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手中利劍在空中挽出了個劍花,眼神中只剩下戰意的摩尼,用利劍指向了遠處依舊處于思索的范迪爾,喊道。

  • Home
  • Blog
  • 手中利劍在空中挽出了個劍花,眼神中只剩下戰意的摩尼,用利劍指向了遠處依舊處于思索的范迪爾,喊道。

「范迪爾,我數三下決鬥開始,戰與不戰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我絕不會再聽你一句廢話。」

話剛說完,摩尼便喊出了「三」。

此刻的范迪爾還沒搞清楚摩尼現如今的身體狀況,他本想要繼續試探試探對方,可摩尼的最後通牒卻讓他的心思徹底泡湯。

「你等等,我還有話要說!」

摩尼根本沒有理會對方,依舊倒數着。

「二」

范迪爾見已然沒有了退路,哪裏還敢繼續說這些廢話,雙翅一展,整個人頓時飛到了半空中,也是在他剛剛做完了這一系列的動作之後,摩尼那如同宣告戰鬥開始的話音也已經響起。

「一」

話音落下的瞬間,摩尼便揮出了三道鬥氣斬攻向了范迪爾所在的位置,同時腳底鬥氣爆發,整個人如炮彈般向著范迪爾的身下急射而去,那意圖正是要拉近與范迪爾的距離,通過近身作戰來決定最後的勝負。

范迪爾雖說狡詐,但也不是泛泛之輩,在鬥氣斬出現的瞬間,他便改變了自己的飛行方向,所以那看着威力十足的鬥氣斬卻是無一立功。

摩尼自然知道,以他與范迪爾的距離,三道鬥氣斬並不足以拿下對方,他的目的僅僅是為了干擾對方,能打到自然是好的,若是打不著也沒關係,因為趁著對方躲閃之際,摩尼已然來到了范迪爾的身下。

貼着地面飛射,急速前沖的身體還沒站穩,摩尼便在空中強行扭動起了身軀,頓時他整個人如個陀螺般在空中急速轉了起來,利用身體旋轉產生的慣性,手中利劍頓時揮出了數十道的鬥氣斬,與此同時,無數如指尖大小的黑色小球,如天女散花般從他左手中灑出,籠罩了范迪爾所在的周身空間。

因為剛剛躲過了三道鬥氣斬,范迪爾的身形還未恢復平衡,但就在此刻,一股瀕臨生死的危機感瞬間襲上心頭,眼角餘光看向摩尼所在的位置,見數十道鬥氣斬配合著無數不知名的黑色小球,如一張巨網籠罩向了自己,范迪爾頓時被嚇得魂飛魄散。

在強行調整身體的飛行姿勢間,范迪爾雙手張開,頓時,兩個魔法陣各各自出現在了一隻手掌前,看那魔法陣的樣式倒是同一個魔法。

當摩尼的攻擊快要襲到近前時,范迪爾手中的魔法也間不容髮間完成了凝聚,只見兩道青色龍捲風從其手中出現,但卻並未迎向身下襲來的攻擊,反而是在雙手併攏間融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個更為強大的深青色龍捲風。

若是按照一般情況,以這融合后的深青色龍捲風中的能量,倒是可以接下摩尼的數十道鬥氣斬,但范迪爾並未甩出龍捲風,反而是把這深青色龍捲風直接籠罩在了身體周圍,在無形中形成了一道風壁,讓得外部的攻擊無法直接攻擊到自己。

也是在此刻,那當先襲來的鬥氣斬已然攻到了范迪爾的身上,但因為周身有着龍捲風的保護,那數十道鬥氣斬在與深青色龍捲風接觸的一剎那,一道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頓時響徹了整個廣場,同時一股股的能量衝擊波如同海嘯般想着周圍擴散而去。

兩個呼吸間爆炸聲停止,但還未等在場眾人從那爆炸的威勢中回過神來,那緊隨其後的無數黑色小球也已經襲到了范迪爾的近前。

因為鬥氣斬消耗了龍捲風中的大部分能量,此刻圍繞在范迪爾周身的龍捲風不論是其威勢、還是其顏色都大不如前,這會兒看上去,甚至都不如之前的單個龍捲風更有威勢。

但此刻黑色小球已然襲到了眼前,范迪爾也來不及再次釋放魔法,所以在不明黑色小球作用的情況下,他只得收攏起了雙翼保護住自身,至於之後的事情,他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黑色小球與龍捲風碰撞的剎那,伴隨着爆炸聲再次響起,無數的濃煙頓時籠罩了范迪爾,與此同時一股硫磺的味道向著四周擴散開來。

到了這時范迪爾才明白,原來這些黑色小球竟然都是些小號的炸藥,雖然威力不足但礙於數量眾多,他應付起來也有些手忙腳亂,翅膀更是有了大面積的燒傷,但好在有着龍捲風的存在,那些擴散出去的濃煙,在風之力的作用下竟然形成了一條黑色龍煙,朝着天空噴射而去。

濃煙散去,范迪爾從中顯露出了身形,只是此刻詐看上去,他整個如同一個落魄的乞丐,全身上下的衣服不但破爛不堪,甚至於面容都塗上了一層黑灰,若是不仔細看,還真當看不出這就是那高高在上的大長老。

或許是因為吸入了濃煙的緣故,穩住身形的范迪爾「咳咳」咳嗽了兩聲,頓時一股煙灰從其口鼻中噴射而出,那樣子倒有點像牛頭人部落中的火焰圖騰的樣子。

這邊范迪爾剛剛接下所有攻擊,但其身下的摩尼卻不會給他任何休息的機會,只見摩尼雙腿微曲、鬥氣爆發,整個人再次向著半空中的范迪爾激射而去。

不過奇怪的是,在鬥氣爆發的瞬間,摩尼的臉色出現了一陣的潮紅,眼球更是像沖爆了血液般,一個勁兒的往外凸,那樣子好似一個隨時都要爆炸的炸彈般。

在戰鬥的轉瞬即逝間,倒是沒人看出摩尼的異樣,在場的眾人只是看到,他手中的利劍在鬥氣的加持下,頓時暴漲了五六米,隨即他將利劍舉過頭頂,在以開山劈地的威勢直接斬向了范迪爾。

剛剛接下了所有攻擊,此刻的范迪爾也是強弩之末、根本沒有反擊的能力,所以看着那直劈而下的鬥氣利刃,他的眼中已然出現了一絲黯然,心中更是自問道。

「難道這就是我的結局嗎!」 科達等人灰溜溜的跑了。

藍天他們自然也是樂在其中。

「藍醫生,這樣的話,恐怕會直接得罪他們。」

芩參和科達是一個班級的。

自然知道科達是什麼樣的人。

所以,他也忍不住要提醒一下。

藍天微微一笑。

其實,能夠和醫院背陰面的人混在一起的人,有哪一個是簡單的呢?

就算他們真的是膽小怕死。

但也是一條毒蛇。

只要給了他們機會,他們會很快的撲上來,然後狠狠的咬上一口。

這樣的人確實值得去謹慎對待。

但可惜,藍天從來都不是按照套路出牌的人。

他把所有的東西都擺在了明面上。

搞了你,就告訴你,我搞的你。

你不服,那就直接拿出點東西來,別當個縮頭烏龜。

而這樣看似憨憨的操作,往往是那些心機深的人的噩夢。

因為他們想的事情會很多。

甚至會覺得一個很小的事情,都是在對他們不利。

藍天利用的,就是這樣的心理。

「不著急。」

藍天微微一笑,開口說道。

聽到他這麼說,芩參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藍天的醫學能力大家都是眾所周知的。

但是,論計謀,他怕他吃虧。

可轉念一想。

這個大佬身後可是站著三個集團外加一個上官家啊。

就算他們再厲害,還能夠對藍天做什麼壞事嗎?

「這件事,還真的需要去做準備。」

陳曉雲站在他的身邊,低聲說道。

藍天微微一笑,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可以安心。

其實,陳曉雲和其他人一樣,也只是知道藍天的醫學能力和個人魅力很高。

但,在很多事上面,藍天雖然沒有做出過妥協。

可也能夠看的出來,他一直都是以和為貴的一種態度。

再加上陳曉雲又是他的女人,這個擔心也是很正常的。

「慢慢來吧。」

藍天又是這麼說。

但陳曉雲一下子就聽出了言外之意。

她轉過身,依偎在他的懷中。

「我越來越期待,你能給我帶來什麼樣的驚喜了。」

她說道。

聽著懷中佳人的話,藍天微微一笑。

不再言語。

「啊,我死了。」

小玉忽然捂著胸口,倒在了慕容的懷中。

「嗯?小丫頭,你怎麼了?」

慕容覺得有些好笑。

小玉眨巴眨巴眼睛,抬頭看了看慕容,又看了看,自己。

忽然有點委屈。

「慕容姐姐,你是怎麼做到的?」

說著,還蹭了一下。

慕容還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

但是看到這丫頭的動作,頓時臉一紅。

「你這小丫頭,胡亂說什麼呢?」

好歹是一個黃花大閨女,哪裡頂得住小玉這種姑娘的話。

「哈哈,慕容姐姐,你有沒有發現,藍醫生和陳醫生好甜啊,啊,我牙酸了,唉,我家的那個,就沒這麼做過?」

小玉委屈著說道。

「什麼?你談?嗚嗚嗚嗚」

慕容還沒說完,就被捂住了嘴。

「小玉,你這是做什麼呢?」

芩參看向了他們這邊,正好看到自家的小妹捂著慕容的嘴巴。

「沒,沒事,哥,沒事。」

小玉連忙說道。

芩參看到自家小妹這樣,就更加懷疑了。

呼!

慕容拉下小玉的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小丫頭,你要憋死我啊。」

慕容沒好氣道。

「慕容姐,求求了。」

小玉雙手合十,眼睛狂眨。

慕容又不是小姑娘,也不是沒談過戀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