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所以,兩人都知道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腦子和智商到了什麼水平,再加上各自的智能生命分析,很自然地就能辨別出對方是不是那個人。

  • Home
  • Blog
  • 所以,兩人都知道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腦子和智商到了什麼水平,再加上各自的智能生命分析,很自然地就能辨別出對方是不是那個人。

太陽鈴:“玄壁,好久不見。”

玄壁:“呵呵,鈴子,是好久不見了。差不多三年了吧,現在還好嗎?”

太陽鈴:“我還好,你呢?”

玄壁:“我?差不多吧!知道流星的下落不?”

太陽鈴:“沒有,一直都沒聯繫。這個地址是中子星給你的吧?”

玄壁:“是呀,那小子的確是挺努力的!”

太陽鈴:“呵呵,那你準備怎麼辦?要尋找流星?”

玄壁:“這個暫時也急不來,我們的力量太弱了!”

太陽鈴:“知道他的下落?”

玄壁:“應該是在龍穴裏面吧。”

太陽鈴:“哦,那你有什麼打算?”

玄壁:“不知道,感覺那小子雖然被關着,但再怎麼也是個國寶級人物,應該不至於太苦!”

太陽鈴:“呵呵,那到是。”

玄壁:“恩,你有沒有想過把那個智能發佈出來?”

太陽鈴:“想,但是做不到。”

玄壁:“我也是,這輩子真的是憋屈,本以爲自己可以侵入A國國家安全局已經夠厲害了,卻沒想到,最後自己還是走在別人的腳後跟上!”

太陽鈴:“呵呵,那有什麼辦法,我們畢竟是個人力量,別人可是團體國家的力量。”

玄壁:“難道就這樣躲着?我們三人就你腦袋你注意要多些,不如你想想我們該怎麼辦?”

太陽鈴:“我正在建立一個智能生命的樂園。”

玄壁:“是麼?準備形成第四個勢力?”

太陽鈴:“算是吧,我們需要自由地個人的平等的勢力,如果可以,我希望我組建的將成爲另一個‘黑客聯盟’。”

玄壁:“這想法不錯,算我一份!”

太陽鈴:“當然,你的防禦力可是相當強悍的,可以將我們的樂園建得更加牢不可破!”

玄壁:“呵呵,這個可是我的本職工作。”

太陽鈴:“很好。”

玄壁:“什麼時候讓我見識一下你的樂園?”

太陽鈴:“你現在就可以去。地址我可以發給你。”

玄壁:“很好。”

太陽鈴:“還有什麼事?”

玄壁:“我們有必要見個面不?”

太陽鈴:“呵呵,有必要嗎?我又不是美女!”

玄壁:“我到是期待……”

太陽鈴:“好了,就到這裏,我下午還要陪我老婆逛街呢。”

玄壁:“好的,暫時就這樣吧。將你的樂園地址給我。”

太陽鈴:“沒問題。”

蕭揚打完字,吩咐道:“熊貓,把寵物樂園的地址發給他,同樣用上加密鎖。”

熊貓:“好的,需要給他們權限嗎?”

蕭揚聞言,想了想,說道:“先給他們三星級權限,至於其他的以後再說。”

熊貓:“是,首長。三星地址加密中……加密完成……發送密文……發送完成。”

太陽鈴:“好了,地址已經給你了,需要我們的聯絡密碼解密,你自己搞定!就說到這裏吧,有事再聯繫。”

玄壁:“好的,沒問題。”

太陽鈴:“那我斷線了。”

玄壁:“好的。”

蕭揚吩咐道:“熊貓,斷開網絡連接。”

熊貓:“是,首長。”

一斷開網絡連接,蕭揚便急切地問道:“怎麼樣?查出他在什麼地方沒有?” 2005年11月16日 晴 星期二

蕭揚:“怎麼樣,查出他在什麼地方沒有?”

熊貓:“沒有,對方同樣有智能體防護,防禦力極其強大,所以,我無法攻進他的防禦系統。而且,對方的智能體屬於網絡進化型智能體,剛纔他的動作已經引起了網絡中的監視器反應,所以,我無法再進行追查。”

蕭揚:“那他有沒有被監視器發現?”

熊貓:“應該沒有,對方的智能體擁有比較高級的防護層,安全度在六星級左右,監視器無法追查到他的。”

蕭揚點點頭:“恩,好的。就這樣吧,給我時刻注意網絡中的反應,他有什麼消息就給我打電話,還有關於寵物樂園的事情,你也要照看着。”

熊貓:“是,首長。”

蕭揚想到什麼,又問道:“對了,那個遊戲製作得怎麼樣?”

熊貓:“報告首長,遊戲製作的第一個階段已經完成,正在進行第二個階段。”

蕭揚聞言,一時來了興趣,說道:“第一個階段?意思是說現在已經可以開始玩了?”

熊貓:“首長,遊戲第一階段是可以投入運營,但是,如果你將服務器組投入運行的話,我們將無法利用服務器組設計遊戲,所以……”

蕭揚聽了,一時也知道熊貓要說什麼,遂道:“好了,反正你跟那條蛇努力點設計,爭取在今年完成。”

熊貓:“是,首長,初步估計,遊戲的設計時間將達到三個月,如果可以讓您的朋友的那個智能體加入的話,我想……”

蕭揚搖頭,說道:“不行,現在我也不知道他的情況,所以,我們不能相信任何人,所以,你就不要打他的注意了。沒看到我們都在互相追查對方的底細麼,所以,千萬不要報着那種想法,還有,那給寵物樂園的權限,我說給幾級就是幾級。設計遊戲和裏面那條毒蛇都給我藏起來。”

熊貓:“是,首長。”

蕭揚又吩咐了熊貓一些事情,便將電腦提着走下樓去。

胖子坐在凳子上,看着電腦,說道:“小烏龜,查到他的行蹤沒有?”

小烏龜一陣害怕,說道:“對方的智能體非常強悍,差點攻破我的防禦。我們沒被查到都已經是萬幸了,長官!”

胖子聞言,一陣驚訝:“小烏龜,你開玩笑吧,你的防禦可是我的獨家法寶,怎麼可能那麼容易被攻破!”

小烏龜:“他的攻擊力極其強悍,而且,更恐怖的是他根本沒有出真身,假設出真身的話,我想我根本就逃不掉。而且,網絡中有監視器,我的劇烈運動使那些監視器起了反應,然後我們兩個都撤出了。”

胖子:“你的意思是監視器對他沒有作用?”

小烏龜:“他根本沒出真身,僅僅是運用的處於一流黑客級的攻擊程序和滲透程序,不過這兩個程序都被他進行了優化改進,性能上完全可以和智能體相比。可以做個比喻,他用的是一把槍在跟我的手拼命。”

胖子:“你的意思是說那個智能程序還能自己使用程序來進行攻擊?”

小烏龜:“恩,就是這個道理!”

胖子立時一陣叫罵:“真他媽的見鬼了,太陽鈴這個傢伙怎麼總是這麼變態!”

小烏龜:“長官,他很變態嗎?”

胖子:“非常變態,以前他坐的什麼攻擊軟件就是所謂的自動化,他自己就坐在那裏直接啓動程序,輸入要攻擊的目標,然後直接等待結果就可以了,而每次我們都拼死拼活地人工操作,到最後,還得求爹爹拜奶奶地讓他把他坐的軟件共享給我們。有一次我和流星一起去攻擊他的電腦,卻直接被一個防火牆給攔了下來,害得我們在那裏等了半天,最後才發現他就在旁邊,見我們累了纔對我們說話……反正這傢伙的確是個變態,現在弄個智能體出來居然還可以自己編程序,那不是他想要多少智能就有多少智能了?”

小烏龜:“這應該不可能,智能體制造智能體的條件相當苛刻,那是智能技術的一大難題,你不也在研究如何將智能體進行繁衍嗎?”

胖子並沒有覺得小烏龜的話對自己是一種安慰,口中喃喃說道:“不行,絕對不能落後了,落後就要捱打!小烏龜,你也給我學習使用軟件……”

小烏龜:“長官,這個,恐怕比較困難!”

胖子吼道:“什麼叫比較困難!別人能學的你也可以!給我學!”

小烏龜非常委屈地“哦”了一聲。

胖子看着小烏龜,很無奈地說道:“反正你給我學就是了,對你沒壞處,對了,把那個地址哪來解密,看看到底在哪裏,有空你去看看,回來給我彙報。”

小烏龜:“是的,長官。”

蕭揚回到寢室將電腦放好,然後直接出了寢室,給葉風鈴打電話……

好一會兒葉風鈴才接電話,“喂……”

蕭揚說道:“風鈴,是我,在幹什麼呢?”

葉風鈴說道:“我們都在車上了,你這麼長時間都不給我回電話,我以爲你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寢室幾個也急,所以,就不等你了。”

蕭揚:“哦,那樣呀,那你們好好玩。那我就不去了。”

葉風鈴遂道:“好的,那你就忙你的事吧,晚上回來給你打電話。”

蕭揚笑了笑,說道:“好的。”

各種短篇微型故事 “那拜拜。”

“恩,拜拜。”

掛掉電話,蕭揚還真的是不知道該去哪裏,想了想,蕭揚又折回去拿電腦,帶着電腦出了學校,直奔自己買的房子而去。

葉風鈴掛掉電話,旁邊的公孫紫軒問道:“蕭揚打來的?”

葉風鈴點點頭,“恩,我叫他別來了,反正我們都出來了。”

公孫紫軒笑了笑,說道:“恩,那也是。你們也得注意點,別天天纏在一起,聽說日子久了會倦的,適當的距離開始產生美哦。”

葉風鈴笑了笑,說道:“知道了。”

公孫紫軒點點頭,望着窗外,也不知道想些什麼,一時走神了。

葉風鈴看着她,再看看後面的李月婷和公孫紫若,心裏不禁泛起了一陣無奈。窮人爲了錢而奔波,但是他擁有自由,富人爲了錢而奔波,他身不由己,貴人爲了名聲而奔波,他欲罷不能,皇帝爲了江山而奔波,他不得不爲。每個人,總是充滿着自己的無奈。也許,家庭的富有也並不能代表幸福,因爲,這個家庭同樣也代表着許多身不由己!

葉風鈴突然之間,也想到了很多,如果自己不是遇到了蕭揚,如果,自己不是遇到了疼自己的哥哥,如果,自己不是擁有那麼有勢力的爸爸……那麼,自己的命運是否會和李月婷一樣呢?

李月婷雖然很受自己的爺爺疼愛,但是畢竟她是一個私生女。她的命運完全掌握在他的父親,現任的李家家主手裏。雖然他的親生父親很疼她,但是她父親的正牌妻子並不疼她,反而是百般的刁難她……

現在,沒有經過李月婷的同意,已經幫她定下了一門親事,雖然這門親事也並不是那麼差,畢竟是門當戶對,男方也是個有才有能力的男人。但問題是,現在已經是戀愛自由了,爲什麼李月婷的婚事仍然不能自己做主呢?難道,她不能有自己喜歡的人嗎?

現在,李月婷很傷心,完全沒有了平時的活潑可愛,沒有了平時的熱情。衝動的她現在完全平靜下來,彷彿天要塌下來似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