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慕靖西合上故事書,放到床頭柜上。

  • Home
  • Blog
  • 慕靖西合上故事書,放到床頭柜上。

他低頭,輕柔的一吻,落在了小糯米的額頭上,「晚安,寶貝。」

喬安洗好澡,慕靖西便回到了卧室,她訝異的問,「小糯米睡著了?」

「已經睡著了。」

看到她一身白皙的皮膚,被熱氣蒸得粉嫩嫩的,慕靖西心猿意馬了起來,上前將她圈在懷裡。

低下頭,埋首在她頸窩裡細細碎碎的吻著,「喬喬……」

「嗯?」喬安推搡了一下,沒推開。

便任由他抱著了,又好氣又好笑的問,「怎麼了嘛?」

「身體怎麼樣?」

「挺好的呀。」

「那……我輕一點。」

還沒反應過來的喬安,便被慕靖西抱到了床上,男人頎長的身軀,欺壓而上。

「慕靖……」

「噓,好好享受。」

長夜漫漫,旖旎春~光傾瀉一室。

第二天,清早。

雨滴聲滴滴答答,伴隨著鳥兒的清脆鳴叫。

喬安睜開了眼,渾身酸痛提醒了她,昨晚有多瘋狂。

轉頭,一眼便看到了身邊的男人,睡著的模樣,看起來倒像是個溫潤無害的。

出於報復心理,喬安伸出罪惡的手,使勁掐他的俊臉,「懶豬,起床了!」 古木和尹蘇枯他們會合以後,小丫頭看到他眨著眼睛,問道:「大哥哥,這就你的仁慈,寬容和善良?」

古木嘴角一抽,最後無奈的解釋,道:「那人太熱情了,我不忍拒絕,這就是善良,而後來我放了他,這就是仁慈和寬容。」

所有人均是一身惡寒。

而羅宓更是向著尹蘇枯,道:「這就是他的無恥!」

……

幾人回到客棧,古木交代了一番,便匆匆離開了,因為,接下來,他還有一件事要做!不過,靳戈卻跟了出來,而那沈天行也同樣一聲不吭的跟在兩人屁股後面。

古木無語的走在路上,最後忍不住,轉身問道:「你們跟著我幹嘛?」

靳戈不語,沈天行則淡淡的道:「跟著你有架打。」

這是什麼話?

難道小爺是一個喜歡打架的主嗎?

是嗎?

或許吧。

兩個悶葫蘆就這麼跟著,古木也甩不掉,最後只好隨他們去。如此,穿梭在鎮里的路上,經過七拐八拐后,他們來到了一家酒館。

這是一家很豪華的酒館,大門外紅燈籠高高掛起,那刻有『醉美軒』三個金字的牌面更是晃人眼目!

當古木三人剛剛來到,還沒有進門,就首先聞到一股刺鼻的胭脂味,隨後才從胭脂中嗅到了酒香味。而且,在那門口,站著幾個穿著露骨的妖嬈美女,向著路邊的客人拋著媚眼。

很明顯,這是打著酒店幌子的青樓啊!

看了看那奔放的迎客美女,古木吞了一口唾沫,最後一甩黑髮,便瀟洒的首先大步跨進。

也難怪他要先把尹蘇枯他們送回客棧,還不讓靳戈兩人跟著,這是要去風流快活么?

靳戈看到那幾個美女,尤其穿得如此低俗露骨,頓時小臉一紅,在看到古木首先動身,猶豫了一會兒才跟了什麼。

顯然這小子從沒見過如此陣勢,顯然有些害羞啊!

沈天行倒是沒什麼變化,始終是一副『你欠我錢』的表情,在看到古木進去,毫不猶豫的就跟了過去。

現在不過黃昏時刻,來往的客人並不多。

那幾個在門口搔首弄姿的美女,一眼就看到了古木三人,頓時流轉著誘人眼神迎了上去,調著酥麻的腔調,道:「哎呦,三位客官好俊俏,是來打尖,還是聽小曲呢?」

恃寵而婚:大BOSS,別放肆 還別說,古木三人論長相都過的去,而且打扮穿著也頗為不俗,讓人看了第一時間就會認為,這是某家的公子哥!

古木在地球很正經,但為了歷練,也是常出入這種煙花場所,所以也頗有經驗,於是淡定的道:「我們是來找人的。」

「瞧這位小哥說的,來我們醉美軒,那個公子不是來找人的啊。」其中一個美女掩口笑了起來,然後玉手勾在古木胳膊上,急不可耐的往酒店拽。

作為一個很專業,眼光很毒辣的女人!

她馬上就知道,這三個小哥肯定有錢,而且還是第一次來,所以就開始主動出擊。

這女人將古木拽進了醉美軒,而後面的靳戈和沈天行也是如此。

靳戈現在的臉頰早就紅透了,想要掙扎,但那迎客美女卻越摟越緊,而他更是無意間碰到了後者酥滿高挺的胸部上,頓時耳根子也紅了起來。

沈天行超有個性,因為當迎客美女想要攬住他的手臂,他卻眼神驀然冷厲,盯著那胭脂俗粉,道:「滾!」

「呦,這位大爺好凶!」

迎客美女久經陣仗,對於這種性格冷酷的帥哥見多了,並沒退縮,而是繼續伸出蔥白玉手,最終勾在了沈天行的胳膊上。

沈天行臉色頓時就黑了,不過最終還是被拖了進去。

……

「羅姐姐,大哥哥他們進去了!」就在古木他們三人剛剛被拽入青樓,不遠處的衚衕里,尹蘇枯眨著眼睛走了出來。

羅宓也從暗處走了出來,不過卻是撅著嘴,忿道:「我就知道這傢伙要來這裡,還不讓我們跟過來!」

「羅姐姐,這裡是什麼地方啊?」

尹蘇枯看著那醉美軒甚為不解。顯然單純的她並不知道那門口有美女相迎,到底是個什麼地方呢。

「這裡不是什麼好地方!」羅宓皺眉,道:「但,他們這些臭男人都喜歡來。」

「哦。」尹蘇枯似懂非懂,然後又眨著眼睛,道:「那我們還跟上去嗎?」

「當然要跟上去!」羅宓綳著臉,很不高興的道。 薄情前夫太兇猛 而尹蘇枯見狀,則有些莫名其妙,於是問道:「羅姐姐,你好像很生氣?」

羅宓聞言,微微一怔,自己很生氣嗎?

「我怎麼會生氣呢,因為古木?」暗暗腹誹的羅宓,頓時搖頭否認,最後只好催促尹蘇枯道:「妹妹,我們趕快進去吧。」

兩人向著醉美軒走了過去,不過卻被門外攬客美女給擋了下來,只聽她道:「呦,兩位姑娘,來這裡有何貴幹呀?」

羅宓微微一笑,道:「來這裡當然是吃酒。」

那美女掩口『咯咯』笑了起來:「這位姑娘真會開玩笑。」

她在這裡已經不是一天兩,見過不少女人前來,但,她們沒一個是吃酒的,因為她們都是來抓自家男人的!

所以,當羅宓來到這裡,她很自然就以為,這又是一個來抓自家漢子的女人。

羅宓看她笑的如此怪異,黛眉微皺,道:「很好笑嗎?」

那女人收起了笑容,道:「姑娘,你還是回去好好想想,以後該怎麼拴住自家男人的心吧。」

羅宓本就聰慧,聽到這女人如此一說,很快就有了幾分明悟,頓時小臉一紅,羞憤交加的道:「什麼男人,你這八婆趕快滾開,別當道!」

「呦呦,沒想到這麼俊俏的女人,竟如此凶,難怪自家的男人會來偷腥。」

羅宓俏容頓時黑了下來,道:「你想死嗎?」

「怎麼,姑娘是打算在醉美軒鬧事?」那女人又笑了起來,然後輕拍了幾下,就看到幾個壯漢從門內走了出來。

也不知怎麼,一向冷靜的羅宓,在今天徹底被怒火支配了思維!

在看到幾個壯漢走出來,她冷笑一聲,嬌小身子驀然一動,向著那幾個壯漢掠去。「噗通!」那幾個壯漢紛紛栽倒,而羅宓則拍了拍手,不屑的道:「今天我就將這醉美軒給燒了!」 慕靖西眉頭狠狠一蹙,隨即,便睜開了眼。

從心愛你:席少這次來真的 最初的茫然之後,一雙深邃的眼眸,便開始聚焦。

當他沉沉的目光,落在喬安臉上時,她竟然有些心虛的收回了手,哼哼唧唧的瞪他一眼,「起床啦,我餓了!」

「掐我?」男人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她下手可不輕。

直到現在,臉上還隱隱作痛。

可見,下手的時候,她就沒顧念過夫妻情分。

思及此,慕靖西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一手捏著她的下巴,勾唇邪笑,「來,告訴我,剛才你都做了什麼?」

一大早的,就撩撥她,昨晚還沒吃夠?

感覺到了男性的威脅,喬安氣焰頓時消了下去,她磕磕絆絆的,說,「沒,沒做什麼呀。我叫你好幾聲了,你都沒聽到,我才捏你的。沒有掐,絕對沒有,你信我!」

說著,還一副「老公你相信我,我不是那樣的人」的表情。

慕靖西笑聲低低沉沉,顯然不怎麼相信她的鬼話,「是么?那為什麼我的臉會這麼痛?」

「可能……大概……也許,是昨晚我捏的?」

「那你得補償我。」慕靖西說的煞有介事,「現在還很疼,你親親。」

喬安立即伸長了小脖子,湊上去,吻了吻他的臉。

縮回脖子,眼眸亮閃閃的瞅著他,「這樣行了么?」

親也親了,這樣總行了吧?

「太敷衍。」

好吧,再親!

喬安歪著腦袋,一頭如瀑般的長發,鋪散在白色的枕頭上,一派純真的模樣,「這樣行了么?」

溫溫軟軟的聲音,特別適合撒嬌。

尤其是這個時候,她很懂得利用自己的優勢,軟綿綿的話一出口,再硬的心,都忍不住為她軟化。

「可以是可以,但我還是很生氣。」

喬安:「……」

靠!

有完沒完啊?!

一個大男人,為什麼肚量這麼小?

「慕靖西,你太讓我瞧不起了!」喬安抬手,在他肌理分明的胸膛上捶了幾下,「你一個堂堂男子漢,怎麼能夠跟一個女人計較這麼多呢?有什麼好生氣的,不就是被捏了一下嗎?不服的話,你也捏我一下好了。來,你捏。」

喬安抓住他一隻手,按在自己臉上,「你捏,我絕不生氣!」

「真的?」

「真的!」喬安一副「騙你是小狗」的表情,目光更是堅定。

「我怎麼捏你,你都不會生氣?」

「當然了,我可不像你這麼小氣。我大度著呢!」

「好的,那我開始享用了。」

不一會兒,喬安嬌聲嬌氣的求饒,「慕……慕靖西,我錯了。」

「叫老公。」

「老公,我收回剛才的話行么?我會……我會生氣的。」

「晚了。」

確實晚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折騰了一個小時,慕靖西才抱著她進浴室里洗澡。

等到了樓下餐廳,喬安已經渾身筋疲力盡了,就連拿刀叉時,手都會抖。

「麻麻,你怎麼了?」小糯米湊過腦袋來,在她身上胡亂的嗅著。

像一隻小狗一樣。

「麻麻沒事。」喬安說完,憤憤的瞪了罪魁禍首一眼。 醉美軒內,古木他們三人被請了進來。

不過讓古木很氣憤的是,那拽著自己,散發誘人香味的女人竟是一直用胸部蹭自己的胳膊!

太可惡了。

古木心裡痒痒的,飄飄然的。

不過頭腦卻在極力保持清醒,因為他來這裡是辦正事的!

靳戈被迎客的美女拖著來到裡面,臉上早就紅透了,而且身子慢慢僵硬,同時體內也開始燥熱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