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所有的問題全部搞清楚了,對於存在偷工減料的部分樁基和幾個大型橋臺和幾根已經拔地而起的大型空心薄壁墩進行限期拆除。

  • Home
  • Blog
  • 所有的問題全部搞清楚了,對於存在偷工減料的部分樁基和幾個大型橋臺和幾根已經拔地而起的大型空心薄壁墩進行限期拆除。

這已然是最好的結果了,沒有把公司和人員全部清退出場,只是撤換關鍵人員和部分監理人員,大家都能接受。

至於被控制起來的幾人肯定是幾家歡喜幾家愁,有些東西都不用猜,大約收受賄賂的監理人員只要達到了一定的數額,肯定是五七年的刑期跑不了的,情節輕微的監理或者項目經理和總工等一些相關直接責任科室的頭頭這些多半是緩刑,什麼判一緩二,判二緩三呀這樣的。

監理人員工作肯定是丟了,有些還得去鐵窗以內唱“鐵窗淚”度日了,項目部相關責任人工作丟沒丟不清楚,但是人生留下污點了,記錄在案,終身相隨呀。

這樣的結果是由行賄受賄的動機和情節認定來決定的,並沒有所謂的不公,因爲這裏邊有幾個很重要的標準,第一是路基四標項目部幾人非國家工作人員,私企的人在項目部,只能算臨時聘用人員或者勞務派遣。第二是認罪態度好。第三未造成嚴重後果,企業公司也是認罰並從速改正。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大約是行賄人沒有爲自身牟利,這非常重要。

至於私企掛靠這個情節並未在通告中出現,更多細節還沒有披露出來,不過都能進行簡單的推定,當然也僅僅是推定。

無非是兩種結果,第一是把私企清理出場,公司重新派人接管。第二是私企不清理出場,但是公司也要派關鍵崗位的人來接管,並按照公司要求和節奏繼續完成剩下的工作。

至於前期公司擬派未實際出場的人員呢,肯定要面臨個人信用評價扣分或者是吊銷證書這樣的結果了,不過公司肯定會有一定的補償,這是人家公司內部的事情,不會公之於衆,所以很難去判斷,其公司本身也會面臨信用評價扣分或者降低資質的情況。

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也就是可大可小,既然已經限期拆除就多半不算大事兒,真要等到完全施工完成才發現,或者等到通車後橋倒樑塌再發現,那就樂子大了。

既然是工作,就會有疏漏,而且有的問題複雜程度不是靠腦子想想的那麼簡單,並不能簡單的一竿子打死全部人,好人中有壞人,同理可得,壞人中也有好人。

已然是萬幸了,除了被採取強制措施的人,所有的人都鬆了一口氣,生活還得繼續向前,無限的工作依然在等着我們。

太平洋彼岸的一隻蝴蝶輕輕的扇動了一下翅膀,引起了另一邊一場颶風,這就是蝴蝶效應了,也是多米諾骨牌連鎖效應。

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夥子偶然的一次不成功的索賄,最終導致了所有的內幕被全部暴露到了公衆的視野,因其本身存在的問題,所以這是必然的結果,可見偶然的必然性。

老百姓都是樸素的階級感情,眼裏只有好人和壞人,從網頁通告下邊的評論可見一斑。

“這種人都該槍斃。”

“貪官污吏呀,不過沒有我們老家的黑。”

“XX市XX縣瞭解一下咯。”

“太黑了,我還是決定留在屋裏好好的吃瓜。”

“屋裏,你住的房子也不安全,也是這幫人修的。”

“殺,千刀萬剮都不爲過,有請大明開國皇帝朱重八朱元璋同志。”

“不要瞎說好不好,國家有法律,犯大多罪受多大刑。”

難得有理智的,不過瞬間就成了新的目標。

“樓上的是TMD洗地狗,大家一起排隊來用尿滋醒他。”

“+1”

“我有糖尿病,我先來。”

“糖尿病讓開,不能讓他嚐到甜頭。”

“……”

說什麼的有,大抵有罪過的人都是這樣的待遇,千夫所指,喊打喊殺,過街老鼠也不過如此。

老百姓都是淳樸的,沒有那麼多似是而非的判斷,只認好壞,不認功勞和苦勞,對法律而言,兩千多年前的商鞅就已經解釋的清清楚楚了:

“有功於前,有敗於後,不爲損刑;”

“有善於前,有過於後,不爲虧法。”

幾千年了,依然沒有讓人銘記於心,這個事情倒是蓋棺定論了,大約陝西或者甘肅的某處大山中,墳墓中的商鞅是痛心疾首的,棺材板都蓋不住了。

這幫不肖子孫,讓你不聽老人言,你看吃虧了吧。

一聲長嘆的是林雲,對於這個結果他還是很感慨的,很難去描述這些人的功勞和苦勞,但功是功,過是過,終究是功不能抵過的,嚴重的情節連戴罪立功的機會都是不會有的。

這條通告應該是羣裏邊所有人都看了,但吃飯的時候沒有一個人討論,你說怪不怪,一個都沒有,所有人難免有點兔死狐悲的感覺,也包括林雲,多少還是能警示一下自身。

有一個成語叫東窗事發,做了虧心的事和昧良心的事情,都會提心吊膽,都擔心有一天會暴露出來,然後被徹底清算。

這個成語的典故傳說是秦檜和妻子在屋內窗下密謀殺害岳飛,後來坐船出行被上天索命,不久病死的故事。

你看那杭州嶽王廟內岳飛墓前跪着的幾人,身背繩索,低頭認罪,跪了好幾百年了。

這天下的老百姓不是那麼好糊弄的,這天,這地,也不是那麼好糊弄的,好人壞人,自有公論,做人做事終究不能偏離羣體意願。

拿錢敬事,可這錢都是來自於老百姓的呀,你看工地上的農民工,也是老百姓,他知道了你某處偷工減料,你猜今後他會不會說出去,你再猜,你到底是不是老百姓呢。

你這裏修橋鋪路,偷工減料假一點,他那裏建屋造房也偷工減料假一點,造衣服鞋襪的也偷工減料假一點,種地的,養魚的,餵豬的,放羊的,一假就是一大片呀。

我們天天罵這樣假冒僞劣,罵那樣假冒僞劣,到頭來,我們自己到底有多真,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既沒有從我做起的決心,所以也喪失了指責別人的權利,如果每個人都守住了自己求真的決心,自然就是守着了所有人。

林雲吃了飯,腦子很亂,一言不發的回了宿舍,陳雷不一會兒也回來了,這貨也有點悶悶不樂,既然大家都不快樂,林雲就決定在陳雷身上找點快樂。

“怎麼的,失戀了?”

“不是呀,你認識四標那個實驗室主任吧。”

“認識呀,那個重慶的兩口子。”

“嗯,男的抓進去了。”

“怎麼回事兒,偷工減料又不是他實驗室的責任。”

“不是偷工減料,是工地上買了地條鋼?”

“地條鋼?又不是他買的?抓他幹嘛?”

“實驗室出了合格報告呀!”

“……”

地條鋼是指“以廢鋼鐵爲原料、經過感應爐等熔化、不能有效地進行成分和質量控制生產的鋼及以其爲原料軋製的鋼材。”

地條鋼產品直徑、抗拉強度等均難以符合國家標準,大部分產品存在脆斷的情況,質量存在嚴重隱患。 第一仙師 地條鋼是用中頻爐把廢鋼鐵熔化,再倒入簡易鑄鐵模具內冷卻而成。其間,既不進行任何分析化驗,也無溫度等質量控制,用這種方法煉出的鋼,90%以上屬於不合格產品。成品地條鋼外觀和普通鋼沒有顯著區別,但質量沒有保障,甚至用手一扳就會變形,從1米多高的地方掉下去就能斷成幾截。

這種鋼材加工的鋼筋是工地上嚴禁使用的,堅決不能用,老百姓自建房也不能貪圖便宜被坑了。

四標的那個工地試驗室主任陳雷是認識的,同行嘛,又算半個老鄉。

林雲也見過那人,重慶的,一對夫妻檔在工地上,男的在試驗室,女的在合同科,這下好了,老公被抓進去了。

“沒多大事兒吧?”

“應該不會有太大事兒,問清楚就會放出來,但是做虛假試驗,出虛假合格報告,肯定會受影響的,證書肯定會被吊銷,至於會不會判刑就不知道了”

“這四標的人是瘋了嗎?” 工程人生

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對糖公雞的陰謀

“用最真摯最美麗的字眼,宣佈最悲慘最絕望的判決,用全身心的愛去愛一個最不該愛的人,活著承受身敗名裂的痛苦,死後爲世人所遺棄,世世代代,傳承相繼。”

這是網絡文學第一代大神“藍晶”在其《魔法學徒》一書中描寫的一個詛咒,這前半段像不像在愛情中求而不得的世間衆人,如你,如我!

文字是天底下最好的東西,所有的美麗、美好,風光無限的壯麗河山,都能用文字去盡情的描述,都能從文字中去盡情的領略。

我們中很多人終其一生也走不了多遠,也沒有時間去領略那真實的大好河山無限的自然風光,但是我們還有文字。

文字是這世間最美的東西了,我們可以通過文字去了解和解讀我們所不能看到和聽到的一切東西,也許不如直接的看到那樣癡迷和震撼,也沒有視頻影像那樣的直觀,但是文字的張力和表現力是所有的東西都比不了的,尤其是漢字。

很多人最近可能看新聞網頁都刷到過以下的這段關於文字維度的話:

一維文字。例如拉丁文,英文,等等,用字母串聯一起的文字。是線形文字。源起2000多年前的腓尼基字母,再演變爲希臘字母,再到拉丁文字母最後演變爲英文字母,文字特點是由字母組合成線狀字體。文字只體現一維空間。

二維文字。例如我們的漢字,楔形文字,古埃及文字,等等,用筆畫構成的方塊形文字。文字特點爲有上下左右結構,文字爲平面方塊形,可體現二維空間。

三維文字。瑪雅古文字,用圖畫構建文字,文字特點爲立體圖案,有上下左右遠近結構。文字呈現立體結構,可體現三維空間。

知乎上也有反對意見,主要是對於瑪雅文字,說瑪雅文字不算三維,因爲我們古漢字或者甲骨文也是象形文字,也可以刻在石頭上,呈現立體結構,但是這重要嗎?

一點都不重要,因爲留下來的纔是最好的,我們的文字還在,還沒有失傳,而我們的漢字確實是博大精深的,這不容置疑。

————————————-

“哎……”

欲言又止的陳雷只能一聲長嘆,其實更多的還是一言難盡,因爲林雲也懂那些道道,所以不再追問。

工地試驗室,無論是監理單位的,還是施工單位的,都有這種現象,很小一部分比例,不過不會太過分。

但像這種明知道是地條鋼不符合質量要求,明知道不合格甚至是明文禁止的材料,還出具材料檢測合格報告真的是憨子呀,這種事很少見的,個例,這簡直就是拿自己的前途在開玩笑,典型的自作孽不可活。

活該,不值得同情,這第四標所有的問題湊到一堆,還挺嚴重,這件事情林雲是沒有半點兔死狐悲的感覺的,而且林雲總感覺抓進去這貨這次出不來了,包括監理單位試驗室相關人員。

求真二字應該是每個人的操守,更何況用數據說話的試驗室,真的,假不了,自然也是假的真不了,好好的拿自己的工資,做份內的事情他不香嗎?

真是何苦來哉,從大學畢業,到走上工作崗位,從普通技術員,到檢測員,再到檢測工程師,怎麼也得十來年吧,哪一個不是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的,這個過程中爲什麼要逐漸丟棄真呢,弄虛作假真的是殺人的刀,有一天也會反過來殺到自己。

你所丟棄的真,遲早有一天會回過頭來狠狠的打你的臉的,打得你皮開肉綻和滿面開花。

試驗檢測是工地上相當重要的一個環節,本就應該是杜絕一切不合格材料流入工地,本就應該杜絕一切不合格構築物最終完成。

這是工地上大進大出的最後一道防線,卻爲不合格產品開了綠燈,這是多大的罪過呀?

這機料科負責人也難辭其咎,甚至供貨商也是難辭其咎,這裏邊也有無法言說的祕密。

想着想着,林雲就睡着了。

這隻要到了九月,連續下上幾天雨,氣溫一下就下來了,起牀的林雲甚至抓了一件薄外套穿上,不過陳雷依然是短袖,短褲。

這牲口真是TMD皮實,也不胖,還偶爾夜不歸宿跑外邊去到處漏油,怎麼就這麼扛冷呢,這人與牲口之間的身體差異果然是巨大的,看見露胳膊露腿的陳雷,林雲是止不住的腹誹。

來到辦公室,才發現辦公室非常熱鬧,工地上一多半的人都在這裏,都是來找小姑娘張月說話的。

有的人,能天天看到,我們從不去在意,甚至是嫌棄,但真的有一天要分開的時候,我們才發現,早知道可以對他(她)好一點的。

不過這個人如果一直都在這裏的話,我們依然是很難改觀的,因爲我們對自己都忘了該如何去溫柔以待了,只有特定的節點,才能激發起我們去回憶起共同的點點滴滴,纔會大發感慨,比如這離別。

這人生,很多的離別是爲了再次的相聚,這是我們的所有人期待的美好。

這人生,很多的離別也是永不再見,這纔是真正的現實。

各自的崗位,各自的人生軌跡,我們的生活和工作圈子始終保持着一個不大不小的範圍,因爲我們的精力是有限的,而這個圈子裏邊的人進進出出,人來人往,各自好好的回憶一下吧,可曾還有最初的故人。

這幫年輕人,或站,或坐,一多半是想借依依惜別來摸魚纔是真的吧,一羣慫貨,林雲坐到自己的座位上點了一顆煙,誰也不遞,我自己買的,我就自己抽。

也許只有用這種惡劣的情緒,才能壓得住這心頭那種時刻翻滾的傷感,對大多數人來說,這一別就是永恆了,從此,這個小姑娘就只是在我們的朋友圈出現了。

三年,五年,直到越行越遠。

其實很多時候,生離和死別都是一樣的結果,甚至生離還比死別更加的徹底和無奈,不然你看這成語,爲什麼要把生離排到死別的前頭呢,老祖宗千錘百煉得出來的東西,不是你我這等凡夫俗子能輕易領會的。

“小月月,你可不能出了國,忘了大家哦,對了,哥提醒你一句,千萬不能跟了黑駱駝,然後忘了回家的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