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忽然,一陣黑氣在齊空明與玉靈公主的前方後方出現,黑氣之間有著一雙血色的眼睛看著齊空明與玉靈公主,貪婪無比。

  • Home
  • Blog
  • 忽然,一陣黑氣在齊空明與玉靈公主的前方後方出現,黑氣之間有著一雙血色的眼睛看著齊空明與玉靈公主,貪婪無比。

空氣變得異常難聞,讓人難受。

魔!!!

竟然是魔!!! 魔族!!!

齊空明咬牙切齒著,一股戾氣從他的體內湧出。

玉靈公主略微驚訝的看了看齊空明,她第一次發現齊空明還有著這一面。

玉靈公主轉身看著他們身後的那團黑氣,謹慎著。

「嘻嘻嘻嘻~」

一陣嬉笑之聲響起,齊空明只覺得自己的靈魂似乎受到了重擊一樣,眼前黑了過去。

玉靈公主亦是如此。

再睜開眼睛,卻發現那條河,那兩座山,那兩條石頭路,還有玉靈公主,都不見了。

幻境?

幻魔?

想來是的。

齊空明迅速明了,襲擊他們的魔族是幻魔。

幻魔,如其名,擅長製造幻境,同階幻魔,向來是伏魔師的勁敵。

這該如何應對?

齊空明想著,並警惕著。

周圍昏暗,眼前有個破落的石像,緩緩走了出去。

原來是座破落的廟,這在小村落里或是邊遠之地總有。

廟裡供著神,神這個詞對於伏魔師來說,是虛幻的,不存在的,無非就是強大的伏魔師罷了,村民不知事,以為是神。

幻魔與其他魔族略有不同,他們對於其他種族的血肉不感興趣,只對於他們的靈魂感到興趣。

折磨是它們的樂趣。

破落的寺廟,還有個院子,齊空明走過去推了推院門,無法推動。

看來此魔的境界也就到這個地步了。

齊空明略微放下了心,對方的修為與他相當,那麼他就有勝的希望。

幻境要破,得看一個人的心境與靈魂強度。

然而,這個幻境會只有這麼簡單嗎?

一陣寒風吹過,齊空明發抖了。

按道理修鍊者,這點寒風無礙,可是他竟然冷的抖了。

畢竟是吹進靈魂的寒風。

齊空明嘆了口氣,靈魂的領域,總是麻煩。

忽然,一道閃電從天際劃過,暴雨突至。

齊空明檢查了下身體,伏魔師的修為竟然全被散去。

怎麼會?

齊空明走進了廟中,廟裡破敗不堪,漏著雨,他盡量挑了處沒有水的地方,坐了下來。

此時,竟冷的有點刺骨。

齊空明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臉龐,眼睛里透露出一股自信。

幻境,必然有破綻。

齊空明看向了那尊石像,竟是個僧人模樣。

佛宗一脈嗎?

魔竟然會弄佛,可笑啊。

七十二聖宗,佛宗對於魔的威脅最大,畢竟克制。

齊空明努力平復著自己,壓下心中的殺意。

忽地,一支箭射了過來,齊空明就靜靜看著,箭直直地射進了齊空明的身體里。

痛,很痛。

齊空明忍著痛把箭拔了下來,任鮮血直流,毫無波瀾。

心境畢竟到達了心如頑石的境界,這點疼痛不算什麼。

幻魔同階很強,可是它也有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只能通過幻境殺人。

只要那個人心境夠強,靈魂夠強,便無懼。

戰鼓之聲響起,似是有千軍萬馬在寺廟之外,呼嘯之聲響起。

竟是萬箭襲來,聲勢之浩大,比這暴雨還來的快。

破落的廟宇根本擋不住這箭雨,箭從窗戶進來,從大門射進來,甚至是從牆上直接穿透。

齊空明站了起來。

躲避。

一味的被射也不是辦法。

齊空明蹲在了石像身後,箭射在了石像上,留下了道道白痕。

箭雨是躲過了,可暴雨躲不過。

淋在身上,寒徹骨。

「一點小寒,能耐我何。」齊空明喊著,笑著。

隱藏在深處的一雙眼睛里充滿了怒火,他竟然沒有一點痛苦之臉色,他的靈魂竟然這麼強大。

紅色的眼睛更加深邃了。

一陣來自靈魂深處的疼痛讓齊空明的臉都猙獰了起來。

嘴角間流出了絲絲血液。

可是齊空明依然笑著,寺廟外的箭雨依然沒有停下。

不知道是為何,接下來的箭雨異常強勁,竟然連那石像都無法抵擋,箭深深地扎進了石像之中。

碎石漸多,一支箭終於突破了石像的防禦,齊空明堪堪躲過。

「你只有這點本事嗎?」齊空明笑著說道,無比輕鬆。

心中異常平靜。

箭雨忽然停下,一陣金甲之聲響起,一隊隊士兵從院門沖了進來,在暴雨之中顯得肅殺無比。

一個騎著黑馬將領從隊伍中間緩緩走了出來。

齊空明站在廟宇門口,看著前方的人,真實無比,沒有一點虛幻。

破綻到底在哪裡?

就算是知道了這是幻境,但是依然被困在這裡面。

齊空明現在的身體,不過一個虛弱書生罷了,比不得之前那副伏魔師的身體,雖然這只是幻境之中的身體。

寒風,寒雨,寒光,寒冷無比。

「殺!」那將領雄厚的聲音響起,所有士兵攜帶著衝天的氣勢,手持長槍,沖了過來。

長槍劃破寒雨,穿過血肉,貫穿了齊空明的身體,整個人被帶飛。

依然是痛,接近死亡的痛。

齊空明硬生生被撞進了廟宇中,被一個士兵帶著釘在了石像之上。

齊空明還沒有死,不過這種接近死亡的感受真的是不好受。

其他士兵圍在齊空明的周圍,手上的長槍離他的身體只有一步之遙,發著寒光。

齊空明再次笑了笑,血液順著長槍滴落,齊空明握住了長槍,握緊了拳頭,一拳轟在了那刺穿自己身體的長槍之上。

風雲變色,整座寺廟都在晃動,瓦片從寺廟頂上掉落,梁木也在顫抖,四面的土牆也搖搖欲墜。

果然,藏在了離我最近的地方。

齊空明再次轟出了一拳,沒有停下。

「啊啊啊!!」慘叫之聲響起。

不對,是假的。

齊空明猛然一個肘擊,打在了石像之上。

整個世界猶如玻璃一樣,猛然碎開。

世界恢復了原樣,前方的那團黑氣消失了。

齊空明跪在了地上。

那幾拳,耗得是他的靈魂力,他的極限是四拳,他正好轟了四拳,現在的他,也算是快耗盡靈魂力了。

要滅幻魔,說簡單簡單,說不簡單也不簡單,破了幻境幻魔自滅,沒破幻境,自己必滅,萬幸,齊空明成功了。

「還好這幻魔修為與我一般高,若是再強的幻魔恐怕能讓我陷入幻境之中,無法自拔,最後被折磨致死,靈魂力化為對方的養料。」齊空明喃喃自語著。

對了,還有玉靈公主呢。

齊空明想著,硬撐著,站了起來,轉身,玉靈公主一臉獃滯。

「可惜,這個只能她自己破,我幫不了。」齊空明說著,瞳孔猛然一縮。

霍天雄!羅沖!還有那個人!

早不來,晚不來,這個時候來。

不過,他怎麼會進得了這天空島!

重生之不跟總裁老公離婚 在前方,有三人,正走過來。

「哈哈哈,真的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霍天雄大笑著,殺意露在眼中。

齊空明拿出了盾牌,走到了玉靈公主的前方。

「說起來,我還不知道你什麼名字?不知道你有什麼能耐待在玉靈公主身旁?」霍天雄問著,齊空明不答。

「你不說,我也查的到,不過,你和那個女人今天是必死無疑!」霍天雄殺意暴起,影融靈體直接上身,整個人化作一道閃電,剎那間沖了過來。

齊空明不言語,影融靈體!碧濤訣!重水沖!迅猛衝撞了過去。

霍天雄身後,羅沖與另一個人不緊不慢地走著。

其實,齊空明若是棄玉靈而去,霍天雄很難追上,可是,齊空明不是這樣的人。

受人之託,忠人之事,況且,陳玉靈也算是他一個朋友,為數不多的朋友。

二者相撞,齊空明紋絲不動,霍天雄反倒是退後了好幾步,手還在劇烈顫抖著。

怎麼會?

霍天雄心中一陣激蕩,羅沖與另一個人眼中也露出一抹驚訝。

之前我使天雷掌法力氣能與其相差無比,可是今日怎麼會差這麼多?

殊不知,齊空明當日一身氣力都被霍天雄的雷霆靈力的麻痹作用鎖住,使不出幾分,而且還在化龍池內全面進化了許多,豈是當日可比。

雖然霍天雄也在化龍池中待過。

又來。

齊空明運轉著碧濤訣,迅速將沖入體內的雷霆靈力化解,防止其麻痹之用發作。

羅沖見狀,快步趕來。

齊空明腳下肌肉爆發,體內靈力加持在腿部,速度爆發,整個人向著霍天雄飛射而去,如離弦之箭,快!

天空依然昏暗,殘陽依然懸於天。

殘陽如血,微風瑟瑟。

霍天雄雷霆破靈掌使出,手上雷霆閃爍。

齊空明手中之盾,猛然砸下。

盾戰式,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