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慕纖纖嘴角輕輕一扯,手下留情嗎?

  • Home
  • Blog
  • 慕纖纖嘴角輕輕一扯,手下留情嗎?

在這等封建時代,女子的清白比什麼都重要,毀了一個女子的清白就等同於要了她的命,這個楊振當時怎麼沒想著手下留情呢?事到如今,這人竟只當自己兒子的命是命,別人的就不是了?

當真是噁心至極!

慕纖纖笑顏盈盈的看著楊侍郎說道,「楊大人放心,本小姐向來心軟,自然是不會殺了他的。」

楊侍郎聽了這話,懸著的心立馬落了下來,不殺就好不殺就好,只是給身上劃上幾刀也沒大事兒,就當是給這個不孝子買了個教訓!

楊侍郎還沒來得及道謝,便又聽見慕纖纖接著說,「只不過嘛……」

慕纖纖話說一半停了下來,臉上邪笑著一腳把跪在旁邊的楊振踹的人仰馬翻的躺在了地上,她迅速的蹲下身,手起刀落十分利落,剎那間楊振兩腿之間被鮮血染紅,哀嚎聲不絕於耳。

「斷了他的物件,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害人!」既然這麼上趕著要給東陵爵當槍使,那就要做好隨時為太子犧牲的準備,她自然要給他來一點終身難忘的教訓。

敢毀她清白嗎?那就去做太監吧!

「啊啊啊!!!」楊振捂著自己的大腿根叫的慘烈,聲音無比刺耳。

但這殺豬一般的叫聲卻讓慕纖纖感到無比的舒暢,她生平最討厭的就是下流無恥之人,更別提這楊振猥瑣至此,一切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乾明宮裡邊上的公公們見此情景,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這慕大小姐下手也太害怕了,竟然直接要了這楊公子的子孫袋,他們這些經歷過人事的都知道這是何種疼痛,不由得替楊公子感到下身一涼。不過也都是這楊公子活該,如此得罪了慕小姐才落得如此下場,怨不得別人,只是他們以後又要多一個同類了。

「振兒!振兒啊!!」楊夫人撲到地上抱著楊振痛哭,忽的抬頭惡狠狠的指著慕纖纖,「你!你!!!」 重生養成正太 她本想破口大罵,但還沒說出什麼就氣的暈了過去。

慕纖纖面無表情的看著還在地上打滾的楊振,淡淡的開口,「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後半句話她沒有說出口,但意思已經簡潔明了。

她的聲音不大,但那清冷的語調卻十分有力的在宮殿內回蕩,傳進了每一個人的耳朵里。這話是對著楊振說的,但聽在太子皇后和黃姨娘耳朵里,更像是一句警告。

皇后見眼前這血腥的一幕,直接抬手捂住了雙眼,「荒唐!」

她本以為這丫頭最多不過是砍傷李振的手腳,沒想到她居然在眾人面前尤其還是當著聖上的面,直接割了楊振的那東西!真是荒唐至極!

東陵爵臉色一黑,眸中情緒更為低沉,這慕纖纖竟如此粗鄙不堪,一個女兒家竟敢當眾不知羞恥的動手割了楊振的物件,這哪裡是一個千金大小姐能做出來的事!

皇上微微眯了眯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拿著短刀的慕纖纖,眼神放空,像是在透過慕纖纖看另一個人似的。

纖兒這丫頭,真是跟她娘親越來越像了,這說話辦事的氣焰氣勢與當年的她一模一樣,就算纖兒再怎麼囂張不懂事,都是她的女兒,繼承了她十成十的囂張狂妄。

皇上斂回心神,「這混賬既然已經受到了懲罰,楊侍郎你就把他帶回去養傷吧,日後定要嚴加看管,再有這種事情發生,朕絕不手下留情!」

「是是是,謝皇上不殺之恩!」楊侍郎跪著謝了恩,在公公們的幫助下才堪堪帶著他暈死過去的兒子和夫人離開了。

慕纖纖目送他們離開的背影,一直到看不見了才轉過身,臉上滿是不高興的情緒。

皇上見狀,看著慕纖纖說道,「纖兒,今日之事讓你受委屈了,姑父給你些賞賜,來說說你想要些什麼?就當姑父補償給你的。」

慕纖纖好端端的來參加太后壽辰,無故在宮中發生了這樣的事,再加上心裡懷疑這事兒跟東陵爵是不是也有關係,心裡就總是有些愧疚,感覺必須要補償點她什麼,自己這心裡才能過得去。

慕纖纖暗笑,這個皇上當姑父還確實是比較負責人,沒辜負她的期望。

慕纖纖開口,「皇上……」

「別叫皇上,顯得生分,這又沒有外人,你就像小時候那般叫朕一聲姑父吧。」慕纖纖這丫頭小時候可愛得緊,臉蛋粉嫩白裡透紅,時常扎兩個羊角辮,見到他時也不像別的孩子那般規規矩矩的行禮,只是撲上來抱著自己的腿軟軟糯糯的喊他姑父,真是可愛極了。只是隨著慕纖纖年紀漸長,脾氣越來越壞還總是闖禍,兩人才慢慢生分了起來。

「姑父……」慕纖纖笑的甜甜的,「這一時間纖兒也想不出來要什麼東西,不如把這個機會放到以後吧,纖兒要是想要什麼東西了或是想提什麼要求,姑父可一定得滿足我,要不然我今日這個委屈可是受大發了!」慕纖纖面上一副小女兒家的嬌蠻之態,話說她還從來沒這樣說過話,不知道面部表情對不對。

皇上朗聲一笑,「哈哈哈哈,就屬你最鬼機靈!你這是給自己留個保命符呢是不是?害怕以後又闖了禍朕不替你兜著了是不是?」他原本以為這丫頭會藉此機會讓他下旨馬上與爵兒完婚呢,沒想到這鬼主意打到他頭上來了,讓她可以向自己提一個要求,這不是等於在要一塊免死金牌嗎?想的倒挺長遠,這是知道自己以後還要繼續犯錯也還是不加改正呢!

「姑父~你知道就行了幹嘛說出來啊,我多沒面子啊……嗤,要是姑父不願意就算了,就只當纖兒胡說的。」慕纖纖臉上滿是委屈,還佯裝一副我一點都不難過一點都不強求的樣子。

皇上看著慕纖纖那副委屈巴巴的樣子,輕笑著點了點頭,「沒有不願意,朕答應你就是了。」

慕纖纖立馬喜笑顏開雨過天晴,「謝謝姑父!」 東陵玥在一旁看著慕纖纖開心燦爛的笑臉,竟覺得十分的耀眼。

今天的她口齒伶俐邏輯清晰的證明了自己的清白,還拐彎抹角的損了太子一頓,又無比決絕的斷了的男根,后又嬌蠻無賴的向父皇求了一個提要求的權力,如此有理有據的行動,哪裡像別人口中那個,驕縱跋扈無才無德,蠻不講理頭腦簡單的慕纖纖。

重生之借種 「父皇,兒臣有話要說。」原本沉默許久的東陵爵大步走上前,站在了大殿中央。

「說。」

「回父皇,今日楊振與慕纖纖一事,雖然慕纖纖保住了清白,但當時母后和皇祖母帶了不少官家夫人前去,慕纖纖和楊振衣衫不整的樣子恐怕是也被人瞧了去,這事兒要是傳揚了出去,怕是會影響皇家聲譽……」東陵爵朗聲一副正經模樣。

皇上哪裡不知道東陵爵心裡打的什麼主意,不過是想趁此機會棄了慕纖纖,如此看來他更像是與此事脫不了關係,他說道,「你不用再說了,太子妃之位只能是慕家嫡女!」

皇上這話一出,立馬打消了東陵爵和黃姨娘心裡的念頭,而東陵爵也自知如此一來,父皇定會懷疑自己的初衷。

東陵爵不敢再辯駁,只能無奈的退到了一邊,心中卻又十分的不甘心。

他堂堂東陵太子,一國儲君,居然要讓他立慕纖纖這樣行為粗魯心腸狠毒的女人為太子妃,連自己的婚姻大事都說不上話,豈不是要被世人恥笑一輩子!他是絕對不會讓這個毒婦坐上太子妃之位的!

雖然慕纖纖也沒有真的要當太子妃的意思,但看見東陵爵和黃姨娘吃癟臉色發青的模樣,她還是覺得十分暢快,也就先沒有提出解除婚約的事,且再讓他們難受一陣吧!

如此事情已經完美解決,慕纖纖也沒有回到壽宴上去的打算,就向皇上請了辭,打算回府了,皇上派人去幫她重新梳洗了一番才讓她回去。

慕纖纖在引路宮女的帶領下,走到了時常進出的東門外,自己的貼身丫鬟阿柳正在東門外等候。

「小姐!你沒事兒吧?奴婢聽說你在宮裡出了事兒,可真是嚇死奴婢了!」阿柳遠遠瞧見慕纖纖從東門走來,立馬迎上前關切的詢問著。

她見慕纖纖除了洗凈了妝容拆散了髮鬢,身體上倒是並無異樣,這才放下了心,看來那楊振果真沒有把小姐怎樣。

剛才在丫鬟和小廝休息庇蔭的地方,她聽到有人說自家小姐在宮中與楊家公子被皇後娘娘捉姦在床,可嚇壞了她,她家小姐最愛太子殿下了,又怎麼可能與人私會,而且還是小姐之前派人去收拾過的楊振。她當即便想到了小姐一定是被人陷害了,一個人站在那裡擔驚受怕了好久。

幸好前一陣子有個公公來找她報信,說小姐的事情已經查清了,此時正在梳洗,讓她在門口等候,她才總算鬆了口氣。

慕纖纖笑著看了阿柳一眼搖了搖頭道:「我沒事,你家小姐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被人欺負去了的。」

這丫頭打小便是在慕纖纖身邊伺候的,是她出去遊玩時在街邊買下的丫頭,雖然慕纖纖有時候小姐脾氣上來了也會打罵阿柳,但是這丫頭卻對慕纖纖十分忠心,是個可信之人。

「小姐,這事兒是不是黃姨娘乾的?」阿柳小聲的沖慕纖纖問道,這些年黃姨娘對小姐做的壞事可不少。

她家小姐是將軍之女,跋扈一點也不是什麼稀奇古怪的事,但小姐的名聲為什麼會差成這樣,小姐的年紀至此為什麼還是大字不識一個,這全都是黃姨娘的功勞。

慕纖纖搖搖頭,道:「確實少不了她的份,但也不是她策劃的……對了,我的馬呢?」

今日來賀壽的所有達官貴人都是坐著馬車來的,唯獨慕纖纖性子張揚,直接騎著馬就來了。

聞言阿柳神色有些慌亂,「馬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也不知道是被什麼驚著了,掙脫繩子就自己跑了……」阿柳嚇得連臉都不敢抬,也不敢看自家小姐的臉色,就等著小姐的巴掌落在自己身上。

那馬是老爺當時送給小姐的及笄之禮,小姐十分疼愛那馬,但現在馬自己跑了,也都是她看管不周,小姐肯定是生氣極了。

「跑了?」慕纖纖皺起眉頭,心生遺憾,那可是汗血寶馬唉,她在現代還從來沒有見過純正的汗血寶馬,本想著今天還能見識見識這寶馬過一把癮,卻沒想到,馬就這麼沒了。

只不過這好好的馬,自然不會無緣無故的就受驚跑了,肯定是有人想看她出醜,故意整她的。

她以前在馬場里學過喚馬的馬哨,就是不知道這古代的馬通用不通用。

「是,對不起小姐,都是阿柳的錯,要不然咱們先回府吧,回去了再命人出來找,一定能找見的!」阿柳說話細聲細氣的沒有底氣,那戰戰兢兢的樣子,好像慕纖纖會突然一個巴掌朝她打來一樣。

城牆拐角處一輛裝扮低調的馬車前,站著一名黑衣男子。

那黑衣人掀開了馬車帘子,見裡面的人許久未出聲便輕喚了一聲。

「王爺……」

東陵玥看著不遠處站著的主僕二人,耳力驚人的似乎聽到她們在說馬跑了。

慕纖纖的馬那可是貨真價實的汗血寶馬,整個京城也只有她慕纖纖有一匹,連皇宮中皇上都沒尋得一匹,如今跑了當真是可惜了。

「走吧!」東陵玥收回了視線,下了命令。

忽然一陣尖利嘹亮的哨聲衝破雲霄,宮門外候著的要拉馬車的駿馬們,全都騷動了起來。 「吁!!」

「嗷嗷!!」

周圍的馬都高聲叫著揮動著馬蹄,看起來像是想往某個方向奔去。

各處的馬夫們都使勁的勒緊手中的韁繩,一邊安撫著馬,一邊心裡暗道怪異,好好的馬怎麼突然就亢奮起來了?

「王爺小心!」

東陵玥的馬車也跟著搖擺起來,那暗衛飛速的上前扶住馬車,親自握住了韁繩。

東陵玥揭開馬車帘子,往慕纖纖那邊看去,只見慕纖纖一手放在唇邊還未放下,就知道這馬哨是她吹的了。

「小姐,這是……」阿柳有些慫的往慕纖纖身子後面縮了一縮,這馬叫聲不絕於耳,而且看這一雙雙黑溜溜的大眼睛,那架勢分明就是要衝著她們這邊來的,要萬一哪個馬夫沒拉住,那還得了??!

只是不知道她家小姐從哪裡學來的吹馬哨,這馬哨的效果還如此明顯。

慕纖纖打量了一下周圍騷動的那些馬,沒一個跑過來的,難道古今馬哨有差異?他們聽不懂?

「噠噠噠……」

一陣急促有力的馬蹄聲響起,只見一匹鬃毛暗紅,肌肉健碩的駿馬向慕纖纖奔來,渾身的氣魄一看就非凡物,瞬息之間,慕纖纖便與它確認了眼神。

「閃電!小姐!是閃電回來了!」阿柳在身後眼睛發亮的叫道。

這閃電脾氣倔,還有些貴族脾氣,平時就經常尥蹶子自己跑了,本以為這次又要花大功夫去找,沒想到小姐一個哨子就把它叫回來了,小姐真是太厲害了!

「噠噠噠……」

閃電跑到了慕纖纖跟前漸漸慢下了腳步,蓬鬆的馬尾巴在身後晃來晃去,馬鼻子噴出溫熱的鼻息,吹的慕纖纖的臉痒痒的。

「這馬確實不錯。」慕纖纖伸手摸了摸閃電的鬃毛,皮毛皮毛油光水滑,摸起來肉也結實,果真是匹好馬。

閃電卻略顯嫌棄的歪了歪頭,像是不想讓慕纖纖再摸的樣子。

「小東西脾氣還挺大。」

慕纖纖翻身上馬,姿勢翩然而瀟洒。

慕纖纖想了想回府的路程,還是伸出了手,沖阿柳說道,「上來。」

阿柳一懵,隨即立刻猛烈的搖頭,「不了不了,小姐,我自己走回去就可以了!」

她家小姐平時最寶貝這馬,平時喂馬都是親自去喂,別人連碰都不讓碰,更別說騎了,今日居然讓她同騎,真是嚇了她一跳。

而且這閃電脾氣大極了,整個將軍府里也只有將軍和小姐能製得住它,就連小姐在一開始馴馬的時候,也被甩下來過好幾次,受了不小的傷呢。 法醫王妃:我給王爺養包子 二小姐當初眼紅小姐的馬,趁小姐出門就去偷騎,結果被摔得愣是躺了一個月才能下地,這下府里上上下下才都知道,這馬脾氣暴不好惹,想多活幾年最好就離遠一點。

慕纖纖見阿柳擺手拒絕,沉聲道,「這是我說第二遍,上來!」

阿柳見慕纖纖神色嚴肅語氣強硬,只好硬著頭皮上前,戰戰兢兢的將手慢慢的遞給慕纖纖。

慕纖纖見阿柳磨磨蹭蹭不情不願的樣子,往前一把拉住她的手,往上一撈,阿柳便一臉懵逼坐在了馬上。

「吁吁吁!!」閃電感到身上多了個人,踢起馬蹄子不滿的扭動開來。

「抓緊了。」慕纖纖向阿柳囑咐道。

其實不用慕纖纖說,阿柳也已經牢牢的抱住了慕纖纖的腰。她知道這是閃電開始鬧情緒了,這可不是開玩笑的,這要是被甩下去,那真的是非死即傷,她還想多活兩年,求求這位馬兒爺饒她一命吧!!

「嗷……」閃電高抬前蹄,幾乎站立,是要把多餘的人甩下去。

慕纖纖緊緊的勒住韁繩俯下身子將重心壓低,厲聲道,「臭馬你給我聽話!再這樣任性我就讓你代替驢去拉磨!!」

慕纖纖語氣陰森,閃電又極其通靈智,霎時間便熄了火,規規矩矩的站定不動了。

作為一匹汗血寶馬,竟有人敢這樣威脅它!

它日行千里,它汗水血紅,它四肢強勁,它高大駿美,如此寶馬,居然有人說讓它去拉磨??

鬼醫本色:廢柴醜女要逆天 雖然心中不忿,但它確實有些慫了,駝人都不願意,怎麼可能去拉磨啊,還是駝人吧。

「這樣才對,聽話的馬兒才是好馬。」慕纖纖滿意的摸了摸馬毛,一振韁繩閃電便跑了起來。

東陵玥在一旁遠遠的看著慕纖纖,不自覺的微微翹起了嘴角。

讓汗血寶馬去拉磨,恐怕也真的只有她說的出口了吧。

慕纖纖騎著馬走遠了,附近的馬才漸漸平靜下來,周圍也立竿見影的清凈了不少。

「阿英,方才的馬哨倒是不錯,若是用在戰場上你覺得如何?」東陵玥目光悠悠,深不可測。

黑衣人低頭沉聲道:「不可想象。」

達官貴人家的馬自然是那尋常的馬場出來的馬比不得的,更別說是他們皇室皇子用的馬,那都是經過層層訓練最後才能在皇子身邊當坐騎的,剛才的馬哨一出,連皇室的馬都如此這樣,更別提在戰場上對著眾多普通訓練的馬吹哨的樣子,不敢想,不敢想。

老話說的好,老馬識途。

慕纖纖正在絞盡腦汁的回想將軍府的具體路徑怎麼走,這閃電就自顧自的奔回了府,慕纖纖連馬鞭都沒用上就到家了。

慕纖纖一進府就奔向自己的小院,這一天發生的事太多了,她死了一回,一醒來就穿越了,一穿越就被人陷害了,這會兒總算得了個空子,她要好好歇歇腦子,也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和記憶,於是進了門倒頭就睡,並吩咐了阿柳她要歇息了誰都不讓進。

慕纖纖本來想著直接一覺睡到第二天好了,沒成想睡了還不到半個小時,就被吵醒了。

門外想起一陣尖銳的罵聲,聽起來年齡也不年輕了,確是中氣十足,「好你個小丫頭片子,連我你都敢攔,你找打是不是!!」

阿柳攔在門口,「小姐說了,誰都不讓進!就是不讓進!」

小姐在宮裡受了那麼大委屈,回來歇一會兒都要被打擾,她都替小姐生氣!! 阿柳身後還有幾個丫鬟靠著大樹嗑著瓜子,完全沒有上前幫忙的意思,只是斜睨著眼睛看著阿柳努力的攔著陳婆。

「哎呦喂,真是什麼人都有,這人在宮裡都和楊公子發生那種事了,居然還有心思睡覺?!」陳婆陰陽怪氣的在門口尖聲叫道。

「我呸!你不要胡說!我家大小姐與什麼勞什子楊公子根本什麼事都沒有!」她要氣死了,皇上都明說了沒事,回到家了還要被人誣陷,女兒家的清白何其重要,能讓別人胡說!

陳婆也是沒想到阿柳一個小丫鬟居然敢沖自己吐口水,一不小心也沒躲,就被吐了個正著,一時間氣的臉色暴紅,伸手一把抓住阿柳的頭髮狠狠的擰著,「好你個賤蹄子,膽子大了敢往老娘臉上吐唾沫!你怕是活膩了吧,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個狗奴才!!」

「啊……」阿柳的頭髮和髮髻被陳婆兩把扯亂,頭皮被狠狠的揪著,她疼得淚水在眼眶裡打轉,雙手無力的抓著陳婆極其有力的手腕。

陳婆單手抓著阿柳的頭髮,抽出另一隻手打算狠狠的給阿柳來上一巴掌。

陳婆的手高高的抬起,正準備快速的落下時,一隻看起來白嫩嬌小,但卻更為有力的手,牢牢的接住了她的手,力氣之大讓她無法動彈也無法掙脫。

陳婆驚異的抬頭,看向這手的主人,竟是臉色鐵青的慕大小姐!

「不要臉的老東西,膽敢跑到我的地盤來撒野,我看你才是活膩了!!」慕纖纖擰著陳婆的手腕,一使勁,只聽咔嚓一聲,那手腕便錯了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