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房間外的客廳裏,老爺子等所有人都在,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唐小白幽幽醒轉,總算是恢復了正常,至少表面上魔主已經不在,而韓遙爲防止意外,又在其體內設下一道封印,他自信就算是九黎魔主的全盛時期,也不可能衝破。

  • Home
  • Blog
  • 房間外的客廳裏,老爺子等所有人都在,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唐小白幽幽醒轉,總算是恢復了正常,至少表面上魔主已經不在,而韓遙爲防止意外,又在其體內設下一道封印,他自信就算是九黎魔主的全盛時期,也不可能衝破。

雖然清醒了,但很可惜,唐小白的修爲大大減弱,恐怕一生無望突破聖極傲世訣的最高一重了,現在他的實力,只達到第三重,也就是他一開始的力量,就算如此,也幾乎人間無敵了。

又過了大概一週的時間,唐小白拜託韓遙幫忙復活白娘子和小青,二者被其收入了和劉詩藍的婚戒中,韓遙點點頭,接過戒指,說會想辦法,但她們本就不屬於這裏,或許可以在封靈圖中的世界,給予其全新的生活。

封靈圖中生世界,正是六界中最爲神祕的靈界,是當年韓遙心魔初生的時候,爲避免六界被聖仙帝所毀,這才把靈界化爲一圖卷軸,再由古靈帝親自鎮守。

楚雲皓返回了仙界,畢竟他可是唯一的仙帝繼承人,必須好好上課了,學習怎麼做好一個執掌者,一個真正的帝者。

瞳瞳也不在了,不過不是壞事,而是好事,她被閻鬼帝看中作爲鬼界執掌者,其實也是閻鬼帝本人要偷懶,被聖仙帝封印了這麼久,她早就不把鬼界當回事了,索性直接讓出去,現在正在鬼界,教導瞳瞳身爲帝者,都要做些什麼。

韓遙一家三口,也在人界暫時住了下來,其他五界都有了新的帝者,而唯獨人界還沒有,所以韓遙毛遂自薦,親自擔任此等重任,保衛人界平安。

轉眼一年後。

張若彤懷胎十月,爲唐家生了一個大胖小子,老爺子心中寬慰,一家人其樂融融,雖然不是初次當父親,但瞳瞳畢竟一開始就那麼大,跟現在的小娃娃可不一樣,一陣手忙腳亂,以後可有他受得了。

唐信也回來了,而且身邊還跟着一個女人,正是大神寨裏的久玲,當時她並沒有死,因爲跟着唐信的陰影,也就是葉秋的人,警告了樹神,讓它明白這裏不再安全,所以遠離大神寨,逃去一個島國,打算在那裏,好好辦一個饕鬄盛宴,吃個痛快。

而久玲也有了身孕,看模樣,也快要生了,與唐信一起面帶微笑,看着醫院裏,唐小白忙上忙下的伺候若彤,不時一起傳出笑聲,由此,唐門也總算是家和萬事興了,這天晚上,韓遙剛剛跟女王大人冥噩做完遊戲,沉沉睡下,不知覺中,再次睜開眼,竟然來到了仙界。

仙鶴鳴啼,鳥語花香,仙霧繚繞中,一座小亭子裏坐着溟天尊,也可以說是溟天帝,韓遙好奇的走過去,一屁股坐在對面,說道:“你這是幾個意思,大晚上不睡覺,到我夢裏幹嘛?”

溟天帝微微嘆了口氣,隨手變出一紙卷軸,遞給他說道:“大事不妙了,六界恐再生危機,一切必須由你來拯救。”

韓遙瞪大眼睛,莫名其妙的看着卷軸,臉色變得無比誇張,駭然的說道:“你告訴我,你只是在開玩笑?!”

溟天帝默默的搖搖頭,說道:“我倒真想這只是一個玩笑,但它確實不是,雖然我也覺得不可思議,但其中經過,還必須由你來探索,之後再詳細告訴我,我可以載入天書之中。”

韓遙猛然放下卷軸,嚴肅的臉上,突然樂開了花,嘻嘻笑道:“沒想到啊,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次神界之行,或許會很有意思,我很是期待哦。”

……

(異宴系列第一季 完!) 嬴政哈哈一笑,暗自得意,命令嫪毐將呂不韋罪行一一寫下,並且之後昭告天下,將嫪毐全家三族人全部殺死,又殺太后所生二子,最後把趙太后遷到雍地居住。

小蘿莉見此不由得言道:“既然已經伏法,又何必將他們趕盡殺絕呢?”

嬴政冷笑一聲,說道:“孤祖龍做事,早已天下皆知,若是心慈手軟,恐被呂不韋發現異常,這也是不得已而爲之的。”

小蘿莉默默的點點頭,不再說話,而嬴政返回宮裏,召呂不韋覲見,不多時到來,雙膝跪地,高呼萬歲,面色不見異常,緩聲說道:“不知陛下喚微臣前來,所爲何事。”

嬴政微微擺手,輕聲說道:“愛卿平身,此次找你前來,的確有一些事情要問你。”

呂不韋躬身站立,說道:“陛下請問,微臣定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很好,最近嫪毐與太后一事,想必你已經知曉了吧。”嬴政低着眼皮,微微打量着呂不韋,沉聲說道。

“回稟陛下,微臣知曉。”呂不韋眉毛一挑,高聲言道。

“即如此,你可有什麼想說的。”嬴政在王座上,挪動了一下屁股,換個舒服的坐姿,繼續說道。

呂不韋聞言笑道:“陛下,嫪毐這種奸佞小人,實在罪該萬死,微臣並無言說。”

“很好,你可知道嫪毐在臨死前都說了什麼,他說…這一切都是受你指使。”嬴政開門見山,話語中不見絲毫殺氣。

呂不韋心中一跳,猛然驟緊,擡眼直視嬴政,繼而再度低身說道:“望陛下明察,實乃誣陷。”

“沒錯,寡人也是這麼認爲的。”嬴政哈哈一笑,拍案而起。

呂不韋嚇了一跳,莫名的看着嬴政,不解道:“陛下?”

“相國呂不韋,寡人當然知曉你是被誣陷的,你找來門客嫪毐,試圖引誘太后,其中伎倆,寡人怎會不知,你以爲可以瞞天過海,實則嫪毐是寡人故意送到你面前的。”嬴政一步踏下王座,站在呂不韋近前。

“這…陛下何出此言,微臣實在困惑不已。”呂不韋腦門落汗,暗自慌神,莫非這一切都是秦王早就安排好的,這怎麼可能!

“之所以說你是被誣陷的,則是因爲,誣陷你的人,正是寡人啊。”嬴政呵呵一笑,上前一拍呂不韋肩膀,讓其嚇得渾身一激靈。

“陛下真是說笑了,微臣根本聽不懂其中含義,況且陛下有何理由,要置微臣於死地呢。”呂不韋不敢動彈,任由嬴政的手掌搭在自己的肩上。

“因爲什麼,你比誰都清楚,雖然嫪毐是寡人的狗,但他欺辱太后是真,所以必須得死,這一切都是爲了扳倒你相國大人啊。”嬴政轉過身去,背對着呂不韋。

“衆多大臣爲你求情,寡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放過你,但厚積薄發,這一天遲早要來。”嬴政攤開雙手,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

呂不韋站在嬴政背後,微微冷笑,言道:“陛下真是好心計,不愧是一代君主,歷史先河後輩,恐無人可以將你超越,不過你自作聰明,這大殿中空無一人,就算微臣得死,但要拉你墊背,似乎也不是不可能吧。”

“非也,呂不韋,你當真以爲可以對付得了寡人嗎。”嬴政轉過身來,直視呂不韋雙眼,其中無窮殺意,沖天而起,整個大殿搖搖欲墜,恐怖如斯。

呂不韋大驚失色,疾呼道:“陛下怎會有如此氣勢,你明明只是個頑童,廢物,絲毫武功不會纔對啊!”

“非也,非也,其實寡人的武功,早已登峯造極,隱瞞了這麼久,終於可以盡情的釋放出來了。”嬴政哈哈大笑,不免很是得意。

天羽空間中,小蘿莉微微撇嘴,出聲言道:“要不是我,你哪來的高深武功。”

“萬沒想到,陛下城府如此之深,看來果真是已成定局,微臣是徹底敗了。”呂不韋后退一步,悵然若失。

嬴政表情慢慢嚴肅起來,沉聲喝道:“來人啊,將呂不韋打入天牢,飲下毒酒,往生去也。”

呂不韋不作反抗被侍衛押走,不多時有一位青年男子前來,雙膝跪拜,說道:“陛下,恭喜陛下剷除奸佞呂不韋,實在可喜可賀。”

“李斯,你之前做的不錯,找來嫪毐此人,可謂功不可沒,下去領賞吧,而且,相國之位,也當非你莫屬。”嬴政微微瞥了一眼李斯,緩聲說道。

“謝陛下,微臣告退!”李斯暗自竊喜,躬身後退着離開大殿。

大殿之中再度空無一人,嬴政嘆息了一聲,緩緩說道:“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大秦朝終於要崛起了,整個天下,必將落入寡人之手,這片土地,只能有我一個王。”

……

王宮大殿,嬴政端坐於王座之上,看着下方衆臣,沉聲說道:“寡人決心逐鹿天下,將國土統一,以免日後戰火讓百姓再遭荼毒,倒不如一次性滅掉六國,流血犧牲在所難免,但這都是爲了以後能更好的生活,衆位愛卿有何高見。”

李斯這時上前一步,拱手說道:“回稟陛下,微臣以爲,六國之中,屬韓國國力最小,實力最弱,而且距離我國最近,可以率先將之吞併。”

“陛下,此事不妥,韓國年年向我國納貢,本就交好,不宜大動干戈,倒是附近的趙國,常與我國有嫌隙,首要目標,爲趙國再好不過。”韓非上前一步,躬身說道。

兩兩相對,互不相讓,一時間朝堂鬧作一團,嬴政微有不耐煩之意,伸手製止,言說道:“二位愛卿,皆言之有理,韓國自然是最容易對付的,然而趙國勢力龐大,也的確有所牽制,這實在是讓寡人爲難。”

“不如這樣吧,我們首先進攻趙國,讓其疲於奔命,無力救援韓巍,到時矛頭所指,除掉韓國,也就顯得更加容易些,不然的話,貿然進攻韓國,以趙國的勢力,若加阻撓,肯定傷亡慘重。”

“陛下聖明。”衆臣無異議。

公元前236年,秦國大舉進攻趙國,期間趙國負隅頑抗,但也同時削弱了他們的實力,再最要緊關頭,秦國矛頭改道,攻打韓國。

韓國爲求一線生機,打算割地向秦求和,奉獻出南陽全境,但嬴政的戰爭計劃已經啓動,是不可能停止的,對於韓國的示弱,嬴政言道:“小子,我要的可不只是南陽,而是整個天下,韓國必須消失。”

韓王安垂頭喪氣,拂袖說道:“秦王如此心狠手辣,日後定當陷入萬劫不復之境地,你遲早是會後悔的。”

嬴政哈哈一笑,說道:“寡人不可能後悔,反而會受人尊敬,天下一統,不過是早晚的是,以前無人可做,而寡人祖龍,卻要做這第一人。”

“秦朝成爲大地主宰,並無不可,你何必要趕盡殺絕,滅我國土,我已有意投誠,爲何不給機會。”韓王安不斷的掉眼淚。

“你想知道原因嗎?”嬴政拿眼瞥了他一下,冷笑道。

韓王安擡起頭來,好奇道:“我當然想知道,明明可以不費兵卒,就能拿下韓國,爲何還要命令手下,滅掉韓國。”

“這一切都是因爲你。”嬴政伸手一指韓王安,令其百思不得其解,卻聽其繼續說道:“因爲你實在是太醜了,寡人看的厭煩,怎麼可能接受你的投降。”

“你竟然這般侮辱與我,實在欺人太甚,我跟你拼了!”韓王安面部青筋暴突,嗚呀呀叫喊着衝上前,卻被嬴政一腳踢翻在地。

“將韓王安帶下去,趙國之戰迫在眉睫,莫要耽擱,立即起兵!”

……

公元前228年,秦將王翦大破趙軍,俘虜趙王遷,這場戰役久日不下,各國損兵折將,秦軍所向睥睨,轉戰場,進攻魏國。

此時嬴政喚來王翦之子王賁,言道:“你爹昨天痔瘡犯了,不得已之下,所以派你去攻打魏國首都大梁,你可去得。”

王賁很大氣,高聲回道:“陛下請放心,區區一座孤城,微臣頃刻間拿下,送到陛下手中。”

“哎,這麼大一座城,寡人可拿不動,如此甚好,寡人看好你喲。”嬴政默默的點點頭,擺手讓其趕緊去。

待到王賁離開後,嬴政徑直來到羽毛空間之中,見到小蘿莉,嬴政不免感慨:“想當初,我們初遇之時,都還是孩童,萬沒想到時光荏苒,我已經年紀不小了,然而你卻依然一副小女孩的模樣,實在讓人羨慕啊。”

小蘿莉哼了一聲:“你怎麼能和我相比,我可是神仙,是不死不滅的。”

嬴政眉頭緊皺,呵呵一笑說道:“現如今六個願望,還剩下一個,六國一統,已經進行一半,餘下不足爲懼,這個願望,我一直未曾開口,就是希望你能夠多陪伴我一些時間。”

“你怎麼變得這麼正經了,你現在跟以前不一樣,變了好多。”小蘿莉嘆了口氣,當時的傻小子,今日卻成了逐鹿天下的暴君,自己幫助他到底是對還是錯。

“是啊,是人都會變的,不變的乃是我帥氣。”嬴政微微仰頭,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

“你以前那麼醜,要不是我,你會這麼有男子氣概嗎,不要再自戀了。”小蘿莉表示無語,這副不要臉的勁頭,倒是跟以前一樣。

……

公元前223年,楚國滅。

公元前222年,燕國滅。

公元前221年,齊國滅。

今年嬴政已經39歲了,要做天下的男人計劃,圓滿結束,天下一統,秦朝建立,嬴政認爲自己的功勞勝過之前的三皇五帝,採用三皇之‘皇’、五帝之‘帝’構成‘皇帝’的稱號。

秦朝愈加壯大,地方上廢除分封制,代以郡縣制,同時書同文,車同軌,統一度量衡。對外北擊匈奴,南征百越,修築萬里長城,修築靈渠,溝通水系。

但也同時,嬴政的頭髮白了,身子弱了,年紀越來越大,小蘿莉始終伴隨着他,因爲還有最後一個願望沒有完成,嬴政覺得現在是時候了。

將皇位傳下,他率領一支人馬,向東而去,尋得一風水寶地,獨自一人站在小亭中,嬴政微微嘆息,言道:“要想長生不死,果真要如此才行嗎。”

小蘿莉的身影出現在嬴政的身邊,點頭沉聲說道:“此祕法我從未施展過,其中害處頗多,我也不甚瞭解,這最後一個願望,你真的想要長生不老嗎?”

嬴政眼眶泛淚,輕聲說道:“沒錯,我不想死,尤其是在看着你的時候,這種慾望更重,願望完成之後,你會去哪裏,我們以後還會不會再見面。”

“不知道,如果成功的話,或許千年之後,我們還能相見,但那時必定物是人非,你的脾氣也需要改一改了。”小蘿莉擡頭看着嬴政,其中涵義,顯而易見。

“千年的時間,足以改變人的所有,可是我不確定,到那時候,我是什麼樣子。”嬴政望着前方一片原野,不覺心曠神怡。

“你身上戾氣太重,我必須找到世上至邪至聖之物,來鎮壓你,時機一到,你自然就可以重生。”

“時間不早了,我們開始吧,希望你之後不會忘記我,我會再來找你的,不管未來變成什麼樣,我們是永遠不會變的。”嬴政口中說着話,眼睛中卻透露出別樣的情緒。

小蘿莉施法,從異空間中,抓來了四大凶獸,窮奇、混沌、檮杌、饕鬄,以它們之力,來鎮壓嬴政,士兵建造了一座古墓,並沒有多麼複雜,簡簡單單。

嬴政陷入沉睡,被封鎖於棺槨之中,等待下一次的醒來,小蘿莉伴隨着羽毛飛向遠方,她心裏知道,現如今的嬴政已經不是剛開始時的傻小子了。

或許千年後再見,會是另一番場景,嬴政身上的戾氣,足以將他吞噬,這最後一個願望,原本可以幫助他驅逐戾氣,安養晚年,但嬴政的野心之大,超乎想象,就算如今老了,也不會放棄人生大業。

輾轉一個千年過去,羽毛重現人間,一位青少年無意中,看到了它,同樣是見羽毛漂亮,好看,想要將它送給母親,從而又結下了一段世緣。

此子名爲:李世民… 2016年12月22日,世界爆發了一場空前的災難,天空下起黑色的雨,雨水滴到生物身上,竟然引發異變,人類、動物、植物瞬間開始腐爛,變成了見人就吃的恐怖喪屍。黑雨整整下了一天才停止,一天之間地球上百分之七十三的人類變成喪屍,只有當天沒出門的人避過了災難,但也是另一個災難的開始,一時之間地球變成了人間煉獄。

距離末日爆發三天後,位於華夏SY大學,校內男生宿舍裏半躺着一位青年男子,只見其腹部有一處極其滲人的傷口,看樣子似乎被什麼利器所傷。

“我要死了嗎?”男子視線逐漸模糊,身體的疼痛已經感覺不到了,男子名叫夜焱,是SY大學的一名普通學生,下起黑雨的時候,正巧在宿舍裏睡覺,幸運的避過了災難,然而一覺醒來,卻發現學校裏空無一人,正自好奇人都哪去了?站在樓上無意之間向下瞥了一眼,目光卻再也收不回來。

夜焱看到一隻…不,是幾十只渾身腐爛,散發惡臭,其長相又酷似人類的東西,那玩意兒怎麼跟M國電影裏的喪屍一樣,到底怎麼回事?

不容夜焱細想,喪屍也發現了他,紛紛張開血盆大口,發出恐怖的叫聲,突然喪屍中跳出了一隻體型猶如虎狼一般,卻又枯瘦如柴,只有幾縷肉絲掛在身上,渾身長滿倒刺的怪物,怪物大吼一聲,一躍而起攀上牆壁,直朝夜焱撲來。

夜焱大驚失色,轉身就要跑回宿舍,正要把門關上的一剎那,一隻鋒利的爪子瞬間抓破了他的肚子,痛的大叫一聲,夜焱奮力關上門,把門邊上的櫃子弄倒,堵住了宿舍門,劇痛之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自己的腸子在外面露着,夜焱不由面露驚恐之色,直接暈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