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所有人都在關注附近的一切,留意天地的變化,萬物的動靜。

  • Home
  • Blog
  • 所有人都在關注附近的一切,留意天地的變化,萬物的動靜。

整個水靈島就像是活了一樣,萬物萬靈都在顯化神跡,釋放出不同的氣息,彼此交織一體,以于飛為中心。

狂風開始呼嘯,氣流開始匯聚,一個看不見的巨大漩渦正在形成,讓人心神偏離,朝著漩渦中心飛去。

那是一種很可怕的事情,三個小世界的高手紛紛後退,不敢靠近。

火龍也衝天而上,位於數百公里之上,不願被捲入其中。

衛夫人、迪絲雅、蘇靈月迅速匯合,匆匆退到兩百裡外,依舊擺脫不了那種心靈的束縛力。

「快走,于飛這樣子根本不需要我們保護,誰也不敢靠近。」

迪絲雅大聲提醒,三位美女迅速遠離,可不管她們退到多遠之外,那股心靈束縛力反而越來越強烈。

除了不斷移動之外,根本就不敢停止。

武帝、天斗星君、麻衣鬼道等人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七大高手都在不斷轉移方位。試圖擺脫那種心神吸引力,但只要在這水靈島上。就根本無處可避。

究其原因,于飛在這島上衝擊先天二重境界,整個島嶼都屬於他的控制範圍,根本就避無可避。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整個天地都在顫抖,感受到了于飛的神威,慢慢的朝著他屈服,想要化為于飛身體的一部分。

風王結界 突然。一道炸雷從天而降,那是天劫來襲。

每一個衝擊先天二重境界的高手都要遭遇天劫,這是大道的規則,不容許有人擁有駕馭天地的神力。

很多高手在這一關都死於天劫,唯有闖過去才能真正成為天地的主人。

于飛引發的天劫駭人驚魂,各種神雷如暴雨傾盆,一直持續了三天三夜。這簡直是聞所未聞的事情。

用衛夫人的話說,她當年衝擊先天二重境界,天劫僅僅持續了半個時辰,也就是一個小時左右。

其他高手即便有所差異,估計也不會太大。

像于飛這種,光是天劫就持續了三天三夜。這簡直就是妖孽。

天劫持續越久,說明大道對於飛的限制越大。

反之,于飛一旦闖過去,他的成就也越大,絕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提並論。

天劫之後。事情並沒有完結。

于飛的道路與常人不同,他在衝擊先天二重境界時。情況也複雜很多倍。

前一次,于飛從後天九重步入先天境界,耗時兩個月。

這一次用不了那麼多時間,但也耗費了九天九夜,這是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的事情。

駕馭天地就是與大道為敵,那是一場戰爭,大道會發起各式各樣的攻擊。

每一個闖關之人都必須接下這些攻擊,直到大道臣服,認同了你的身份,你才具有駕馭天地的能力。

通常情況下,衝擊先天二重境界的高手,即便順利成功,也會變得很虛弱,因為那會耗盡畢生之力。

而後,需要認真鞏固,吞天噬地,不斷提升自己的修為與戰鬥力。

這是正常途徑,但于飛顯然不同,他在事先就吞噬了武烈聖皇、楊天、白鶴聖尊三位先天二重境界的高手的畢生精髓,一直無法完全煉化吸收。

如今,順利晉陞先天二重境界,雖然耗損很大,卻也讓他趁機將三大高手的畢生精髓吸收煉化。

因為有火龍守護,外加衛夫人、迪絲雅、蘇靈月等人的防禦,于飛晉陞先天二重境界並沒有受到干擾,他也不急於馬上現身,把所有精力都用來煉化吸收,提升修為實力。

邁過那道坎,于飛就步入了一個全新的領域,可以容納天地,自然也就可能將以往無法煉化吸收的一身精髓全部融入經脈之內,從而迅速提高修為境界。

自從進入葬龍絕地,于飛一路走來吞噬融合了太多東西。

大部分都已經吸收消化,但實際上轉化率並不高。

眼下,于飛進入先天二重境界,修為實力又達到了一個新的起點,回過頭來重新淬鍊,效果自然比以往好上百倍。

深谷之中,神光沖霄,靈氣灌頂,整個水靈島上,三分之二的靈氣都匯聚於此,供于飛享受。

虛空中,那股心靈束縛力已經消失。

三個小世界的七大高手面色陰沉,都預感到了形勢不妙,各自在思索對策。

于飛在歷時九天九夜之後,整個人破土而出,飛上雲霄,全身光環纏繞,正好落在火龍的背上。

那一刻,天地動蕩,山河咆哮,于飛將萬物踩在腳下,大有會當臨絕頂,一覽眾山小的豪情萬丈。

于飛的氣質有了一些變化,霸氣飛揚,一如既往,整個人更加神秘,更具魅力,更讓人看不清。

金色的眼瞳,洞穿人心,閃爍的靈紋遍布他的全身,一道道光環纏繞在身外,那是先天殺陣融會而成,具有超級恐怖的威力。

九天九夜,于飛晉陞為了先天二重境界,一出現就擁有先天二重境界中前期的修為實力,這一點讓所有人都感到吃驚。

一般剛晉陞先天二重境界,都只是初期境界,修為還不夠穩固,或是實力還不算強大。

但于飛明顯不同,他煉化吸收了武烈聖皇、楊天、白鶴聖尊三大高手的畢生精髓,致使他修為暴漲,雖然僅僅只是先天二重境界的中前期,卻足以匹敵先天二重境界的後期強敵。

立身火龍背上,于飛傲視寰宇,那種不可一世的霸氣,連武帝與天斗星君都感到震驚。

衛夫人、迪絲雅、蘇靈月激動無比,臉上充滿了喜悅。

麻衣鬼道、亂天候、黑煞神、長風居士則臉色陰霾,恨意驚人。

凌傲雪表情古怪,說不出是嫉恨還是驚嘆,于飛給了她太多的驚訝,兩人有著相似的體質,但她卻已經被于飛甩得越來越遠了。

好強的女人有個特性,比較喜歡強勢的男人。

于飛越強,凌傲雪在嫉恨的同時,也會慢慢喜歡上他,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道心種魔與魔心種道是彼此吸引的體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是註定的宿命。

于飛環顧四野,凌厲的眼神掃過在場的高手,在天斗星君、武帝、凌傲雪身上停留得稍久,顯然這三人才是于飛最在意的。

黑煞神怒哼一聲,拉著麻衣鬼道離去,顯然不想在這時候招惹于飛。

天斗星君與武帝也雙雙離開,彼此之間沒有一句話,對於既定的事實只能無奈接受它。

于飛沒有攔截,這還不是最佳時機,他打算從湖心宮殿之內出來后,再考慮逐一剷除島上的強敵。

于飛拍拍火龍,給予了讚美,隨即飛身而下,來到了衛夫人、迪絲雅、蘇靈月身旁。

于飛一把將衛夫人摟入懷中,給了她一個深情的擁抱。

然後是蘇靈月,最後輪到了迪絲雅。

面對於飛的擁抱,迪絲雅表情有點尷尬,但還是欣然接受,因為她從於飛的眼中看到了真摯的目光。

于飛緊緊摟著迪絲雅,在她嫩滑的臉上親了一下。

「答應我,永遠留在我身旁。」

迪絲雅身體微顫,低吟道:「不答應,你會罷休嗎?」

于飛笑道:「不會。無論如何,這輩子希臘女神都是我于飛的。」

迪絲雅複雜一笑,輕輕推開于飛,離開了他的懷抱。

蘇靈月放出了百花仙子們,大家都一擁而上,于飛一個接著一個給予擁抱,與大家分享喜悅,慶賀這一次的成功。

許久之後,蘇靈月說到了正題。

「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于飛笑道:「地靈曾說有辦法讓我進入湖心的宮殿,可以在裡面呆上三天內,那裡面有我需要的修鍊之法。我打算出來之後,再找幾個小世界的敵人算賬。」

眾女聞言大喜,想不到地靈竟然有這種辦法,簡直意想不到。

為了抓緊時間,于飛喚出地靈,開始詢問進入湖心宮殿的方法。

地靈笑道:「方法就在你身邊,只是你忽略了。」

公孫劍舞問道:「什麼方法?」

「葬龍絕地藏龍圖。」

于飛一愣,這才發現自己真的忽略了。

「憑藉藏龍圖就能不受先天神獸的攻擊,順利進入湖心宮殿嗎?」

地靈搖頭道:「雲圖是龍宮,藏於縹緲峰。你可以通過藏龍圖的空間傳送,直接進入湖心宮殿,這樣就能暫時避開先天神獸,但時間只有三天。時間到了,藏龍圖會自動將你帶回來,那是一種特殊方式。」

周虹雨驚異道:「我怎麼不知道這個?」

地靈道:「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取出藏龍圖,我告訴你如何操作。」

周虹雨應了一聲,連忙祭出藏龍圖。 走出中南海,小軍心中有些暗淡,說不在乎,可是畢竟是自己生活了一年多的地方,只因為人員缺損,再加上有些人對紅箭的敵視,迫使這樣一個頂級團隊被解散,哎!

有些鬱悶的心情開車,自然想要感受一下速度的激情,腳下不自覺的踩踏油門的深度增加,車速不斷的提升,時間不長,就來到了昊雨服飾的工廠,闊別多日,小軍發現整個廠區好像又擴建了一部分,一眼望去,已經看不到各個廠房的盡頭了。

幾個月未見,韓虎一見到小軍,就來了一個擁抱,然後上看下看的觀察了小軍半天,開口說道:「好,小軍,現在的你才是完美的,各個方面不存在任何的弱點。」

「怎麼樣,比劃比劃?」小軍對著韓虎勾了勾手指。

「算了,跟你練,純屬找虐,我可不是沒事閑得,看看,這麼大一灘子的事你扔給我就不管了,我一天都忙的腳打後腦勺了,現在你可回來了,趕緊的,設計圖紙帶來了嗎?」韓虎搖了搖頭,開始發起牢騷。

「我這不是給你送來了嘛,給,分階段生產,不要一次性的拿出來。」小軍從車中把圖紙遞給韓虎,囑咐道。

「知道了,我時間緊,就不陪你了,現在的訂貨量實在是太大了,香港那邊現在也不斷的加大生產量。」韓虎看了看錶,有些著急的說道。

「那你去吧,我去找霜兒。」小軍沖著韓虎擺了擺手,轉身走向辦公樓。

「小軍!」韓虎出聲叫住了他:「不要辜負了她。」

小軍沒有回頭,繼續往辦公樓走去。

「放心吧!」

小軍剛走到霜兒房間的門口,房門就打開,霜兒眼中露出驚喜的目光,開口沖著小軍問道:「你怎麼來了?」

「我能不來嗎?我的貼身小保鏢都罷工了,躲在家中不出去了。」小軍捏了捏霜兒的鼻子,走進屋內。

霜兒拿著一雙拖鞋。示意小軍坐在椅子上,然後蹲在地上為他換鞋,開口回答:「人家才沒有罷工,只是累了,想休息一天。」

小軍一把拉起霜兒。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嗅著她身上的味道,輕聲說道:「是在怪我嗎?」

「真的沒有。」霜兒溫順的靠在小軍地懷中,曾幾何時,這裡是自己最嚮往的地方。

「難為你了。」小軍知道這幾個月多虧了霜兒,心中不免有些愧疚。

聽到小軍歉意的話語,霜兒轉過身,正面面對他,伸出雙手。輕輕的捧住他的臉頰,溫柔地說道:「你知道的,我在乎什麼不在乎什麼,不要讓自己活得太累。隨心所欲一些好嗎?你背負了太多太多。」

「既然是我的小保鏢說了,隨心所欲一些,那我就隨心所欲一些。」

「啊!」

小軍突然抱著霜兒站起身。往裡屋的床上走去。嚇得霜兒尖叫了一聲。

把霜兒放倒在床上,小軍伏到她的身上開口問道:「怎麼,不願意嗎?」

「你知道的,還來問我。」說完,霜兒輕輕的閉上了眼睛,有如含苞待放的花朵,任君肆意採摘。

雖然是白天。可是小軍補償了霜兒一個完整的初夜。只有他們兩個人。

床第之間,小軍感受到了兩個極品女人地不同。不同於曉雨的激烈回應,霜兒則是溫婉的接受小軍每一次的衝擊,久經鍛煉地身體也讓小軍得到了極大的生理滿足,只有面對愛人才會極度溫順的性格也讓小軍嘗試了許多在曉雨身上沒有嘗試過地東西。

當小軍滿足地結束這場男歡女愛的時候,霜兒已經一絲氣力都沒有的躺在他的懷中。

「霜兒寶貝,叫聲老公來聽聽。」小軍一隻手摟著霜兒的身體,一隻手擺弄著她胸前髮絲的說道。

「老公。」 https://tw.95zongcai.com/zc/52323/ 霜兒柔柔的叫了一聲後有些害羞地埋首在小軍地懷中,不敢看他。

「呵呵。」小軍哈哈一笑,手臂猛的一用力,把霜兒地身體抬到了自己的身上,捧起她的腦袋,讓她的眼睛面對自己。

「怎麼,害羞啦,沒想到我的霜兒也有如此時刻,哈哈,真是不多見啊!」

霜兒張嘴咬了小軍的手指一下,喃喃的說道:「怪不得曉雨總說你是壞老公,臭老公,原來是真的,臭老公,讓人家做出那麼多羞人的行為。」

「不喜歡?」

「只要你喜歡,讓我做什麼都願意。」

如此動人的情話,讓小軍大為感動,抱著霜兒的雙手緊了緊,讓她能夠更貼近自己。

休息了一會過後,霜兒的身體就恢復了氣力,抬頭望著愛人的面孔,張嘴說道:「看你又是好多天沒有好好的睡一覺了,時間還早,我給你按按吧,放鬆放鬆你好睡一會,陪我吃完晚飯再回去行嗎?」

「恩!」小軍知道,自己能給予霜兒的也只有這些了,短暫的二人世界,一頓二人晚餐。

霜兒親了小軍臉頰一下,從毛毯中起身,穿上貼身的小衣,跪坐在床上,伸出雙手,為愛人按摩,按著按著,手上劃過愛人的肌膚,腦中不自覺的想起了剛才纏綿的情形,臉頰漸漸的羞紅起來。

雖然回歸和平環境已經一年了,小軍還是保持著高度的精神集中,致使他很難真正的進入深度睡眠,也許只有霜兒特殊的按摩手法,才能讓小軍放鬆精神,不大一會,輕輕的鼾聲已經響起。

看著孩子般睡相的小軍,霜兒撲哧一笑,低頭親了親他的額頭后從床上下來,穿好衣服,去給小軍做一頓飯。

此時的霜兒是幸福的,雖然自己不能完全擁有這個男人,即便如此,也知足了。

韓虎忙乎了一下午。回到自己居住的房間,就看到霜兒在廚房中一邊低聲哼著歌曲,一邊做飯,看起來心情特別好。

「霜兒,小軍呢?」韓虎走進廚房。開口問道。

霜兒小臉一紅,低聲說道:「睡覺呢。」

「哈哈。」韓虎開口大笑,直到看到妹妹的眼神已經開始冒著怒火,才停止笑聲,轉移話題問道:「妹妹,做什麼好吃的呢,你哥我可餓壞了。」說完已經伸手揭開蓋著飯菜的盤子。

「去,你今天去食堂吃,這裡沒有預備你地吃的。」霜兒推著韓虎離開廚房。今天可是小軍和自己的二人晚餐,只有讓哥哥去食堂吃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