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戰爺這個女婿是好得沒話說。

  • Home
  • Blog
  • 戰爺這個女婿是好得沒話說。

只是,女人嫁人,不僅僅是嫁給那個男人的,還需要融入到他生活的圈子裡,融入他的家庭。

婆媳問題是千百年來的難題。

若晴上面有兩重婆婆呢,過得比別人更艱難一點。

「你現在哪裡?媽去看看你。」

「媽,我朋友陪我出來散散心,現在東城呢,過幾天我回去了就去醫院看我大哥,媽,真的不用擔心我,我和戰爺會好好的。」

戰爺早就跟她說過,當他的妻子要面對很多很多。

她不會因為老夫人的驅趕就妥協,放棄戰爺的。

「那你在外面好好玩上幾天,不用著急回來,你大哥現在很穩定,不用擔心你大哥的。」

既然能在網上看到若晴被婆家趕出家門的消息,古媽媽就能想到江城娛記會盯著若晴。

誰叫她的女兒成了戰家大少奶奶呢。

要是沒有抱錯一事,她的若晴還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他們一家都把若晴當成掌上明珠寵著的。

古媽媽在心裡嘆口氣。

造化弄人呀。

他們也沒想到他們的掌上明珠竟然不是他們的親生女兒。

而親生女兒嫌棄他們家條件不如慕家,不想回來,平時見了面,對她連聲媽都不太叫。

唉!

「媽,你和我爸他們也要注意點,要是娛記去打擾你們,讓我二哥打電話給戰爺,他會處理的。」

古媽媽默了默后,說道「若晴,我聽說戰爺從你被趕開始就粒米未進,滴水未喝,把自己鎖在書房裡一整天了。」

若晴「……」她男人不聽話!

她在電話里對他千叮萬囑的,讓他不要自我折磨,他答應得好好的,結果是陽奉陰違。

等她回去,她要好好地懲罰他。

就罰他給她寫一封萬字情書,內容不能同樣的。

「若晴,人是鐵,飯是鋼,這不吃不喝怎麼行,你試試能不能打通戰爺的手機,勸他不要折磨自己。」

古媽媽剛才是勸女兒離婚,那是心疼女兒在戰家受委屈。

知道女兒的態度后,她對戰爺這個女婿還是很喜歡的,也心疼。

兩個孩子都沒有錯呀。

「媽,我馬上就打電話給他。」

「嗯,那媽先掛電話,在外面玩得開心點,什麼事都不用想,開心最要緊。」

「媽,我知道。」

不管是親生父母還是養父母,都是這樣勸說她的。

母女倆結束了通話后,若晴歉意地對海銘鋒說道「海家主,我能不能先在外面打個電話。」

「大少奶奶請自便。」

他抱著兒子先進屋。

楊秘書是陪著若晴的,若晴也不避著她,馬上打電話給戰博。

電話通了很久,都沒有人接聽。

若晴一顆心提上來,戰博該不會是餓暈了吧?

她反覆地打著,接連打了四五次,戰博都沒有接聽。

他不可能不接她的電話,肯定是出什麼事了。

若晴恨不得變成孫悟空,一個跟斗雲就能回到戰博的身邊。

她改而打電話給戰亭。

戰亭此刻正和弟弟戰銘,妹妹戰寧,還有寧婉兒,幾個人在大哥的房前,輪番著敲門勸說,想讓大哥開門,就算不出來,好歹讓秦叔把飯菜送進去呀。

忽然接到若晴的電話,戰亭就像遇到了救星似的,趕緊示意弟妹倆先不要說話。

「大嫂。」

戰亭激動地叫著,「你可算來電了,快勸勸大哥吧,大哥都一天沒有吃喝了,也把自己鎖在書房裡一整天,我們擔心了。」

「我剛剛給你大哥打了四五次電話,他都不接聽,戰亭,我擔心你哥會不會餓暈在房裡?你們有他書房裡的鑰匙嗎?」

「大哥在裡面反鎖了門,有鑰匙也沒用。」

一天不吃不喝是不會暈的,但大家就是擔心戰博在裡面出事了。

「那,能把門撞開嗎?」

若晴憂心忡忡的。

楊秘書在她身後沉默。

戰總把她安排過來陪著若晴在東城散心,還好得很的,不可能暈倒,至於戰總不接若晴的電話,有可能是戰總的策略。

為了能把若晴接回去,戰總夠拼的了。

楊秘書打心裡羨慕若晴能得到戰總的真心對待,夫妻倆的感情也不是一開始這麼好,都是一點點地培養出來。

他們夫妻倆能培養感情,她和凌煜卻……

說好了,放棄凌煜的,不要想他了。

只是,她說了要放棄,凌煜似乎有所行動呢,對她的態度不像以前那樣冷漠,看她的眼神似乎帶著點點情愫。

當然,她楊秘書也不是呼之即來揮之則去的。

她說了要放棄,就真的放棄。

「大嫂,大哥的門是撞不開的。」

隨隨便便都能撞開,能叫門嗎?

若晴也是關心則亂,她著急地道「那怎麼辦?把門鎖撬開,拿電鋸把他的門鋸了?」

戰亭「……有點可行,我們試試,大嫂,你再打電話給我大哥試試。」

若晴嗯了一聲。

嫂倆結束通話后,戰亭臉色沉凝,對弟妹說道「大嫂說她打了幾次電話給大哥,大哥都沒有接聽,懷疑大哥在房裡出事了,會不會餓暈了?」

戰銘和戰寧都是一臉著急。

又束手無策的樣子。

寧婉兒對戰寧說道「阿寧,你去找戰奶奶哭呀,哭得撕心裂肺,把事情往嚴重里說。」

戰寧當即轉身就跑。 第2066章

「後來我又想,我好像小時候跟慕小一模一樣,所以慕青應該只是跟江鎮說換個名字。江鎮那人,對慕青對女兒根本不上心,根本就不會去管,女兒已經換了一個。」

慕安安皺了皺,「可,我為什麼會有八歲之前的記憶呢?」

「這個也可以解釋,畢竟現在連AI都能設計出來,肯定有辦法改變一個人的記憶,更何況我媽媽和外公又是研究這些的。」

慕安安輕輕緩緩的說着,把這些事都解釋了下來。

都沒有什麼BUG問題,都可以解釋的通。

至於醫院的DNA,只要想隱瞞這件事,慕安安是不管怎麼都不會驗出自己跟江鎮不是父女的關係。

「都過去了。」顧書卿安慰。

「可我想知道,我到底是誰?」慕安安說,「我到底是誰,要讓慕小用僅限的生命跟我交換,是誰要弄死我嗎?

或者說,我的身份存在,會是一個問題?」

慕安安說這些的時候一直盯着顧書卿,盯着顧書卿的表情變化。

仔細一分析慕青的信,是有問題的。

信息透露的太少。

如果只是單純這些東西,慕青不可能藏了十年才讓慕安安知道,裏面肯定有別的。

按照正常邏輯,?既然已經選擇告訴慕安安,慕小跟她交換,慕小是替她去死的,那肯定會解釋這件事。

但信里沒有。

慕安安唯一能想到,能動這封信的人,只有顧書卿。

可惜的事。

顧書卿道行深的很,永遠溫溫潤潤,讓人感覺不到攻擊感。

「我看過裏面的內容。」顧書卿說,「只是這樣。」

「你有沒有想過,有些事,可能慕青就不想讓你知道?」

「如果她不想讓我知道,就不會寫這封信,而且藏了十年。」慕安安直視顧書卿,「她算準了時間,把真相送到我面前。

她可能會覺得,如果她不說,?不會有人告訴我,全世界都會瞞着。」

「媽媽心疼我,怕知情人瞞着我,我連續自己是誰的知情權都沒了,所以才留了這封信。」

慕安安說此,手下意識用力捏緊了手裏的信封。

顧書卿沉默了片刻,才說,「那就慢慢調查,指不定能調查出什麼。」

慕安安蹙眉,不再多說。

她也拿不準,到底是不是顧書卿動的手腳?

「還有一件事。」顧書卿說,「宗政御和小九已經去機場了,準備回京城。」

慕安安心裏『咯噔』了一下。

顧書卿又說,「他走之前,讓我給你帶了兩句話。」

慕安安沒有說話,可捏著信的力道不斷加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