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我靠,鳳凰當和尚不對吧,鳳凰是個女人,天底下哪有女人當和尚的?

  • Home
  • Blog
  • 我靠,鳳凰當和尚不對吧,鳳凰是個女人,天底下哪有女人當和尚的?

我皺着眉頭,反問:“怎麼回事兒啊不是你看錯了吧,見到我的妻子了?”

那小夥看我的眼光開始有些變了,彷彿就在看一個不負責任的丈夫一樣。

那小夥子最後還是對我說:“我昨天看見那個丫頭下樓了,正好我有個客人要找我紋身,我就下樓接我的客人,結果在樓下的時候我就看那女孩居然當了和尚。”

下個樓就去當和尚了?

我說這到底是什麼狗屁城市,一天到晚的就是怪事兒,我本以爲鳳凰連夜沒回來,是去其他地方瘋狂玩耍去了。

畢竟是年輕青春的小丫頭,肯定是要活躍一下的,但沒想到怎麼可能還去當和尚? 鳳凰拜佛,那真是天塌了也不會出現的事情。

我一聽到這小子這麼說,我就感覺背後一定有貓膩。

要知道一個國家的佛祖越多,那麼就說明這個國家的生存環境就越糟糕。

這是從社會人文上來說,是不可改變的事實。

所謂的神仙到底是從何而來?

首先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來自於人心。

人們對這個社會懇求的祈求的越多,而自己無法達到的願望越多,那麼就會求助於神仙保佑自己。

說個最簡單的例子。

自古如今想做生意的都去拜財神,想長壽的都去拜壽神想有福氣的都拜福神,連綿乾旱的日誌裏面,人們想去供奉雨神。

總之,各類不同的神仙所掌管的東西不同,而人們所信奉的也各不相同,至於到底信奉什麼,那是個求所需。

隨着社會的變遷,很多神仙都已經不在了,並不是這些神仙在歷史的洪流當中而去消散,而是因爲信奉的越來越少,在人類的世界,慢慢的將這個神仙所遺忘,那就是這個神仙的末日。

就好比在古代,人們最信奉的神仙就是雨神,甚至有的地方還有一些食神。

因爲在那個時候,人們大部分以種田爲主,種田爲生。

每當老天干旱的時候,顆粒無收,很可能在這一年裏會餓死一批人。

爲了保護自己,於是很多人每天求雨,代祭雨神。

同時揹着希望自己的糧食,五穀豐登,也會祈求,掌管糧食的神。

但隨着社會的不斷髮展,如今下雨對人們來說不是那麼重要了,尤其是對於農業發展,根據高科技的不斷的研發,農業產量大大的增加,就算不用求神拜佛,每年也會翻倍的增長,堅持,現在已經很少有人來信奉雨神。

但相反,也有很多神仙,從古到今,一直留到現在,比如說盡管科技,不管怎麼進步,人們的壽命也有限。

不管到了什麼樣的時代,錢財貨幣永遠都是人們渴求的。

因此無論是到了什麼地方,永遠都看到財神和壽神身邊的一些香最多。

一個國家,如果人們拜祭的神仙越多,就說明人們心中的願望就越多,而人們的心中願望越多,就說明現實當中這些願望無法去滿足。

就好比是古代的日本,據說有3000衆神。

顯而易見,尤其是在戰國的時代,那樣的一個混亂時代中,人們的渴求到底多麼難以滿足。

話說的有些遠了,我們回頭再講鳳凰,鳳凰這個女孩自幼和爺爺長大,父母從小就已經離開經歷過很多磨難,都是自己給扛着過來。

而這樣的一個要強的女孩,起碼就說明一點,對方並不相信神仙,只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努力,才能改變命運。

如今有人跟我說鳳凰去拜佛求佛,甚至是當了和尚,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我把紋身師拉了過來,詳細問了一下昨天發生的情況。

這時候才得知當天鳳凰正好到樓下去買一些水果,結果就在這時候,大街上突然間穿出來一羣人。

這羣人從上到下,衣着打扮全都是一副和善的樣子,他們每一個人手中都拿着木魚,分成兩排,站在馬路的兩邊,口中一邊振振有詞的念着一些佛經,一邊目不轉睛的往前走。

偶然路過一些行人,看見他們會表示興趣,跟着他們身後慢慢的觀看,而那些和尚,一旦發現有行人接近自己,嘴上就說些什麼,好像在宣傳一些佛教的理論。

其中有一部分人看到這個架勢,當場就離開了,也有一部分人居然感覺非常有趣兒,在那裏聽了半天,每一次這些和尚離開一條街道的時候,就會有一些人變成了佛教的信徒,跟着一起走。

那時候的鳳凰手中正好剛剛買好的水果,來到馬路中間,就遇見了這馬路兩邊的和尚。

其中有一個和尚走到鳳凰旁邊,眉頭緊皺,好像有什麼非常要緊的事情要和鳳凰說。

一開始鳳凰躲躲閃閃的,好像故意想要開這羣人,但當那個和尚把嘴巴湊到耳邊說了幾句話之後,那個鳳凰突然間丟掉了手中剛買好的水果。

然後鳳凰流下了兩行清淚,緊接着點了點頭,就默默的跟着這個隊伍走向了遠方。

我聽到這裏感覺事情越來越不對了,這好像就像是迷魂術一樣,好好的把一個人弄的魂兒都丟了,如同行屍走肉跟着走。

按理來說,就算一個人說破嘴說,恐怕也不可能讓鳳凰加入任何教團。

怎麼可能憑着在大街上隨便說的幾句話,就讓鳳凰加入佛教。

何況哪一個和尚廟裏面會收留女人?

我對那紋身師說:“你知不知道那羣和尚都是什麼地方的?”

紋身師搖了搖頭,告訴我,她本身就是一個外地人,對當地的習俗不太瞭解,尤其是自己本身就不會加入佛教,所以也不感興趣。

就當先說馬上就要斷的時候,有一輛黑色轎車停留在大廈的門前,從車子當中走出來一個豐滿的女人。

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看到紋身師之後,熱得合不攏嘴,他們兩個立刻擁抱在一起,表現的非常的親熱,看來那紋身是下樓等的就是自己的女人。

紋身師和我簡單的說了幾句話之後,就準備和自己的女人進到大廈當中親熱。

誰知道那女人在片言隻語當中,知道我們聊的話題後,居然對着我突然說:“你說的是在街上如同遊行一樣的一羣和尚吧,那是在我市最近新興起的一個寺廟,我記得名字叫做安樂寺廟,我是新聞記者這些小道消息經常打聽一些的還是。

天底下還有寺廟叫這個名字?

我一臉疑問的問道:“能不能告訴我那個寺廟什麼時候建立的?以及那個寺廟當中有沒有其他的風俗?”

女人聽了我的話後,立刻打開了自己的手機,手機當中記住了不少平時採訪的時候留下的資料。

很快經過一番翻閱之後就找到了關於這個安樂寺廟的一些線索。 據說在三年前,在這個城市,突然之間來了一羣和尚,這羣和尚的來歷不明,但是他們每天都要在街上游行。

所謂的遊行並不是表達對某個地方的不滿,而是居然在大街上,在人羣當中,勸解大家皈依佛門。

有的時候還會在不同的地區設立臨時的佛堂,到處舉個牌子,發傳單,並且宣傳佛教,講解佛經。

從以上的內容來看,這裏並沒有太大的問題,我雖然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但我曾經見過耶穌教宣傳耶穌道義。

無非就是拿了本聖經,到處給人講解宣傳這種事情其實是一件好事兒。

但是我就是不相信鳳凰能夠無緣無故的歸入佛門。

聽那女人說一開始這個佛教根本就沒有什麼正經的教徒。

儘管不斷的努力做一些宣傳,但依舊收穫微乎其微。

但後來這個安樂教堂就改變了打法。

據說在這個城市上,有很多人得過很多疑難雜病,還有一部分人會遇見一些丞丞無法解決的事情,有些人在無奈之下,就去求助這個寺廟當中的人。

一開始去的人很少,不過就是抱着試探的心理,可沒有想到的事,效果卻非常的顯著。

據說在這個城市當中,那個佛教已經幫助別人解決了七七四十九個疑難問題。

因此這個教堂的名聲很快在這個城市當中傳播開來,雖說僅僅建立不到三個月,但是所做的事情深得民心。

受到人民的熱愛之後,這個教堂的名聲很快的就擴大了起來,到現在爲止,據說這個教堂已經有了二三百人的信徒。

可以說這樣的發展歷程,其速度是任何一個教堂都無法比擬的。

由於受到了民衆的歡迎,這個叫團的名聲很快遍佈了本市的每一個角落。

不過關於這個佛教的瞭解,那女人也僅僅到這裏而已。

畢竟這個女人只是一個記者,並不是這個佛教中人。

而這個佛教是否能夠收留女人這一說確實是允許的。

據說有一些女人曾經得過一些絕症,後來被這個佛教的人治療好之後,這些女人就開始自願的加入佛教,而那個教堂上的教義好像也並不是特別明晰,只要是信奉這個教會的人都可以納入。

不過這事情都已經是兩三年前的事情了,現在這個教堂今非昔比。

要想加入的話,可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具體需要一些什麼條件,也根本就說不明白,有些人什麼都沒做就可以加入,有些人就說這天天求佛拜佛,也依舊沒有資格加入。

具體能否加入的標準完全是教堂所定,但卻又沒有一個標準的規矩,這一點因此一直處於一筆糊塗賬。

我告訴女人,我準備親自去那個教堂看看,那女人就告訴我,那教堂如今很久已經不接待外人,據說教堂裏面有一個長老,那長老如同活佛在世,可以爲人們解除病痛,而且無一例外。

曾經有很多人找過長老,並且全都得到了滿足,後來人們傳出去之後,去懇求長老的人就越來越多,最後實在無奈之下,那佛教只能定下規矩,拒絕平白無事者進入。

女人告訴我,如果真的想要去的話,其實今天就是最佳的日期。

因爲那個教堂自從定下了規矩之後,每十天才開放一次,每次開放只接納十個人。

且更加有趣兒的事,並不是說誰去的早,誰就能夠得到獲得進入的資格,而具體需要怎麼做,只要當事人去看看才能夠知道。

我瞭解這一切之後,立刻開着自己的寶馬車來到了那個教堂,教堂所在的地方並不算遠,距離市中心的位置只有三公里。

教堂建立在開發區的周圍,而這周圍大部分都是一些學校。

我來到教堂的時候就發現這教堂的前面基本上是人山人海,車水馬龍。

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無論是男女老少,都聚集在這裏,有些人不斷的插着擦額頭的汗水,有些人又渴又餓,幾乎昏迷。

但不管經受怎樣的折磨,他們全都安安靜靜的站在教堂面前,彷彿在等待些什麼。

我環顧四周,看了一眼,發現來到這裏拜佛的人沒有一千也至少八百!

但其中有一些人可能僅僅是來看熱鬧的,他們一邊吃着零食,一邊嘻嘻哈哈的在打鬧,還有一些人拿着手機不斷的在拍照。

對於這些看熱鬧的人,我不想搭理,估計這羣人對這個寺廟的瞭解也不夠深徹,我用眼鏡看着人羣,走了兩圈後,發現有這麼一個婦女,他一直一言不發,是低着頭,臉色露出了哀愁。

婦女嘴中不斷的念着一些佛經,雙手戴着一個佛鏈,靜靜着,在人羣當中站着,一言不發,哪怕汗水已經打溼衣服,可那女人卻毫不察覺。

盯住了目標之後,來到那女人面前說:“打擾一下,我是一個剛來到這裏的外地人,聽說這裏新開的一個寺廟,裏面的方丈非常厲害,據說能夠幫着大家排憂解難,請問一下如何才能進去?”

女人聽到我的話後,停下了嘴中的唸經,對着我說:“原來是外地的失主,如果您只是想來看看的話,那麼就不要進去了,因爲你看這人山人海的,其實大家都是來想見方丈的,但是都要排隊,想進去的可能性很少。”

我看了一下自己的手錶,現在已經上午10點多鐘了,按理來說,寺廟基本上早上五六點的時候就已經起牀了,可現在看上去卻是一副關門大吉的樣子,彷彿是一個辣的飛,這一覺睡到正中午的慵懶的皇帝,根本不理朝政。

看到這種情況,我繼續問:“助人爲樂,也是佛祖的旨意,這位女士能不能告訴我,到底如何才能夠進入這寺廟當中,你們這麼多人都在這等什麼呢?”

那女人看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手錶,然後對我說:“大家正在等待神鷹出現,這個寺廟如今每過十天才能夠容納十個人進入,而這十個人方丈說,都要靠上天的選舉才行,大家都會早早的來到這裏,把自己的苦難寫着一張紙條上,然後用手高高的舉起,這叫做有苦問蒼天。” “所有位面統治者注意啦,第xxx次超級位面競賽,總決賽,馬上就要開始投注啦。請大家及時到達主會場,參加投注。”

身處宇宙各處的位面統治者,一聽到這個消息,紛紛破開了位面空間,來到了位於宇宙中心的大競技場,參加這裏即將舉行的超級位面競賽。

超級位面競賽,每隔一萬年舉辦一次,參賽選手必須是位面統治者,男女不限。所有參賽大神,只需繳納信仰星球一顆,即可報名參加。而這些信仰星球,將成爲最終勝利者的獎勵。另外那些因故未能參加的,或者是半路落選的大神,也可以參加外圍投注。

物以稀爲貴,啥玩意兒一多,就不值錢了。位面統治者也是一樣,這些平日裏執掌位面衆生的大神們,一來到大競技場,就排起了長隊。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在自己看好的選手身上下注。有時候這種下注的收入,比參加比賽來的更實惠。

“比賽時間到,諸位都買定離手啦,下面我們有請神州位面的盤古大神,衆神位面的星天大神,上臺比試!”天平位面的統治者阿平,站在會場正中的擂臺上,宣佈比賽開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