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我由安德森神父抱上馬車,和小夥伴們一一揮手道別。馬車已經走出老遠了,透過車篷遠遠的還能看見他們站在那裡朝我揮手。

  • Home
  • Blog
  • 我由安德森神父抱上馬車,和小夥伴們一一揮手道別。馬車已經走出老遠了,透過車篷遠遠的還能看見他們站在那裡朝我揮手。

直到看不見人影,我才將身體縮回車裡,這時車裡空蕩蕩的,除了坐在前面趕車的馬夫,而言就是外面那些騎馬的衛兵了.

翻出神父抱我上車時,悄悄塞在我手裡的信,是多格特修女的字跡……

「對不起!因為臨時有事不能去送你,嬤嬤很是抱歉,既然你選擇離開,嬤嬤支持你。離開孤兒院,你就是大孩子了,要學會照顧自己,記得這裡永遠都向你敞開著,什麼時候想回來就回來。還有就是你的母親,臨死前留給你的,名字,安吉麗娜·逐風者。」

「逐風者?」我很好奇,在我記憶力,只要精靈族才會有這樣的稱謂,我繼續翻看後面的內容。

「我猜你一定會好奇,你為什麼會有精靈族的名字,這正是是你身為精靈的母親賦予你的,她臨走之前,用自己最後一點力量,替你施展了保護咒,在你成年前,是不會恢復精靈族的容貌的!」

「呵呵呵!」這正是個天大的新聞,我居然有個精靈族的老媽!

之後是一些嘮叨的囑咐我怎麼保護自己之類的話,就不細讀了。收拾好信件,放在我貼身的內衣裡面,轉身把頭伸向窗外,恍惚間看到了多格特修女。

「是她!」我揉揉眼睛,確定自己不是幻覺,她遠遠的站在高處望著馬車,我不知道她時不時能看見我,但是我知道她還是趕回來給我送行了!

「嘿!」好開心!知道多格特修女老送我了,好開心!

接下來的路程,很是枯燥的,偶爾會停車,上來幾個和我一樣大的孩童,守衛都會掀開篷布,勒令我們不許相互交談,所有的孩童,都是抱著自己的雙腿低著頭,蹲坐在車裡,使得車裡有一種說不錯的壓抑感。

天黑前,我們一行到了一個小鎮,但是守衛們卻不進鎮,而是在鎮外宿營,整個車隊圍成一圈,將孩子們的馬車安置在最中央,守衛們三到五人一組,輪流換崗值夜,這些都是透過車棚的縫隙看到的,

而所有的車上的孩童全都不允許下車,除了給我們食物和水外,便不再有人理我們。

看起來這趟旅程不只是護送我們前往帝都那麼簡單…… 傲妃天下 一夜無眠,第二天的行程還是一樣的枯燥,只是氣氛越來越緊張,有種讓人喘不上氣來的感覺,除了中途停下來吃東西、補充飲水外,我們甚至都不允許打開蒙在車上布簾。

黑暗中,如果不是能聽到車馬前行的聲音,還有縫隙處滲透進來的光線,我們甚至都不會感覺到車馬在移動,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第四天,車隊還是出事了,先是有皮馬受傷癱倒在路上,接著是一名到樹林里方便的馬夫無故失蹤,大路前方被無緣無故的倒下的大樹擋住去路,車隊不得不暫時停下來修整。

入夜,我們被一陣嘈雜的腳步聲驚醒,隔著篷布,我聽到他們的談話。

「怎麼回事?」

淅淅索索…..

「隊長!它們跟過來了!」一個士兵的聲音

「大概有多少?」

「一個小隊的規模!」

「通知所有騎兵準備迎戰!」

「是!」跑步離開的腳步聲響起。

「剩下的人留一部分保護車隊,其餘的人作為第二梯隊,預防騎兵隊有漏網的!」

「是!」所有士兵齊聲答應,然後各自分散去自己的崗位了。

「那個?能問下出了什麼事了么?」是另一輛車的聲音。

那個隊長輕輕的說道,「只是碰到一下山匪而已,你們待在車上就可以了,沒有吩咐不許下車!」

說完也不管車裡的人什麼反應,轉身急匆匆的離開了。

山匪?到底是什麼樣的山匪,能讓這些帝國精英士兵如此緊張呢?在我看來不只是山匪那麼簡單的事呢。

幾乎是眨眼的功夫,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嗯!除了那些士兵,他們應該遇到過這些玩意。

一陣尖利刺耳的聲音劃破寂靜的夜空,那種聲音只要你聽過一次就會終身難忘,所有人都死命的捂著自己的耳朵,但是聲音還是能鑽進你的腦子裡,如果不是一開始那個隊長下令,待在車裡的少男少女們一定會大喊出來的,太痛苦了,那感覺。

刺耳的聲音過後,就聽到所有的騎兵發起了衝鋒,雖然不是重騎兵那種驚天動地的感覺,依然會給人一種興奮的感覺。

「哞…!」

「牛?」就在我還驚訝這裡怎麼會有牛的時候,就感覺整輛都飛了起來,緊接著就被甩出車外。

「不好!」在我心裡出現這個念頭的同時,我環顧四周,眼疾手快的抓住一根橫向長出來的樹杈,轉身將車裡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女孩也拉了出來,這才有時間觀察周圍的一切。

「卧槽!」現在我心裡有一百個草泥馬經過,這是什麼狀況,不是說只是遇到山匪么?

我整個身體懸空在懸崖邊上,而且一隻手拽著一個嚇昏迷的累贅,如果不是那個突出來的樹杈,我可能就和那輛馬車一起掉下懸崖了,這時候在回過神來,再看身後,那輛馬車,早已看不見蹤影。

「快…來…人!」我從牙縫裡擠出一絲力氣,求救道。心裡卻在咒罵著,「老娘快撐不住了!!!」

「下面還有人!」

終於有人發現我們了,「嘿!謝天謝地!」

「快下去救人!」

幾分鐘后,我和那位被嚇昏頭的夥伴被拉了上來,躺下地上,擺了個「大」字,感受著來自大地那種踏實的安全感。

「哈!又活過來了!呼…呼…」大聲喘著氣感慨道。

「幹得不錯哦!小姐!」一個士兵模樣的人站在我面前,蹲下拍了拍我的肩旁說道。

我翻身站起來,看了看四周,原來我們所在的位置,是一處攀岩公路,整條馬路就在懸崖邊上,而另一側則是密密麻麻的森林,而馬車剛才的位置躺著一頭巨牛,看來剛才將馬車撞飛的就是這傢伙。

粗略看了一遍,我就知道了個十之八九。

如果說這頭牛也是敵人的話,那麼掛在我們後方的敵人,完全是為了把騎兵調出去,來個調虎離山。雖然說騎兵在林地發揮不是太大的威力,但輕騎兵的威力依然不容小覷。

一旦這頭巨型牛怪,越過騎兵隊,後面的步兵完全對他構不成威脅,而馬車的孩童也會成為守衛們的累贅。

從一開始,這就是有預謀的,從的馬夫失蹤,護衛們口中的山匪就跟這我們了,它們就是在等合適的時間地點。

「我這是這隻護衛隊的隊長巴特,你剛才的行為很值得讚賞!」一個穿著輕甲的年輕人走到我身後。

「沒…哪裡…哪裡!我那只是本能反應,呵…呵呵!」我摸著自己的後腦勺傻笑道。

那位隊長大人倒也沒在追問下去,將我還有那個女孩安置到另一輛馬車上后,車隊再次啟程。

兩天後,與另一隻車隊匯合后,一路上再無事情發生,倒是匯合時,那隻隊伍上所有的馬車都布滿了刀痕,士兵的盔甲上也,滿是血污,讓我好奇他們是不是也經歷了和我們一樣的事情。 大婚晚成:律師大人惹不得 第八天的早上,車隊終於到了帝都外城,我們到的時候已經有車隊提前到了,也就是在這裡所有人開始重新分配。

第十天的上午

「所有人全部下車!」有衛兵喊道。

幾秒鐘后,所有待在馬車上的孩子們,開始稀里嘩啦的跳下馬車,然後按著衛兵的指示排成排,看情形所有的孩子加起來大概有七百多好人,就這樣沒精打採的站在一起,畢竟在馬車上待了十天,這十天里,幾乎是不能下車的,換誰都一樣吧!

這時候,有幾個隊長模樣的開始點人,「你、你,還有後面那個,到左邊的馬車上去…」

我正好奇的看著帝都城牆的雕塑呢,突然感覺身後有人拽我的衣服,我回頭一看是她,就是遇襲時和我一起甩出馬車的那個姑娘。

她發現我看著她,悄聲央求道,「那個,我可以和你分到一起么?」

「當然可以!」我對她露出了微笑。

正好分配我們的隊長中,巴特也在內,我等著他過來,然後拉著小丫頭對他說:「我想和這傢伙分到一起。」

巴特看著我笑著搖了搖頭,指著我們說道,「你,還有你道左邊的馬車上去!」

「耶!」我對小丫頭比了個勝利的手勢,就往左邊走,當然她也緊跟在我後面。

這時候,又響起了衛兵的喊聲,「所有沒被點到的,全部到右邊集中!」

看起來,大傢伙在這裡就要分道揚鑣了,接近傍晚時分,車隊到了目的地,大傢伙沒空欣賞學院的風景,下車后,集中在學院的空地上,這時我才發現,只有兩百多人被分到了這裡,看來其他人都到了其他地方去了。

接下來,男女分開,由人領著前往澡堂,只不過在澡堂門口站著兩個黑衣人,看情形他們是負責搜身的,所有進到澡堂的人都要脫光衣物,用他們的話說,不能有一絲的東西帶進學院。

趁著排隊檔口,我悄悄把藏在身上的信拿出來,撕碎全部塞到嘴裡,和著唾液一點點的吃下去。

輪到我了,負責我的黑衣人根本不容我反抗,拿起我的背包直接扔到一旁,接著在他的監視下,脫光身上的衣物,也被一股腦的扔到一旁,而他身後的衣物什麼的,已經堆成一座小山了。

黑衣人從我身上掃了一樣,驚異的說道:「咦!紫色的,很少見呢!」

「快點吧!後面還有很多呢!」旁邊的黑衣人催促著。

「嗯!進去吧!下一個!」黑衣人說道。

澡堂子很大,而和我一批來到這裡額女孩子比較多,在這個世界,再貧窮的地方男的可以當苦力,只要有把子力氣,是不會餓死的。而女只能成為有錢人的玩物,甚至是*隸…。來這裡至少有出人頭地的機會,我想那些女孩子的家人也是這麼想的吧。

「啊!真舒服!」我感嘆道,這個世界,能洗個熱水澡,絕對是個奢侈的活動,何況大家都是貧民,甚至是孤兒。

洗澡池外面是一排排的木桶,所有的女孩都要到木桶里,由一個虎背熊腰的老媽子給你搓洗一遍,然後才能泡澡的。

跟我一起來的那位,被老媽子搓哭了,然後老媽子的一句「閉嘴!」由縮回去了…

不管她了,我要好好享受一下,十天的馬車,我發誓,這輩子我再也不坐馬車了,打死都不坐….

恍惚中,我看到有個人坐在電腦前,不知道在寫著什麼,旁邊一個中年婦女端過來一晚食物放在電腦旁,不停的在囑咐著什麼….?

「喂…喂…!」

「嗯?有人喊我?」我下意識的掙扎著站起來,一下沒站穩,「噗通」一聲又跌入水中,入水的那一刻我的腦子一下子就清醒了。

站起來,用手擦了一把臉,扶著額頭想著剛才的場景,「難道是在做夢?」

「你…沒事吧?」

我抬起頭,發現是哪那個女孩,她正一臉擔心的看著我。

「大家都去領新衣服了,我們也去吧!」明顯是在徵求我的意見。

「嗯!我沒事!」我看了她一下,走出浴池,「我們也去吧!」 因為我們是最後去的,領到衣服后,被分配到最後面的宿舍,所幸那間宿舍只有我們倆。

被褥換洗衣物什麼的,整理好宿舍后,我和她有跟著管理員來到學校的食堂,和之前想象的不一樣,這裡四周的牆壁,全部是整塊整塊的石頭打磨堆砌而成。木質的餐桌成暗褐色,給一種一種怪異的噁心感,就連我本人也被弄的連連反胃,但是由於從早上開始就沒怎麼吃東西,除了干噁心外,什麼也吐不出來。

學院的食堂里,現在這個時間點,並沒有太多的學生在進餐,還是算寬敞,隨意的找了個位置坐下,跟我在身後的同伴自告奮勇的去拿飯菜,既然有人拿,那我還客氣什麼。

「咣!」端著餐盤正在挑選食物的同伴被人從身後一腳踹倒在地。

「躲開!別再這裡礙事,新…人!」來人看起來像是前輩老生,倚老賣老霸道無比的樣子。

我的小同伴性格本來就有點懦弱,遇到這種事根式惶恐不已,跪在地上,手忙腳亂的扒拉的灑了一地的食物。

「還不滾!等著大爺送你走么?」說著,腳抬起準備又踹下去。

怎麼說也是一起來的同伴,我低頭看了看身邊也沒啥趁手的傢伙,隨手抓起一把吃飯用的凳子,上下掂了掂分量感覺還行,朝著那個還在耀武揚威的傢伙,「嗖!」的一聲扔了過去。

這是大鬍子教我的,我記得他的原話好像是「每一把武器的分量都是不一樣的,即使是量產的武器也是,所有使用時,說使出的力道也會不同。你別以為盜賊耍飛刀的花哨動作只是為了好看,當你吃不准它的重量時,就掂量一下。」

嗯!我的記性一下很好,就在我回想大鬍子的教誨時,凳子也完成了它的使命。雖然那傢伙躲過去了,但也我的同伴解了圍。

「誰?是誰?給本大爺站出來!」看起來因為讓他出糗,有點氣急敗壞。

我盡量忍住不讓自己笑出來,用一臉天真無害的表情看著對方,「笨大爺,不好意思哈!我本來想搬個凳子給您坐的,結果手一滑,分出去了!」

「你叫誰笨大爺呢?」

「您啊!你剛才不是說自己交笨(本)大爺嘛?」依然一副天真臉。

「噗嗤!」 夢之遊記 和他一起相跟著進來的同伴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可惡!我要宰了你!」說著便準備拔出自己的佩劍。

「李·高斯!」遠處,食堂的大門口,站著一個妖異的男子,那種妖艷難以用語言形容,簡單的說,就是舉手投足間,都有一種讓人忍不住想對著那張臉狂踩一頓的衝動。

而剛才還在揚言要砍我的某人,聽到這個聲音,身體明顯一震,看樣子這傢伙也不是善茬。

妖異男子,繞過他走到我面,跟那個被他稱為李·高斯的男生說了一句,「忘了之前的教訓了嗎?還不快滾!」

「這位一定就是今天新來的學妹吧!怪不得巴特隊長都稱讚你呢!果然一表人才,我是二期的學長,以後有事,隨時可以找我。」然後想了想補充道,「嗯!只要我在學院。」

「我們……」

我一把擋在同伴的身前,眯著眼笑嘻嘻的說道:「多謝學長出手相助,我們在這裡先謝過了。」

雖然打架我不一定吃虧,但是面對二期的學員,受傷是肯定的,能有人出來幫忙當然好,只不過這個人情有點難還啊。

目送眼前之人離去,突然發現他身後有個人向我伸出大拇指說了什麼句什麼,從哪口型來看是,「乾的不錯!」

看起來那個李·高斯有點不得人心啊! 「那個…謝謝你!」

「嗯?沒什麼啦,我們不是朋友嘛!」她要是不說話,我還以為她是啞巴呢,不過第一次被人謝的感覺蠻奇怪的哈!

「我叫婭妮!」婭妮重新端了兩份飯菜回來。

「我叫安娜!」

說實話,這裡的飯菜還是不錯的,比起孤兒院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呢,雖說是已經過了晚飯時間,但菜樣依舊很是豐盛,甚至還有幾塊牛肉,煮的有點爛的土豆塊,澆上肉汁,吃起來絕對是人間美味啊!

只是搞不清食堂里那股沖鼻子的味道到底是什麼,坐在我對面的婭妮把肉塊悄悄的全夾我盤子里,扒拉了幾口土豆塊,就不在吃了。

「如果不想死在這裡的話,最好多吃一點!」我一邊往嘴裡塞著食物,一邊含糊不清的說著。

「死?」這個字,可能是嚇到這個丫頭了,她愣了好久,又像是在下決心似的,最終選擇相信我,強忍住想吐的衝動,將剩下的食物可勁的往嘴裡塞。

看著她咬著牙,然後拿起勺子,閉上雙眼,一股腦的往嘴裡扒拉飯菜的表情,真是有點難為這傢伙了。

吃完飯,便不在有人管我們了,兩人回到宿舍,沒等暖熱座位,便聽到門外一個守衛拿著一個類似前世擴音器的裝置,站在宿舍區的門口大喊,「所有的訓練生們,挺好了,三分鐘內,統統到訓練場集合,遲到的將會受到懲罰。」

話音剛落,整個宿舍區就是一陣沸騰,「咣.咣.咣!」宿舍的們陸續打開,成群的人就從各自的寢室魚貫而出,紛紛往訓練場的方向衝去。

「訓練場在哪?」婭妮疑惑的看著我。

「跟著人群」我一邊往外跑,一邊沖婭妮喊道。

混亂中,為了防止婭妮跟我走散,我牽著她的手,憑著身材嬌小的優勢,在人群中穿梭,很快就衝到了前面。 豪門撩婚之嬌妻請上位 雖然,我們的宿舍距離出口最遠,但老娘在赫瑪爾頓的幾年可不是白待的,拉著婭妮很快就在人群中找出一條路來,跟著領頭額人跑到訓練場時,我倆都擠到第一排的位置,之前欺負婭妮的高斯也在其中,只是沒見到那個妖異學長。

說實話,這座名義上的學院,過道交叉太多,以至於後面的新生都有迷路跑其他地方的。

時間將近三分鐘了,一名領頭模樣的衛兵站在訓練場的入口,手裡把玩著小沙漏。只見他看了看沙漏,扭頭對著旁邊的幾個人說了些什麼,幾名守衛便齊齊的站成一排,擋在入口處,將那些未在規定時間內到達的訓練生,全部擋在了走道里。

「除了今晚新到的免罰外,其餘人全部編入狩獵隊。」衛兵看了看所有被擋在走道里的人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