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慕容楓的聲音傳入耳中。

  • Home
  • Blog
  • 慕容楓的聲音傳入耳中。

無疑,這是慕容楓在點撥她,讓她取得好成績。

北宮傾城會心地點點頭。

他自然清楚慕容楓明顯是向她伸出橄欖枝。

當然,這不是因為她的天賦。

而是因為她背後的青牛道人,作為青牛道人的大弟子,他幫襯一二也是情理之中。

「多謝!」

「我會儘力的!」北宮傾城說完,伸出一隻玉手,輕輕觸摸那測試石碑。

幾乎在一瞬間,她便也傳送而去。

在她剛剛傳送走不久,又接連兩道身影出現在大殿中。

先傳送而來的,是一位身著青色長衫文質彬彬的少年。

少年甫一出現,見殷輓歌、小胖子何鼎貴和凌非凡三人站在大殿中,不由得露出一抹失落的神色。

很顯然,他也很自負。

看到有人已經走在他前面,自然難免失落。

「殷輓歌!」

「天哪!這人竟然天賦測試十一顆星….」當青衣少年看到玉壁上殷輓歌的成績,也著實被嚇得微微一顫。

他乃是來自於南天宗。

名叫薛子木,乃是南天宗這一屆煉丹一道最具天賦之人。

說起南天宗,雖然位於南天域,卻是一個古老的宗門,十萬年來,一直都是這座大陸五大宗門之一,從未衰落。

但當看到殷輓歌的測試成績,薛子木依然有一些自愧不如。

畢竟,控火術五星並不難。

難在那靈火品質的六星,起碼要是六階火種才行!

如今的他,尚且無法做到。

在薛子木之後,出現的是一位身材火辣,打扮的極為妖嬈的少女。

「非凡哥哥!」

「我就知道你一定是第一個通過第一關的!」

這妖嬈少女一出現,便疾步來到凌非凡的身旁,挽起了他的胳膊,一副極為親昵的模樣。

她,正是風語涵。

中天域十大皇族之一的風家千金,也是凌非凡的未婚妻。

「你是誰啊?」

「不知道情況,不要亂講好不好!還什麼非凡哥哥,肯定是第一,我呸,他連前三都不是,好不好!」

小胖子何鼎貴卻冷哼了一聲,眼神中儘是不屑之意。

他自然不清楚風語涵的身份。

而且,就算知道,他也毫不在乎。

「你……」

「你說什麼?非凡哥哥,這不是真的?他在血口噴人,對不對?」

風語涵搖著凌非凡的胳膊,問道。

「好了!」

「語涵,不要鬧了!不過,就是第一輪罷了,後面還有兩輪,你我又何必在意第一輪的名次!」

凌非凡甩開她的胳膊,目露不悅之色。

畢竟,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受挫。

即便是在中天域,他都是天之驕子,如今卻在這第一輪中,淪為了第四名,他如何不惱怒?

「對不起嘛!」

「非凡哥哥,你不要生我的氣嘛!」

「人家錯了,我知道非凡哥哥在第二輪一定就可以反超他們了!」

風家大小姐,急忙又挽起了凌非凡的胳膊,撒嬌般說道。

「哎呦!」

「非凡哥哥!非凡哥哥,聽得我耳根都麻了,反超哦,我倒要看看他能不能反超我?」

這時,不遠處的殷輓歌突然開口,嘲笑般道。

「你是什麼人?」

「你有什麼資格嘲笑我?我警告你,若是惹得我不高興,休怪我對你不客氣!」

風語涵聽到殷輓歌的話,聲色俱變,凌厲地警告道。

「呵呵!」

「對我不客氣!好大的口氣,你們倒真的是一對狗男女呢,男子的這般口氣,女的也是…….」

這時,未等殷輓歌開口,小胖子何鼎貴反而冷笑一聲。

相比於殷輓歌,他的話,更加刺耳。

特別是「狗男女」幾個字,簡直讓風語涵暴跳如雷。

「你……」

「你說什麼?你敢罵我們?我現在就是打死你,也沒有人敢責罰於我!」

風語涵氣急敗壞,正要拔出腰間的佩劍,卻聽得一聲凌厲的怒吼。

「夠了!」

「你們撒潑撒野,回中天域撒去!不要在這裡,這裡是天陽城丹會!」

「我再一次警告你們二人,若是再敢威脅任何人,我就直接把你們驅逐出去!」

這凌厲的聲音,自然是慕容楓。

他曾經警告過凌非凡了,卻不曾想這風語涵也同樣是這樣不知趣。

聽到他的警告,風語涵也不禁一臉錯愕。

特別是,聽到「驅逐」二字,她也開始后怕了。

畢竟,若真的被驅逐了,這件事必定鬧得沸沸洋洋。

到時候,等她回到風家,等待她的也必然是一通責罰。

「好了!」

「語涵,你先安靜一會兒吧!」這時,凌非凡也不無好氣地說道。

對於風語涵的任性,他是再清楚不過。

相比於凌非凡的庶出,風語涵才更是含著金湯匙出生。

她一出生,便被整個風家視為掌上明珠。

不僅僅是因為她母親的身份,更是因為她出生之日,整個中天聖城上空,出現了一道紫鳳虛影。

紫鳳之大,足有萬丈,在空中久久盤旋,達一個時辰之久。

這天地異象,在很多人看來,都是要出一位女帝的預兆!

那一日,中天聖城兩大豪族同時誕下了鳳凰女。

一位出生在殷氏。

另一位,就是她風語涵。

所以,從出生起,風家的一切資源,任她享用,她想要幹什麼,也無人敢阻攔分毫。

這也正是凌非凡選她為女友的原因。

因為,有朝一日,有了風家這個後援,他在凌家未來繼承人的競爭中,才更顯得有分量!

「非凡哥哥!」

「那女子是誰?哼!我先記下她的名字,回來找機會再收拾她!」

風語涵貼著凌非凡耳邊輕聲問道。

她可是不吃虧的主。

雖然,明面上在這裡,她不能再威脅誰。

但不代表,將來離開了天陽城,她不可以教訓惹怒她之人。

「你自己看那榜單!」

凌非凡冷冷道,依舊是板著臉,沒有一絲笑容。

聞言,風語涵猛地抬頭,朝著那玉壁望去。

「殷輓歌……」

「是她!她……竟然回來了……」

當看到榜單的上第一個名字,風語涵不禁渾身一顫,驚呼了一聲。 「語涵!」

「怎麼?你難道認識她……」

聽到風語涵的一聲驚呼,凌非凡也是微微一怔。

「沒有!」

「我怎麼認識她,我看錯名字了,以為是兒時的一個玩伴!」

風語涵目光閃爍,慌慌張張低下頭,解釋道。

她不敢抬頭,生怕被凌非凡看出破綻。

「怎麼可能…..」

「她……怎麼可能又回來了?母親不是說,她已經隕落了!我才是真正的鳳凰女嗎?」

風語涵暗暗想到。

此刻的她,簡直心亂如麻。

從小到大,她得到的一切,都是因為那個預言,當日出生的兩位女嬰中,有一位真正的鳳凰女。

未來會成為一位女帝!

殷家,已經有一位大帝,統御這座大陸無盡歲月。

自然,一些人,便覺得這一次這位女帝恐怕要旁落風家了!

因為,風家的底蘊,也同樣深厚。

更重要的是,在她六歲的那年,中天域發生了一件大事。

這件大事,極為轟動。

幾乎震動了整個中天聖城,在各大氏族中流傳著種種的猜測。

殷家鳳凰女,突然消失了!

有人說,她是被一位高人帶走,離開了這座大陸。

也有人說,她是意外夭折了。

但無論如何,在隨後的十年時間裡,殷家的鳳凰女從未出現。

以至於殷家一怒之下,竟然警告所有人,不要再提鳳凰女之事。

所以,十年過去,這一代的年輕人,罕有人知道當初那位鳳凰女叫什麼名字。

但風語涵,她又如何能忘記!

殷輓歌!

小時候二人就認識,因為她們的母親,情同姊妹。

小時候,風語涵喊殷輓歌小名「挽挽」。

殷輓歌喊風語涵「涵涵」。

那時候,風語涵就喜歡搶殷輓歌的東西,甚至有一次她搶了殷輓歌最喜歡的紙鳶,二人還差點兒打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