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想來今日這宴,應該是年青一代的盛會。

  • Home
  • Blog
  • 想來今日這宴,應該是年青一代的盛會。

孟星元就跟在龍蘭身邊。

「嚯,夠氣派的。」進入世子府邸,孟星元四處觀望。

原本他以為自己的天水庭院,就是這天妖城中一等一的奢華庭院了。然而跟這世子府邸比起來,就顯得有些尷尬了。

說句不好聽的,似乎他的天水庭院,給面前這座府邸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光是這佔地面積便不是天水庭院所能比擬的。

行走途中孟星元小聲地對龍蘭道:「要不咱們搞一匹馬吧。」

馬上惹來龍蘭的白眼。

這是別人的家,不是你的跑馬場!

再沒大沒小也要分場合吧?更何況,在世子府中策馬衝撞……無法無天如龍昊那廝,也不敢如此好么!

「你不換身衣裳?」龍蘭斜眼看他。

此時,孟星元穿著的確不太得體。

明知這是宴會,還穿得跟剛從外面廝殺回來一樣,一身的輕便練功服,這是給誰找不自在呢?!

龍蘭覺得他是故意的。

她在看他,而孟星元也在看她。

此時,一身旗袍的龍蘭看起來極為優雅,緊身炎龍旗袍本就雅觀,再配合她那如若空谷幽蘭的獨特氣息,令人眼前頓時一亮。

「行。」孟星元一笑,直接激發身上的王甲,化為一件青色長袍。

說不上多麼好看,但人好看,自然穿什麼都好看。

龍蘭看了他一眼,卻也沒說什麼。

至少他現在看起來,是『得體』了很多。

「好傢夥,你這樣一說,我還有點緊張呢。」孟星元笑著,「第一次參加這種重量級盛會,你說麒狨世子剛征戰回來就大擺筵席是做什麼?慶功么?」

龍蘭瞪他,「你話很多啊。一會見了世子殿下,不要信口亂說,聽懂了沒?」

她覺得自己不能不交待。

龍昊的身份,雖然跟麒狨差著很多。但毫無疑問,對於普通人而言,他跟世子殿下也差不了多少,一樣是高高在上,高不可攀。

然而就是這樣的人,被孟星元毫不客氣地強硬回懟了!

而且看龍昊臨走時那模樣,顯然是被氣得不輕。

這讓龍蘭不得不防著他。

與龍昊結怨也就罷了,若是敢在世子殿下面前胡言亂語……

龍蘭覺得,作死到這種份上,自己也救不了他了。

然而她哪知道,孟星元二人何止是結怨,已然是結成死仇了!

而原因,她龍蘭是要背很大一部分責任的!

金碧輝煌,游龍畫鳳的宮殿內,一群人正圍著麒狨談笑。

這些人,若是讓外界的人看到,只怕要驚叫出聲來。

因為這些俊男美女,每一位都身份不凡,不是一族的少族長,便是炎龍一族中強盛的支脈少公子,小姐。

龍昊,正在此列。

說著說著,麒狨突然一怔,旋即笑道:「這傢伙,本來還派人了去請他,沒想到自己就來了。」

說著,他居然是起身,直接向外走。

他這一起身,直接被在場所有的人注意到了。

別看這些人看起來都是各聊各個,坐下,談笑,邊飲酒邊與旁人談笑,其實注意力都在麒狨的身上。

作為風暴的中心點,麒狨這一動,自然是牽引了無數人的注意,連忙陪著他站起身來。

「殿下,酒宴正興,您這是要上哪去?!」有人問道。

麒狨回頭看了這人一眼,卻是笑道:「有朋友來,我需要去接他。」

「接……」眾人一下語塞,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

天妖城第一公子,炎龍一族的天之驕子,炎王陛下的愛子,什麼時候迎過人?!

要知道,今天來的,可都只是天妖城的年輕一代而已,幾乎不可能有老一輩的人物出現。

而在年輕一代中,麒狨的身份幾乎可算是最高的了,他還需要迎誰?!

你給我的愛情的模樣 或者說,能讓麒狨殿下親自相迎的,此人的身份得高到什麼地步?!

眾人面面相覷。

該不會……是那兩位大人的孩子吧?!

只是一直聽說炎王陛下與其他兩位划域而治,鮮少有走動,怎麼這次世子殿下還邀請踏炎天夔大人和墨鈴龍大人的子嗣了?!

眾人猜測,心中想法紛雜。

而這會,麒狨卻是已回頭,走出了殿中。

「諸位,還傻站著幹什麼?露臉的時候到了!」

不知誰喊了一句,頓時驚醒在場眾人。

「對對對,說起來我還真沒見過另外兩位大人的嫡系子孫,這會世子邀請,正好混個臉熟去!」有人興奮道。

「我記得踏炎天夔大人的後代,彷彿是叫炎天都吧?另一位,好像是叫墨千鈴。也不知道殿下這會是邀請炎殿下,還是墨少主。亦或是兩位都來了,哇噻,那可就刺激了!」

「都邀請不可能,畢竟墨鈴龍大人的區域離著我們還是挺遠的。殿下回來得倉促,通知那邊,再過來,可沒這麼快。應該是炎天都殿下,畢竟天妖城與炎都之間,只隔著一座煉炎大火山而已,要過來還是很方便的。」

「我說你們無不無聊,站在這裡議論猜測有什麼意義?是炎天都殿下還是墨千鈴少主,出去一看不就知道了?更何況世子殿下都出去迎接了,你們還傻傻地干站著……」

「對對對,趕緊出去,趕緊出去!」

「世子殿下,等等我們……」 一群人,烏壓壓一片,直接就衝出殿中,跟在麒狨身後。

麒狨也不在意,不大片刻,便來在宮殿以外的石階之上,而這會,龍蘭帶著孟星元,正好趕到!

「哈哈哈,你這傢伙,先前派人去請你說你沒在,敢情你是……」麒狨大笑,走過來便要和孟星元擁抱,手臂舉到半空,卻突然落下,因為就在這會,孟星元傳音了。

也不知他跟麒狨說了什麼,麒狨看看自己身後,再看看孟星元,一下會意。

然而姿態已經擺出,再收回顯然不合適。

當即麒狨神態不變,卻是看向一旁頗有些恍神的龍蘭,笑道:「蘭妹,你怎麼了?是本世子搞出這麼大陣仗來歡迎你,把你嚇著了?」

「嗯……」龍蘭這才回過神來,她看著樂呵呵的麒狨,總感覺有哪裡不對。

不過正如麒狨所說的,這陣仗,著實是太大了。

麒狨的身份也就不說了,比她高到不知哪裡去,而他身後的那些位,每一位的身份地位也都是不弱於她的。

這些人此時,一個個臉上居然是洋溢著近乎諂媚的笑,彷彿是誤會了什麼。在意識到麒狨歡迎的人,居然是龍蘭的時候,一個個臉上的諂笑當即僵住。

「殿,殿下……」

「誒,蘭妹怎麼這麼生分,就像小時候一樣,喊我一聲哥就好了。」

「哦,狨哥……哥……」她臉頰生暈,看看麒狨,又看看他身後的那些人,「你們這是……做什麼呢……」

「都說了,歡迎你啊。」麒狨拍拍她的肩膀,笑著說道,「怎麼,難道做哥哥出來迎接一下自己許久不見的妹妹都不行?你這丫頭,肯定是又終日泡在龍典閣當中了吧? 異界打工皇帝 知道說你也不聽,不過那些風聞雜記,大多是前人杜撰,肯定沒什麼用。你天資也不錯,是該時候收收心,好好修行了。畢竟龍典閣那麼大,你什麼時候能將藏書看完?」

「呃……」

這邊,麒狨陽光得彷彿鄰家大哥哥一樣,跟自己的妹子訓著話,那邊,原本以為是來了什麼了不得大人物的一干少族長,公子,小姐,全傻了。

「龍蘭?至於么。」

無數人在心中腹誹著。

不是說看不起龍蘭,而是……龍蘭跟他們就是一個等級身份的人啊!

什麼時候,見他們來拜訪,世子殿下親自出來迎接過的?

又或者說,能讓世子殿下親自出身相迎的,此人的身份得尊貴到何等地步?!

據他們所知,恐怕也就只有府中,族中,那些老資格的尊者境長老,客卿能當得如此大禮了吧。

這龍蘭,何德何能?!

其實不僅只是他們,龍蘭此時腦子還有點沒轉過彎了。

「這是怎麼了?」她在心中問自己。

不過麒狨的演技實在太好,她一下竟是看不出破綻來。

而且麒狨說得情真意切,一點也不像是臨時的敷衍。況且她小時候,確實跟麒狨很要好。

只不過長大后,麒狨被族中定為第一傳承者,身份地位,也就跟他們這些平輩人不一樣了。

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自然就很少能說得上話。

而且龍蘭也不是那種上竿子去巴結的人。她喜靜,喜歡看書,這習慣,甚至是從她小時候就有了。

一群人,烏壓壓一片,直接就衝出殿中,跟在麒狨身後。

麒狨也不在意,不大片刻,便來在宮殿以外的石階之上,而這會,龍蘭帶著孟星元,正好趕到!

「哈哈哈,你這傢伙,先前派人去請你說你沒在,敢情你是……」麒狨大笑,走過來便要和孟星元擁抱,手臂舉到半空,卻突然落下,因為就在這會,孟星元傳音了。

也不知他跟麒狨說了什麼,麒狨看看自己身後,再看看孟星元,一下會意。

然而姿態已經擺出,再收回顯然不合適。

當即麒狨神態不變,卻是看向一旁頗有些恍神的龍蘭,笑道:「蘭妹,你怎麼了? 豪門獨愛:腹黑冷少萌萌妻 是本世子搞出這麼大陣仗來歡迎你,把你嚇著了?」

「嗯……」龍蘭這才回過神來,她看著樂呵呵的麒狨,總感覺有哪裡不對。

不過正如麒狨所說的,這陣仗,著實是太大了。

麒狨的身份也就不說了,比她高到不知哪裡去,而他身後的那些位,每一位的身份地位也都是不弱於她的。

這些人此時,一個個臉上居然是洋溢著近乎諂媚的笑,彷彿是誤會了什麼。在意識到麒狨歡迎的人,居然是龍蘭的時候,一個個臉上的諂笑當即僵住。

「殿,殿下……」

「誒,蘭妹怎麼這麼生分,就像小時候一樣,喊我一聲哥就好了。」

「哦,狨哥……哥……」她臉頰生暈,看看麒狨,又看看他身後的那些人,「你們這是……做什麼呢……」

「都說了,歡迎你啊。」麒狨拍拍她的肩膀,笑著說道,「怎麼,難道做哥哥出來迎接一下自己許久不見的妹妹都不行?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你這丫頭,肯定是又終日泡在龍典閣當中了吧?知道說你也不聽,不過那些風聞雜記,大多是前人杜撰,肯定沒什麼用。你天資也不錯,是該時候收收心,好好修行了。畢竟龍典閣那麼大,你什麼時候能將藏書看完?」

「呃……」

這邊,麒狨陽光得彷彿鄰家大哥哥一樣,跟自己的妹子訓著話,那邊,原本以為是來了什麼了不得大人物的一干少族長,公子,小姐,全傻了。

「龍蘭?至於么。」

無數人在心中腹誹著。

不是說看不起龍蘭,而是……龍蘭跟他們就是一個等級身份的人啊!

什麼時候,見他們來拜訪,世子殿下親自出來迎接過的?

又或者說,能讓世子殿下親自出身相迎的,此人的身份得尊貴到何等地步?!

據他們所知,恐怕也就只有府中,族中,那些老資格的尊者境長老,客卿能當得如此大禮了吧。

這龍蘭,何德何能?!

其實不僅只是他們,龍蘭此時腦子還有點沒轉過彎了。

「這是怎麼了?」她在心中問自己。

不過麒狨的演技實在太好,她一下竟是看不出破綻來。

而且麒狨說得情真意切,一點也不像是臨時的敷衍。況且她小時候,確實跟麒狨很要好。

只不過長大后,麒狨被族中定為第一傳承者,身份地位,也就跟他們這些平輩人不一樣了。

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自然就很少能說得上話。

而且龍蘭也不是那種上竿子去巴結的人。她喜靜,喜歡看書,這習慣,甚至是從她小時候就有了。 孟星元開口,直接就是針鋒相對,絲毫不落於下風。

在場眾人盡皆詫異。

「這小子……什麼來頭?敢跟龍昊對嗆,膽子夠可以的啊。」有人悄然傳音,很是驚奇。

「似乎是府中的外姓客卿,膽子這麼大,應該是有所倚仗。他跟龍蘭來的,難不成這小子跟龍蘭……」有人目色怪異。

「呃……不可能吧,那可是龍蘭,此子何德何能,能得她青睞?」有人不認同,當下否定。

「別瞎猜,你們看殿下,殿下都沒開口,你們干著什麼急?」

麒狨此時是沒開口。他看向孟星元,眼神有些怪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