的情況,算算時間,這個魔頭也應該恢復如初了吧?」林達臉色臉色陰晴不定,腦海中回想著當年彭祖將一身神通傳承給他時,曾經說過的關於天魔王的秘聞,心中頓時生起一股深深的憂慮。

如果真的如同彭祖當年所說的那樣,此魔不僅神通廣大,法力驚人,更是上界魔族強者,無論是知識還是見聞都遠超此界所有人。並且此魔來到此界的目的,可不是來觀光旅遊的。林達再聯想到人族大陸這數十年來發生的各種紛爭動亂,以及一直以來神秘而強大的敵人魔族,終於可以十分肯定的判斷,人族大陸這上百年來的各種戰爭和動亂,以及各地舉行的各種神秘恐怖的血祭,其幕後真兇,正是這魔頭。

當年彭祖曾說,這個魔頭來到此界的目的,正是為了尋找一件傳聞中來自上界的寶物,但這個寶物到底是什麼東西,彭祖直到臨死前也沒有弄明白。

但林達心中早就有預料,魔頭想要的東西,很有可能就是他手中的這顆「藍星石」!

林達望著手中這顆充滿了生機與靈性的寶石,心中感慨萬千。當年,正是這顆寶石落到藍星島上,無意中自動激發,形成了一個靈力場,開闢了靈星通向地球的蟲洞,這才使得林達等一乾地球人意外地來到了靈星。它讓林達等人遠離了親人,遠離了地球,來到這個陌生而充滿危險的世界。如果不是這顆藍星石,近百年的時間過去了,林達等藍星族人恐怕早已像普通的地球人一樣,在地球上安安穩穩、以各自的方式走完了這一生。

更因為這顆寶石的存在,讓整個靈星陷入了魔族製造的混亂中,從某種程度上說,它是麻煩的根源,如果沒有藍星石,世界恐怕早就清靜了。

但同樣也是因為這顆寶石,使得得到它的藍星族人意外地獲得了永不枯竭的無限能量,並且憑藉這種能量,他們改造了世界,並建成了一個強大的國家。從這個角度說,藍星石更應是他們的幸運石。

感到著藍星石上傳來的澎湃無比的能量,林達心中矛盾萬分,同時暗暗驚嘆。經過如此多年無數次的使用,藍星石永遠都能保持無限能量的輸出,保證了幾乎整個藍星國數十年來所需所有能量的輸出,並且在數次大戰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這種逆天的神奇功能,除了用上界寶物來解析,恐怕沒有別的答案了。

而且除了無限輸出能量的神奇功能,林達認為,藍星石具有的神奇功能恐怕還不止這一個。因為當年他們就是通過藍星石形成的蟲洞來到此界的,藍星石很有可能還具有宇宙間空間移動的神奇功能。如果能破解藍星石中隱藏的種種秘密,不知藍星族人會因此得到多少好處!

而如此寶貴的東西,則一定要看它到底掌握在什麼人手裡。在藍星族人手裡,它可以成為造福人類、創造文明的工具,但如果落到了魔族手裡,那將是整個人類、整個文明世界的可怕災難。

「不行!決不能讓這個東西落到魔族手裡!」

林達緊緊握住藍星石,鄭重地將其放入乾坤袋內,一如當初在藍星島上第一次得到此寶石一樣。然後他深吸了一口氣,眼裡露出一絲堅毅之色,一扭頭,便飛離了原地。

從空中飛回葉城的戰機內,機組內的飛行員有點奇怪地望著林達,不知他臉上一點高興的模樣也沒有,因為他們可是剛剛乾掉了魔族和孔雀大軍兩大強敵,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大勝。

「走吧!儘快趕回葉城,我們有很多事要做!」林達淡淡地說道,然後便一言不發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閉目養神起來。

各機組人員面面相覷,也不知林達的情緒為什麼如此低落,但還是老老實實地加快飛行速度,向葉城返航。

不過半個小時的時間,戰機便回到了葉城,在停機坪上,施羅德、唐龍等人早就在此興奮地等候林達的歸來,一見他下了飛機,立即高興地迎了上去。

「林達!你這小子乾的好事!竟然沒有把那老魔頭留給我來對付!還有那個性感小妞呢?!你竟然把她也一起幹掉了!天啊!你真是不懂憐香惜玉啊!」唐龍笑嘻嘻地一把拍了拍林達的肩膀,一臉的壞笑。

一旁的施羅德同樣十分高興,對林達說道:「別管這小子胡說!之前他還被那兩個魔頭殺得屁滾尿流呢,現在在這裡說什麼大話?不過真是辛苦你了!天譴行動能夠順利成功,你功不可沒!」

「是啊!你這次立了那麼大的功,一定有不少獎金吧!這可要好好請我們喝一杯!來天南這麼久,我還沒有機會好好放鬆一下呢!今晚你請客吧!」唐龍笑嘻嘻地說道。

林達對二人點點頭,臉上卻沒有什麼輕鬆的表情,輕輕嘆了一口氣,說道:「兄弟們,不要想別的了,我們只是暫時得輕鬆而已,恐怕我們很快就要面對更大的麻煩了!」

「你說什麼?!難道你沒有幹掉那兩個魔頭,剛才你是在謊報軍情?!」唐龍一聽林達要拒絕他的提議,馬上臉色一變,不客氣地問道。

林達苦笑地說道:「當然不是!那兩個魔頭和幾百萬魔兵早就死得乾乾淨淨的了!但我們的麻煩還遠遠沒有結束,具體的情況我會慢慢和你們說的,現在我們最好馬上結束天南這邊的戰事,儘快讓蘭吉令派他人接管這裡。而我們則必須馬上回國,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們去做呢!」

施羅德奇怪道:「林達,怎麼回事?難道出現了什麼意外的情況?」

林達點點頭,說道:「沒錯。一個更加可怕的敵人已經出現,並且它很快就要來了。」

「你說什麼?!」聽到這話,施羅德和唐龍二人頓時臉色一變,林達口中的可怕敵人,絕對是遠超乎他們想象的存在,但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們還是一頭霧水。

但林達現在並不想解析什麼,而是趕緊回到基地,在召集了所有高級軍官,簡單部署一系列工作后,便和施羅德、唐龍等人坐上了飛回藍星國的戰機。

十多天後,在天南的索尼婭以及伊萬諾夫同樣也回到藍星國。在藍星國首都漢中城藍星堡,所有藍星族公約會成員聚集,召開了許久沒有舉行過的全體會議,聽取林達關於天南行動的報告,對他彙報的一個消息更是震驚無比。 「你是說,當年那個和彭祖老人交手過的天魔王,已經完全蘇醒了?」亞登驚訝地看著林達,臉上露出駭然之色。

層層保護的藍星堡內,公約會全體成員正在召開重大會議,在向眾人彙報了天南戰場的報告后,林達帶著十分凝重的心情,向大夥宣布了天魔王復甦的驚人消息,這讓所有在場的人頓時震驚萬分。

公約會眾人對天魔王一事並不陌生,當年林達在天倫峰得到彭祖傳承后,將他從彭祖處了解到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公約會的全體成員,當然也提到了天魔王這個終極敵人的存在。藍星族自然不敢忽視這個大敵,更何況此魔是魔族的最高首領,一切戰爭的根源,他們將此事列為了藍星族的最高秘密。隨著藍星國的建立,藍星族一百多個成員不斷地輪流擔任公約會成員,這一秘密也被所有藍星族人知曉。 腹黑狂妃太凶猛 這些年來隱藏在所有藍星族敵人背後的魔族不斷製造戰爭,還有各地湮滅天理人倫的恐怖血祭,以及越來越動亂的人族大陸,所有人都知道,這一切,都是天魔王的幕後黑手。

魔族的強大,藍星族人並非沒有領教過。無論是當年秦都咸陽的戰鬥,還是剛剛結束不久的天南戰鬥,魔族都展現了恐怖的戰鬥力,無論是高階魔人的數量,還是魔軍的殘忍強悍,個體實力的超強,藍星軍都難以與之相比。那麼多年來的戰鬥中,藍星軍與魔軍正面交戰的次數不多,對抗的也不是魔族的精銳部隊,若不是兩場戰爭中巧妙的使用了核武器,也不會那麼輕易地贏得戰鬥。但是如果在戰場上與魔族正面交戰,以藍星國目前的軍事實力,他們恐怕就沒有必勝的把握了。

「我可以非常確定,那個魔王已經完全蘇醒了。不要忘了,斬仙劍內的魔焰本是那魔王的殺手鐧,從莫邪反饋給我的信息看,天魔現在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但是否到全盛狀態還不好說。但是他醒來之後要做什麼,想必大家都很清楚。我也不能確定他現在是否知道藍星石就在我們這裡,但以魔族的習性,就算沒有藍星石,他們也一定會把我們列入獵物範圍的。」林達緩緩地說出他的猜測,這更讓眾人臉色陰沉。

康奈憂心忡忡地問道:「那天魔王當年身負重傷時就能與彭祖老人斗個不相上下,要知道彭祖老人當時的修為可是真境巔峰啊!要是這麼看,這天魔王的實力不知會有多麼恐怖,恐怕整個靈星也絕沒有人能對付他吧?」

「何止整個靈星?恐怕就算整個宇宙也沒有幾人能對付他吧?!這傢伙可是自稱從上界來的。上界是個什麼樣的世界?我們現在不知道,或許是比我們更多一維的世界,或許更廣闊,更複雜?但一定比我們這個宇宙強大很多。」

丹尼搖搖頭,十分無奈地承認道。藍星族人經過這些年的研究,對宇宙空間的理解早已超過了此前地球的水平,對修真者眼中上界的說法也有一定的認識。

「且不說那個天魔王,就算是其他的魔族也很了不得。我們計算過,普通魔兵的實力,足以相當於人族大陸地境巔峰修士的程度,精銳魔兵的實力更是相當于丹境修士,更不用說那些高階一些的魔兵了。而且他們的數量更不在少數,那次咸陽之戰中,我看魔族就出動了近十萬人,這足以抵消我們百萬大軍了。還有,他們入侵天南的大軍,也差不多是這個數,領頭的五個魔頭,更是達到了虛鏡修為。而這些,對他們來說只不過是二線部隊而已。就不知魔族的真正兵力,到底有多強了,想必那一定是一個恐怖的數字!」施羅德默默地計算著魔族的兵力,說出來的話,讓所有人汗顏。

唐龍補充道:「不要忘了,除了真正的魔族軍隊,他們還有一支數量龐大的附庸軍隊。這些被魔化的軍隊雖然戰鬥力不如魔兵,但個個嗜血殘暴,數量更是魔兵的十多倍,我和他們曾經戰鬥過,估計這些附庸魔族軍隊的平均戰力,就算比當年的秦軍還要厲害三分。」

秦軍當年是東炎洲除了藍星軍之外的第一修真軍隊,唐龍的判斷,讓眾人對魔族附庸軍隊同樣不敢小覷。

會場沉默了片刻,坐在主桌上的蘭吉按下了身前的一個電腦按鍵,頓時在會議室的上空呈現出一幅整個星星的全境投影圖來,不管在會議室的任何一個角落,人們都能清晰地看到圖上的信息。

蘭吉搖搖頭,苦笑道:「各位叔叔伯伯們,聽到你們這些話,我已經被嚇得不懂該說些什麼了,我是不是該馬上辭掉這個總統不幹了呢?不過好像就算是我想逃,也不懂能逃到哪去啊?」

蘭吉這番幽默的自嘲,頓時讓剛才緊張的氣氛有所一緩,大夥相視一笑,馬上意識到了什麼。林達更是欣賞地看著自己的教子。作為一國總統,即使面對再大的困難和危機也不能顯現出怯弱之心,蘭吉一番故意自嘲的玩笑,把眼前看似緊迫的危機猶如玩笑一般開國,讓眾人恢復了一些自信,畢竟,情況並沒有到那種最嚴重的程度。

「好的!各位,讓我們宏觀地看看我們現在的處境吧!」蘭吉用激光筆指著空中的投影圖,說道:「請看吧,這是整個人族大陸的模樣,紅色的區域正是我們控制的地區,綠色的區域是其他尚未建交的國家,當然,還有大片的黑色區域。」蘭吉指著地圖上最廣闊的區域,說道:「那是我們尚未探索的地區,也許,魔族就隱藏在哪裡。」

亞登似乎領會到了蘭吉想要說什麼,他點點頭,微笑著問道:「蘭吉,你的意思是,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是不是很明確了?是嗎?」

蘭吉對這個老前輩點點頭,說道:「親愛的亞登伯伯,您說的一點沒錯!毫無疑問,在並不遙遠的將來,我們即將面對一個無比強大的敵人,單憑我們一個藍星國,絕不是他們的對手,甚至加上整個藍盟也不行!我們要做的,就是聯合整個星星所有的種族,一同對付魔族!」

他指著地圖上綠色的區域,那裡很多都是人族大陸的邊緣地區,意氣風發地說道:「魔族不只是我們人類的敵人,同樣也是這些異族的敵人,我們完全可以聯合他們來一同對付魔族。我計劃啟動一個外交戰略計劃,向靈星的各個方向派出不同的外交團隊,我們必須把整個星球的國家全部聯合起來,組成一個集體,集合所有的國家,這樣才能真正對付魔族!」

蘭吉的話當即鼓舞了眾人,一陣雷鳴般的掌聲響起。大家對蘭吉的話十分認同,不過除了外交外,還有很多事要做。蘭吉開了個好頭,其他人馬上踴躍補充起來。

施羅德說道:「好主意!除了聯盟,我們必須對整個軍事體系進行改革了。目前我們現在的武器推進裝置,主要還是依靠燃油、電力與靈力的聯合驅動方式,三種驅動方式就需要三種不同的後勤維護體系。現在我們有了天南的硅土資源,完全可以合成製造新一代的人工靈石。我們擁有藍星石的無限能量,這樣就根本不用擔心靈力的消耗,這樣我們就可以製造各種靈力武器,大到通過靈力驅動的飛行戰艦,小到單兵作戰系統,我們的武器體系將更加發達,即使一個普通的凡人士兵,也可以施展出不遜色於普通修士的強大戰鬥力!」

伊萬諾夫點點頭,興奮地補充道:「說的沒錯!我們還可以研發各種各樣的超級武器,把修真知識與科技進一步結合起來,我早就想利用法器的各種變形原理,研發真正的變形金剛了!里奧,比才,這個願望,就靠你們實現了!」

主持科研大局的里奧和比才聽到這話,相視一眼后,露出自信的一笑。

索尼婭看著這群軍事狂,搖搖頭,說道:「你們這些大男子只顧得研發新一代武器,難道生產建設就不用關注了嗎?沒有先進的工藝和產業鏈的升級擴大,你們需要的武器怎麼製造出來?蘭吉,我們需要大量的人手組織下一步的生產計劃,不管是把整個天南的人力物力統籌起來,還是改造國內的工業生產體系,都需要你的支持,這一點,你應該沒有什麼意見吧?」

蘭吉點點頭,微笑道:「當然了索尼婭大嬸,我一定會全力支持你的!」

接下來,摩登、康奈等人又就自己分管的領域,提出了一大堆的計劃,他們的想法包羅萬象,醞釀著一個又一個複雜的行動,這將改變整個靈星。

眾人一直在提出各種意見和建議,只有林達沉默不語,一旁的亞登彷彿看出了林達的心思,問道:「林達,你有什麼話想要說的嗎?難道是在擔心那個天魔王嗎?」

聽到亞登的話,眾人頓時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想知道林達的答案,因為整個藍星國,甚至整個靈星,唯一能對付天魔王的人,恐怕只有林達這位得到彭祖傳承的人了。但見到林達一直沉默不語,眾人忽然有點擔心起來。

林達抬頭對大夥露出一個和藹的微笑,這才說道:「各位,我覺得你們的提議非常不錯。要對付魔族,我們需要更先進、更厲害的武器,所以我們必須要抓緊時間去研發,去突破,儘快把修真文明的秘密吃透,和我們的科技文明結合起來。大家剛才說的,都很對。」

他緩了緩,又說道:「但除了這些之外,我覺得同樣重要的,還是要盡量培養出能與魔族抗衡的高階修士。畢竟現在整個藍盟,也只有我一個虛鏡修士,可據說魔族中修為在虛鏡的長老級人物就有數十人以上,甚至還有真境級的大魔王也不一定。這些敵人,我們依靠常規手段是對付不了的。所以我們必須儘快展開修為突破行動,陪養出一批虛鏡以上的高階修士來!」

亞登驚訝地問道:「培養出一批虛鏡修士?林達,這怎麼可能?!你以為虛鏡修士是流水線上的產品嗎?」

林達笑了笑,說道:「我這當然只是一種期望,但說不定也能做到呢!依靠藍星石的無限能量,或許培養出更多的高階修士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我建議,藍星族中除了沒有其他任務的人,其他人都隨我一同閉關吧!研發武器,管理國家的事,我想交給其他人做也可以,我們要做的,是抓緊提升我們的個人實力。」

聽了林達的建議,蘭吉不住的點頭稱是,而唐龍、伊萬諾夫和施羅德等幾個武將則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態。

這一個關係整個藍星族、整個靈星未來發展的會議,很快就要結束了。但就在這時,一個電話打入了蘭吉的個人通訊線路,結過電話后,蘭吉表情奇怪地對眾人說道:「各位,我們剛剛接到燕國的報告,一支金帳汗國的逃亡隊伍剛剛抵達燕國邊境線,代表中土洲向我們藍盟請求支援。」 燕國西北部塞關城,是東炎洲西部地最偏遠、同時也是最為重要的一個邊境要塞,數千年以來,這裡一直是東炎洲通往人族大陸其他地區的一條重要關卡,是聯接東炎洲與外界的要道。

走出塞關城,往西走不到十餘里,便是茫茫的大草原和戈壁灘,那裡不再是燕國的領土,無論自然環境還是種族都與燕國或者東炎洲各國大為不同。塞關城之外的萬里之境,遼闊無比、人煙稀少,只有數量極少的游牧民族與一些盜賊在此生活,而這也是多年困擾燕國的重要外患之一。

幾乎每隔數年,草原上的游牧民族都會集結起來,向塞關城發起瘋狂的進攻,掠奪附近的州郡,給當地造成了極大的破壞,同時也牽扯了舊燕國大量的精力。「藍盟」建立后,為了支援新燕國的邊防建設,藍星軍在此部署了一支現代化的修真裝甲部隊,在施羅德將軍的兒子魏特曼上校的率領下,對草原上的游牧民族與盜賊進行了幾次大掃蕩后,終於徹底地消除了這些外患。

如今,隨著藍盟各國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塞關城也從一個邊關軍事重鎮,轉變成一個集旅遊、工業為一體的現代化城市。每天都有來自「藍盟」各地的遊客前來此地,走出關外遊覽西北大草原的風光。而建設在塞關城新區的幾個燃氣加工廠每日都向燕國輸送大量的燃氣燃料,能源產業也帶動了大量其他產業的發展,整個城市的人口也發展到了近五十多萬。

但數日前,從大草原方向忽然闖來一群不速之客,打破了塞關城多年的平靜。這群人一看便知是非東炎洲人,他們長得白膚高鼻、金髮碧眼,穿著草原民族獨有的長袍和長靴,駕著帶著長著四雙翅膀的靈獸,拖著裝滿行李的漂浮馬車,臉上帶著驚恐和不安,一路風塵僕僕、狼狽不堪地趕到了塞關城外,一直到距離城門十多里處才堪堪停下。

這異族隊伍的突然出現,讓沿途遇到的燕國民眾驚慌不已。歷史上荒原地區游牧民族給燕國邊民造成的傷害實在太深,邊境地區雖然許久沒有出現過游牧民眾,但這支異族隊伍的出現,卻立即讓燕國邊民想到當年的噩夢,這頓時引起了騷亂,大量的邊民驚恐不安地向城內逃去,把這個消息迅速地傳到整個塞關城。在混亂中嗎,一輛距離異族隊伍最近的草原旅行車甚至因為司機過於驚慌而導致了翻車事故,讓車上一群來自人魚族的旅客們倒了大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