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我願意永遠不要下課。”

  • Home
  • Blog
  • “我願意永遠不要下課。”

上官雪掃視了一遍同學之後,開口說道。

“各位同學你們好,我是新來的經濟管理學老師上官雪,雖然你們已經大四即將畢業,但我希望在最後的幾個月裏咱們能友好相處。”

說完上官雪拿起粉筆寫下自己的名字。

一筆一劃正楷的字出現在黑板上,上官雪。

陳凡看着黑板,將這個名字在心裏默唸了一遍。

上官雪落筆之後,轉身將目光看向陳凡,那樣子好像並不是在跟全班同學做自我介紹,而是在向陳凡一個人做自我介紹一樣。

她的目標很明確就是陳凡。

經過昨天尤婉月那麼一說,陳凡的心理早就有數了,他知道上官雪是衝着自己來的。

要不然憑藉上官雪這樣的高學歷,在華爾街任金融管理年薪兩千萬,那是一般的學校聘請得來的嗎?

想來應該是尤婉月特地安排上官雪來教導自己金融管理的,這也是方便讓自己更快的上手家族企業。

“我是第一次當老師,也是第一次跟你們班接觸,我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融入你們,所以我需要請一個同學當然我這門課的專屬助教,你們願意嗎?”

“老師,我可以幫你完成第一次。”韓冰吹着口哨說道。

“老師我願意被你**,管教。”

全班的男同學再次沸騰了,這麼好的接近上官雪的機會,自然是要好好把握了。

陳凡並沒有像其他人那麼熱切,他知道這個名額只有一個,而且必然是落在他頭上。

可是陳凡從來沒有坐過助教這種事情,並且他也懶得,負責這些瑣事,所以他並不想要這個人人掙搶的名額。

還有一個更深層次的原因就是,上官雪是尤婉月派來的,老師的職責就是管理學生,而他註定是要被上官雪管教的。

他可不想失去自由。

“既然大家都願意,那我就隨機挑一個吧。”上官雪假裝看了一眼名單,水蔥一樣纖細的手指頭往衆人頭上一掃,隨即定格在陳凡的方向說道:“那就陳凡同學吧。”

雖然陳凡的心理也知道上官雪會選自己,但當他聽到那句話的時候,心裏還是不由得緊張了一下。

上官雪的一句話卻給了全班男同學當頭一棒。

“老師,你有沒有搞錯,你選誰都行,你怎麼選了一個班裏最窩囊的。”

“老師要不你再重新選一個吧,你看我怎麼樣。”

所有人嫉妒的眼神如果能化作一道利箭的話,那陳凡早就萬箭穿心了。

韓冰心裏激憤極了,這小子昨天都差點被開除了,怎麼今天反倒時來運轉了。

吳平心說這小子都有能力搞定富婆了,他要是跟上官雪單獨相處兩次,那上官雪可不就是危險了。

就在韓冰想着是時候讓上官雪瞭解一下陳凡被包養的光榮事蹟的時候。

陳凡突然自己站起身來說道:“上官老師,你是不是應該先問過我的意見?”

頓時全班同學都想抓起手邊的東西砸向陳凡了,這小子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還打算拒絕嗎?

“是老師魯莽了,那我現在重新問一下陳凡同學,你願意當我的助教嗎?”上官雪忽而笑道。

“不願意。”陳凡清晰的說道。

全班同學都清晰的聽見了陳凡的拒絕,一個個都想要掄起拳頭揍陳凡了。

“老師這傻逼拒絕了你,你要不看看我吧,我挺願意當你的助教。”韓冰主動舉手說道。

上官雪就好像是沒聽見韓冰說話一樣,她一心都在陳凡身上。

“這位同學,我的詢問只是對你的尊重,並不需要你的同意,我是你的老師,我有權利管教你,你也有義務服從我。”

聽到這話全班同學更加不理解了,這老師非要跟陳凡杆上了。

怎麼就一定要陳凡當她的助教。

韓冰那眼神都快在陳凡身上打個洞了。

陳凡聽到上官雪的這番言論也知道她什麼意思了,陳凡沒有權利反抗她,而且上官雪是尤婉月安排來的,他也沒辦法開除她。

爲了不然矛盾繼續白熱化,也爲了讓課堂的秩序繼續下去,陳凡只能表示同意。

“行吧,既然老師您這麼堅持,那我同意。”

聽到陳凡表示同意之後,上官雪拿着手機走到陳凡的身邊,打開微信二維碼說道:“陳凡同學加個好友吧,方便以後聯繫。”

班長在這個時候趕緊站起來說道:“上官老師,那我可是班委,我是不是也該加一下你的微信。”

這時全班同學也都跟着起鬨了,一旦班長拿到了上官雪的微信,其他人要想加不就容易的多了。

誰知道上官雪笑着對班長說道:“我剛到班級,可能認不了這麼多人,所以我有什麼事情只跟助教聯繫,你們有什麼事情也可以通過助教聯繫我就行了。”

這句話一出,衆人都那嫉妒的眼神都要冒出火光來了。

沒想到連班長都被拒絕了。

在陳凡掃了上官雪的微信之後,上官雪很滿意的對陳凡笑了笑,隨即發了一條微信給陳凡說道。

“少爺,我雖然是陳家人請來教導你課業的,但你要明白,我是你的老師,希望我們以後能夠好好配合。”

說完上官雪便拿着教鞭走回了講臺。

“好了同學們,咱們可以正式上課了。”

上官雪的上課方式很獨特,跟以往的老師都不一樣,西式的教學方式似乎更容易讓大家吸收。

一節課就像十分鐘一樣,很快就過去了,直到下課鈴聲敲響,大家還意猶未盡。

下課之後,陳凡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正準備要走,卻被班長趙興給叫住了。

“陳凡,你自覺點,不用等我開口吧。”

陳凡頓了一下看着趙興,這個平時不怎麼跟自己打交道的人,今天怎麼會主動跟自己打招呼了。 趙興的學習很好,一般都是班級前三甲,他只跟學習好的同學玩,自然看不上陳凡這種人。

家裏是書香門第,父母都是老師,爺爺還是學校的特級教授,所以他這個人一直相當的傲氣。

大學四年以來,要不是必要趙興壓根都不想跟陳凡多說上一句話,今天要不是爲了上官雪的微信,趙興估計也不想跟陳凡有什麼關係。

趙興雖然是個班長,但平時多少有點官威,要說以前陳凡還真對這種有權利的人有點犯怵,可現在的陳凡可不一樣了。

他連副校長都敢開除了,還有什麼不敢的。

“有事嗎?”陳凡語氣平淡的問道。

“你少揣着明白裝糊塗!”

趙興走近陳凡,理所當然的說道:“你把上官老師的微信號給我。”

“憑什麼我得給你?”

陳凡冷笑一聲,不太喜歡趙興這種傲慢的態度。

趙興曲解了陳凡這句話的意思,輕輕一挑眉,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要錢是吧,我一百塊錢買上官老師的微信夠嗎?”

說着趙興直接將一張紅色的百元大鈔扔向陳凡。

陳凡就看着那張錢飄落在自己的腳邊而無動於衷。

趙興看陳凡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接着又抽出一張百元大鈔扔向陳凡:“兩百?”

陳凡定定的看着趙興,就跟看一隻猴一樣,就想看他到底能作死到什麼時候。

“三百,要不你開個價。”趙興又抽了一張扔給陳凡。

“多少都不賣。”陳凡冷然說道,隨即轉身要走。

趙興沒想到陳凡居然這麼不給自己面子,頓時就覺得有點掛不住,便走到教室後門,直接將陳凡給攔了下來說道。

“你別走。”

陳凡站在後面,不耐煩的問道:“你到底要幹什麼?”

“你直接開個價格把上官雪的微信號賣給我,你要知道,我爺爺是大學教授,我要搞你很容易,你要是拿不到畢業證書,那一輩子可就完了。”

趙興不把話說明,但話裏的意思已經相當明顯了。

八零好時光 陳凡笑了,剛搞走了一個副校長,沒想到又來一個大學教授。

趙興是不知道趙秀蘭就是陳凡搞走的,要不然也不敢這麼作死。

“上官雪的微信號我就是不賣,你要是跪下來求我,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陳凡說道。

他知道像趙興這種自命清高的人,是絕對不可能求他的,更別說給他跪下了,說完陳凡便自顧自的離開了。

班上的同學聽到兩人的對話,都交頭接耳的討論。

趙興更覺得沒面子了。

沒想到往日的慫包陳凡,竟然敢這麼跟他說話,頓時就惱羞成怒。

他要是連陳凡都指使不動了,以後還怎麼領導班級。

憑你一個沒身份沒背景的窮屌絲也敢要我求你了,你他媽也太囂張了。

那我就搞死你!

趙興也不跟陳凡廢話了,直接掏出手機來就給他爺爺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電話隨後就接通了,趙興就對爺爺趙慶國說道:“爺爺,我們班上有一個人當着全班同學的面讓我很難堪,我一個做班長的以後還怎麼領導班級,你能不能幫我讓他畢不了業。”

老爺子一直很疼愛自己的這個孫子,這是自己唯一的一個孫子了,而且品學兼優深得他的心。

如今一聽有人跟自己的孫子鬧的不愉快了,問都不用問就想當然的認爲一定是對方的錯,對方肯定是學習不好的混子,便答應說道。

“你把名字告訴我,我一定會給他一個教訓的。”

得到爺爺的幫助,趙興欣喜的說道:“就是我們班的陳凡。”

“行了,這個事情我會幫你搞定的。”

說完便掛了電話。

陳凡回到宿舍之後,林超又出去跟李黛兒約會去了,孫遠跟周騰在宿舍打遊戲,陳凡覺得無聊,翻看微信,又看到林雨薇的頭像。

看着林雨薇的頭像陳凡不由自主的心裏就一陣舒坦。

林雨薇太乾淨了,乾淨得就好像是一塵不染的白牡丹一樣。

陳凡有點想要接近林雨薇,但一時間又找不到理由,心裏的悸動就跟當初他想接近胡欣的時候是一模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