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戴著金色鹿角盔的洛基看著托爾,眼神之中卻有著一絲決然。

  • Home
  • Blog
  • 戴著金色鹿角盔的洛基看著托爾,眼神之中卻有著一絲決然。

「我不是你的弟弟,從來都不是。」

洛基的身影有些顫抖,臉上滿是痛苦與悲傷。

在這一千多年中,洛基都不知道自己是被收養的,但是眾神之父總是偏愛索爾,洛基安慰自己,我要堅強,托爾有爸爸,我有媽媽。

但是索爾就像是一顆溫暖的太陽,而洛基就是躲在陰影中的毒蛇。

「索爾,我的哥哥,我們身上,流著不同的血液。你是阿薩神族的王子,而我,只是一個冰霜巨人。」

洛基身上流露出的寒冰魔法的氣息,在寒冰之匣的幫助下覆蓋了彩虹橋。

「這?」

看著洛基熟練的使用著寒冰魔法,索爾的腦子有些宕機。

「無論如何,你都是我的弟弟,而現在我要注意你的一錯再錯。」

索爾搖了搖頭,不去想洛基的身份,現在的當務之急是阻止洛基使用彩虹橋毀滅約頓海姆。

雷神索爾揮舞著手中的妙爾尼爾,利用的強大的動能,將洛基連同自己給一起,撞出了啟動旋轉的彩虹橋發射器。

但是,這樣也阻止不了彩虹橋的能量爆發。

「哈哈哈哈。」

被索爾擊倒的洛基露出了笑容。

「你阻止不了了,索爾。」

ps:起風了,下雨了,何時能夠天晴呢。 「不,洛基,我可以阻止你。」

至尊商女千千歲 看著面前依舊在不停蓄能的彩虹橋,托爾牙關一咬,舉錘向腳下的彩虹橋能量傳輸帶砸了上去。

流光溢彩的橋面上上,瞬間就出現了一道道裂紋。

沉睡在床上的奧丁,此時也睜開了眼。

「沒用的,我愚蠢的哥哥。約頓海姆將會被徹底摧毀,冰霜巨人會成為歷史。」

索爾聽著洛基的話卻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一錘一錘的向地下砸去,沒有幾鎚子,就已經出現了一個裂坑出來。

重生巨星在劫難逃 洛基有些不敢置信索爾,他沒想到索爾竟然會幹出這樣的事。

「該死,如果你毀滅了這座橋,你將永遠都見不到她了!」

「對不起,簡。」

索爾沒有絲毫猶豫,用盡全力再次錘下去。

「轟。」

伴隨著轟鳴聲,這個將阿斯加德的威名帶到整個九界的裝置終於被摧毀。

瘋狂溢出的能量炸斷了彩虹橋,洛基和索爾被劇烈的爆炸引起的渦流吸了下去,墜向了彩虹橋下無盡的虛空。

突然,一隻手抓住了索爾的披風。

是奧丁,強行從奧丁之眠中結束的他拖著疲憊的身軀救下了自己的兩個兒子。

洛基抓著永恆之槍岡格尼爾看著上方的奧丁,有些委屈的說道,「我本來可以完成的,父親。」

奧丁看著洛基緩緩說到。

「不,洛基,你和我,亦或者是任何人都沒有權利去決定一個種族,一個星球的生死。」

洛基看著奧丁毫無感情的否定了他所做的一切,就像從前那樣。

而這淡然的表情,讓心中充滿委屈,雙眼泛著淚光的洛基徹底心涼。

洛基緩緩的鬆開了握住岡格尼爾的手。

「不,洛基。」

索爾察覺到了洛基的想法,他伸出左手想要抓住自己的弟弟。但是他失敗了。

洛基笑著落入了彩虹橋爆炸形成的蟲洞中。消失在九界之中。

看著洛基墜入虛空中的索爾自責的低著頭。現在的阿斯加德已經到了最虛弱的時候之一,失去了彩虹橋,阿斯加德對九界的掌控力將會迅速下降。阿斯加德以前的敵人也在虎視眈眈。

……

「薩諾斯大人,我們在黑暗象限外圍發現了他。」

暗夜比鄰星拖著洛基走向了薩諾斯的王座。

「一個冰霜巨人。」

烏木喉站在薩諾斯右手邊,看著洛基修長而乾枯的手指掠過洛基的胸口。

「大人,看來他還需要一點時間恢復。」

薩諾斯用手指摩擦著自己的大下巴。

「有至少3顆無限寶石在九界之內,現在,我們已經拿到了進入九界的鑰匙,現在需要做的只有等待。」

薩諾斯曾經也打過九界的主意,但是迫於符文王奧丁和歷代至尊法師聯手的威力,放棄了強行攻打的想法。畢竟身為永恆泰坦一族,薩諾斯最不缺的就是時間。

「暗夜比鄰星,你和亡刃看好這個冰霜巨人,他是重要的棋子。」

薩諾斯將洛基交給了暗夜比鄰星后,吩咐了一下,就進入了戰艦中。

他還要出征,糾正一顆星球的平衡。以及為他的愛人獻上禮物。

……

地球,新墨西哥州,雷神之錘收容基地。

「托尼,有什麼事?」

剛剛洗漱完畢,準備休息的邁克接到了來自托尼斯塔克的電話。

「邁克,過幾天我要去摩洛哥賽車,一起嗎?」

「摩洛哥?」

邁克驟然聽到這個地方還有些吃驚,畢竟托尼現在沒有了鈀中毒威脅,所以去摩洛哥賽車就很不正常。

「沒錯,我想去玩玩?」

「開賽車玩?你整天穿著你的鋼鐵戰衣在紐約飛來飛去的,還需要跑去摩洛哥賽車玩。」

「這不一樣,鋼鐵戰衣有賈維斯輔助,賽車可沒有。行了,我幫你安排了,到時候和我比一比。」

「行吧,還有什麼事嗎?」

「對了,關於羅斯的審判已經下來了,浩克會是史崔克的實驗體,而羅斯是為了保護紐約,憎惡是不幸被泄露的實驗藥物感染所至。」

「今天出來的結果?」

邁克有些好奇,因為這兩天一直忙著雷神這邊的事,所以沒有怎麼關注羅斯將軍,和史崔克的事。

「不,這是明天的結果。」

「明天,真是萬惡的資本主義。」

邁克的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面。

「我們都是資本家,邁克。」

「沒錯,我們都是。」

「對了,邁克後天的斯塔克工業博覽會你會參加嗎?」

「既然你誠心誠意的邀請我了,那我就去看看吧。」

掛斷了電話,邁克開始思考下一步的計劃。

接下來的所有部署都要圍繞著一個人,他就是洛基。這個帶著滅霸軍隊入侵地球的冰霜巨人。

邁克拿出一張本子開始寫寫畫畫,雖然說,雷神索爾的事件提前了幾個月,但是,復仇者聯盟一的劇情絕對會上演。

只要宇宙魔方在地球上,洛基遲早會過來。

這次雷神事件給邁克的收益並不大,第一他沒有推動事件的發展或改變,所以,系統可以竊取到的命運之力就越少,第二毀滅者也不是他幹掉的。也沒有完成什麼成就。

所以,這次的收入很不可觀。

……

就在邁克考慮計劃時,科爾森與尼克弗瑞也在通話。

「弗瑞局長,這次邁克的實力又暴露出了一部分,他有至少3套新的裝甲,並且可以使用一種被他稱為魔法的攻擊。」

「特工,那麼根據你的觀察,邁克能否加入我們的復仇者小隊。」

科爾森沉思了一會,開口說到。

「局長,我認為我們可以採取應對托尼斯塔克先生的預案。底線定位顧問或者合作者之類。」

「邁克愛丁森,想不到,他竟然掌握了這麼強大的力量。」

「局長,這次回去後會行動嗎?」

「邁克決定時間,他說還有很多東西他沒有發掘出來。」

「明白。對了局長,那個,隊長找到了嗎?」

聽著尼克弗瑞說完了正事,科爾森忍不住問道。

「我們已經排查了大部分區域,馬上就會有消息了,科爾森,準備好你的閃卡。」 「紐約的空氣真的不如新墨西哥州呀。你說對嗎,百合子。」

從神盾局的昆式戰機上下了,邁克伸了一個懶腰。

「邁克先生,需要我送你回家嗎?」

科爾森站在一邊問道。

「不用了,今天我要去趟公司,至於你們內部的事情,等我處理完公司的事後會聯繫你們的。」

邁克拒絕了科爾森的幫助,畢竟在紐約,汽車怎麼可能比摩托車快。

邁克掏出帝騎驅動器,將一張卡片插入驅動器。

「AttackRideMachineDecader」(攻擊駕馭,機械十年號)

一個由品紅色,白色和黑色組成的摩托出現在邁克身邊。

「這是?」

科爾森看著這憑空出現的機械十年號也只是驚訝了一下。

畢竟邁克的裝甲看起來都是由能量構成。

邁克等百合子也坐上摩托后,發動了機械十年號。

「那麼科爾森,再見了。」

說完后,邁克猛地一擰油門,機械十年號伴隨著轟鳴聲離開了機場。

「如果神盾局的人都能配上這種技術。」

科爾森不敢想象,這種將物質轉化成能量再轉化回來的技術對行動隊的提升非常巨大,但是也就是想想。畢竟這種技術也確實不適合被現在的神盾局掌控。更何況,邁克也不會將這項技交給神盾局的。

半個小時后,邁克的摩托車停下來愛丁森集團門口。

邁克一下摩托,機械十年號就轉化成了能量消散在空中。

「總裁,中午好。」

剛進門,前台的小姐姐就對著邁克打起了招呼。

邁克對他們點頭示意后就帶著百合子走向了自己的專屬電梯。

「哇,總裁越來越帥了。」

「跟在總裁後邊的那個是誰,總裁的女朋友。」

「不可能,她怎麼配的上總裁大人。」

「她配不上也輪不到你這個丫頭。」

邁克可以清楚的聽清她們的議論,但是倒也不會因此開除什麼的。畢竟只要她們工作不出岔子,議論他兩句他又不會掉塊肉。

「有什麼事嗎?」

伏案工作的艾薇娜聽到開門的動靜后沒有抬頭,只是開口詢問。

「我回來了。」

「回來就回來,我問你有什麼解決不了的……,等等,這個聲音。邁克?」

艾薇娜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剛開始還沒反應過來。

「是我,我回來了。」

邁克走到艾薇娜身邊,看著她桌上的文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