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所過處,萬法俱消,唯余劍光。

  • Home
  • Blog
  • 所過處,萬法俱消,唯余劍光。

噗!

最後,三大匪王身體一震,滿臉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身體寸寸碎裂。 ?「這…..怎麼可能?」

通天匪王、悍天匪王、抗天匪王三人,喃喃自語。

聲音之中,充滿了絕望。

「世間之事,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江寂塵手持聖劍,淡淡地開口。

隨之,他手中出現煉魂幡,直接一掃。

三位匪王的身體轟然爆滅,化成血霧,靈魂飄出。

靈魂,被煉魂幡吸收。

血霧,被蒼天殺陣吞噬掉。

直至此刻,三位匪王被江寂塵屠掉。

四周天地,一眾人已經震撼到說不出話。

他們根本無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

江寂塵,聖人一重境,竟然屠掉了大聖境的三大匪王。

在此之前,所有的人都認為江寂塵在三大匪王的大聖絕殺攻擊下,必死無疑。

但結果,竟然是江寂塵逆殺了對手。

這一幕太讓人感到難以置信了。

萬古歲月,傳說之中,最逆天的戰績也只是聖人一重境對戰一名大聖人而不敗。

此時,江寂塵絕對是打破了傳說,超越了禁忌。

屠掉了三大匪王,江寂塵感到一陣虛弱,身體都有一些搖晃。

剛才雖然僅有一招,但幾乎一次性耗盡了他的靈修之力。

一劍嘯九天,哪怕他踏入了聖道,也只能一劍三重天。

但已足夠斬殺三大匪王!

而此時,江寂塵手中的聖劍消失,換成了沉岳。

「左風,隨我去屠眾匪!」

江寂塵淡淡的開口,率先一步踏出,殺向匪群。

這是一群聖境悍匪,平時殺人無數,心狠手辣。

但這一刻,看著他們的老大,三位匪王被江寂塵一劍屠盡,心中不由得生出恐怖之意。

身後,左風這時也才反應過來,歡叫一聲道:「好嘞!」

於是,江寂塵在前,左風在後,大開殺戒。

江寂塵剛才聖道靈力消耗太大,現在不宜動用靈修術法。

只以幽影步配合體修之道,近身博殺!

左風,從身後跟來,配合殺出。

噗……!

神魂武尊 這是一場華麗的屠殺。

江寂塵體修之道,近身無敵。

面對大聖人下的修士,絕對是一面倒的屠殺。

何況,還有身懷紫色靈脈的左風配合,更讓數十聖境匪徒紛紛驚退,欲要逃命。

但被江寂塵的七彩神念鎖住,又豈能跑得掉?

「江寂塵,你真的要趕盡殺絕?你要知道,亂匪之地還有比三大匪王更強大的存在!」

「你殺了三大匪王,只怕你會後悔,亂匪之地的悍匪老祖,必不會放過你!」

餘下的聖人悍匪大叫道。

自知不敵,唯有抬出亂匪之地最強大的存在,用來威脅江寂塵。

希望江寂塵有所顧忌,放棄對他們的趕盡殺絕。

悍匪老祖,江寂自然聽說過。

三大匪王的老大,動亂之地最強者,早已是無上境的人物。

然而,便是這些聖人匪徒搬出了悍匪老祖,江寂塵的動作、神情,都沒有一絲的變化。

依舊無情的向他們殺去,直至將全部的聖人匪徒屠盡,血霧、靈魂分別被蒼天殺陣和煉魂幡吸收掉。

之前,蒼天殺陣似在脫變中,有一段時間都不再吞噬血霧。

直至他踏入聖道,也似乎同時引動了蒼天殺陣的異變,最終可以繼續吞噬血霧。

而且,現在蒼天殺陣似乎有了自己的靈智,很挑剔,似乎只吞噬聖人境及之上的血霧。

不像煉魂幡,無論什麼樣的靈魂,都是來者不拒。

兩者現在有唯一一個相同點就是,它們一旦發現在有血霧或靈魂,就會自主從江寂塵身上衝出。

蒼天殺陣吞噬血霧,煉魂幡吸收靈魂。

當青雅、青綾、杏兒她們騎著望天鱷出現的時候,江寂塵正好屠盡了一眾聖人匪徒,然後拉著左風,飄落在望天鱷上。

「走吧,回雲水城去!」

騎著望天鱷,江寂塵一眾人絕塵而去。

但這一刻,所有的人還在發獃,直至江寂塵他們消失得無蹤影才反應過來。

「發生大事了,三大匪王被屠,只怕會在南州引起軒然大波。」

「江寂塵,聖人一重境,一人一劍屠滅三大聖,將成無盡傳說。」

「沒想到,江寂塵一回歸,便做出了如此的驚天大事。」

「只怕亂匪之地的悍匪老祖也要坐不住,說不定真的會親自殺到雲水城中來!」

……..

直至此時,眾人才發出各種驚嘆、各種議論。

同時,不斷地有人把消息傳回家族、門派中。

只怕江寂塵還沒有回到雲水城,已經引起四方轟動了。

望天鱷背上,左風一臉驚嘆之色地道:「師父,你太牛逼,一回歸,便已名動天下。」

「小徒我歷經無數生死,殺了成千上萬的匪徒,好不容易才混得一個紫聖的稱號!」

「你倒好呀,一劍屠三王,名動天下,成就傳說呀!」

江寂塵負手而立,一臉傲然之色地道:「左風,一切功名不過是浮雲,唯有一顆本我道心,方是永恆!」

左風,聽著江寂塵逼格超高的言論,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左風謹記了,這些年太重名望,倒是偏離了本心,荒廢了修行,今日,若不是師父及時趕至,左風就真的要身殞在此,有負師父的教悔。」

左風低首,肅然的開口。

「嗯,無妨,你還年輕,多多打磨心性便好!」

這句話,江寂塵倒不是裝逼,說得是事實。

像他自己,看起來雖然年紀不大,但他是借體重生,前世活過了極其漫長的歲月。

經歷過的生死、苦難、絕境無數,心性自然已經打磨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

聊著天,二人很快就來到了雲水城。

雲水城,依舊如此,但卻給人一種頹敗感。

大門之上,高懸著的雲水劍,光芒有些黯淡。

進出雲水城門的人也很少。

此時,戒備森嚴,進出都要檢查。

「上次天屍門襲擊,雖被擊退,但只怕無需多久,還會捲土重來。」

左風此時有些憂心地開口說道。

他師尊,玄青老祖還在閉療傷中,還不知何時能出關。

下次天屍老祖再殺來,雲水城恐怕也要危誒。

「單憑天屍門,還翻不起這樣的風浪,一切只因為天屍老祖身後有人!」

這時候,卻突然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 ?是葯老頭!

江寂塵有些疑惑,葯老頭為何要親自出城門來接他?

顯然,事情不會有那麼簡單。

而多年不見,葯老頭踏入了無上境,身上的氣息深不可測,威嚴如天。

「咦,葯老頭,我聽說你也參與了天屍老祖的戰鬥,為何無傷?」

「我可是聽說,你們與天屍老祖兩敗俱傷的。」

江寂塵問道。

葯老頭嘿嘿一笑道:「本尊身為無上境的藥師,便是有傷,那也是可以輕而易舉地恢復。」

「不過,說來還是要感謝你這小子,借你的半片白龜長生草葉子,我的生命之能遠比其它無上境修士強大,所以,恢復起來,也比任何人都要快。」

江寂塵踏入聖道,記憶漸漸恢復。

除了煉器,煉藥也恢復了部分,自然知道煉藥師入道者的可怕。

以身為葯,煉道長生!

先不說戰力如何,但生命之能無比驚人,不會輕易的死。

「好了,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先跟我來吧!」

葯老頭說話之間,對著江寂塵一眾人灑下一片秘光,然後一眾人同時消失在原地。

再出現時,他們已到了一片神異的空間之中。

這裡是一處煉丹房,擺設完全是葯老頭的風格,地方不大,只夠容下幾個人。

至少望天鱷、杏兒、青綾、老管家都被江寂塵收入了噬毒珠的法器空間之內。

此時,極小的煉丹房中,只餘下了江寂塵、青雅、左風和葯老頭四人。

若不然,再多人就容不下了,更不要說望天鱷這隻大塊頭。

「這是聖道虛空,葯老頭,可以呀,聖道人物,哪怕踏入無上境,也沒有幾人可以凝出聖道虛空,你竟然做到了。」

江寂塵感嘆地開口道。

雖然說,這一片聖道虛空很小。

但也是一片屬於自己的虛空,無論身在何處,那怕禁絕之地,連藏空袋、法器空間也無法打開時,自己開劈的虛空卻可以打開。

只要有虛空的地方,便沒有限制。

這是無上之上人物才堪堪能擁有的手段。

但聖道無上境中,也有天才可以凝出。

當然,只能凝出的虛空很小,而且很不穩定,不能長留。

但能夠凝出,便極為驚人不凡了。

聖道虛空開劈成功,在戰鬥之中,都可以作為一門保命底牌。

生死之間,跳入聖道虛空中,可暫時逃過一劫。

聽到江寂塵的話,葯老頭很得意的一笑,但又故作謙虛的開口道:「唉,只是一方小空間而已,作用不大,待本尊突破無上,踏入無上之上的境界,開劈出真正的虛空界,那就可以把本尊葯谷都移進去了。」

江寂塵自然聽出葯老頭話中的炫耀之意,不由得開口打擊他道:「虛空界?你想多了,便是無上之上境的存在,開劈出來的,依舊只是死物空間,無法自然生出靈氣,衍生萬靈規則,這都不算是真正的虛空界。」

「真正的虛空界,自該如天地宇宙,萬靈皆存,規則永恆!」

江寂塵的話,便是青雅和左風也是第一次聽到。

左風驚嘆、嚮往地道:「師父,那豈不是說,擁有真正的虛空界,就相當於一界之地,自己相當於一界之主,可以在其內,收納萬靈,控制宇宙萬物的變化、生長?」

「傳說是這樣,但從未有人見識過,最強大的,也只是如一城之大,與虛空同在,億萬年而不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