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我纔不會蠢到相信他只是一時的善心大發來幫助我,肯定他有他的目的,至於是什麼,目前呢,我還不想知道。

  • Home
  • Blog
  • 我纔不會蠢到相信他只是一時的善心大發來幫助我,肯定他有他的目的,至於是什麼,目前呢,我還不想知道。

“上課。”老師微微的嘆氣,所有的人收回了目光,繼續了這鬧哄哄地課堂——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爲什麼】

“砰。”的一聲打破了這持續了很久的喧鬧,我仍然垂着頭,無關的事情,我不想費時間去關心。“殿下。”全班同學異口同聲的那個人。?

我這才擡起頭,發現,他很帥,真的很帥:銀紫色的頭髮軟軟的搭在前額,隱藏着魅惑的雙眸,魅人傾世的眉眼間,一雙銀色宛如銀色寶石般的剪瞳,微微的泛起了紫色的華澤和漣漪,帝王般的桀驁專橫、凌厲無情!纖長而微卷的睫毛,就如同垂着翅膀的黑色蝴蝶,帶着異樣的美豔絕倫;?

高挺的鼻子,薄薄的脣瓣抿起了淡淡的弧度,緋紅的脣色泛起了誘人的光澤,嘴角間帶着特有的格調,絕世的桀驁和尊貴,彷彿這個世界已經臣服在他的腳下,而他早已經凌駕於衆生之巔!巧奪天工般精緻的五官,映襯着驚;完完全全的恰到好處。白皙的頸分明的鎖骨,似乎只要回眸一笑,就可以迷倒衆女生。?

不過,帥哥現在正在盯着我呢,眉頭擰在一起,擰成了川字型,我害怕的縮在了一起。“誰讓你坐在這裏的?”他冷冰冰的注視我。?

“我……沒有座位了。”我渾身發抖,全班學生一副看戲的樣子。“沒有座位,就滾出去。”他一副王子殿下的架勢,?

“唔……”我的眼淚說下來就下來了。不過可惜啊,這種廉價的眼淚,我從來不會允許他的存在,他的存在,只爲了博取同情。?

“滾。”他依舊冷冰冰。“殿下,這……?”老師略微有點爲難的看向了男生。“我不想說第三遍。”他閉着眼睛。?

破碎面具之殘殤女皇——已完結,校園純戀,喜劇完結。妖殿馴寵絕版女——已完結,女強男強,腹黑兩隻的精彩對決。 妖殿馴寵絕版女

“同學,你應該沒有問題吧?”一個長相嬌俏的女生走到了我的面前。“沒……沒有。”我略微有點爲難的看着她。

“那麼,就辛苦你了哦。”她虛僞的對着我笑了笑,給我的任務嗎?難道就這麼簡單麼?“沒事。”我蒼白的笑了笑。

她對着我嘲諷的撇了撇嘴。“那最好哦。”她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文件放到了我的面前。“宿舍嗎?”我勾嘴角。

“給她了吧?”女生走到了那一羣女生面前。“對啊,還很高興地樣子呢,呵。”女生鄙視的看着我。“也對啊,像她那種白癡,應該還在沾沾自喜纔對。”

“so,看戲咯。”她們嘰嘰喳喳的討論我。“咚咚。”我走到了宿舍門,敲了敲900的房間門,好長時間都沒有人理我。

“呀,這樣真是不方便。”我把我的容貌還原了。“咚咚。”第二次敲門,還是沒人理我,“那麼,就只有對不起了哦。”我一腳踹開了門。

看到了裏面的一男一女**着身子,赤果果的躺在牀、上,男人喘着粗氣,女人媚眼如絲的盯着他,兩隻手不安分的在挑逗他。

男人摟着她,他們穿着的衣服真是少的可憐,女人就差把她的丁字褲脫掉咩~~~ “額……”我沒想到會看到這一幕,呆住了。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那我要怎麼辦啊?】

“有事嗎?美人?”他在做的時候,還不忘調戲我。“熙王子。”我略微帶着狐疑的語氣問他。“不要那麼見外嘛。”他坐了起來,?

“熙,幹嘛啦?人家要嘛。”女人用手纏着他的脖子。“寶貝,你的手是不想要了,嗯?”他勾起了女人的下巴。?

“人家要嘛。”女人依舊是很嫵媚。“那個……我……”我剛想說什麼,因爲我發現了有趣的事情。“閉嘴啊。”女人憤恨的看着我,?

可悲啊,我可是在救你呢,沒看到你的脖子上的東西嗎?“美人,你先不要說話哦,閉上眼睛。”他對我笑。?

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轉過身去,當我完全轉過身去的時候,那個女人的血被吸乾了,從男人的角度來看,我在發抖,實際上,我在冷笑。?

“美人?”他一下子就環住了我的腰,我順勢倒在了他的懷抱裏面。“喲,這麼主動啊。”他冷笑。“熙王子,你的文件。”我把文件擋在了他的面前。?

“不急。”他勾起了我的下巴,“這個面具真是礙事。”他眯着眼睛。“不要拿掉。我會害羞的、”我截住了他的手。?

“美人,是不是有什麼祕密啊?” 穿越進棺材·狂妾 他加重了力道。“很疼誒。”我也加重了力道。“那麼真是不好意思了,小美人~~”他感覺到小腹一陣邪火。?

“熙王子,你看一下文件好不好嘛?”我的雙手抵在他的胸膛上。“好啊。”他把我拉到了牀上,然後讓我坐在他的腿上。?

“熙王子。”我玩弄着我的頭髮。“美人,文件我看過了,名字,也簽了,我們是不是,嗯?”他摟緊了我。“文件你看過了啊,那我可以走了。”?我想要逃開,?

“我又說讓你走嗎?”他眯着眼睛。?

“那我要怎麼辦啊?”?

咳咳,2013.7月19日,艾槿汐新聞首發!華麗女王逆襲戰,順道帶點小清新,【大寵大愛,甜蜜無限!】喜歡艾小艾文文的親們,記得要去支持喲。 【吶,美人】

“和我一起滾到牀上咯。”他說完這句話以後,就把我拽到了牀上。 我摘梨花與白人 “熙王子,唔……”嘴脣被他的手堵住了。?

“美人,你可真是個妖精。”他看着我的身體曲線,勾起了脣角。“嗯……你的頭髮也有一股很香的香味呢。”?

“熙王子?”我聳肩。“美人,既然不這麼不主動的話,那只有我主動一點了。”他亮出了獠牙,我無辜的眨巴眼睛。?

“嗯……真甜。”他嚐到了我的血液。“甜?”我茫然的看着他,好久沒有人對我說這個字了。“是啊,很甜。”他看着我。?

用紙巾輕輕擦拭掉了血液。“美人,在想什麼?”他也懂得適可而止,這種級別的妖精,他可是要留着她呢。?

“公主殿下,應該更甜吧。”我不怕死的說着這句話。“美人,知道嗎?你犯了禁忌了。”他的力道陡然加重了。?

“是嗎?我說錯什麼了?你告訴我,我馬上改,。”我一副知錯就改的樣子,殊不知這個樣子,在他看來就多麼虛僞。?

“公主殿下的聖名,可不是誰都能說得。”明明是尊敬的話,在他的嘴裏卻變了味。“那,爲什麼你的態度,是這個樣子的呢?”我想一個好奇寶寶一樣的看着他。?

“因爲,那個女人也很虛僞啊。”他綻放了一個微笑。“公主殿下,很虛僞。”我的瞳孔染上了陰鬱的色彩。?

“美人,我覺得你應該專心的給我滅火。”他欺身而來。“熙王子,我走了,文件我已經送到了,明天如果有人來找你的話,麻煩你幫幫忙。”我一個激靈就躲過去了。?

“藍筱筱,虛僞的皇室公主。的確。”依靠在門上,我幽幽的說了這句話,宮暝熙在房間裏面留戀的看着門口的背影。?

“吶,美人,你是本殿的。”?

–?

咳咳,2013.7月19日,艾槿汐新聞首發!華麗女王逆襲戰,順道帶點小清新,【大寵大愛,甜蜜無限!】喜歡艾小艾文文的親們,記得要去支持喲。 【除了她】

“叮咚。”彬彬有禮的敲門聲。“誰?”語氣不帶一點溫度。“叮咚。”還是敲門聲。攸隱寂離站起身,“離?”宮暝熙玩世不恭的樣子浮現在攸隱寂離的面前。?

“熙、”攸隱寂離讓出了半邊地方,宮暝熙信步走了出來。 惡魔總裁的千日契約一世情 “有事?”冷酷是在世人面前永遠不會變得,哪怕是兄弟。?

不過……除了她,讓他心神盪漾的女生。?

“藍筱沫,要來了啊。”宮暝熙若有所思的盯着窗外的夜空。“是啊。”攸隱寂離掩飾不住的驚喜。“她這次的目的,是什麼?”宮暝熙嘆了一口氣。?

“風祭槿的項鍊。”攸隱寂離略微沉思了一下。“她的項鍊,出現了麼?”宮暝熙轉過身。“嗯、”攸隱寂離沉重的點了點頭。?

“那是尊貴的象徵啊,你就不想要麼?”宮暝熙帶有玩味的看着攸隱寂離。“沫沫喜歡的東西,我不碰。”攸隱寂離搖了搖頭。?

“╮(╯▽╰)╭,但是我自討沒趣了啊。”宮暝熙自嘲的笑了笑。“還有啊,據說,銀瞳少女甦醒了。”攸隱寂離嘆氣。?

“你知道,這可是關係到皇室的問題。”宮暝熙的眼瞳凝了一下。“那塊水晶,有反應了。”攸隱寂離走到了窗邊。?

“那,那個男人呢?”宮暝熙的手緊緊握住。“沒有。”攸隱寂離搖了搖頭。“終於,要來了。”宮暝熙靠在柵欄上。?

“熙,做好準備吧,那個銀瞳少女,恐怖到了一種修羅的程度。”攸隱寂離拍了拍宮暝熙的肩膀。“可那也是至高無上的權力。”?

“我,只要沫沫。”攸隱寂離搖了搖頭。“哼……”宮暝熙把臉別過去,永遠都只是這句話,我,只要沫沫!?

咳咳,2013.7月19日,艾槿汐新聞首發!華麗女王逆襲戰,順道帶點小清新,【大寵大愛,甜蜜無限!】喜歡艾小艾文文的親們,記得要去支持喲。 【給你兩個選擇】

悄然拿下了我左臉的面具,我不希望他見不到光,哪怕是月光。“沫沫,看那個月亮,很漂亮對不對?”“呵呵,沫沫長大了。”?

“沫沫,父皇要送你一個禮物,閉上眼睛。”“沫沫,幸福嗎?”腦海裏,心裏,全部都是甜蜜溫馨的場景。?

“嘶。”胸口又開始了隱隱作痛,我知道,我又在懷念那份可悲的親情了。“沫沫,你是乖孩子,母后相信你。要讓着姐姐,不要和姐姐硬碰硬。”“沫沫,母后的生命到了盡頭,你是與衆不同的孩子,你是母后最愛的寶貝,你要加油活下去啊。”?

“母后。”眼角流下了一滴清淚,是銀色的。又是撕心裂肺的撕裂的痛。“皇室的公主——藍筱筱,影像班容啊。”我閉上了眼睛。?

果然,那些人一刻都停不下來。“銀瞳少女,即刻出來。”嗯……我想想,這個應該是一月殿吧。“請問,你有什麼資格命令我?”我站在樹梢上面,紅髮披灑而下。?

“給你兩個選擇,”一月殿卡哇伊的身影在我面前浮現。“嗯哼?”我雙手環胸,側臉看着小卡哇伊。“把銀瞳挖出來,或者死。”?

“你有什麼資本,殺了我啊?”我看着她,亮出了額頭錢的那縷銀髮。“你在挑釁嗎?”她摸了摸嘴角。“奉勸你,不要不自量力。”我飛身一躍,到了樹下。?

“側身。”飛鏢射了下去,一片樹葉掃向了一月殿的臉頰。“帶毒的,小心哦。”一月殿,這可是專門針對你的呢。?

藍筱筱的走狗,我要好好的改變一下了。?

咳咳,2013.7月19日,艾槿汐新聞首發!華麗女王逆襲戰,順道帶點小清新,【大寵大愛,甜蜜無限!】喜歡艾小艾文文的親們,記得要去支持喲。 【驚恐】

“怎麼樣,任務完成了吧?”全班一副看好戲的樣子。“我交給他了。”我舔了舔乾裂的嘴脣,好久,沒有吸血了……?

“什麼?不可能、”那個女生瞪大了眼睛,熙王子怎麼會允許這種人在他的面前出現?“騙子。”她衝上來想要扇我。?

看着那馬上就要落下的巴掌,我卻無能爲力,一想到這裏,我就恨恨的。“是因爲,本殿的關係嗎?”宮暝熙不知不覺的來到了班門口。?

“殿下。”女生看見宮暝熙來了,馬上換上了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切。”我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面,虛僞的公主,虛僞的狗。?

“啊!”一聲尖叫劃過了我的耳朵。“開始了。”我的渾身籠上了一層陰鬱的色彩,一月殿,馬上就會改名了呢。?

“她給我送過文件了。”宮暝熙想到那個女生的時候,帶上了迷人的笑容,還留戀着她的味道,她卻不知道了哪裏。?

“什麼?”女生瞪大了眼睛,眼眶刷的一下紅了。“我說,她給我送過文件了,聽不清楚嗎?”宮暝熙笑的越是邪魅,就越危險。?

“是。”女生虛弱的倒在了一邊。“對了,以後我的文件都讓她送。”宮暝熙意味深長的撇了我一眼,離開了教師。?

“吼,這些殿下真是悠閒吶。”我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對上了所有女生嫉恨的神情,越發覺得可笑。“等藍筱筱來了,我就找個機會以真面目示人吧。這樣的僞裝,真是沒意思。”?

“賤人。”女生坐下以後,憤恨的敲了一下桌子。低聲呢喃着兩個字,“吶,以後再說別人壞話的時候,不要那麼大聲,很吵吶、”我從我的位置跟她說了一句話。、?

她驚恐的轉過身,她的那句話,說的很小很小,就是怕宮暝熙聽到,所有人疑惑的看着女生,我聳了聳肩,右眼的瞳孔陡然變紅。?

伴隨着寂靜,她倒在了地上,沒有人知道這是我乾的。宮暝熙,委屈你給我當一下墊背咯。?

—-?

咳咳,2013.7月19日,艾槿汐新聞首發!華麗女王逆襲戰,順道帶點小清新,【大寵大愛,甜蜜無限!】喜歡艾小艾文文的親們,記得要去支持喲。 【公主駕到】

“公主殿下。”齊刷刷的敬禮,我站在陰陽樹後面,雙手緊緊握成團頭,藍筱筱,那個位置應該是我的,不是麼??

“同學們好。”藍筱筱佯裝很熱情的和所有人打招呼,當她看到我的時候,愣了一下,眼底裏的厭惡和輕蔑一瞬間就被掩藏住了。?

“你好。”她對着我甜美的笑了笑。“你好。”我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深呼吸了幾次,縮在了陰陽樹後面。?

“呵呵。”?藍筱筱裂開了一個嘲諷至極的弧度。“沫沫?”攸隱寂離沒有溫度的聲音,終於染上了一層溫暖。?

“離哥哥。”藍筱筱像小鳥一樣奔到了攸隱寂離的懷抱裏面。“又變瘦了。”攸隱寂離心疼的看着藍筱筱,揉了揉她的長髮。?

“離哥哥,我們走吧。”藍筱筱驕傲的攬上了攸隱寂離的手,挑釁一樣的看着我,似乎在霸道的宣告她對攸隱寂離的所有權。?

“你呀。”攸隱寂離颳了刮藍筱筱的鼻子,藍筱筱幸福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宮暝熙在遠處盯着藍筱筱和攸隱寂離的舉動。?

“哼。”一拳倒向了他身旁的牆。“宮暝熙?”我饒有興致的轉過身去,看見了宮暝熙的表情以後,我覺得更有趣了。?

咳咳,2013.7月19日,艾槿汐新聞首發!華麗女王逆襲戰,順道帶點小清新,【大寵大愛,甜蜜無限!】喜歡艾小艾文文的親們,記得要去支持喲。 【花瓣雨】

“沫沫,等着看我爲你準備的儀式。”攸隱寂離拉起了藍筱筱的手,藍筱筱對着攸隱寂離笑了笑,工具而已。?

“工具,而已?”瞳孔陡然一縮,權力至上麼?“請全體同學到到操場集合、”宮暝熙不甘的去當了一次傳話人。?

藍筱筱,心裏滿滿的是攸隱寂離,攸隱寂離,心裏滿滿的是藍筱筱,該死,他居然忘了他的使命。?

“攸隱寂離的使命?”我很有興趣的對上了對上了攸隱寂離的眸子。“原來,他們都是藍筱筱的未婚夫啊。我居然不知道,真可悲。”我眯着眼睛。?

藍筱筱,你的未婚夫,就只是工具麼??

“沫沫,閉上眼睛哦。”攸隱寂離體貼的拿來了一個眼罩,用靈力佈滿了眼罩的四周,藍筱筱狐疑的接過它。?

嘴裏咒罵着:該死。到底是什麼??

“花瓣雨。”我看着空中飄灑而下的花瓣和血滴,不知不覺的伸出了手,在我的皮膚接受到血的一剎那,血振動了一下。?

“怎麼?”我收回手。“沒什麼、”血的眼孔裏是濃濃的驚懼,這血滴……好熟悉。“你自己小心。”血淚囑咐我。?

“小心?”我皺眉,攤開手以後,發現並沒有什麼異樣。“什麼啊?”藍筱筱皺着眉頭,攸隱寂離繞到了她的身後。?

解開了她的眼罩,藍筱筱的雙眼暴露在所有人的視線裏,她的瞳孔,什麼時候變成了那種顏色?我陷入了沉思。?

“藍筱筱,閉上眼睛。”一道蒼老的聲音。“什麼?”藍筱筱皺着眉頭。“你看清楚你自己的眼睛。”藍筱筱驚住了。?

怎麼會變成那種顏色,皇室最討厭的綠色。“這個東西,有問題。”我眯着眼睛,再度伸出手的時候,雨滴就刻意的躲開了我。?

-?

咳咳,2013.7月19日,艾槿汐新聞首發!華麗女王逆襲戰,順道帶點小清新,【大寵大愛,甜蜜無限!】喜歡艾小艾文文的親們,記得要去支持喲。 【掙脫】

“尊敬的主人。”花瓣雨幻化出了人形到了我的面前。“我好痛苦、”它繼續再對我說,我拿出了胸前的那串項鍊。放在了它的面前。?

“主人。你不認識我了嗎?你怎麼可以這麼無情。”它痛苦的看着我。“沒用?”我眨了一下眼睛,怎麼會沒用??

“主人,你忘了佐嗎?”它顯得更加痛苦。“佐?”眼皮一跳,對這個陌生的名字,爲什麼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主人,你爲什麼只記得血,不記得我、”它挫敗一樣的在我面前飄忽不定。“你想怎麼樣。”該死,整個人都動不了。?

“主人,你根本沒有那麼強大,血只給了你空間轉移和隱身,我可以給你更多,我可以給你更多能力。”它抓狂一樣的看着我。?

“更多?”我死死鎖定了更多這個刺眼,沒錯,我要更多,我要變強。“釋放我,解脫我,不要再讓我處於封印了,我的血快流乾了,主人!”它一遍遍的催促我。?

“我要怎麼做?”深吸一口氣。它開的條件,的確很誘人。“我需要你手中的項鍊,我要附生。”它貪婪的看向了我手中的項鍊。?

我整個人的身體都變得不聽使喚,僵硬的劃開了手掌,血液噴涌而出,“差一點了,就差一點了。”它看着我。?

“哈哈,我終於衝破封印了。”它暢懷大笑。“從今天開始,你是我主人,我會幫助你,得到你所要的一切。”?

左眼的面具脫落了,它也躲進了我的瞳孔裏面,在淚滴的旁邊,多了一片花瓣。“又是這樣。”我撿起面具,卻發現,面具上也多了一片花瓣。頭髮的銀色,也越發變得精純。?酒紅的頭髮,同時變長了。?

咳咳,2013.7月19日,艾槿汐新聞首發!華麗女王逆襲戰,順道帶點小清新,【大寵大愛,甜蜜無限!】喜歡艾小艾文文的親們,記得要去支持喲。 妖殿馴寵絕版女

“看到了麼?”藍筱筱忐忑不安的和那個人對話。

“那個女生,絕對不只是人類這麼簡單。”

“賤民罷了,有必要這麼在意嗎?”藍筱筱染上了慍怒。

“賤民?呵,藍筱筱,你不要忘了自己的出身。”那個人像是聽到了極大的笑話一樣,藍筱筱臉色變化超級快、

“在看什麼?”攸隱寂離在一邊對着藍筱筱說。“沒什麼,離哥哥,那個人是誰啊?”藍筱筱一臉嫉恨的看着我。

“好像是,夏末殤、”攸隱寂離思索了一下。“夏末殤啊。”藍筱筱幽幽的吐出這句話,嘴角揚起了一抹詭異的弧度。

“主人,她再看着你呢。”佐從我的左瞳把信息傳送到了我的大腦。“藍筱筱麼?呵呵,讓她看好了。”我聳了聳肩膀。

佐頓了一下,我用手指在嘴角停頓了一下下,藍筱筱鄙夷的目光把我掃視了一遍,在她看來,就是一個人類在班門弄斧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