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應新榮笑著說了句:「是樊平自己提出這個賭注的,沒人逼他。」

  • Home
  • Blog
  • 應新榮笑著說了句:「是樊平自己提出這個賭注的,沒人逼他。」

樊平見應新榮不慌不忙,心裡稍微有點慌,該不會那極品小回玄丹真的能提升修鍊資質吧?

卻又很快鎮定下來,這不可能,修鍊資質是出生就註定了的,從古到今,就沒聽說過能提升!

應新榮等四人站在一處,商量誰先上去測,他們心裡其實也稍微有點沒底。

胖子咬了咬牙:「我先測!」

他走上前,拿出身份令牌在收取積分的陣盤上刷了一下,說道:「我是4.6級的修鍊資質!」

然後將手放在天賦水晶上,注入一絲玄氣。

第一格很快被點亮,然後是第二格,第三格,第四格。

鎮國公主·靈君傳 最後光亮穩穩地停在了4.8這個位置。

胖子激動地跳了起來:「我的修鍊資質真的漲了,漲了0.2!」

樊平等人頓時臉色難看。

這怎麼可能?對了……

「你本來就是4.8的修鍊資質,你故意往低了報!」

胖子很生氣:「我沒有,我本來的修鍊資質確實是4.6!」

樊平等人不屑地道:「你有什麼證據嗎?」

胖子還真拿不出來證據,不過他很快想到了打臉的方法,衍之本來是4.9級的修鍊資質,衍之的修鍊資質說不定提升到了五級!



補,除夕限免,大年初一爆更,么么 胖子將傅衍之拉到前面測試,傅衍之的修鍊資質果然達到了五級!

還有應新榮,本來4.9級的修鍊資質,同樣達到了五級修鍊資質!

至於瘦子的情況,和胖子一樣,修鍊資質雖然有所提升,但沒能達到五級。

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修鍊資質真的可以提升!

那幾個丙區的煉藥師,因為太過震驚,嘴唇哆嗦著說不出話。

樊平更是臉都綠了,他輸了,他該不會要履行那噁心死人的賭注吧?偏偏那賭注還是他自己提出來的……

那幾個丙區的煉藥師磨磨蹭蹭地一個人給了2000積分出來。

雖心不甘情不願,但當著這麼許多人的面,實在不好反悔。

甚至不能像以前一樣,用身份欺壓傅衍之等人,因為傅衍之以及應新榮和他們一樣了!不差他們什麼了!

只要更新一下修鍊資質,兩人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搬進丙區!

到了樊平這,就卡殼了。

樊平肯定不願意履行賭注,而應新榮等人也挺沒轍的,他們總不可能按著樊平的頭強制執行吧?那樣的話,噁心到的不止樊平,還有自己,太不划算了。

不過不管怎麼說,樊平是徹底沒臉面了,走到哪都抬不起頭來。

外門的幾個管事,都聞訊而至。

交易區西街發生的瘋狂事,他們自然有所耳聞,也都派人去打探了情況,至於要不要相信,正在觀望中。

此刻得知有幾個丁區的煉藥師,竟然受聘於那間宸葯堂,而且得了莫大的好處,肯定要來一問究竟。

幾個管事問道:「你們真的受聘於那間宸葯堂?」

應新榮等人自然有聘書為證。

幾個管事都覺得太假了,丁區的煉藥師是最下等的煉藥師,怎麼也不該聘用丁區的煉藥師啊?

應新榮自然知道他們在質疑什麼,說到底還是丁區的煉藥師被看輕了。

他不卑不亢地說道:「諸位管事,對於那位高人來說,修鍊資質並不重要,這不,才短短時間,我們的修鍊資質都有所提升!」

幾個管事一想,確實如此,昨天下午,據說還有一個提升到了六級修鍊資質的。

那是真正的一飛衝天,成為人上人!

幾個管事從應新榮的話里聽出一點苗頭:「聘用你們的是一位高人?不知那位高人在何處,我們想去拜訪一番。」

應新榮按照夜千羽的交待:「聘用我們的是一位年輕公子,不過那位年輕公子說,他背後有著一位高人,極品小回玄丹就是出自那位高人之手。」

幾個管事道:「那就為我們引見一下那位年輕公子。」

那間宸葯堂外的隊伍,已經從西街排到了北街,去排隊太傻了,再說一次只能買十瓶,太少了,直接找老闆,是捷徑。

而且,有必要將丹方弄到手,到時候他們自己就能煉製了,除了自己用,還能拿去賣。

極品小回玄丹,肯定就是將小回玄丹改良了一番,小回玄丹本來都賣不上積分,改良后卻能賣500積分一瓶,甚至能用於其他丹藥的促銷。

這樣大的利益,實在太讓他們心動了。 應新榮說道:「我們也不知道那位年輕公子身在何處,他給了我們一點積分和玄石購買藥草,讓我們以後煉製好丹藥,直接送去宸葯堂。」

幾個管事:「……」

不過仔細一對照,和外面流傳的情況倒是對上了。

聽說昨天下午,十個玄靈境界的高手簇擁著一個年輕公子,而今天那十個玄靈境界的高手,出現在了宸葯堂中。

幾個管事又問:「極品小回玄丹你們身上還有嗎?」

不但應新榮,包括其他三人,紛紛搖頭:「這個月的份額已經吃進肚子了,要等下個月了。」

當然是還有一點的,但知道了極品小回玄丹的好處后,他們怎麼捨得拿出來。

所有的人都很羨慕嫉妒恨四人。

明明只是丁區的下等煉藥師,卻攤上這麼一份好工作,每個月除了有2000積分拿,還給極品小回玄丹。

極品小回玄丹,500積分一瓶,隨隨便便給個幾瓶,就是幾千積分了。

不免有人說了酸話,甚至在心裡琢磨著怎麼取而代之。

應新榮冷冷道:「聽那位年輕公子說,那位高人就是因為修鍊資質不高,受盡了冷眼,才研究出了極品小回玄丹,而那位年輕公子之所以聘用我們,就是看我們和那位高人的境遇有些相似。」

眾人面面相覷,還有這樣的隱情?

尤其是丹堂的管事,感覺臉上很是有些無光。

壓榨丁區煉藥師的,就是他。

上次孫妙竹獻丹方,他將丁區煉藥師的待遇提了上去。

他急匆匆地將兩份丹方送去內門,本以為會得到褒獎,結果兩份丹方都有問題,氣得他又將丁區煉藥師的待遇降了下來。

幾個管事見四人不知宸葯堂主人的具體身份,就跑去鋪面管理處,問問看。

結果得知,宸葯堂的相關資料被副城主拿走了,甚至鋪面管理處的人從上到下全被換了。

這意味著副城主大人不希望宸葯堂主人的身份信息泄露,他們不好繼續追探,只能老老實實地去排隊。

副城主拿到一批極品小回玄丹后,立刻召集了幾個比較有天賦的煉藥師進行研究,又送了一點去城主那。

對於這些又有天賦經驗又老道的煉藥師來說,只要在嘴裡一嘗,就可以知道丹藥的成分。

然而怪事來了,極品小回玄丹的成分和普通小回玄丹的成分一模一樣。

唯一可疑的是,丹藥上面泛著的綠色。

有一個煉藥師提出:「會不會是丹紋?」

副城主道:「七品以上丹藥才有丹紋,而且丹紋是清晰的紋路,不是這樣泛著綠色。」

江景天有點發愣,宸葯堂,讓他想到了北夜宸。

雜血火麒麟肉,在北夜宸的烹飪下,火之氣息變得無比精純。

而極品小回玄丹,同樣神奇,明明只是一品丹藥,藥效卻提升了一半,甚至可以慢慢提升修鍊資質。

宸葯堂的主人,會是宸弟嗎?

副城主注意到江景天在發愣,問道:「景天似乎有所悟?」

江景天搖搖頭。 極品小回玄丹的事非同小可,他不能給宸弟招惹麻煩。

又有煉藥師說道:「乾脆直接去找那什麼宸葯堂的主人問問看。」

泛著綠色,不是雜質,又不是丹紋,這實在太奇怪了。

就在這時,外門有人求見,將應新榮透露出來的那些消息說了一遍。

宸葯堂背後有一位高人,因為修鍊資質低,受盡了冷眼,才研究出了極品小回玄丹。

那些丁區煉藥師被聘用,就是因為境遇和那位高人有些相似。

幾個煉藥師都很嘩然,研究出極品小回玄丹的那位,該不會只有四級修鍊資質吧?

副城主暗忖,那小姑娘背後果然有人。

那人該不會曾經就是丁區煉藥師中的一員吧?

想了想,他問道:「丁區煉藥師的待遇如何?」

外門來人略一遲疑,如實回答道:「趙管事一個月只肯給兩三百積分……」

外門的丹堂管事,姓趙。

副城主眉頭跳了跳,一個月只給兩三百積分?這純粹是羞辱,也是斷人活路。

那人在藥師城開藥堂,難道是為了雪恥?

這樣的話,想從那人手中拿到極品小回玄丹的秘密,就很難了。

不過還是和那小姑娘見上一面吧。

副城主先是道:「把丁區煉藥師的待遇提一提,還有,趙管事引領外門丹堂不力,換個人吧。」

昏婚欲睡 然後道,「大家先散了,有進一步的消息會通知大家。」

等人都散了,他拿出宸葯堂的那些資料,翻了翻,報了幾個名字,說道,「去把他們帶過來。」

為了不暴露夜千羽就是宸葯堂明面上的主人,他讓應新榮等人一起過來。

……

外門,此刻在丁區,正熱鬧著。

應新榮拋出那樣的話后,丁區的那些煉藥師全都找上了應新榮,他們也想為宸葯堂工作,讓應新榮幫他們推薦。

應新榮理他們才怪了,之前孫妙竹獻丹方,這些人為了討好孫妙竹,說了千羽不少壞話。

他們覺得很是不忿:「我們和那位高人的境遇也很相似,那位高人肯定也願意拉我們一把!」

應新榮說道:「或許吧,不過那位年輕公子說了,只聘用五個人。」

他們頓時激動了:「你們只有四個人,也就是說,還有一個名額?」

應新榮涼涼道:「想多了,五個名額已經滿了,除了我們四個,還有一個夜姑娘。」

等他們想起來夜姑娘是誰,他們立刻憤怒了:「她是走後門進來的,那位高人被蒙蔽了!」

說著一堆人竟去敲309號房的門,將門敲得砰砰響。

夜千羽正在煉製小回玄丹,被這麼一打擾,差點失敗。

應新榮等四人試圖將一堆人驅趕走,一堆人卻不依不饒,他們覺得,夜千羽搶了本該屬於他們的名額!

夜千羽將手上的一爐丹藥煉製完畢,收拾好后,猛地打開門,目光冷冷地掃視一圈:「就你們這副德行,還想為宸葯堂工作,下輩子吧。」

一堆人頓時炸了,一個走後門的,搶了他們的名額,還如此囂張! 夜千羽懶得和他們口水,朝應新榮等四人道:「我們走,以後不住丁區了。」

四人護著她往外走,剛走了沒幾步,副城主派來的人到了。

見四人可以面見副城主大人,一堆人嫉妒得眼睛都紅了,直到聽說丁區煉藥師的待遇提升了,以及丹堂管事換人了,心裡才平衡了一點。

丁區煉藥師的待遇能提升,一定是因為那位高人。

副城主見了夜千羽等人,先道歉了一番。

丁區煉藥師的待遇那麼低,並非藥師城高層的意思,而是外門丹堂管事私自定的。

已經將丁區煉藥師的待遇往上提了,並且罷免了現任外門丹堂管事。

應新榮等四人被嚇到了,副城主大人既是玄王境界的強者,又統領著整個藥師城,竟然也會道歉?

夜千羽倒是沒什麼反應,丁區煉藥師的待遇確實太低了,連活路都不給的那種,能提一提也是好的。

副城主傳音給夜千羽:「是否將他們支開?」

夜千羽略一遲疑,點點頭。

應新榮等四人被帶到別處。

副城主沒急著開口,只是看著夜千羽。

夜千羽先開口了:「極品小回玄丹,只有那位高人一個人能煉製。」

副城主有些將信將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